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藥庫?!"

林羽和胡擎風頓時都來了興趣,轉過頭好奇的望向了百人屠。

林羽有些疑惑的說道,"牛大哥,據我所知,華夏雖然地大物博,但是還冇有這麼大的藥庫吧?!"

他內心頗有些無語,就算真的有這麼一座藥庫,那他們去把人家給搶了,那也是屬於違法的啊,到時候要被抓的……

這個牛大哥,估計是自己一個人無拘無束慣了,所以纔會覺得搶了人家的藥庫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百人屠似乎看出了林羽內心的顧慮,望著林羽沉聲說道,"何先生。這家藥庫雖大,而且珍貴藥材也非常多,但是搶了它,應該不會有人追查,甚至我們這麼做,可以說是為民除害!"

"哦?為民除害?!"

林羽頓時狐疑不已,頭一次聽有人把搶劫說的這麼大義淩然的。

"對,為民除害!"

百人屠用力的點點頭,強調了一句,眯著眼沉聲說道,"像玄醫門這種組織被除掉,難道不是造福人民嗎?!"

林羽聽到他這話麵色微微一變,有些詫異的望了百人屠一眼,顯然他一開始並冇有想到百人屠說的這個大藥庫就是玄醫門。

一旁的胡擎風則是一頭的霧水。他一個混古玩界的人,對這些中醫界的組織不太清楚。

"先生,玄醫門這些年積攢的珍貴藥材,恐怕多不勝數吧?!"

百人屠衝林羽沉聲問道,"等我們招募的人手多了之後,直接群起而攻之,相信把它們除掉不是什麼難事!"

不管是從個人情感還是為造福人民來說,百人屠都是迫切的希望將這個玄醫門給滅掉!讓它以後再也無法喝人血!

要知道,他隻是被玄醫門搞得"至親分離"的其中之一,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揹負著跟他一樣的痛苦,一輩子都為玄醫門"打工"呢!

"牛大哥,你出的這個主意確實可靠,如果我們端掉玄醫門,確實能夠獲得非常多的藥材!"

林羽點點頭。深以為然,麵色凝重的說道,"隻不過,這玄醫門中也有很多精通玄術的高手,而且他們門內的具體狀況和人員我們都不瞭解,所以不能輕易動這種念頭!"

對於玄醫門這種喝人血、侮辱"中醫"二字的組織,林羽也恨不得將其除之而後快。但是這玄醫門發展了這麼多年,底蘊深厚,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除掉的。

"這個我知道,我冇說現在就除掉他們!"

百人屠沉聲衝林羽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等我們以後人手充足了,可以先把這玄醫門給解決掉,也算是對付劍道宗師盟之前的一種練手了!"

"這個以後再說吧!"

林羽點點頭,覺得百人屠說的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

如果到時候他們招募到了更多的人手,拿這個喪儘天良的玄醫門練練手,倒也完全可以!

跟胡擎風一拍即合之後,林羽心裡也暢快了許多,而且胡擎風也說了,南方這邊玄術高手的招募工作,就交給他了,而林羽和百人屠則負責北方的玄術高手招募工作。

接下來的幾天,林羽也冇急著回去,帶著葉清眉在名都好好的玩了玩,畢竟京城和名都的距離說來還是比較遠,這次回來之後,葉清眉還不知道多久才能再次回來。

葉清眉帶著林羽將整個名都逛了個遍,把她曾經經常去過的和喜歡的地方都去了個遍。

望著葉清眉興致勃勃的給自己講這講那的興奮神色,林羽內心說不出的歡欣,彷彿這一刻,自己終於又重新做回了林羽,而自己也終於以林羽的身份,瞭解了葉清眉那自己從未有機會參與過的二十餘年的過往,也算是了卻了自己心頭的一種遺憾。

離開名都那天天空又下起了小雨,葉尚忠冒著雨親自來送的林羽和葉清眉。

因為頭上沾染了雨滴的原因,葉尚忠的頭髮濕漉漉的粘在頭上,顯得有些狼狽,不過仍舊熱情的對葉清眉噓寒問暖,囑咐她務必照顧好自己。

林羽望了眼葉尚忠,內心暗自佩服,他兒子都因為自己和葉清眉斷了雙腿。他竟然還對自己和葉清眉如此熱情,心裡素質不可謂不高。

"葉總,這是我開的一個方子,你堅持給你兒子吃一個月,他的腿能好的快一些!"

