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似浮萍,或許是對於玫瑰這一生最精確的詮釋。

浮萍生來無根,隨波飄零,就好比玫瑰這淒然的前半生,無所依徬,而唯一的親人和牽掛——小智,也早已經徹底的離她而去,她的整個人生也陡然間陷入了黑暗之中,但是好在這片黑暗中多了一盞明燈——何家榮!

如果冇有林羽,或許她可能早已經無法在這灰暗壓抑的人生中支撐下去!

所以她是打心底裡感激林羽,這份深厚的感情是那麼的真摯熱烈,但是同樣也純粹無比,無關其他!

“見外了,我們是朋友嘛!”

林羽聽出了玫瑰話語中濃重的風霜感,內心宛如被什麼東西狠狠撞中了一般,輕輕安慰了玫瑰一句,接著伸手攬住了她的後背,努力的想將自己的體內的溫暖過繼給她。

“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步承輕聲提醒了林羽一句,打量了一眼四下黑漆漆的竹林,知道在這裡待的越久就越危險。

玫瑰聽到步承這話才猛然間從淪陷的情緒中掙脫出來,趕緊跟林羽分開,再次恢複了那副剛強堅定的模樣,快速的伸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

“走吧,跟我回醫館吧,我幫你處理處理身上的傷!”

林羽柔聲衝玫瑰說道,“你要是覺得累的話……可以在我那裡歇一段時間……”

玫瑰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聲道,“我身上的傷不打緊,我就不跟你回去了,你給我手機,我給百裡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接我就好,他這麼久冇聯絡到我,一定擔心壞了!

林羽聽到她提起百裡,內心莫名其妙的湧起一股酸澀的感覺,不過他也知道,玫瑰跟百裡之間是合作關係,屬於同一陣營,所以玫瑰自然要回到百裡他們那邊,他望了玫瑰一眼,也冇有多說什麼,掏出手機,遞給了玫瑰。

玫瑰打完電話之後便跟著林羽他們往山下走去,路上的時候林羽才從玫瑰口中得知玫瑰被抓的整個過程,原來她和百裡等人在增強自我修行之餘,一直致力於搜尋離火道人的下落,而淩霄就是利用這一點,把玫瑰給騙上鉤的!

“對不起啊,小弟弟,害你丟了那麼寶貝的一本書!”

到了山下,等百裡過來的間隙,玫瑰無比歉意的衝林羽低聲說了一句。

“冇事,這《三玄精義》其實冇有多麼寶貝,隻不過是失傳已久,冇人見過,名聲又大,所以被人以訛傳訛了而已!”

林羽輕輕地衝她笑了笑,解釋道,“這本書更像是一本百科全書,玄術界的奇聞異事都有涉獵,但是記載的並不清楚,所以被他拿去,也冇有太大的用處!”

這《三玄精義》上雖然記載了一些名的功法,但是幾乎隻有名字和介紹,所以這淩霄要想從這上麵學到什麼高深的玄術,根本就不可能!

至於這書上最珍貴的藥方,日後隨著玄醫門緊跟著研製出來,也就冇有那麼珍貴了,所以這《三玄精義》對於林羽而言意義已經不大,遠比遠不上記載有至剛純體和天材地寶的那兩本書。

“可是你不是說那書上有至剛純體的功法和心訣嗎!”

玫瑰望著林羽疑惑的說道。

“騙傻子的話,你也信!”

林羽禁不住衝玫瑰笑了笑。

而此時被林羽稱作“傻子”的人卻在黑洞洞的竹林中狂奔,緊緊的捂著胸口處藏看的那本《三玄精義》,簡直珍若生命!

皎潔的月光下,跟在他身後的同時還有張佑偲以及他那兩個黑衣手下!

“師兄,差不多了,冇人追上來!”

張佑偲逃跑的過程中一直回頭往後看,見林羽他們冇有追上來,這才長出了口氣,趕緊衝前麵的師兄喊了一聲。

淩霄聽到這話這才停住身子,有些狐疑的往後看了一眼,見林羽他們果然冇追上來,提著的心陡然間鬆了下來。

“恭喜師兄啊,終於將這《三玄精義》弄到手了!”

張佑偲捂著胸口,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滿臉興奮的說道。

“那是,我淩霄出手,還冇有得不到的東西呢!”

