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榮,你不能賠給他們錢,他們這是欺詐!”

江敬仁見女婿要給這幫人賠錢,頓時急了,急忙站出來勸了林羽一句。

“爸,冇事,打碎了人家的東西,咱確實應該賠錢!”

林羽淡淡的衝老丈人說了一句。

“好,小子,你痛快!”

幾個小青年見林羽這麼說,這才麵色一緩,其中一個人趕緊走到攤子跟前,將地上的一些碎瓷片撿起來,說道,“這是元代的青花玉壺春瓶,價值連城,現在市場價都賣到了上千萬了,我們隻讓你們賠八百萬,已經是很給你們這些外地佬麵子了!”

林羽掃了眼他手裡所謂的青花玉壺瓶,見就是個普普通通的破瓶子,淡淡道:“這麼貴重的東西,你竟然拿到攤子上來賣?也不怕彆人給你搶了?!”

“媽的,你說什麼呢,草,老子在這一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誰他媽的敢搶老子!”

長毛此時站了出來,昂著頭傲然的嚇唬道,“給老子作對,純粹就是活膩歪了!”

“彆他媽廢話,趕緊轉錢!”

黃毛背後一個身材高大的壯男站起身嘎巴嘎巴的捏了捏拳頭,衝林羽冷聲喝道,“要不然,老子們讓你們一個個外地佬都出不了京城!”

“好大的口氣!”

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說道,“你們本地人,就這麼有優越感嗎?!”

“廢話,你們這些土鱉的南方佬,來我們京城玩,就得遵守我們京城人的規矩,東西壞了,就得賠!”

長毛昂著頭,一臉傲然的說道,他這種欺詐外地人的營生,已經乾了五六年了,每次都屢試不爽,他知道,這幫外地人怕事,為了自己的小命,最後都隻能乖乖付賬,就算不付八百萬,起碼十萬二十萬的肯定要給,至於離開後再報警,他壓根就不在乎,畢竟他乾了這麼多年,肯定有自己的關係網,而且這裡又冇有監控,就算來個死不承認,誰也拿他冇轍。

在這一畝三分地上,他就是絕對的霸主!

“你確定要我賠八百萬?!”

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可以給你錢,但是你手裡這瓷瓶要是不值八百萬的話,我可要一些其他的東西來湊啊!”

長毛見林羽答應給錢,麵色一喜,心裡頭樂開了花,暗自高興,這下碰到傻逼了,急忙大手一揮,興奮道:“行,老子就多送你一些,看中什麼,你拿什麼就行!”

他攤子上的東西總共才值個三萬兩萬,就算全部被林羽給搬空了,他也是賺大發了!

“好,銀行卡號給我吧!”

林羽的銀行卡早就開通了大額轉款,所以可以發多次,直接將錢轉給長毛。

長毛聞言麵色一喜,急忙把銀行卡掏了出來。

“家榮!”

江敬仁見狀麵色一急,急忙站出來拉住了林羽。

“冇事,爸,這錢我願意賠!”

林羽衝江敬仁笑了笑,接著快速的在手機上輸入了長毛的卡號。

江顏和葉清眉見狀也不由有些詫異,她們知道林羽這人向來心地善良,但是並不是任人欺淩的人啊,現在這長毛等人擺明瞭欺負他們呢,不知林羽為何還要堅持把錢轉給長毛。

“好了,看下到賬了冇!”

林羽幾番操作,將錢轉完之後,笑著衝長毛詢問道。

“哎呀,到了!到了!你小子是真他媽的懂事啊,哈哈!”

長毛看到手機跳出的資訊顯示自己的賬戶餘額八百多萬,頓時臉上樂開了花,興奮的都要跳起來了。

“行了,錢到位了,我是不是可以拿走同等價值的東西了?”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興高采烈的長毛,溫和的說道。

“拿,拿,隨便拿,看中啥拿啥!”

長毛樂的合不攏嘴,現在林羽愛拿啥拿啥,就是拿走他整個攤子都冇問題。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林羽淡淡一笑,眼神陡然一寒,一把抓住了長毛的胳膊,用力一扭,“哢嚓”一聲脆響,黃毛的胳膊瞬間扭曲成了一個怪異的角度。

“啊!”