林羽將自己事先寫好的一個方子遞給了葉尚忠,他這麼做並不是因為為了討好葉尚忠,而是深知打一棍子給個甜棗兒的道理。

"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

葉尚忠連聲感激,將林羽手裡的方子接了過來,隨後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您看您什麼時候安排一個經理人過來,幫我們這邊運作運作?"

"放心吧,這兩天我就派人過來。答應你的錢,也會這兩天到賬!"

林羽眯著眼衝葉尚忠笑道,"你放心,我派來的人絕對能夠幫你把公司氣死回身,就是為了清眉,我也得幫她公司給做強做大嘛!"

他這話無疑於是再次給葉尚忠提醒,讓他記住,這是葉清眉的公司。

"那是,那是!"

葉尚忠連連點頭,討好的笑道。

"那我們走了!"

林羽衝葉尚忠交代一句,便帶著葉清眉朝著安檢口走去,葉清眉一直進了候機室,也仍舊冇有回頭望葉尚忠一眼。

兩個多小時的行程眨眼即逝,林羽和葉清眉回到京城的時候正值中午,相比較名都的煙雨朦朧,京城卻是豔陽高照,江顏特地請了假來接他們倆。

"哎呀,富婆回來了!"

見到葉清眉的刹那,江顏立馬笑著喊了一聲,接著踩著精緻性感的細高跟鞋快速走了過來,伸出蓮藕般白皙的手臂挽住了葉清眉的胳膊。

"咳咳,乾嘛呢,也太把你老公放在眼裡了吧?!"

林羽見江顏挽著葉清眉冇挽自己,有些不高興的咳嗽了一聲。

"好好好,何老闆!"

江顏撅了撅性感的紅唇,另一隻手也挽住了林羽的胳膊,絲毫不避諱的將自己緊緻的胸前壓在林羽的手臂上,轉頭衝葉清眉說道。"葉富婆,請問名都之行還開心嗎?!"

"哎呀,什麼富婆啊,難聽死了,誰是富婆啊!"

葉清眉皺著眉頭有些嫌棄的衝江顏嘟囔了一聲。

"你啊,姐姐,我早已經聽說了。你現在可是身家幾億,甚至是十幾億的大富婆呢!"

江顏燦爛的衝葉清眉笑道,"苟富貴勿相忘啊,姐妹,你不會不認我了吧?!"

"什麼跟什麼啊,要不是家榮逼著我,我纔不稀的要那些股份呢!"

葉清眉冷哼了一聲。想起這件事仍舊有幾分不悅。

"行了啊,葉富婆,你就彆得了便宜還賣乖了,我們家家榮這是為你好,你不感激,竟然還埋怨人家,真是狗咬呂洞賓!"

江顏哼了聲,衝葉清眉說道。

"看出來了啊,還是你們兩口子近!"

葉清眉轉過頭衝江顏犟了犟鼻子,埋怨道,"你還是護著你們家家榮,我說上一句都不行!"

"哪有,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我還是向著你的,走,為了慶祝你回來,我請你吃大餐去!"

江顏笑了笑,接著伸手招了一輛出租車。

林羽跑到副駕駛上跟前後也作勢要上車,打算跟著去蹭吃蹭喝,但是被江顏一把給推住了。衝他說道,"你就彆跟我們一起了,你不在的這幾天,周辰一天來我們這裡跑八趟,讓你回來之後第一時間去找他!"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林羽疑惑的問道,"他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啊?!"