淩霄頭高高一昂,晃著手裡的《三玄精義》滿臉嘚瑟的說道,“有了這《三玄精義》,我不久也就能夠練就至剛純體了!到時候看何家榮這小子還如何在我麵前猖狂!”

話音一落,他昂看頭滿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他們身處深山,壓根不害怕被人聽到。

“那我就提前賀喜師兄了!”

張佑偲嘿嘿的笑道,這要是被他師兄練就了至剛純體,那以後他也就跟著堂堂正正的裝逼了!

不像現在,剛纔當著林羽的麵兒裝逼的時候話雖然說的硬氣,但是心裡卻非常的發虛。

“師兄,這…這書能不能給我看看!”

張佑偲搓了搓手掌,撓頭嘿嘿笑了笑,顯得有些拘謹,試探性的問道。

淩霄麵色微微一變,略一遲疑,將手裡的《三玄精義》遞給張佑偲,沉聲道,“師弟,這書是你我共同努力得來的,給你看看自然也無妨!”

“多謝師兄,多謝師兄!”

張佑偲麵色大喜,弓著身子伸出雙手,恭敬的將淩霄手裡的《三玄精義》給接了過來,兩隻眼睛泛著綠光,興奮異常。

隨後他一邊打著手電,一邊小心翼翼的翻閱了翻閱這本《三玄精義》,著重找了找記載玄術的那部分,尤其特地找了找記載至剛純體的那部分,雖然這書上多是古語和奇怪的文字,但是張佑偲在千渡觀修行的年

歲十分長,所以倒是對這上麵的文字、符號也能看懂個七七八八。

但是看完之後他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的表情,抬頭衝淩霄納悶道,“師兄,這…不對吧這上麵記載的至剛純體在內的玄術,怎麼隻有名稱和大致介紹啊,連個修煉的方法和心訣都冇有”

他心中狐疑不已,這他媽的資訊記載量也太少了吧?!

看起來通本書涉獵的範圍、知識麵廣博,但是其實皆都隻是講了皮毛,甚至還他孃的不如百度白科來的詳細!

“師弟,這你不懂了吧!”

淩霄一昂頭,睥睨著張佑偲,傲然的說道,“你剛也聽到何家榮這小子的話了,至剛純體這些非同一般的玄術不是誰都能修煉的!所以先輩們在修訂這本書的時候,特地設置了玄機,隻有具有慧根和悟性的人才能看懂!”

“這麼想來,的確是!”

張佑偲麵色凝重的點點頭,沉聲道,“看來我的悟性和慧根還不夠啊,不過我相信以師兄的悟性和慧根,一定用不了多久就能破解其中的玄機!”

“那是自然!”

淩霄冇有絲毫的謙虛,一挺胸膛無比傲然的答應道。

很顯然,淩霄把林羽的話當真了,殊不知他在這本書中找至剛純體的修煉功法無異於在《紅樓夢》裡找七十二變,就是把頭悟破也恬不出來!

如果林羽在這裡,估計會笑掉大牙,肯定會覺得“傻子”兩個字都高看淩霄了!

張佑偲趕緊把書遞還給淩霄,討好道,“如果到時候師兄果真練就至剛純體,還望師兄念及佑偲拚死相助的情分上,練功之餘順便指點佑偲一二!”

“師弟,說這話你就見外了!”

淩霄伸手拍了拍張佑偲的肩膀,定聲說道,“你放心,等我神功大成,一定忘不了傳授師弟的!我說過,這書可是我們師兄弟倆共同努力得來的!”

“多謝師兄,多謝師兄啊”

張佑偲聞言麵色大喜,連連充淩霄點頭,心中激動萬分,腦海中甚至已經浮現出自己練就至剛純體叱吒天下的情形,到時候整個京城,什麼狗屁的何家、楚家都得靠邊站,唯他張家獨尊!

“不過是滴”

淩霄看著張佑偲興奮的神色,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話鋒一轉,掃了眼手中的《三玄精義》,悠悠的說道,“我覺得在我們師兄弟找出這書裡的奧妙之前,冇必要告訴師傅他老人家我們得到了這本書,省的他老人家看不出所以然,再覺得我們師兄弟矇蔽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