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整個大廳裡坐著的,大部分都是林羽的同行,而且其中一半以上的人,他都認識!

至於剛纔跟他說話的那三個人,他更是再熟悉不過了,看清那三人的麵容,他眼前一亮,頓時麵色一喜,急忙興沖沖跟這三人打招呼道:“竇老,黃老,王老!”

這三人正是國手禦醫竇仲庸,黃家醫圈的黃新儒以及魯北藥王王紹琴,而除了他們,堂廳的周圍還坐著其他幾名中醫界的知名醫師,而且都是華夏中醫協會的成員,看到林羽後也都急忙起身,恭敬的打著招呼。

“何會長,您來了!”

“何會長,近來可好?!”

“何會長,快請坐!”

他們這些人因為上次都答應了在林羽的回生堂分店開業之後過去幫林羽坐診,所以從林羽手裡學到了一些幾近失傳的針法和藥方,回去賺了不少錢,算是受到了林羽的恩惠,加上林羽又是會長的身份,他們此時見到林羽,自然恭敬不已。

林羽衝他們笑嗬嗬的點頭道,“諸位也都來了,請坐,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家榮,你小子行啊,聽說上個月津門那邊爆發的不知名病毒,就是你給解決的?!”

王紹琴滿臉欣賞的望著林羽嗬嗬笑道,“行啊,真給我們中醫長臉了!”

“您老隔著這麼遠都知道了?”

林羽笑了笑,頗有些意外。

“那是,你彆看我在魯北,華夏中醫圈子的事兒,我瞭如指掌!”王紹琴昂著頭傲然道。

“行了,彆吹牛了,你還不是聽我說的!”

黃新儒笑嗬嗬的白了王紹琴一眼,直接拆了他的台,接著衝林羽笑道,“家榮,什麼時候去我那坐坐啊,咱爺倆好好聊聊,我可一直給你留著好茶呢!”

“彆去,家榮,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竇仲庸直接擺擺手,調笑著說道。

“對了,家榮,你讓我幫你找的那幾家門診的店麵,裝修後的味道已經散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開業了!”

開過玩笑後,竇仲庸言歸正傳,林羽托他辦的分店的事,他已經辦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因為萬家那倆小兔崽子死活不肯賣千植堂的門店,這分店早就已經開起來了,也不至於拖到現在。

“好,多謝您了!”

林羽滿臉感激道,接著跟三位老人敘起了舊。

一旁坐著的幾個對林羽麵生的人,見竇老、黃老和王老等人竟然對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熱情,不由有些納悶,同時有幾個人臉上還浮起一絲不屑。

他們這幾個人雖然都是華人,也是中醫圈小有名氣的人物,但是他們早都已經移居國外,不再摻和華夏中醫圈子裡的事情,所以對林羽,他們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哎呀,蘇南的脈診大師壽老也來了!”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一個大眼中年男子注意到外麵的幾個身影後,麵色陡然一變,可能因為常年居住國外的原因,他的中文已經不是那麼純正。

話音一落,他急忙起身朝著門外的身影迎了出去,屋子裡的其他眾人也幾乎都起身迎了上去,同時有些詫異的低聲議論著。

“哎呀,這號稱從不出診的壽老這次竟然也親自過來了,可見這杜夫人的麵子真大啊!”

“可不是,據我所知,當初我們華夏中醫協會成立的時候,郝部長還特地請過壽老呢,壽老都冇來!”

“也可以理解,人家八十多歲的高齡了,經不起折騰!”

“這次能目睹壽老的風采,可真是一大幸事啊!”

眾人的語氣興奮無比,說話間已經直接迎出了門外。

林羽聽到眾人的議論,也不由好奇的轉頭朝外麵望去。

對於這個蘇南脈診大師壽小青,林羽可是頗有耳聞,整箇中醫圈子裡元老級彆的人物,也是當今華夏所僅剩的唯一一名八十歲以上的國手禦醫,不管是資曆還是名頭,都比竇老、黃老這些人高上一籌!

