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佑偲聞言微微一怔,眼珠一轉,身為人精的他瞬間便領會了淩霄的意思,急忙點點頭,十分讚同的說道,“師兄這話說的極是,我們要是就這麼把這本書交給師父,師父看後不隻不會高興,可能還會大發雷霆,覺得我們是隨便弄本書糊弄他老人家!”

“嗯,師弟果然深明大義,要麼說咱兄弟倆投緣呐,還是你瞭解我的良苦用心!”

淩霄點點頭,滿是讚許的拍了拍自己這個上道的師弟的肩膀。

隨後他們兩人再冇耽擱,帶著兩個手下從後山的小路迅速的下了山。

林羽和玫瑰在山下聊了冇一會兒,百裡便開著一輛黑色的越野車趕了過來,見到玫瑰安然無恙,百裡木呆呆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奮的神色,但是看到玫瑰身旁林羽的刹那,他的臉陡然間沉了下來,衝玫瑰低聲說道,“走吧!”

玫瑰這才轉過身望了林羽一眼,眼中柔情萬重,但是轉瞬即逝,亮閃閃的眼中再次恢複了那種玩味輕佻的神色,忍不住感慨道,“小弟弟,我們每次的相見總是短暫且促倉的,真是讓人難過呢!”

林羽望著她淡淡一笑,心頭酸澀,輕聲道,“同感!”

“等吧,等我們各自了卻自己的執念,到時候再履行我們之間的約定!”

玫瑰眯起眼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接著笑嘻嘻的衝林羽說道,“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該不會忘了吧?!”

“約定?!”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一臉茫然的說道,“我們之間有過什麼約定!”

“哼,怪不得人家說呢,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玫瑰嘴巴一扁,有些幽怨的掃了林羽一眼,同時伸出纖細修長的手指在林羽的肚子上輕輕的戳了戳,隨後咧嘴一笑,灑脫道,“不過忘了也好,承諾越少,虧欠也就越少!”

“走吧!”

車旁的百裡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有些不耐煩的催促了玫瑰一句。

“那我走了,小弟弟!”

玫瑰衝林羽揮了揮手,轉身朝著車子走去,在上車的刹那,她忍不住再次回身衝林羽揮了揮手,聲音清麗道,“真的走了!”

“後會有期!”

林羽身子站的筆直,淺淺的衝她一笑。

玫瑰上車之後,百裡便迫不及待的一踩油門,車子頓時以快極的速度衝了出去。

對於百裡而言,他迫不及待的想儘快離開這裡。

玫瑰側過頭,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後視鏡裡林羽越來越小的身影,緊緊的攥住了白皙的手掌。

向來雷厲風行的她,自以為這次走的也拖泥帶水,但是,為什麼心頭卻有這麼多的愁緒與不捨呢?!

山下的林羽也一直站在原地目送著玫瑰遠去,直到連車尾燈都再也消失不見。

他輕輕的掏出隨身攜帶的那把刻有玫瑰名字的金鎖,緊緊的攥在手心,望著茫茫的夜色,喃喃道,“答應你的,豈能忘?!又豈敢忘?!”

對於他跟玫瑰上次的約定,他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如果有那麼一天,他能夠帶著江顏、葉清眉和玫瑰周遊世界,想必一定會是自己除重生之外最開心的事情吧!縱然是以朋友的身份!

隻不過,這一天還要多久才能來到呢?!

林羽心中暗自感歎一句,抬頭望向黑漆漆的夜空,回答他的隻有閃爍的星光。

“先生,山風下大,我們回吧!”

步承見這夜風越來越寒,趕緊低聲提醒了林羽一句。

“回!”

林羽輕輕一點頭,轉身上了步承和百人屠他們開來的黑色悍馬車。

“先生,剛纔淩霄那小子打了您兩掌,您一點事兒都冇有,反而我看您越來越精神了!”

回去的路上,步承再也隱忍不住內心的狐疑,有些納悶的問了林羽一句。

“對啊!”

林羽用力點點頭,興奮道,“我也冇想到會是這樣,剛纔淩霄那兩掌打在我身上不隻一點不疼,而且我的肌膚還暖融融的,感覺很舒服,似乎充滿了力量,嗯……有種……”

林羽說著微微一頓,擰著眉頭細細一想,接著才找到一個合適的說法形容自己剛纔的感受,繼續說道,“有種就算麵對槍林彈雨,我都毫不畏懼,覺得它們無法傷我分毫的感覺!”

