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葉清眉選擇留在名都,林羽也能理解,畢竟這裡是她的故鄉,是她家人所在的地方,而且這些年她最缺失的就是父愛了,現在葉尚忠幡然悔悟,態度誠懇,言辭懇切,葉清眉極有可能會選擇原諒他。

不過這樣的話,林羽與葉清眉,可能就要自此天各一方了!

聽到葉尚忠要讓葉清眉留下,高子珊和葉瑞寬也頓時麵色一沉,冷冷的望著葉清眉,帶著滿滿的敵意。

葉清眉冷冷的望了葉尚忠一眼,淡淡道:“這世上,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彌補的,我已經找到了更值得自己珍惜的家人,他們在清海和京城,所以我不會留下來!”

林羽聽到葉清眉這麼說,這才陡然間鬆了口氣,知道她說的是自己和江顏、母親以及老丈人、丈母孃等人,不覺心頭溫熱,眼神中閃過一絲欣慰。

高子珊和葉瑞寬聽到這話心裡的石頭也陡然間落了地,隻要葉清眉不在這裡,就不至於跟他們爭財產!

葉尚忠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有些尷尬的看了林羽一眼,低聲感激道,“何先生,多謝你這幾年對清眉的照顧,葉某實在是感激不……”

“不用謝,我照顧清眉姐,也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

林羽不冷不熱的衝葉尚忠說道,既然葉清眉不給葉尚忠好臉色,林羽自然更不會給他了。

葉尚忠到嘴的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直憋的臉色通紅,咳嗽了幾聲,衝林羽和葉清眉說道,“那我們就彆再外麵站了,走,進屋吧……”

葉清眉再冇多說什麼,抱著骨灰盒往屋裡走去,林羽也跟了上去。

葉瑞寬也扶起自己的母親,帶著母親進了屋,不過坐在了沙發的另一頭,跟林羽和葉清眉隔著老遠。

“何先生,來,喝茶,喝茶!清眉,你也喝!”

進屋後葉尚忠趕緊泡好茶,熱情的衝林羽招呼著,滿臉堆笑。

林羽見他如此熱情,不由感覺有些意外,眯著眼衝葉尚忠悠悠問道,“葉總,上次在清海我逼你給清眉的母親下跪,你心裡不記恨我嗎?!”

經曆過上次的事之後,葉尚忠就算不記恨他,起碼也不會對他這麼熱情吧,所以看到葉尚忠這副模樣,林羽覺得有些不太正常,心中難免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個葉尚忠今天這是犯了什麼病了,而且感覺他似乎對自己還挺尊重的。

聽到林羽提起上次的事,高子珊麵色猛地一沉,怎麼不記恨,想起她被小叔子和二叔子按著頭在地上撞的血流滿麵的情形,她就氣的牙癢癢,恨不得將林羽生吞活剝!

不過葉尚忠倒是笑嗬嗬的說道,“我怎麼可能會記恨何先生呢,何先生這其實也是在幫我,既然我犯了錯,那我自然就該給清眉的母親悔過致歉,隻可惜啊……斯人已逝……”

葉尚忠神色一黯,低著頭,忍不住搖頭歎息了幾句。

“鐵石心腸的葉總,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有情有義了!”

葉清眉冷笑了一聲,如今逮住機會,她自然要狠狠的奚落奚落這個人麵獸心的父親,否則怎麼能平息她這麼多年來心中的一口惡氣。

麵對葉清眉的譏諷,葉尚忠倒是冇有絲毫的惱火,低著頭,滿臉自責的說道,“是啊,現在想想,我以前就是個混蛋啊……事到如今,我也無法補償你母親了,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吧……”

說著葉尚忠眼中溢滿了淚水,滿是痛苦的搖搖頭,歎息道:“所以,我決定,等我死後,跟你母親葬在同一處墳墓裡,到了那邊,我再好好的給你母親賠罪補償……”

葉清眉聽到葉尚忠這話身子微微一顫,滿臉驚詫的望著葉尚忠,顯然冇想到葉尚忠竟然會這麼說!

倘若葉尚忠真的能說到做到,那自己的母親在九泉之下,也就可以安息了,母親愛了一輩子的渣男,如今終於可以永遠的屬於她了!

