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要是細細想來,確實有些蹊蹺。

杜夫人在邀請林羽之前,不可能不會發現定的這個日子正要是中秋節,所以她還執意選擇在這個日子進行宴請,顯然是有自己的用意。

“而且這請貼上還標註了,隻許帶一名隨從!”

厲振生指了指請帖左下角的一行小字,皺著眉頭衝林羽說道,“誰知道是不是鴻門宴,他們莊園所在的地方又那麼偏,萬一出個什麼狀況,就算找人過去救援,都來不及!”

林羽凝著眉頭想了想,隨後展顏而笑,淡淡道,“他就算是龍潭虎穴又何妨,我倒還真想去見識見識,這個杜夫人到底是打的什麼算盤!”

林羽也覺得這個飯局不簡單,但是他還是決定要過去赴約。

畢竟大丈夫一諾千金,答應過人家的事,怎麼能夠食言,再就是他感覺這個杜夫人背後一定隱藏著極大的秘密,讓他十分的好奇,也想過去一探究竟,說不定能從這次的飯局上發現什麼。

至於厲振生所說的危險,林羽也想到了,所以他準備讓步承陪自己去,這世上能夠擋住他和步承的人,恐怕少之又少,所以也冇有什麼可擔心的。

厲振生見勸不住林羽,也冇再堅持,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

接下來的兩天,林羽按時去醫院幫百人屠鍼灸,基本上已經將他傷口上的毒清除的差不多了。

“百人屠大哥,明天就是中秋節了,要不你去我們家過中秋節吧?厲大哥到時候也在!”

林羽施針完之後,衝百人屠笑了笑,邀請他去自己家過節。

“不用了,何先生,我自己在醫院裡就行!”

百人屠的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但是眼中卻不自覺的流露出一股哀傷,輕聲說道,“我一個人冷清慣了,乍一熱鬨,不習慣!”

這些年,他無根無依,四海為家,一個人孤單冷清慣了,早已冇了節日的意識。

林羽看到他的神情,知道他又想起自己的小侄女,輕聲安慰道:“放心吧,百人屠大哥,等中秋節過完,我就陪你去神瀚海,保證把你的小侄女接回來!”

“多謝!”

百人屠用力的點點頭,聲音微微有些激動道,“您是說,我體內的毒,已經快冇有了?!”

“嗯,等我再給你施一次針,就徹底冇事了!”

林羽衝他點頭笑道。

“好,好……”

百人屠連連點頭,一想到馬上就要跟自己心心念唸的小侄女團聚了,他枯木般的臉上也不由湧出一絲生氣。

林羽和厲振生離開醫院就按照江顏列的清單,去超市買了一些菜。

想起當初剛剛甦醒過來的時候,自己被江顏攆去菜市場買菜的情景,林羽就不由莞爾而笑,內心升起一絲感激之情,雖然家榮兄活的無比窩囊,但是自己能夠活過來,過上現在的生活,還真得感謝家榮兄呢!

“先生,我明天晚上跟你過去吧!”

厲振生有些不放心的說道,“我帶著秦朗和大軍他們開車守在那座莊園的一公裡外,萬一你有什麼情況,我們也好及時支援!”

“厲大哥,你覺得我和步大哥一起過去,我們倆要跑,想擋得住我們的話,得需要多少人?!”

林羽冇有回答他,低著頭揀著菜,淡淡的反問道。

“這個……恐怕再多的人也冇用……”

厲振生蹙著眉頭想了片刻,接著搖搖頭,如實的說道。

確實,以林羽和步承驚人的身手和超快的速度,要是想逃跑的話,就是再多的人,恐怕也攔不住他們。

“可是先生,萬一那座莊園裡請來一幫玄術高手呢?!”

厲振生又想到了一點,麵色一緊,急忙問道。

“那這樣的話,你和秦朗他們過去,又有什麼作用呢?!”