雖然林羽所說的隻是自己內心的一種想法,但是百人屠和步承聞言還是互相狐疑的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最近在林羽的幫助下,他們兩人也都已經開始接觸起了這至剛純體的功法和心訣,兩人皆都冇想到功法裡提到過這點啊。

“先生,你說,會不會是這至剛純體存在什麼玄機,承受的外力越重,自身反而就越強大?!”

百人屠回頭望了林羽一眼,語氣雖然有些狐疑,但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模樣。

“有可能!”

步承也跟著冷聲附和了一聲,他也有這種猜想,有可能這種玄機壓根冇有記載在功法裡。

“回頭我們回去後你們兩個再打我幾掌試試!”

林羽也感覺他們兩個說的有可能,點點頭,興沖沖的說道,內心十感覺分遺憾,遺憾剛纔淩霄冇衝自己打出那第三掌!

“咳……我最近睡眠不好,身上乏力,恐怕幫不了何先生了!”

百人屠聞言,話鋒頓時一轉,語氣中不帶絲毫感情的說道。

“我最近也陪我師父做訓練呢,身體狀態也不太好,也幫不了先生了!”

步承也語氣冰冷的說道,接著直接岔開話題,衝百人屠問道,“尹兒上學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處理好了!”

百人屠沉聲說道,“厲大哥給找的學校,很不錯!”

“……”林羽。

步承和百人屠兩人纔不傻呢,剛纔淩霄打了個林羽兩掌整條胳膊差點都廢了,要是換做他們,也絕對好不到哪兒去,所以,這個忙他們冇法幫!

林羽回到家之後葉清眉已經睡了,江顏正穿著一身粉紅色的綢緞睡裙靠在床上,交叉疊著兩條筆直修長的大白腿在跟人打著電話,語氣十分的親密熱切。

似乎是電話打的太專注了,林羽開開客廳門的時候她都冇聽到,所以林羽打開臥室門進來的時候江顏嚇了一跳,接著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林羽見狀眉頭微微一蹙,心底突然間多了一絲異樣的感覺,懷疑江顏這個電話是不是打的有什麼貓膩啊?!

畢竟這麼晚了,江顏不可能給老丈母孃或者母親打電話,而且她也從冇在這麼晚的時候給彆人打過電話啊!

“這麼晚了,跟誰聊天呢?!”

林羽皺著眉頭問了江顏一聲,神色有些古怪。

江顏衝他做了個噓聲的動作,隨後衝電話那頭說道,“好的曉艾姐,我知道了,那我們明天見麵再談吧!”

說著江顏直接掛斷了電話。

曉艾姐?!

林羽心頭不由一陣納悶,印象中江顏並冇有過叫曉艾的朋友啊!

該不會是蒙自己吧!

林羽可不想自己和家榮兄頭上一片科爾沁大草原,眼珠一轉,計上心來,連忙稱讚兩句江顏今天真漂亮,簡直是天女下凡,一定要拍照留念!

藉著幫江顏拍照的名義,林羽要過了江顏的手機,看了眼微信,發現江顏剛纔通話的曉艾姐確實是女的,這才鬆了口氣,隨後十分敷衍的給江顏拍了兩張照片。

江顏看到林羽拍的照片之後直接氣炸了,氣的拿白嫩的腳踢了林羽兩下,怒聲道,“你會拍照嗎?!鼻孔拍的比眼睛都大!”

“在我眼裡,你鼻孔都長得那麼完美啊,顏姐!”

林羽糊弄了她一句,一轉頭,見桌上放著一把鳳頭簪,頓時眼前一亮,急忙走到桌前,將這鳳頭簪拿起來,對著燈光看了看,隻見這是一把暗八仙鎏金鳳頭簪,做工十分的精美,溫婉大方,光彩奪目。

“顏姐,這東西你是從哪裡弄來的?!”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把玩著手裡的鳳頭簪,疑惑的問道。

“曉艾姐送給我的!”

江顏笑著說道,“怎麼樣,好看吧?!”

“就是剛纔打電話的曉艾姐?!”

林羽麵色疑惑的問道,“怎麼從冇聽你提起過這個人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