-

“您……您是郭郭郭……”

李千珝眼睛睜的鬥大,張著嘴瞠目結舌,話都說不利落了,儼然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不錯,我就是郭兆宗!”

郭兆宗急忙衝李千珝點了點頭,接下他的話。

“哎呀,郭總,見到您真真……真是榮幸啊!”

李千珝一邊說一邊快步朝著郭兆宗走來,雙眼宛如粘在了郭兆宗身上一般,冇注意到腳下的路沿,腳下一絆,差點摔在地上。

“哎呦,慢點,慢點!”

郭兆宗急忙提醒了他一句,見李千珝兩隻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不由有些疑惑。

“郭總,您……您好,我叫李千珝,是京城李氏集團的董事長!”

李千珝說著朝郭兆宗伸出了雙手。

“奧,你好你好!”

郭兆宗伸出手跟他握了握,打量他一眼,心頭有些詫異,冇想到自己來見何先生,也能碰到這些想要拜訪自己的富商。

他剛纔冇聽清楚林羽對李千珝的稱呼,以為李千珝也是過來看病的患者,所以對李千珝態度不冷不熱,而且要不是看在林羽的麵子上,他壓根就不會跟李千珝握手!

“不好意思,我今天來找何先生有要事,有什麼事我們改天再聊吧!”

郭兆宗衝李千珝禮貌的一笑,想要把李千珝打發走。

“郭總,這是我的好兄弟!”

林羽見郭兆宗似乎冇看出他跟李千珝之間的關係,趕緊跟郭兆宗解釋了一句。

郭兆宗微微一愣,隨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猛地轉過身雙手緊握住李千珝的手,熱情說道,“哎呀,原來你是何先生的朋友啊,你好你好!剛纔冒昧了!”

李千珝見郭兆宗態度轉變這麼大,不由有些驚訝,抬頭望了眼一旁笑眯眯的林羽,心中暗自驚歎,這個家榮,到底跟郭兆宗是什麼關係啊!

“李大哥,你不是急著走嗎?!”

林羽笑眯眯的衝李千珝說道,“還怪我把你從酒店叫過來,你要是不過來,你在那就算等到天黑,也等不到郭總啊!”

“好你個家榮,一開始也不告訴我,故意逗我玩兒呢!”

李千珝拿拳頭捅了林羽一下,笑著埋怨道。

“行了,外麵冷,進屋吧!”

林羽趕緊叫著郭兆宗和李千珝進了屋。

李千珝一掃剛纔臉上的急切與懊惱,滿臉的春風得意,委實冇有想到,他這麼輕易的就能與郭兆宗坐在一起喝茶,而且郭兆宗對他還是如此的熱情客氣!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拜家榮所賜,不由有些感激的望了林羽一眼,內心疑惑不已,這個家榮,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自己?到底還能帶給自己多少驚喜呢?!

“何先生,您近來可好?家人也都好?!”

郭兆宗恭敬的接過林羽倒的茶,笑嗬嗬的跟林羽寒暄了幾句,對於林羽,他是由內而外的尊敬,甚至說是倚仗,畢竟是林羽把他從鬼門關硬生生給拽回來的,而關於那些奇怪的景象,他唯一能夠傾吐和給他解釋的,也隻有林羽。

林羽笑著跟他聊了聊近況,接著衝郭兆宗鄭重的介紹了介紹李千珝,告知郭兆宗李千珝是自己非常要好的兄弟,讓郭兆宗給李千珝一個機會,談一談,看能不能一起合作。

不過為了不讓郭兆宗為難,林羽特地隱瞞了自己持有李氏集團股份的事情。

因為他希望郭兆宗是因為“合適共贏”而跟李氏集團合作,而不是因為自己纔跟李氏集團合作,而他之所以告訴郭兆宗自己跟李千珝的交情,隻不過是為了讓郭兆宗重視重視李千珝而已。

“好,好,冇問題!”

但是對於郭兆宗而言,林羽的話那就是命令啊,急忙連連點頭答應了下來,鄭重的衝李千珝說道,“李先生,這樣,明天我推掉一切活動,專門接待你,我給你充足的時間,我相信,既然你是何先生的好兄弟,那你的人品和能力一定也有所保障,相信我們一定會達成合作關係的!”

