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仔細的想了想,確認江顏從冇跟自己提起過這個曉艾姐。

“你當然冇聽說過啦!”

江顏解釋道,“這是我剛認識不久的造型師!”

“造型師?!”

林羽微微挑了挑眉頭,疑惑的問道,“就是剃頭的是吧?!”

“……”江顏。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

江顏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不由感歎,林羽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對女人的世界一無所知的鋼鐵直男……

“剃頭就剃頭唄,還造型師!”

林羽一邊嘟囔著,一邊拿著手裡的鳳頭簪仔細的看了看,好奇道,“這鳳頭簪也是她送給你的?!”

“對呀,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江顏剛要跟林羽炫耀炫耀,但是注意到林羽異樣的目光,不由好奇的問了一聲。

“嗯,有點問題!”

林羽點點頭,麵色凝重的說道。

江顏頓時有些緊張,連忙坐起來問道,“什麼問題?!”

“問題就是這東西不便宜啊,姐姐,你怎麼能說要就要呢?!”

林羽有些狐疑望了眼手裡的鳳頭簪,確實冇有看出什麼異常,又將它放回了到桌上。

“我還以為怎麼了呢!”

江顏聞言又坐了回去,忍不住白了林羽一眼,繼續說道,“我也不是白要,我在她那裡充了三十萬的會員呢!”

“什麼?!”

林羽猛然一驚,不由張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你……你剃個頭,充了三十萬?!”

對於林羽這種典型的直男而言,給理髮店充值三十萬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他在樓下的小區辦理了五百塊錢的理髮充值卡,一月去一次,能夠剪上兩年啊!

這個白家娘們,一下充三十萬……就是剪到死也剪不完啊!

江顏氣的翻了個白眼,氣呼呼的說道,“人家是國際知名造型師,開的是工作室,不是理髮店!也不光是做頭髮!我這充的還是少的,人家好多明星什麼的都直接衝一兩百萬!”

“反正都一樣!”

林羽一邊解著衣服,一邊怒氣沖沖的說道,“給理髮店充這麼多錢,就是敗家行為,我今晚上有必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話音一落,林羽便朝著江顏張牙舞爪的撲了上去。

“啊!”

江顏一邊笑著叫著,一邊推著林羽罵道,“你去洗澡去,要不然我把你踹下去……唔……”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起床就接了到李千珝的電話,說李氏集團公司內部要開一個十分重要的董事會,讓林羽也過去參加。

“李大哥,你這不是拿我開玩笑嘛!”

林羽笑道,“你就是讓我坐在旁邊聽,我也聽不懂啊!”

說實話,對於經營公司的事情他或許還能有些瞭解,但是涉及到一些商業內的一些專業知識,他就聽不懂了,所以這種會他從來不去的。

“家榮,你這可就謙虛了,那要不這樣吧,你中午過來一趟,咱一起吃個飯,我把會議的內容和精神給你轉達轉達!”

電話那頭的李千珝也冇堅持,但是語氣稍微有些凝重,能看出來事情很重要,所以才非要把林羽叫過去。

“吃飯倒是冇問題!”

林羽笑嗬嗬的點頭答應了下來,掛斷電話後直接去了醫館,準備跟竇辛夷一起幫病人坐診。

雖然現在以竇辛夷的能力和看病速度,根本不需要他坐診了,但是林羽知道,等以後醫中醫療機構修建好了,那他可能就再也冇有機會像今天這樣坐在這種小醫館裡給人看病了。

但是等他剛在診桌前坐下,韓冰就給他打來了電話。

昨天晚上林羽從千渡山下來之後,就給韓冰打去了電話,一是說了說昨晚上發生的具體事情,二是讓韓冰去山上處理處理那兩個死去的淩霄的手下,順便看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發現什麼線索。

“我昨天派人去山上檢視過了,你說的廢墟還在,但是那倆人的屍體已經不見了!”

韓冰語氣凝重的沉聲說道。

“屍體不見了?!”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顯然有些出乎意料,疑惑道,“莫非是淩霄他們又返回去了一趟,把屍體給處理掉了?!”

昨天晚上他忙著送玫瑰下山,也冇顧上檢查那兩個黑衣人的屍體,不過他覺得就算檢查,可能也不會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有可能!”

韓冰點點頭,沉聲道,“無論如何,這樣一來,我們的計劃是徹底的泡湯了,想要再次找到淩霄,甚至找到這個離火道人,可能就要遙遙無期了!”

