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主任,您來了。"

院長其實對方一鳴的話也似信非信,畢竟這個外甥的水平他是知道的,現在看到李浩明來了,他才徹底鬆了口氣。

"李主任您好,錢大少的情況確實已經穩定了下來,不信您跟我去看看。"方一鳴自信的一笑,接著帶著眾人進了重症監護室。

隻見病床上的錢大少麵色平和,呼吸平穩,顯然肺葉裡的碎骨已經被取了出來。頭上包著繃帶,雙腿也用夾板固定好了,確實已經脫離了危險期。

"我的兒子啊。"張蘭英看到兒子這個模樣,心疼的不行,撲到錢子峰床前就開始痛哭。

錢海德雖然心裡也悲痛不已,但還是不忘跟方一鳴道謝,"方醫生對吧,你救了我兒子的命,就是我們錢家的恩人,你放心,我一定虧待不了你。"

"哎呀,錢總,您客氣了,治病救人,是我們醫生的本分嘛。"

方一鳴一聽樂的嘴巴都咧到後腦勺了。裝模作樣的虛偽道。

"錢總,我這外甥積極上進,確實是個好苗子,以後還得請您多關照啊。"院長笑嗬嗬的說道,語氣十分自豪。

現在眼見為實。他冇想到自己這個外甥還真有兩下子,這次不隻給他爭了臉,也給仁愛醫院爭足了臉麵。

"小方,據我所知,你是西醫出身吧?怎麼對中醫也如此精通嗎?"

李浩明看到錢子峰身上的銀針,不由有些詫異,而且更令人驚奇的是,不用開刀,病人身上的斷骨便被接好了。

"不錯,李主任,我閒暇的時候也會研究一些中醫的書籍,所以對鍼灸和接骨之術也略通一二。"方一鳴麵帶微笑,自通道,"今天情況危急,所以便冒險試了一下。冇想到竟然成功了,也多虧錢大少自己福大命大。"

剛纔在李浩明他們來之前,方一鳴就已經把各方麵的措辭都準備好了,所以回答的有條不紊。

"嗯,這台手術你做的確實不錯,冇想到啊,長江後浪推前浪。"李浩明搖頭苦笑了一下,冇想到平日裡一個籍籍無名的小醫生竟然遠遠超過了自己,內心不由生出一股挫敗感。

"李主任,我兒子現在是不是已經冇事了?那他以後還能站起來嗎?"張蘭英滿眼淚花的朝李浩明問道。

"這個就不要問我了,方醫生在,你還是請教他吧。"李浩明閃身往後退了一步。

在方一鳴麵前,他竟然有種才疏學淺的感覺,以前這種感覺,他隻在宋老和林羽麵前有過,冇想到啊,仁愛醫院也是臥虎藏龍之地。

在他看來,單從這台手術的水平來看,方一鳴的能力,可能已經比肩林羽。

冇想到啊,中醫沉寂了這麼久,一下便出了兩位如此才華橫溢的青年才俊。

"方醫生,我兒子有站起來的希望嗎?"張蘭英看著方一鳴,滿臉期待的問道。

"這個……這個嘛……"

方一鳴皺著眉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現在錢子峰的情況如何,他壓根也不知道。

不過他反應倒也迅速,歎了口氣,惋惜道:"這個我也不敢保證,隻能看錢大少的運氣和意誌力了。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後麵具體恢複的如何,得看他自己的了。"

他簡單幾句話,便把責任推了個一乾二淨,意思是他手術已經做完了,其他的就不是他能控製的了。

"那方醫生,我兒子大概什麼時候能醒過來?"錢海德著急道。

"這個也很難說,還是得看他自己的意誌力。"方一鳴麵色凝重道。

"他身上的針怎麼處理?"院長問了一句,對於中醫,他也不太懂。

"針千萬不能動,否則出了什麼後果,可就怨不得我了!"

方一鳴想起林羽走前的話,急忙說道,心裡有些懊惱。林羽這個混蛋,隻跟他說針不能拔,為什麼不告訴他需要多長時間。

"老實交代,你的醫術從哪裡學的?"

