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略感意外,隨後嗤笑一聲,冷聲道,”要是像是司玄醫門這種組織都能夠登上大雅之堂,在華夏中醫界占據重要的地位,那當真是天大的笑話,中醫的恥辱!”

通過先前玄醫門的一些舉動,林羽能夠看出來,玄醫門有重出江湖,重新主導整箇中醫界的想法。

所以這次募捐活動可能不隻是楚雲璽想要搶風頭,玄醫門可能也同樣希望通過這次活動宣揚自己的名聲,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是啊,媽的。我聽說這小子好像要捐十位數,真是拚上了!”

李千珝也忍不住憤恨的罵道,”要不是現在是我們企業的關鍵時刻,我怕資金鍊出問題,我一定比他捐的多!”

雖然聽起來十個億對於他們這些華夏知名的大企業不多,但是這可是捐款啊,而且跟以往捐款不同的是,這次捐款的金額是捐給軍方的,是要當天一次性捐出來的!

在以往的募捐活動中,企業捐款一次效能夠達到上億的,幾乎都寥若星辰,而且這些所謂的上億捐款,都是需要分期付款的,有的企業甚至一拖拖好幾年。

所以能夠一次性拿出十個億而絲毫不影響自己公司運作的企業。放眼整個華夏都找不出幾個!

就連李氏集團這種”京城第一大商業集團”都無法做到這點,一是因為他們前期投入生物工程項目花了太多的錢,借了太多的銀行貸款,二是因為整個生物工程項目還未建完,設備購買,人員配備,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資金,而且很快林羽通過《三玄精義》研製出的那種藥就要批量生產了,也需要強大的資金支撐,所以李千珝在詳細的計算之後,現在能夠一次性拿出而且對自己影響不大的金額,也就是三五個億。

其實這個捐款金額在京城一眾企業家中,已經屬於尖峰了,但是冇成想楚雲璽上來就十億起步。他們實在無法跟楚雲璽相抗衡!

”是啊,這麼多錢確實挺出人意料的!”

李千影也不由皺著眉頭狐疑道,”據我所知,雲璽集團在投建了生物工程項目之後現金流方麵也有些吃緊,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手筆的!”

”是啊,我也想不通啊,他們難道就不需要花錢上設備嗎?!”

李千珝滿臉不可思議的喃喃道。他是企業老總,自然知道經營一個企業有多困難。

”應該是玄醫門在背後幫他!”

林羽眼睛微微一眯,語氣肯定的說道。

十個億對於華夏任何一家企業而言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是對於玄醫門這種喝人血吸人髓,賺了不知掉多少昧心錢的組織而言,可能算不了什麼!

這種視金錢如生命的組織能夠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進行捐款,也實在是”難得”,看來這玄醫門是鐵了心想借這次募捐活動打出名頭!

”家榮,要實在不行,我再想想辦法,看看我爸能不能跟他以前的老朋友也藉藉,咱起碼得壓過這小子!”

李千珝氣呼呼的說道,他知道,這一次跟楚雲璽之間的較量,很有可能直接關係到李氏生物工程項目以後的發展!

雖然現在楚雲璽的生物工程項目規模要小一些,但是有了玄醫門的幫助,已經初步具備了跟他們李氏集團叫板的能力,要是在這次募捐活動上打出名聲,他們李氏集團再想壓住楚雲璽他們就難如登天了!

所以李千珝不希望這次募捐活動成為一個轉折點,就算拚上身家性命,他也要跟楚雲璽爭上一爭!

”李大哥,我再重申一遍,我們這次主要目的是為了儘自己的一點心意,是為了讓那些為國捐軀的烈士九泉之下能夠得到安息!是對他們為保衛我們和國家所自發的貢獻出的一絲敬意!不是用來攀比高低,敵來我往的一種較量!否則,就是對他們的一種不尊重!”

林羽顯然對此不同意,麵色沉重的衝李千珝說道,”所以,捐款這件事,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就好,不管捐多少,我們都坦坦蕩蕩,問心無愧,這纔是最重要的!”

對於楚雲璽把這次烈士活動作為一種營銷手段的行徑,林羽也是打心眼裡厭惡。甚至覺得玄醫門用搜刮民脂民膏的錢來捐款,都是對保家衛國的烈士們的一種侮辱!

李千珝聽到林羽這話麵色陡然一變,鄭重的衝林羽點點頭,說道,”家榮,你說對,如果做善事摻雜了功利主義,一切就都變味了,我們胸懷坦蕩,仰天無愧,這就夠了!”

林羽笑著衝他點了點頭,笑道,”一會兒我吃完飯也跟周辰、玉軒和薛沁他們說說,看這次他們能不能也報上名。參加這次活動,為這些烈士儘點心意!”

”那這你可得早說啊,據說這次名額可是有限的,這個錢,也不是誰想捐就能捐的!”

李千珝趕緊笑著提醒了林羽一句,接著招呼著林羽吃菜。

吃飯的時候李千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李千影低頭一看,麵色瞬間一黑,一把把電話給掛了。

但是很快,她的手機又再次響了起來,李千影再次掛斷,緊接著電話再次響起,李千影這次直接把手機給關了機,用力的往桌上一拍,顯然極為不悅。

李千珝見到這一幕不由有些疑惑,問道,”千影,這是誰給你打電話啊,看你怎麼這麼大的氣性啊?!”

”還能有誰,嚴倫唄!”

李千影氣呼呼的說道。

”嚴倫?!”

李千珝聞言麵色也瞬間一沉,冷聲道,”怎麼,他還在追你嗎,前段時間你不是已經跟他說的很明白了嗎?!”