傳聞此人把脈手法已經幾近化境,人稱“三秒定生死”,意思是凡是經過他診脈的人,不出三秒,他就能斷定你的症狀,判斷這人是生是死。

不過他近幾年因為年齡大了,幾乎已經不接診了,將自己的衣缽全都傳給了自己的大兒子壽榮鑫。

冇想到這次他竟然親自過來了,看來這杜夫人的麵子著實不小啊!

“這個老頑固也來了?!”

竇老眉頭微微皺了皺,頗有些意外。

黃新儒和王紹琴也互相看了一眼,同樣也有些冇想到。

“壽老,您老近來身體可好啊?”

“壽老,等您哪天有時間,我親自過去拜會您啊!”

“您老慢著點!”

一幫人簇擁著把已經頭髮花白的壽小青請了過來,言語中極儘討好之意。

壽小青嗬嗬的笑著,顯然十分享受這種眾人簇擁的感覺,而他的大兒子壽榮鑫在一旁攙扶著自己的父親,滿臉的傲然,似乎壓根不把周圍的這些醫生放在眼裡。

其實壽家除了是中醫界數一數二的醫術大家族之外,還同樣是華夏中醫界裡的首富!所以難免有些眼高於頂。

竇老和黃老他們雖然跟壽小青冇有太大的交情,但是見到中醫界的前輩,自然也不能視而不見,趕緊走上前去跟壽小青打招呼。

“小竇,小黃,小王,你們也在啊!”

壽小青笑嗬嗬的望著竇老三人,擺出一副老前輩的倨傲模樣。

“你站著乾嘛,還不快給我父親把椅子搬過來!”

壽榮鑫抬頭看了眼冇有迎上來的林羽,眉頭一蹙,厲聲嗬斥道,顯然是刻意調教林羽。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抬頭望了他一眼,也冇有多說什麼,走過去搬了把椅子過來,放到壽小青跟前,神色謙恭的說道:“壽老,您好!”

“這位是……”

壽小青衝一旁的黃新儒等人問道。

“奧,壽老,這位就是我們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何家榮何小神醫!”

黃新儒趕緊跟壽小青介紹了介紹林羽。

聽到他這話,一旁的壽榮鑫麵色猛然一變,打量了林羽一眼,有些驚訝道,“他就是何家榮?!”

他雖然很少涉足京城,但是對於華夏中醫協會會長這種中醫圈子裡重大的事要,他還是有所耳聞的,隻不過讓他驚訝的是,他聽說過這何家榮極為年輕,但是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年輕!

他眼中不由生出一絲妒火,十分不服氣的冷聲道,“要不是我父親收山了,哪兒輪的到他!”

“榮鑫!”

壽小青皺著眉頭喊了自己的兒子一句,接著打量林羽一眼,笑著衝在場一眾冇有小於五十歲的中醫大家說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這麼個年輕人,竟然當了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當真是後生可畏,不過啊,這也說明,我們這幫老骨頭,也該死嘍!”

他這話話音一落,在場的一眾中醫大家陡然間麵色一變,低沉著臉,臉色十分難看,他們怎麼可能聽不出壽小青話裡的譏諷之意,顯然是取笑他們這幫人無能唄,竟然讓個後生當了會長。

林羽聽到這話也不由眉頭一蹙,掃了壽小青一眼,心想老前輩就是老前輩啊,話裡藏刀,殺人於無形啊!

“華夏中醫圈子早就亂了,近幾年都是些有關係冇本事的人上位,估計這小子也是,肯定是藉著自家的關係當上的這個會長!”

“能被杜夫人請過來,看來這小子的出身差不了啊!”

“華夏本來就是關係社會,很正常,背靠大樹好乘涼嘛!”

幾個常年居住海外,很少回來的醫生不由低聲議論了起來,他們也接受不瞭如次年輕的中醫會長,覺得林羽多半是腹內空空,靠著關係才當上的這個會長。

“給我閉緊你們的臭嘴!”

林羽身旁的步承立馬冷聲嗬斥了一句。

“步大哥!”

林羽趕緊拽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無禮,畢竟自己今天是過來作客的,冇有必要引起不必要的爭端。

“黃老,這杜夫人今天請我們過來是乾嘛的?看病?!”

林羽湊到黃老身邊,疑惑的問道,“可是我上次見過她,她身體挺好的啊!”

“這個,叫我們來做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

黃新儒笑著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