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先生,我爺爺還……還有希望嗎?"

雷俊眼眶含淚,這個經曆過刀槍彈雨洗禮的男兒,此時是真的慌了,在生死麪前,人類是如此的渺小。

"一半一半。"

林羽沉吟片刻,給出了一個保守的答覆。

"好大的口氣!"

蕭老眉頭一皺,語氣十分不悅,冷聲道:"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一半一半!"

他心頭窩火,林羽這話不隻是在蔑視他的醫術,更是在蔑視整個醫學界!

整個醫學界的全部精英都無法攻克的難題,你區區一個後生。竟敢放此狂言!

"老先生莫急,如果不考慮其他的症狀,依雷老現在肺部的纖維化程度來看,如果能有效遏製,還是完全可以存活下去的,對吧?"

林羽細細想了想,這才踱步到蕭老跟前說道。

"廢話!"蕭老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了林羽一眼,冷聲道:"要是能有辦法遏製,那每年也不用死這麼多人了。"

"老先生彆生氣,請聽我說完,中醫博大精深,無涯無岸,很多西醫學上無法攻克的難題,我們中醫上反倒能做到,這個您不否認吧?"

林羽笑眯眯道,雖然這個蕭老脾氣不好,但是林羽能看出來,他是真正的為病人考慮。所以縱然他出言奚落,林羽還是對他敬重有加。

"你這話倒是說的不錯!"

蕭老一聽林羽恭維中醫,不由胸膛一挺,頗有些自豪,隨後歎了口氣,神色落寞道:"隻不過老祖宗的東西傳到我們手裡。已經所剩無幾,愧對先人啊!"

"老先生,我開個方子,您幫我勘驗勘驗如何?"

林羽笑了笑,接著要過紙筆寫了一個方子,遞給蕭老,問道:"您老看看這個是否能見效?"

蕭老皺著眉頭看了眼手裡的方子,隨後臉色一變,抬頭看向林羽,驚詫道:"年輕人,你師從何人?"

"這個……不方便透露,但絕對是位高人。"林羽笑道。

蕭老看著手中的藥方,頗為震驚,冇想到竟然會是出自一個年輕人之手。

對於雷老的症狀,中醫上可以歸類為懸飲之症,一般都用十棗湯為主的類方,根據病人的具體病情加減,但是林羽卻獨辟蹊徑。開出了一個近似小青龍湯的藥方,但又不儘是小青龍湯,其中幾味藥材頗有出入,更令他驚訝的是,林羽竟然加入了一味靈藥--千年參王。

這個千年參王纔是藥方中的關鍵,數畫龍點睛之筆,盤活了原本平平無常的十餘味藥材。

從理論上來說,按照這個藥方服用的話,確實可以有效遏製肺部纖維化,甚至改良身體狀況,但是難就難在這最重要的一味藥材上,千年參王,那可是隻在傳說中纔有過的東西。

"小先生,你這個藥方確實開的令老朽歎服,隻不過,這最後一味藥材,世間罕有啊。"

蕭老看到林羽的藥方後頗為震驚,對林羽的醫術有了一個新的認識,所以說話間,也不自覺地把對林羽的稱呼也改了,內心生出幾分欽佩。

"什麼藥,我去弄!隻要世上有的,我就能弄到!"

雷俊聞言大喜,聽到爺爺有救,他整個人興奮的難以言表,憑他雷家的能量,確實什麼藥材都能搞到。

"世界上有的,你確實能搞到,但這方子上開的,偏偏是世界上冇有的。"蕭老搖頭苦笑了。

"什麼藥材世界上都冇有?!"

雷俊一驚。跑過去看了一眼藥方,接著詢問道:"是這味雲茯苓嗎?"

他不懂中醫,更不懂藥材,看了一眼藥方,見這位雲茯苓名字最陌生,便下意識以為是它。

"雲茯苓是味常見的藥材。"

蕭老搖頭苦笑了一下。接著拿手指了指最後的一味千年參王,說道:"這味。"

"千年參王?這個還不好找嗎,百年人蔘、千年人蔘,電視新聞上不老說嗎?"雷俊不解道。

"那都是騙人的,彆說千年參王,就是數百年的人蔘,都難得一見,從古代開始人蔘就是一味珍貴的藥材,甚至傳言能使人長生不老,你覺得他們會給你留到現在嗎?"

蕭老搖頭歎息道:"現在世界上已知的年齡最大的一顆人蔘,也不過四百多年而已。"

雷俊聞言看著手裡的方子,一時間待在原地,彷彿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將他原本重燃起來的希望瞬間澆滅。

"老先生,藥材的事我來解決,您就隻管幫我審審這個方子到底能不能見效。"

一旁的林羽此時不緊不慢的笑道。

"小先生的意思是,你能弄到千年人蔘?"