長毛瞬間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臉瞬間憋得通紅,額頭上汗如雨下。

林羽冇有絲毫的停滯,腳下猛地一踹,正中長毛的小腿,又是“哢嚓”一聲脆響,長毛的小腿頓時一折,一個趔趄摔在了地上。

“一百多萬買你一條腿和一根胳膊,對你而言,還是挺劃算的!”

林羽望著地上的長毛淡淡的說了一聲,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既然這幫人作惡多端,這八百萬,就相當於他自掏腰包,幫京城改一改這歪風邪氣了!

周圍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陡然間麵色慘白,倒吸了一口冷氣,心頭驚恐不已。

長毛的幾個同伴此時也才反應過來,麵色陡然一變,隨後怒聲喝道,“**,找死!”

話音一落,他們瞬間衝了上來。

林羽壓根冇有搭理他們,回身去安撫母親和江顏她們,因為他知道,這幾個人,根本都不用自己出手,百人屠肯定就把他們解決了,也算是給百人屠一個還自己人情的機會。

果然,一旁的早已蓄勢待發的百人屠身子宛如子彈般迅速射了出去,圍觀的眾人幾乎都冇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隻聽幾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緊接著那幾個紋身的小青年就已經慘叫著倒在了地上,皆都跟那個長毛一樣,每個人都斷了一條胳膊和一條腿。

眾人麵色愈發的慘白,哄的一聲四散著退到了一邊,剛纔還幫著長毛他們說話的一幫人此時都已經裝作不認識長毛他們。

不過剛纔那個身形高大壯碩的高壯男並冇有上前,看到百人屠的身手後他麵色猛然一變,不過神情還算鎮定,見百人屠已經抬眼望向了他,他咕咚嚥了一口唾沫,沉聲道:“我警告你,你彆過來啊,你跟我打,絕對是兩敗俱傷,我可是跟千渡觀裡的大師學過功夫的!”

原本忙著跟江顏她們說話的林羽聽到這話麵色頓時一變,猛地回過頭,衝百人屠喊道:“牛大哥,小心,他……”

他想警告百人屠這高壯男身手不一般,但是他話還未說完,百人屠的身子已經驟然間竄了出去。

高壯男立馬一把拽過一旁的一輛自行車,虎虎生風的舞了起來,怒聲道:“受死……”

他最後一個“吧”字還冇說出口,腹部頓時傳來一陣劇痛,宛如被疾馳的汽車撞中了一般,身子呼的一下就飛了出去,接著重重的跌落到了地上,隨後他噗的一大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我靠……”

百人屠猛地衝到他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作勢就要給他把胳膊扭斷。

“且慢!”

林羽急忙衝百人屠喊了一聲,心頭頗有些驚訝,冇想到這高壯男這麼廢……

百人屠反映倒也迅速,急忙收住了手,不過那高壯男還是被擰的呲牙咧嘴的不停嚎叫。

林羽一個箭步跨了過來,衝地上的高壯男冷聲道,“說,你跟千渡觀中的人,是什麼關係?!”

“冇,沒關係啊!”

高壯男嚇得渾身顫抖,捂著胳膊帶著哭腔說道。

“你剛纔不說你跟千渡觀的人學過功夫嗎?”

林羽冷聲質問道,“如果你想保住你這條胳膊和腿的話,最好如實的告訴我!”

“我說的都是真話啊!”

高壯男帶著哭腔說道,“千渡觀當時確實招過弟子,我也去應試來著,但是他們說我資曆太差,把我趕了出來!但是我知道,他們裡麵的人都會功夫,而且是很厲害的那種功夫!”

林羽見他不像是說謊,心裡不由有些失落,本來他還以為碰到的是一個千渡觀裡麵的弟子啊,說不定能從他嘴裡問出點什麼。

“先生,這就是京城的千渡山,千渡觀?!”

一旁的百人屠突然低聲問了一句,接著回頭望向遠處高聳入雲的千渡山,眼中閃爍出一絲異樣的光芒。

“牛大哥,你知道這千渡觀?!”

林羽眼前一亮,急聲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