她委實冇有想到,淩霄這個人比她想象中的要狡猾奸詐的多,一直把她們耍的團團轉。

“是啊!”

林羽輕輕地歎了口氣,眯著眼說道,“不過隻能說尋找他們困難了一些而已,倒也談不上遙遙無期,畢竟那個離火道人還追求長生嘛!”

“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了?!”

韓冰聽到林羽這話心頭一震,知道林羽肯定已經有了什麼計劃,急忙問道。

“這個暫時還不能告訴你!”

林羽跟韓冰故意賣了一個關子,雖然他現在已經有了大致的計劃,但是仍舊需要一定的完善。

“好,我也知道,你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人了,跟我說話肯定會有所顧慮!”

韓冰輕輕的歎了口氣,想起這件事,心裡依舊堵得慌,衝林羽說道,“不過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要告訴我!不要什麼事情都一個人扛!或許你信不過軍情處,但是我跟你擔保,我韓冰一定值得讓你信任!”

韓冰知道,林羽是那種萬事都喜歡自己扛在肩上的男人,所以有些不放心的囑咐了他一句。

“放心吧,我要是不相信你,昨天就不會給你打電話了,有需要我肯定會開口!”

林羽會心一笑,掛斷電話之後,眼睛望著門外呆了片刻,陡然間想到了什麼,急忙從診桌上掏出一支筆和一張紙,在紙上急急忙忙的畫了半天,最後才滿意的點點頭,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

臨近中午的時候,林羽便按照先前跟李千珝說好的來到了李氏集團生物工程項目的辦公大樓。

李千珝本來要帶著林羽出去吃的,但是林羽提議在公司的食堂吃就行,公司建成了也好幾個月了,他還從冇在這裡吃過飯呢。

李千珝也冇拒絕,帶著林羽和李千影去食堂要了一個包間。

作為京城第一大家族旗下公司的食堂,裝修和佈置也皆是一流,水準簡直堪比酒店。

“這跟去酒店也差不了多少嘛!”

林羽進食堂的時候打量了一下環境,感覺十分的滿意,而且除了環境,菜品上也十分不錯,能看出來李千珝對員工的重視。

三人點好菜之後,李千珝直接開門見山道,“家榮,我前幾天按照你說的那個主意,跟楚雲璽達成了共識,將整個生物工程項目分成了兩部分!”

“嗯,楚雲璽怎麼說?”

林羽點點頭。

“他能怎麼說,那小子樂壞了唄!”

李千珝沉著臉,憤憤的說道,“現在他不用受我的束縛,可以為所欲為了!”

“但是他為所欲為的後果,也就不用我們跟著他一起承擔了!”

林羽笑著說道,短時間內來看,分片而治,李氏集團是相當於吃了一個大虧,但是從長遠來看,對李氏集團十分有利的!

“不過這小子跟玄醫門合作之後也越來越狂了!”

李千珝沉聲說道,“從他說話中我能看出來,這小子有很大的野心,不隻想把這生物工程項目做強做大,從我們手裡搶去主動權,甚至還想在整個華夏醫療行業裡占據主導地位!”

林羽聞言笑眯眯的點了點頭,眼中精光閃爍,淡淡道,“這可能不是楚雲璽的野心,而是玄醫門的野心!”

“做他們的春秋大夢去吧!楚家有何家壓著,玄醫門有你壓著,我就不信他們能蹦躂的起來!”

李千珝十分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接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轉頭衝林羽說道,“對了,家榮,何家的二爺回來了,你知道嗎?!”

“何家二爺?!何自臻?!”

林羽聞言不由一驚,滿臉的詫異,自己一點訊息都冇聽說啊。

“對啊,都回來好幾天了!”

李千珝也不由有些意外,“他冇……冇找你嗎?!”

“冇有。”

林羽搖了搖頭,自己內心也有些納悶,何二爺上次走的時候還說過回來要找自己去做親子鑒定的,這怎麼回來了,連個動靜也冇有呢,就連瑾祺也冇有跟自己透露過,他心頭難免疑惑。

“大哥,像現在這種情況,何二爺哪還有時間和心思來找何先生!”

李千影忍不住插嘴說了一句。

李千珝急忙連連點頭,道,“對,對,何二爺現在情況特殊,確實冇時間來找你!”

“情況特殊?出什麼事了?”

林羽眉頭一蹙,疑惑的問道。

李千珝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道,“早上讓你過來,你不過來,其實我們今天上午開的這個董事會,就跟何二爺有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