"他說在電話裡說不清楚,非要你回來再說!"

江顏說道,"看起來好像確實有什麼急事。"

"怪不得他這兩天老給打電話催我回來呢!"

林羽嘟囔了一句,送走江顏和葉清眉後,自己也打了個車,朝著周氏拍賣行的總部趕了過去。

到了公司,周辰不在,秘書說周辰跟客戶吃飯去了,林羽便直接撥通了周辰的電話,問他在哪裡。

聽到林羽的聲音後,電話那頭的周辰立馬急聲道,"哎呦,我的親哥呦,你可回來了!"

"怎麼了?!"

林羽有些納悶的問道。

"電話裡說不明白,你快來皇冠酒店吧!"

電話那頭的周辰急切的說道。

林羽見他這麼著急,也冇有絲毫的耽擱,趕緊打了輛車趕往了皇冠酒店。

到了酒店門口,就見周辰早就已經等在了那裡,見到林羽之後,周辰快速的迎了上來,雙眉緊蹙,聲音急切的說道,"家榮啊家榮。你說你這是乾的什麼事兒,你說這次去名都是幫我們公司擺脫困境,但是怎麼差點把我們的公司給擠垮呢?!"

"把公司給擠垮?!"

林羽蹙了蹙眉頭,有些疑惑的衝他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

周辰急慌慌的說道,"你說什麼意思啊,你找不到雁草堂就找不到嘛,乾嘛要找一幫人出來冒充假的雁草堂,而且還讓這幫人恐嚇威脅人家長城拍賣行的董事長!"

"哦?你都知道了?!"

林羽望了周辰一眼,笑道,"誰告訴你那是假的雁草堂的?那是貨真價實的雁草堂!"

"行了,跟我你就彆吹了!"

周辰沉著臉有些慍怒的說道,"你讓那幫冒充者打電話的那天,人家長城拍賣行就把打電話的那幫人的底細給摸清楚了!這電話是從博藝小商品批發城打出去的!對不對?!"

林羽聽到周辰這話微微一怔。隨後忍不住哈哈大笑,點頭道:"對,對……"

可不是博藝小商品批發城怎麼著!

看來這個長城拍賣行的田董事長挺有兩下子嗎,竟然能把電話打出去的具體位置調查的如此清楚。

"你還有心情笑!"

周辰沉著臉衝林羽嗬斥了一聲,"你說你找人冒充,起碼也找一幫差不多的做贗品的大師吧?你這弄個小商品批發城,這不是要笑掉人大牙嘛!"

他實在想不通。家榮辦事這麼靠譜的人,這次怎麼會辦出這麼蠢的事兒來!

以長城拍賣行的實力,要想查個電話,那不是輕而易舉的嘛!

林羽笑的肚子都疼了,衝周辰搖了搖頭,有些說不出話來。

"行了,彆笑了,哎呀,你說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啊!"

周辰沉著臉說道,"長城拍賣行把這件事在京城整個拍賣行圈子裡一宣傳,我們周氏拍賣行的臉麵都全部給丟儘了,而且京城的同行自發的組織起來抵製我們,要求我們這種跟小商品批發城合作的無良同行滾出京城!"

"讓我們滾出京城?!"

林羽聽到這句話這次停下了笑,抬頭望了周辰一眼,接著挺了挺胸膛,昂著頭,自信的說道,"周大哥,還冇等我們滾出京城,這長城拍賣行估計就得先跑過來跪著求我們!"

他相信胡擎風的能力,在古玩界這一行。胡擎風說讓誰做不下去,俺誰就做不下去!

周辰則滿臉黑線的望著林羽,頗有些無奈,沉聲道,"長城拍賣行的田董事長就在樓上,你自己去跟他說吧!"

林羽微微一怔,顯然冇想到周辰會跟這姓田的在這吃飯。不過反應過來後直接點點頭,昂著頭,滿臉傲然道,"好,說就說,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