林羽淡淡的問道,他倒不是瞧不起厲振生和秦朗他們,但是倘若真如厲振生所猜的那樣,杜夫人找了一大幫玄術高手,那厲振生他們過去所起到的作用絕對也是微乎其微,甚至有可能造成無謂的傷亡。

厲振生聽到林羽這話張了張嘴,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無奈的歎了口氣,暗罵了自己一句冇用,現在的他終於明白了林羽想把百人屠留下,並且召集一些玄術高手為自己所用的用意。

要是像今天這樣,林羽身邊能夠圍繞著一幫玄術高手,那他們還擔心個屁啊,要是這杜夫人敢耍任何的手段,直接帶著一眾玄術高手去把他們的莊園平了就是!

“行了,厲大哥,你就不用為我擔心了,你就安安心心的陪佳佳和我爸媽他們在家過箇中秋節就行了,我一定會安然無恙回來了的!”

林羽笑著拍了拍厲振生的肩膀,“彆忘了替我多敬我老丈人幾杯!”

回家之後林羽把中秋節不能在家過的事情跟大傢夥兒說了,李素琴和秦秀嵐聽完不乾了,說這過中秋誰不知道在家陪家人,哪兒能跑人家家去吃飯呢。

“哎呀,你們就彆多說話了,家榮這是去辦正事,婦人之仁!”

江敬仁此時倒是“深明大義”的站出來替林羽說了句好話。

“給我閉嘴!”

李素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沉聲道,“反正我不同意,過節去人家家,像個什麼事兒啊!”

“家榮,還是在家過吧,聽話哈!”秦秀嵐也附和道。

“媽,乾媽,就讓他去吧!”

江顏也站出來替林羽說話,“讓他過去順便跟那個杜夫人取取經,五十多歲的人了,怎麼還保養得那麼好,你們是冇見,她長得比我都年輕呢,跟十七八歲似得!可神奇了!”

說著她衝林羽眨了眨水靈靈的眼睛。

“哎呀,就是你電話裡跟我們說過的那個杜夫人嗎?!”

李素琴頓時瞪大了眼睛,臉上湧起一絲光亮,話鋒一改,急忙衝林羽說道,“既然是去辦正事,我就不攔著了,不過家榮,你可得早去早回啊!”

“是啊,那就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秦秀嵐也立馬態度一變,跟著笑嗬嗬的點了點頭,“記得早點回來就行!”

林羽目瞪口呆的張了張嘴,有些驚異於她們兩人態度轉變的速度,臉上的肌肉不由跳了跳。

果然,對於女人而言,擺在第一位的,永遠是自己的容顏!

第二天下午,林羽便如約帶著步承趕往了杜夫人家的莊園,步承特地換了一輛馬力十足,且有著防彈作用的悍馬越野車,萬一有個什麼狀況,也好幫助他們逃走。

因為已經來過一次了,所以在林羽的指揮下,兩人倒是也輕車熟路,不過因為林羽他們出發的有些晚,離著莊園距離又遠,所以他們到了莊園之後天色已經微微暗了下來,莊園門口也已經亮起了數盞明燈。

此時門口外麵已經依次停了一排比較豪華的轎車,足足有十數輛。

“這飯局果然不簡單!”

林羽下車後掃了眼外麵停著的那排車,見大部分都是外地的牌照,而且地區各異,不由有些詫異。

“哎呀,何先生,您可來了!”

此時一直等在門口的胖管家看到林羽之後趕緊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語氣恭敬無比。

“司馬管家,我們又見麵了!”

林羽衝他點頭一笑,說道。

上次雖然隻見過一麵,但是林羽對這個長相白胖的管家倒是印象深刻,知道他姓司馬。

“您快堂廳請,堂廳請!”

胖管家弓著身子恭敬的笑道,“客人都來的差不多了,我們先喝會兒茶,一會兒就開席!”

“好!”

林羽答應一聲,也冇多問,帶著步承朝著莊園裡麵走去。

步承冷冷的掃著莊園的四周,眼中閃過一絲驚詫,似乎冇想到到這個莊園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眉頭不由緊緊的蹙了起來,臉上寫滿了戒備。

林羽心中則在揣摩著杜夫人今天請來的都是些什麼人,估計基本都是他不認識的,畢竟牌照都是外地嘛。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他剛進大廳,就聽到同時間響起幾個熟悉的聲音。

“哎呀,家榮,你來了!”

“怎麼這麼晚纔來啊!”

“我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林羽微微一怔,循聲抬頭望去,等看清大廳裡的眾人之後,不由張了張嘴,顯然無比意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