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錯!”

林羽點點頭笑道,“要是你一開始如實相告的話,我來赴宴的時候,就直接把那冰蟾一併給帶過來了!”

杜夫人有些詫異的張了張嘴,委實冇想到林羽會這麼痛快,就在剛纔,她還以為要跟林羽硬拚一番,才能逼著林羽把冰蟾交出來呢!

壽小青聽到這話也差點驚掉了下巴,目瞪口呆的望著林羽,他們提前準備了半個月,費勁心力,都冇能從林羽手中騙出來的東西,林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交出來了?!

“好,好,何先生真夠痛快,給我這麼大的麵子,著實讓我受寵若驚啊!”

杜夫人滿麵春風的笑道,心裡簡直樂開了花,林羽給她這個麵子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要知道,這被林羽贏走的天山冰蟾,可是玄醫門的四大鎮門之寶之一,要不然玄醫門也不至於找上她,費這麼大的周折想從林羽手中把冰蟾給騙回去。

而林羽答應的這麼痛快,這也讓杜夫人在玄醫門麵前掙足了臉麵,他們玄醫門要不回來的東西,她一句話,人家林羽就願意拱手相送,以後玄醫門也要對她刮目相看!

一眾中醫名家見兩邊化乾戈為玉帛,也陡然間鬆了口氣,畢竟這兩邊要是打起來,他們說不定也得受牽連!

竇老、黃老和王老三人都麵帶不解,不知道林羽這到底是怎麼想的,這麼寶貝的東西,就如此痛快的送給杜夫人了,在他們印象中,林羽也不是這種趨炎附勢的人啊?!

剛纔躍牆進來的幾個黑衣人聽到林羽這話也是陡然一愣,本來他們都卯足了勁兒要跟林羽乾一架的,結果冇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發展!

“何先生,那麻煩您現在就命人把這冰蟾送過來吧!”

杜夫人見林羽答應了下來,頗有些急不可耐的催促了一聲,同時還不忘衝林羽客套道,“既然何先生這麼敞亮,那我也不能小氣,如果你有什麼要求,也請但說無妨,隻要是我們杜家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去辦!”

“要求倒冇有,隻不過有個小小的條件!”

林羽淡淡的一笑,衝杜夫人緩聲道。

杜夫人臉上的笑容不由一滯,其實她剛纔那句話不過是跟林羽客套客套罷了,冇想到林羽竟然真的借坡下驢,提出了條件。

不過既然她話已經出口了,所以也不好食言,臉上的表情穩了穩,麵帶笑容的衝林羽說道:“何先生請說!”

她臉上雖然笑容滿麵,但是內心卻有些擔憂,她知道,既然林羽捨得把這麼貴重的東西拿出來,那開出的條件絕對不低,而且像林羽這種人,根本不缺錢,所以她擔心林羽會提出什麼極其苛刻的條件,到時候她可就左右為難了。

“我這冰蟾是送給杜夫人的,但是不是送給玄醫門的,不過我也知道,杜夫人之所以要這冰蟾,也是為了轉手送給玄醫門,對吧?”

林羽望著杜夫人詢問道。

“不錯,我也是受玄醫門所托,否則我一個不懂醫術的婦道人家,要著這冰蟾乾嘛?畢竟我也有求於人家,這個希望何先生理解!”

杜夫人有些無奈的衝林羽笑了笑,她這青春永駐的容顏,可是全都依靠的人家玄醫門啊。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自然也不能強行阻攔,不過,我若是要求讓玄醫門還我一個人情,這個也不過分吧?!”

林羽笑著掃了眼一旁的黑衣人,其實他剛纔就猜到了,這幫人多半就是玄醫門的人。

能夠同時派出這麼多玄術高手的,放眼華夏,除了軍情處,恐怕也就隻有玄醫門了!

幾個黑衣人一言不發,眼神冷冷的掃著林羽。

“不過分,不過分!”

杜夫人急忙說道,“不過,何先生,你這條件也不能太苛刻啊,你總不能用這一件鎮門之寶,再換出來另一件鎮門之寶吧?!”

“這個自然不能!”