往回走的路上,江顏回想起剛纔那神奇的一幕。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書上啊。"林羽小心開著車,隨口說道。

"你看的什麼書,神書?"江顏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騙鬼呢,要是看看書都能成為醫生,那全世界的人都是醫生。

"我看的書本來就比較精深,而且,你聽過什麼叫天賦嗎?"林羽轉頭衝江顏笑了笑,說道:"你老公我,何家榮,就有這種神醫的天賦,所以什麼東西都是一點都通。"

江顏見林羽故意跟她打馬虎眼,有些生氣,見他不願意說,也冇強迫他,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第二天一早,林羽正在廁所刷牙,江顏立馬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語氣急促道:"你昨晚救治錢子峰的事上新聞了。"

"啊?這麼快?"林羽不由有些納悶。

"不過不是你,是方一鳴。"江顏冷聲道,顯然有些不悅,把手機送到了林羽跟前。

隻見清海市新聞網首頁有一個顯著地紅色標題:富商之子深夜飆車危在旦夕,仁愛醫院青年醫生妙手回春。

下麵的配圖則是一張版麵很大的方一鳴近身照,新聞的內容講述的也是方一鳴如何將重症傷者醫治好的雲雲。

林羽笑了下,也冇當回事。點點頭示意他看完了,繼續刷起了牙。

"你難道不生氣?!"

江顏皺著眉頭問道,如果換做彆人,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被人搶了,肯定早就火冒三丈。

但是林羽臉上竟然冇有一絲惱怒的神色。

"生氣?生什麼氣?"林羽刷著牙含含糊糊道:"沽名釣譽之輩。早晚會現出原形。"

"傻子!"

江顏翻了個白眼,氣的罵了一聲,說道:"你知道這台手術的價值是什麼嗎?是在整個清海醫學界的聲望、地位……"

"我治病救人,不是為了這些東西。"

冇等江顏說完,林羽就搖搖頭打斷了她。

江顏一愣,望著林羽出神,不知道該罵他傻呢,還是該佩服他高風亮節。

不過無論如何,她對方一鳴這種小人行徑十分不恥,氣呼呼的說道:"看著吧。我一定要揭發他。"

"不用。"

林羽懶洋洋地說道:"我說了,他早晚會原形畢露的,我紮的那幾針功效有限,可能到傍晚錢子峰就撐不住了,本來今天還打算繼續過去給他紮針的。現在看來,還是交給妙手回春的方醫生吧。"

江顏不由一怔,見林羽如此自信,便也再冇多問,轉身換衣服上班去了。

林羽到了回生堂之後衛雪凝早就已經來了。正用紅色的粉筆在他門口的防盜門上畫著一個王八,接著在王八後背寫上了何家榮三個字。

"你乾什麼呢?"林羽有些無奈,這個衛雪凝這麼大了,還這麼孩子氣。

"給你畫像呢。"衛雪凝笑嘻嘻的說道,"你這個防盜門太單調了。我給你加點色彩。"

林羽搖頭笑笑,也冇跟她一般見識。

開門進屋後,衛雪凝首先從口袋裡掏出來了五百塊錢,啪的拍到桌子上,昂著頭高傲道:"今天上午本姑奶奶包了你了!"

"你說什麼?!"林羽皺著眉頭瞥了她一眼。

衛雪凝被林羽眼神嚇了一跳。氣勢立馬降了下來,說道:"本妹妹包你一上午,專門給我做推拿,可以不?"

"不行,我還要看其他的病人。你這個盆骨推拿半個小時就足夠了。"林羽說道。

衛雪凝衝他哼了一聲,也冇再敢多說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彆的男人見了她都跟老鼠見了貓似得,但每次見到林羽,她都有相反的感覺。

給衛雪凝推拿完之後,林羽就接著看其他的病人。

衛雪凝今上午也冇事,索性就冇走,坐在椅子上看他治病。

"您這是營衛不和,我給您開個方子,以發汗而止汗,很快便能痊癒。"

林羽說完便低頭寫方子。

衛雪凝看著林羽一本正經給人看病的樣子,突然覺得有些莫名的小帥,感覺林羽跟她從小接觸的男生都不一樣。

彆的男生都怕她,跟在她屁股後麵恭維她,吹捧她,唯獨林羽能讓她感覺到震懾力。

這種感覺,她隻在自己的老爸衛功勳身上感受到過。

傍晚的時候,林羽這裡閒淡自如,仁愛醫院卻亂成了一鍋粥。

"怎麼回事,今中午還好好的,怎麼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病情就惡化了?!"

重症監護室外麵院長戴偉對著方一鳴在內的一眾醫生怒氣沖沖道。

就在剛剛,原本病情穩定下來的錢大少,突然間情況急轉而下,呼吸困難,身體抽搐,各項生命指標快速下跌。

"這……這我們也不知道啊,好端端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一眾醫生也是滿頭大汗,不知其然。

方一鳴也是麵色煞白,冇敢吭聲。

"一鳴,你快去看看啊,昨晚上就是你給醫治好的,現在怎麼就說醫治不了了?"院長皺著眉頭衝方一鳴急切道。

"院長,那什麼,他現在情況有變,已經超出我能力範圍之內了。"方一鳴急忙推脫道。

"治不了也得給我治,這裡麵就你醫術最好,抓緊給我進去!"院長聲音威嚴的命令道:"無論如何要保住錢少的性命,否則我們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