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百人屠沉喝一聲,頗有些求之不得,二話冇說,起身就朝著玄醫門那倆人走去。

“哎呀,家榮,家榮,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嘛!”

李千珝趕緊拽了林羽一把,急聲道,“人家是來談合作的,上門是客,再說,你也知道,玄醫門的醫術是非常精湛的,我們先聽聽他們打算怎麼跟我們合作,再下判斷不遲!”

李千珝特地托政府部門的人查過這個玄醫門,得知這玄醫門曆史悠久,而且在中醫界的地位實屬非凡之後,便十分樂於跟這玄醫門合作,說不定能給李氏生物工程項目的長遠發展帶來極大的幫助!

林羽見李千珝如此懇求,麵色一沉,這才喊住了百人屠。

他想起上次在杜家莊園的時候,那黑衣人告訴他去玄醫門談合作的事情,這才恍然大悟,猜測是因為自己上次拒絕了那個副掌門,這倆人才被派過來談合作,隻不過當時林羽冇想到,這倆人所談的合作跟李家有關係,料想他們多半是為了這李氏生物工程項目來的!

也是,像玄醫門這種敲骨吸髓的餓狼,見到這麼一大塊肥肉,怎麼會不想過來咬上一口呢!

“對嘛,這纔對嘛,有話先好好說!”

李千珝頗有些感激的望了林羽一眼,拽著林羽在沙發上坐下,這才笑嗬嗬的衝玄醫門的兩人說道,“大家要是以前有過什麼過節的話,最好能夠藉助這次機會說開,你們跟我兄弟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他從剛纔林羽的反應和表現來看,覺得林羽和玄醫門之間一定存在著什麼誤會。

“我們跟何先生可是第一……”

塌鼻子剛要說他們跟林羽是第一次見,無冤無仇,但是話到嘴邊,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笑道,“我知道了,應該是上次在杜家的時候,我們的人衝撞了何先生,怪不得呢,還希望何先生不要見怪!”

塌鼻子笑嗬嗬的衝林羽賠罪了一句,猜測多半是上次在杜家莊園的時候,因為那冰蟾的事情,自己門內的人衝撞了林羽,所以林羽一見麵才如此大的敵意。

殊不知是他們的種種喪儘天良的劣跡,讓林羽對他們非常的厭惡。

“行了,有話說,有屁放!”

林羽淡淡的掃了那倆人一眼,說話一點都不留情麵。

“我兄弟說話就這樣,就這樣,他平日裡跟我說話也這樣!”

李千珝趕緊陪著笑說道,“他隻有對關係好的人才這麼說話,所以看來我兄弟冇把兩位當外人啊!”

玄醫門的兩人臉色變了變,見李千珝都這麼說了,隻好把怒氣又嚥了回去。

塌鼻子直接衝李千珝開門見山道:“李總,不瞞您說,這次我們來,就是衝著你們李氏生物工程來的,我們玄醫門悠悠千載,門內至今累積下的珍貴資源和藥材,數不勝數,不管是論醫術還是稀世藥材,放眼華夏,我們玄醫門都是一覽眾山小!”

塌鼻子說著大手一揮,十分傲然的說道。

“是啊,李總,我們這些年之所以冇有在外麵拋頭露麵,以至於世人都以為我們玄醫門覆滅了,根本原因是因為我們在清朝時期受到了重創,所以一直在養精蓄銳,而現在我們已經恢複了元氣,近幾年我們一直想著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重出江湖!”

大耳男也跟著滿臉倨傲的說道,“而現在,時機成熟了,你們李氏生物工程是華夏第一個正規的生物工程項目,並且你們李氏集團財力雄厚,在商界的地位,就如同我們在醫界的地位,所以我們兩方合作,那就是強強聯合啊!想不發財都難!”

“嗬!”

林羽嗤笑了一聲,冷冷的掃了這倆人一眼,譏諷道,“你們玄醫門的人果然個個都鑽到了錢眼兒裡了!”

塌鼻子和大耳男兩人聽到林羽這話麵色不由一變,頗有些惱怒。

“他說話就這樣,說話就這樣!”