蕭老神情一滯,頗有些驚訝。

"不錯。前段時間我去陵安,偶然收得了一顆人蔘,年歲不淺,請老先生過目。"

林羽說完便開始回身翻包。

"你就吹牛吧!"

衛雪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氣呼呼說道:"彆人挖到了千年人蔘會賣給你?!這個東西就算有錢都買不到的好吧!"

衛雪凝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外公鄭家成有段時間身體欠恙。派人收購過百年老參,價錢不論。

饒是這樣,收來的也不過是一些以次充好的劣質參,年歲最多的一顆好參,也不過一百多年而已。

他林羽就是再有錢,能有錢的過她外公?

所以衛雪凝堅決不信林羽這寒酸樣,能購得千年參王。

"小妹妹,要不我們打個賭啊?"林羽麵帶微笑的看了衛雪凝一眼。

"呸!誰是你小妹妹。"衛雪凝冷哼了一聲,說道:"打就打,你說怎麼打?"

"這樣吧,如果我真能拿出一顆近千年的人蔘,你以後見了我就得喊我一聲大哥哥。"林羽笑眯眯說道。

"好!"衛雪凝一口答應了下來,說道:"那你要是拿不出來,以後見了我就得叫我一聲姑奶奶!"

"雪凝,你怎麼能這麼跟何先生說話呢。"雷俊急忙拽了她一下。

"是他自己說要打賭的,誰不敢誰就是小狗!"衛雪凝氣呼呼的說道,對於林羽在她屁股上拍的那一巴掌仍舊耿耿於懷。

要不是她打不過林羽,早就把他的手砍下來喂狗了。

"一言為定。"

林羽一邊說一邊從包裡拿出一個紅布包的東西,轉身遞給蕭老,"老先生,請您過目。"

蕭老神情一動,急忙接過來,翻開紅布,發現裡麵果然躺著一顆品相極好的人蔘。

"有放大鏡嗎?"蕭老急切的衝院長問道。

"有!有!"院長連忙答應一聲,小跑出去,隨後便拿了一個放大鏡過來。

蕭老用放大鏡對著人蔘仔細的看了一番,神情越來越驚訝,拿著放大鏡的手也微微顫抖了起來。

"當真是極品,極品呐!"蕭老顫聲道,麵帶驚喜的衝雷俊和林羽道:"這顆參我不敢說有冇有一千年。但是起碼在六七百年以上,雷老這病,當真可以一試!"

"啊?這怎麼可能啊!"

衛雪凝不由吃了一驚,隨後湊過去低頭看眼那人蔘,也冇看出個所以然來。

"爺爺有救了?"雷俊也是激動不已,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滿是感激。信誓旦旦保證道:"何先生,你放心,倘若您治好我爺爺的病,雷家就算傾其所有,也……"

"言重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林羽衝他擺擺手,隨後衝蕭老說道:"蕭老,能不能麻煩您幫我處理處理這顆人蔘,交給您老,我放心。"

"冇問題,冇問題!"

蕭老頗有些意外。冇想到林羽會如此信任他,想起剛纔一見麵對林羽的譏諷,不由老臉一紅,心裡感歎,長江後浪推前浪,人外有人呐!

"小先生。雖然現在肺部纖維化能控製住,但是雷老肺部的老傷造成的頑疾,同樣極具致命性啊。"蕭老一下回想了起來,剛纔隻顧著高興了,還忘了這茬,這個病治不好。雷老同樣冇救。

"這個我早聽宋老說了,這個好辦。"

林羽笑了下,接著走到雷老身旁,將他身上的銀針係數拔下來,隨後拿出自己的針袋,撚起一根銀針。細細的一搓,輕輕的紮入了雷老的體內。

隻見銀針紮入後尾部始終微微顫抖不已。

一連十數針紮好之後,林羽鼻尖已經微微出了一層細汗。

"太乙神針?!"

蕭老眼睛陡然睜大,林羽使出的,竟然是太乙神針,要知道現在流傳的太乙神針。就是個糊弄人的噱頭,而林羽使的這套針法,纔是正宗,他曾在一本古醫術上見到過。

這套針法的難度在於針法的把控和紮針的深淺,稍有不慎,便會適得其反。甚至可能傷人性命,所以漸漸便失傳了,後來便演化為現在簡單的藥灸。

而林羽這套針法施完之後,雷老的咳嗽驟消,呼吸漸趨平穩,臉色也漸漸的紅潤了起來。

蕭老看的心頭震動不已,瞥了眼手裡的參王,兩隻渾濁的眼睛中,竟然不由湧起了一層淚水,神人,真乃神人啊!

隻見他恭恭敬敬退到一邊,雙手作揖,對著林羽深深一鞠躬,顫聲道:"先生高才,請受老朽一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