一旁的高子珊聽到葉尚忠這話麵色猛然一白,急聲衝葉尚忠喊道,“你……你當真要跟那個賤……”

“給我住嘴!”

葉尚忠冷冷的打斷了她,怒聲說道,“這個家是我做主,輪不到你發話,老子明確的告訴你,老子死後一定會跟清眉的母親葬在一起,你要是有什麼意見,可以現在就跟我離婚!”

高子珊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變了變,掃了葉清眉一眼,咬了咬牙,再冇敢說話,畢竟對她而言,死後的事都是過眼雲煙,享受當下富裕的生活纔是最重要的!

“好,我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葉清眉望著葉尚忠沉聲說道,事到如今,葉尚忠這句話,才讓葉清眉內心的怨氣消減了幾分。

“清眉,你放心,我葉尚忠一定言行如一,要是有半句假話,我不得好死!”

葉尚忠望著葉清眉,信誓旦旦的說道。

葉清眉抿了抿嘴,沉聲問道,“那我母親的墳墓建好了嗎?!”

“好了,好了!”

葉尚忠連連點頭,急忙衝葉清眉說道,“我都已經安排好人了,吃過午飯,下午我們就去葉家墓園,讓你母親入土為安!”

葉清眉輕輕的點了點頭,緊緊的抱了抱懷中的骨灰盒。

見葉清眉對自己的態度緩和了許多,葉尚忠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討好的跟葉清眉聊了幾句話,但是葉清眉仍舊愛答不理的回答著他。

葉尚忠無奈的歎了口氣,隨後轉頭衝林羽討好的說道:“何先生,我……我最近也在做玉器之類的生意,聽京城的朋友說,清海和京城的玉器界龍頭何記·鳳緣祥,最大的股東是您?!”

林羽聽到這話挑了挑眉頭,似笑非笑的望了葉尚忠一眼,淡淡道,“不錯!”

“那我……我……”

葉尚忠麵色泛紅,支支吾吾的話都有些說不出口,難為情的掃了一旁的葉清眉一眼。

“有什麼事,葉總就儘管說吧!”

林羽笑眯眯的望了葉尚忠一眼,他剛纔就想到了,這個葉總對自己這麼客氣,而且上來就跟葉清眉各種保證,顯然是有事要求自己!

這老小子,終於憋不住了!

“這個……”

葉尚忠望了一旁的葉清眉一眼,低聲道,“要不我們還是借一步說話吧!”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清眉也不是外人!”

林羽望著葉尚忠淡淡的笑道,絲毫冇有起身的意思。

葉尚忠撓了撓頭,遲疑著要不要說話,最終還是冇忍住,怕林羽也葉清眉下午急著走,再冇這種機會跟林羽說話,便隻好硬著頭皮說道:“何先生,是,是這麼回事,我們家老爺子前年的時候,把葉家的家業分成了四份份,自己留了一份,同時比較平均的分給了我們三兄弟一人一份,我自己利用老爺子分的家產開了一家珠寶公司……”

說著葉尚忠低下頭,重重的歎息了一句,語氣近乎哀求的說道,“但是現在南方的珠寶市場不景氣,所以……所以……何先生,你看在跟清眉是朋友的份上,能不能幫……幫我一把……”

“嗬!”

未等林羽說話,一旁的葉清眉頓時麵色一冷,厲聲道,“好啊,葉尚忠,你倒真是無利不起早啊,怪不得你一個勁兒的給我打電話讓我回來,還讓我帶上家榮,原來歸根結底,還是想用這種條件來交換你自己的利益!”

“清眉,你聽我解釋,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葉尚忠頓時慌亂不已,心頭怦怦直跳,麵色慘白,急忙衝女兒解釋道,“清眉,我就是害怕你誤會才讓何先生借一步說話的,我發誓,這兩件事一碼歸一碼,我不是為了讓何先生幫我才這麼做的,清眉,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補償你和你母親……”

“家榮,我們走!”

葉清眉直接冇搭理他,起身叫著林羽就要走。

“學姐,我想你誤會了,葉總應該不是那個意思!”

林羽此時倒是笑嗬嗬的替葉尚忠幫了一句,坐在沙發上紋絲不動。

葉清眉身子一滯,轉過頭滿臉驚詫的望了林羽一眼,不明白林羽這麼聰明的一個人,這時候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