李千珝趕緊笑嗬嗬的勸了一句,接著望著塌鼻子和大耳男兩人問道,“那不知道兩位想怎麼合作?!”

塌鼻子一昂頭,傲然的說道:“合作很簡單,隻要你們給我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們便讓你們李氏生物工程的項目……”

“多,多少?!”

李千珝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顫,直接打斷了這塌鼻子,滿臉驚駭的望著他,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

這個項目總共花了幾百個億,還不包括後期科研和人力的成本,結果這玄醫門的人上來就要走一半的股份,簡直是獅子大開口!

“想錢想瘋了吧?!”

林羽嗤笑了一聲,指著窗外說道,“你們從這裡跳下去,下麵有銀行!”

塌鼻子和大耳男麵色不由一變,感覺這何家榮說話真毒啊。

“兩位彆介意,我兄弟開玩笑呢,不過他這話說的倒也有些道理,你們上來就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實在是有些不太合適啊!”

李千珝搖了搖頭,他也看出來了,玄醫門是想過來狠狠的訛一筆,不過他礙於玄醫門的地位,也不好跟他們鬨翻,話說的十分委婉。

“李總,你放心,我們既然敢要這麼多的股份,自然也會給你們同等的回報!”

塌鼻子聽到李千珝這話,臉上冇有任何不悅,反而笑了起來,滿臉自信的說道,“我剛纔的話,您可能冇聽清楚,隻要你們答應給我們玄醫門一半的股份,我們玄醫門有自信能讓你們李氏生物工程走出華夏,走向世界,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物工程項目!”

“哦?”

李千珝見這塌鼻子把話說的這麼滿,不由蹙了蹙眉頭,有些好奇起來,疑惑道,“不知道貴門怎麼幫助我們實現這一點?!”

林羽眉頭也微微一蹙,見這倆人口氣非常大,好奇這倆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李總,不知道你對中醫和玄學瞭解多少?!”

塌鼻子衝李千珝頗有深意的一笑,說話間有意無意的掃了林羽一眼,“李總若不瞭解,那何先生,不,何總應該很瞭解吧?!”

“有話說,有屁放!”

林羽抱著胳膊,翹著腿,十分不耐煩的說道,他很少對比人表現出如此厭惡的神情,這玄醫門還是頭一家。

塌鼻子麵色不由一青,到嘴的話有些說不出來了。

“嗬嗬,他就這樣,就這樣!”

李千珝笑嗬嗬的說道。

塌鼻子掃了林羽一眼,這才繼續說道:“何先生,想必您對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三玄一定有所瞭解吧?!”

“《老子》、《莊子》、《周易》,怎麼了?”

林羽眉頭微微一皺,疑惑的問道。

“那您對這三本書的精髓大成《三玄精義》瞭解多少?”

塌鼻子眯著眼,繼續笑著問道。

“《三玄精義》,那本內容豐富,在古代社會影響深遠的《三玄精義》?”

林羽麵色不由一變,顯然冇想到塌鼻子竟然會提起這本收藏於軍情處一號倉庫的奇書古籍!

“您知道就好!”

塌鼻子見林羽聽說過這本書,昂著頭淡淡的一笑,滿臉傲然的說道,“這本書記載的內容何止是豐富,簡直是天下奇有!在古代有一句話,叫哪怕一個叫花子拿到這本書,都可以封侯拜相,可見這本書的神奇!”

林羽眯眼笑了笑,冇想到這塌鼻子對這《三玄精義》還挺瞭解的,不愧是玄醫門的人,疑惑的問道:“你提起這本書做什麼?”

“這本書裡麵記載的很多東西都具有非常大的實用性,對醫學界甚至是整個人類文明,都能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直接推動人類文明前進二三十年!”

塌鼻子語氣桀驁的說道,鼻孔都快朝天了,接著搖搖頭歎息道,“隻可惜啊,這本書早就已經失傳了……想必何先生這點知道吧?”

“知道,怎麼了?”

林羽眯著眼問道。

“所謂的失傳,其實都是對於外麵那些人說的,不瞞你們,我們玄醫門,還有這本書的半本孤本!”

塌鼻子高昂著頭,睥睨著林羽和李千珝,滿臉倨傲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