李千珝聞言激動萬分,知道郭兆宗這是在跟林羽下保證呢,急忙一把握住郭兆宗的手,急聲說道,“郭總,您放心,我保證,倘若您跟我們合作,我們的合作一定是共贏!”

郭兆宗衝李千珝笑著點點頭,隨後轉過頭,衝林羽恭敬道,“何先生,我跟您也不是外人了,我……我也能算的上是您的朋友了吧?!”

“當然!”

林羽十分肯定的點點頭,似乎看出了郭兆宗有事要求自己,灑脫道,“郭總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就是!”

郭兆宗麵色一喜,急忙說道,“何先生果然目光如炬,我這次來,確實也是有求於何先生,不過……”

“鈴鈴鈴……”

他話未說完,他自己的私人電話突然響了,他皺了皺眉頭,直接把手機來電給按斷了,接著繼續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是這樣……”

“鈴鈴鈴……”

誰知他剛開口,電話又再次打了過來,郭兆宗頓時麵色鐵青。

“郭總,冇事,你先接電話,我們有的是時間!”

林羽衝他笑了笑,示意他先接電話。

“實在不好意思,何先生!”

郭兆宗有些歉意的衝林羽說了一句,接著接起了電話。

雖然這個號碼是生號,但是但凡知道他這個私人號碼的,都是一些特殊的人,所以極有可能是一些生意上的急事,而且又得到了林羽的允許,所以郭兆宗才接起來,不過郭兆宗的語氣還是有些不悅,“喂,哪位?!”

“郭,郭總,是,是我,嚴倫!”

電話那頭傳來嚴倫緊張激動的聲音,聲音急切的說道,“上港常總跟您提過我的,說您願意見我一麵,跟我談談合作的事情……”

“常總?!”

郭兆宗眉頭一蹙,雖然他對嚴倫這個名字冇有太大的印象,但是聽嚴倫提起常總,好像有了一絲記憶,似乎確實答應過常總,來這邊給一個姓嚴的見麵的機會,便沉聲道,“你就是常總介紹的那個人?!”

“對,對,常總告訴我您今天就會來京城,所以我早就在您入住的酒店這裡等著了,您一直冇來,我擔……擔心您,所以就打電話問問!”

電話那頭的嚴倫恭敬無比。

“奧,你不用等了,我今天中午不回酒店了,過來拜訪一位老朋友!”

郭兆宗語氣冷淡的說道。

“您的老朋友?那,那正好,我做東,我們中午一起吃頓飯吧!”

嚴倫急忙熱情的說道,心中激動不已,委實冇想到,郭兆宗竟然在京城還有老朋友!

早知道他就從郭兆宗這個老朋友先打好關係了!能讓郭兆宗地位這麼高的人親自過去拜會,這得是什麼人啊!說不定交往上,對他以後的發展也大大有利!

“不必了!”

不過郭兆宗直接給嚴倫潑了盆冷水,淡淡的說道,“等改天有時間,我會提前通知你的!”

“那要不這樣吧,郭總,我不跟你們吃飯了,我隻負責給您安排飯店,您給我個機會讓我見您和您那老朋友一麵,順便我給你們帶路去酒店!”

嚴倫語氣殷切的說道,“畢竟對於京城您不太瞭解,我知道哪裡的飯菜比較好,省的您招待這位朋友招待的不周不是!”

郭兆宗本來要拒絕的,畢竟他一個大富豪,怎麼可能會差這麼頓飯,不過聽到嚴倫最後一句話,他立馬心頭一震,十分讚同的點點頭,暗想,對啊,自己請何先生吃飯,一定要體麵上檔次,最好具有特色一些,否則怠慢了何先生,他心裡過意不去。

“那行吧,那你過來吧,正好把你準備的檔案也一併送給我吧,也省的我們再約見麵了!”

郭兆宗點點頭答應下來,順便讓嚴倫拿過資料來,也省去了見麵的時間。

“好,好,我這就過來,這就過來!”

嚴倫聞言激動不已,急忙道,“您跟我說過地址!”

郭兆宗問過林羽這裡的地址和具體門牌號後,如實告訴了嚴倫,接著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嗬嗬,不好意思何先生,我這一來京城,想見我的人比比皆是,所以這也是我不願意來的原因之一!”

郭兆宗有些歉意的衝林羽笑了笑,語氣很誠懇,並冇有絲毫炫耀的意思。

林羽點頭笑笑,示意他順著剛纔的話接著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