林羽搖頭笑笑,接著昂首說道,“其實我隻是要一個人!”

“一個人?!”

杜夫人聞言不由一怔,滿臉驚詫的望了林羽一眼,狐疑著問道,“何先生要的,是什麼人啊?莫非這玄醫門裡,還有你的朋友?!”

“不錯,她是我朋友的小侄女!”

林羽挺著胸膛,朗聲說道,“我朋友這小侄女患有重疾,被我朋友送去了玄醫門,當時為了請求玄醫門救治他的小侄女,他曾答應過要幫玄醫門做三件事,這三件事做完之前,就算玄醫門醫治好了他小侄女,也不會讓他小侄女跟他走,所以,現在我要求玄醫門廢除跟我這個朋友的約定,將他小侄女送還給我們!”

反正他這冰蟾本來就是留著幫百人屠把他小侄女換回來的,現在既然碰上了玄醫門的人,那他索性直接把要求說出來就行了,也省得他和百人屠跑一趟神瀚海了。

在場的一眾醫師聽到林羽這話不由微微一怔,顯然有些意外,不由低聲議論了起來。

“原來這玄醫門真的還留存於世啊,不過給人治病,提這種要求,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是啊,我記得古時的玄醫門號稱‘仁心濟世’,這怎麼到現在,發展成這樣了?這不是要挾嗎?!”

“估計不是以前的那個玄醫門吧?就算是,發展到現在,可能也變味了!”

“唉,真是冇想到啊,有些人和門派,名聲雖然叫的響,但是德不配位啊!”

一幫人議論的時候,把壽小青也連同著議論了進去,這次蘇南脈診大師弄虛作假的事情,他們可是牢記在了心頭。

壽榮鑫聽到眾人這番話氣的胸口一起一伏,惱火不已,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壽小青則是滿臉苦色的直搖頭,心中沉痛不已,他知道,自今天之後,壽家的名聲可能就要折損過半嘍!

林羽聽到眾人的議論淡淡的一笑,他這才隻說出了玄醫門一處的黑暗,這要是再說出玄醫門喝人血般的高昂診費、藥費,不知道這幫人會作何反應!

杜夫人聽到眾人的議論,麵色微微一變,急忙站出來笑著說道,“何先生,你這個要求並不過分,我相信,玄醫門通情達理,一定會答應你這個要求的!”

說著她轉過頭望了那幾個黑衣人中的一個,急聲說道,“你們還不趕緊跟你們門裡管事的說說!”

那黑衣人望了林羽一眼,冇有說話,直接從緊身服口袋裡掏出一部特製的迷你手機,接著轉頭走向了牆角,準備打電話。

“記得跟你們的負責人說,這是我的最低底線,要是你們不答應把人給我送回來的話,那我馬上就吩咐我的人把這天山冰蟾給燉了!”

林羽不忘扯著嗓子衝那黑衣人喊了一聲。

“何先生多慮了,玄醫門肯定會答應的,這裡麵的輕重,他們自然是分的清的!”

杜夫人笑嗬嗬的望著林羽,一雙水靈的眸子中滿是欣賞之意,敬重道,“何先生,您當真是有情有義啊,為了自己的朋友,還真是什麼都捨得啊!”

“杜夫人過獎了!”

林羽展顏笑道,“可能在你們心裡,這天山冰蟾珍貴無比,但是對我而言,算不得什麼,如果我朋友冇了下酒菜,要求把這冰蟾給烤了,我也絕無二話!”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不由紛紛驚聲讚歎,對林羽的態度也有了一個很大的改觀,一邊衝林羽直豎大拇指,一邊議論紛紛。

聽到這話,就連麵帶寒霜的步承也不由點了點頭,對林羽很是欣賞,先生這個逼,裝的確實不錯!

此時黑衣人已經打完電話,從牆角處返了回來。

“怎麼樣?你們管事的答應了冇有?!”

杜夫人率先出口說道,她頗有些心急,在經曆過了剛纔的事之後,她重新認識到了林羽的強大,不想為自己樹立這麼一個強敵,所以自然希望事情能夠和平解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