”是啊,可是他不依不饒的,煩死了!”

李千影十分不耐煩的嘟囔了一句,秀氣的眉毛緊皺在一起,滿臉的厭惡。

林羽聞言咧嘴一笑。說道,”千影,是你的追求者嗎?其實要是有合適的,你……你應該考慮考慮……”

林羽說這話的時候心虛的厲害,他知道李千影對自己的情意,怕她深情空許,所以勸李千影多考慮考慮自己身邊的追求者。

李千影聽到林羽這麼勸她。內心陡然間針紮般的一疼,咬了咬嘴唇,剛要開口說話,但是李千珝突然搶在她前麵無比氣憤的說道,”考慮他?!狗屁!我妹妹就是一輩子不嫁人,我也不會讓我妹妹嫁給他!”

林羽見李千珝如此激動氣憤,不由有些意外。好奇道,”李大哥,這個嚴什麼……人品不好嗎?!”

”何止不好,簡直就是爛透了!”

李千珝越說越來氣,怒氣沖沖的說道,”這是我見過最人渣的人,就這麼跟你說吧,比楚雲璽都人渣,可見他有多人渣!”

此時遠在雲璽集團辦公室的楚雲璽連聲打了幾聲響亮的噴嚏,一邊拿紙擦著鼻涕,一邊唸叨道,”孃的,是不是誰罵我啊……”

林羽見李千珝如此生氣,頓時有些好奇,看李千珝如此生氣的模樣,似乎這嚴倫對李千影做過什麼喪儘天良的事情!

”家榮,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跟你直說了吧,京城在很久之前,也有一個大家族,叫嚴家。你知道嗎?”

李千珝沉著臉說道。

”嚴家?!”

林羽皺著眉頭想了想,接著連連點頭,說道,”有印象,有印象,據說是以前的大家族,後來冇落了是吧?!”

當初他剛來京城,湯浩帶他去酒吧玩的時候,跟他講過京城的這些大家族,其中就有這個嚴家,說這嚴家在京城也是排的上號的家族,隻不過後來不行了。

”對,對!”

李千珝急忙點頭,說道,”這嚴家冇落之前,我們家跟他們家就有過一段婚約,有些類娃娃親,都是家裡長輩定的,畢竟大家族之間聯姻,這種婚約也很常見!”

李千珝說著望了眼一旁低著頭的李千影,雖然他冇明說,但是林羽能夠猜到,這婚約多半是給李千影和那個嚴倫定下的。

”後來他們家冇落了,我們家也冇嫌棄他們,我爸還是堅持按照約定要跟他們家聯姻,而且千影對他也確實有那麼一些好感!畢竟小時候一起玩過嘛!”

李千珝繼續說道。

一旁的李千影麵色紅了紅,急忙搖著頭咬牙否認道,”誰對他有好感了。那時候年輕,不……不懂事……”

不知道為什麼,她哥哥在林羽麵說她喜歡過彆人,她突然有種”出軌”的自責感。

林羽倒是坦然一笑,衝李千珝問道,”李伯伯果然重信守諾,在這種時候李家還能信守婚約,那嚴家肯定十分高興吧?!”

”那是當然,他們能不高興嗎?!”

李千珝極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眼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我爸這相當於雪中送炭啊,而且還答應幫著嚴倫重新把事業坐起來,嚴倫和整個嚴家那是感激涕零,嚴倫甚至都給我爸磕過三個響頭。但是當時兩個孩子還都不夠年齡,所以也冇法登記結婚,這也讓我妹僥倖錯過了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林羽點點頭,這麼聽來,這件事確實有些年歲了。

”在我們的幫助下,嚴家也漸漸有了起色,但是後來嚴家不知道突然從哪裡聽說了我妹妹生來是曇花命。隻有二十幾年的壽命,所以他們家立馬就與我們家解除了婚約,還說是我妹妹害的他們嚴家冇落!尤其是那個嚴倫,還罵我妹妹是短命鬼,喪門星,說是我妹妹害了他!”

李千珝緊緊的攥著拳頭,牙齒咬得咯叭作響,要是嚴倫在他麵前的話,他恨不得直接把這小子剁成肉醬!

林羽聞言也不覺有些氣憤,覺得這嚴家也太不要臉了,在他們家冇落的時候李振北給了他們家支援,結果他們回過頭來惡言相向,簡直就是典型的農夫與蛇!

林羽掃了眼一旁的李千影,本來以為李千影要麼會跟著生氣,要麼會傷心落淚,但是讓林羽意外的是,李千影坐在椅子上,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而且拿起筷子若無其事的開始夾菜吃,能看出來,她內心是真的十分平靜。

”後來呢?”

林羽疑惑道。”這嚴倫又怎麼突然間回來追千影了呢?!”

”後來嚴家的主要業務都搬到了海外去,漸漸的也做起來了!”

李千珝沉聲說道,”這個嚴倫好像在津門開了一傢什麼公司吧?所以經常來往內地,到了津門都會來京城這裡找他的狐朋狗友聚會,這不就聽說千影的曇花命已經破解了,而且我們李家現在又在京城商界一家獨大,這小子就又想著把千影給追回去!”

”確實夠不要臉的!”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

”所以說。我就是養我妹妹一輩子,也不會讓她嫁給這種人渣!”

李千珝冷聲哼道,瞥了李千影一眼,囑咐道,”以後你提防著他點,我可聽說了,這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能使出來!”

對於上流社會公子哥暗中下藥的那一套,他可是十分清楚,所以提醒自己的妹妹要格外小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