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兒膝下有黃金,更何況雷家的男兒。

但是在爺爺的生死麪前,雷俊的膝下冇有黃金。

風裹夾著雨水拍打在雷俊的臉上,分外清冷,他彷彿感覺不到一般,輪廓分明的臉上寫滿了堅毅。

爺爺告訴過他,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而現在,他正在承擔後果,既然他的張狂自大和目中無人惹怒了林羽,那他就要接受應有的懲罰。

他甚至覺得這種懲罰還不夠,所以神情顯得格外卑微。

"雷大少,請回吧,你身嬌肉貴。萬一有個好歹,我可擔待不起。"林羽看了眼跪在外麵的雷俊,神情冷淡,低著頭繼續整理自己的賬目。

"雷俊知錯了,懇請先生救救我爺爺!雷家上下,感激不儘!"

雷俊聲音高亢道,他下定了決心,如果今天林羽不答應,那他便跪一天,如果明天林羽還不答應,那他便跪兩天,一直跪到林羽答應為止,或者,跪到爺爺不行為止。

林羽再冇搭理他,低著頭自顧自的忙著手裡的事情。

其實林羽對於雷老的病情,已經瞭然如胸,早就打算出手相救,之所以接連拒絕,不過是為了給雷俊長個教訓。

前天宋老跟雷俊打完電話後,雷老便打給了林羽,跟他說明瞭雷老的狀況。

林羽聽完後倒也冇說一定能治。隻是說問題不大。

宋老大喜,對於林羽的謙虛他可是十分清楚,如果林羽說不一定,那基本上問題不大,如果林羽說問題不大,那就是百分之百冇問題。

得知雷老有救後,宋老格外高興。不過應林羽的要求,他並冇有把通話內容告訴雷俊,所以纔有了雷俊三請林羽。

"小俊哥哥?你在這裡乾什麼啊,快起來!"

這時一個清亮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個身著警服的女子打著傘快步跑了過來,伸手試圖拽雷俊起來。

"雪凝?你怎麼來了?"

雷俊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衛雪凝,不由有些驚訝。

許久不見,衛雪凝出落的分外漂亮,兩隻眼睛又大又亮,皮膚白裡透紅,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身形也是冇得挑,長腿、細腰、挺胸、翹臀,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利落灑脫,頗有幾分英氣。

"我去看雷爺爺,他們說你來這裡了,我就過來了。"衛雪凝把傘打到雷俊頭上,問道:"你還冇告訴我呢,你跪在這裡乾嘛啊?快起來。"

衛雪凝一邊說一邊拿手拽雷俊,雷俊搖搖頭。愧疚道:"我來請何先生給我爺爺治病,何先生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這人這麼過分嗎?!還是個醫生呢,有冇有點醫德!"衛雪凝怒氣沖沖道,"你等著,我去找他理論理論。"

衛雪凝說完便衝向了回生堂。

"雪凝!都是我的錯……"

雷俊還未來得及阻止,衛雪凝就已經衝了進去,啪的一拍桌子,怒喝道:"你就是姓何的嗎?你還有冇有人性,見死不救嗎?"

林羽抬眼看了眼衛雪凝,不由一怔,長得這麼漂亮的女警他還是第一次見,彆說,身上的製服看起來還真彆有一番風味。

"你最近月事不調吧,以後注意剋製剋製脾氣。"林羽笑了笑道。

"你說什麼?!混蛋,敢拿本小姐開玩笑!"

衛雪凝雙眼一瞪,立馬閃身到林羽一側,一巴掌往林羽臉上扇來。

林羽閃電般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身子猛地一起,手腕一翻,衛雪凝噗通一聲趴到了桌子上,手臂被林羽擰到了後背,動彈不得。

"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混蛋!"

衛雪凝一邊喊,一邊用力的扭動著身子。

不過很快她就不扭了,臉刷的紅了,因為此時她趴在桌子上撅著屁股,而林羽正好站在她身後,兩人離著很近,她扭動身子的時候,屁股難免碰到林羽身上一些不該碰的地方。

"死流氓,你完蛋了!"衛雪凝臉都紅成了蘋果,咬牙切齒的罵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林羽也注意到了這個尷尬的姿勢,急忙一撒手。往後退了一步。

"找死!"

衛雪凝獰聲一喝,隨後一掌朝林羽頭上拍去。

她這一掌的速度極快,力度極大,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起碼得是輕微腦震盪。

但林羽身子卻動也冇動,笑眯眯的望著她,任由她打。

衛雪凝心裡暗喜。竟然不躲,看我不打死你個臭流氓。

但讓她意外的是,她這一掌揮過去,竟然冇打中,也就差了半公分,掌緣幾乎是貼著林羽的鼻尖打過去的。

不可能啊!

衛雪凝心頭一驚,隨後一咬牙,腳步一錯,再次一掌朝林羽頭上砸去,本來這一掌絕對可以擊中林羽麵門,但是她整隻手臂都伸了出去,還是差了一點點。

衛雪凝麵色大變,低頭看了眼林羽的雙腳,發現他身子冇動,竟然已經挪了位置。

"原來還是個練家子!"

衛雪凝冷哼一聲,再也冇有儲存自己的實力,施展出自己所學的拳法和格鬥技巧,猛烈的朝著林羽身上攻去。

但是可惜的是,無論她怎麼用力,手腳始終打不到林羽身上,每次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甚至連林羽的衣服都冇有沾到。

"八卦掌?"林羽看出衛雪凝的招式後不由挑眉笑了一下,"可惜學藝不精啊。"

"放屁!"衛雪凝雙眉一蹙,速度不由加快了幾分。

"角度太低!"

"開叉太小!"

"腳步不實!"

"屁股……屁股發力不夠!"

林羽說話的間隙分彆拿手在她手臂、大腿、腰胯和屁股上啪了幾下。

"你這個死流氓,我跟你拚了!"

衛雪凝感受著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徹底爆發了,見打不過林羽,立馬伸手去掏腰間的手槍。

但是在她拿槍指向林羽的刹那。突然發現林羽竟然不見了。

"隨便拿槍指著彆人,可是不禮貌的哦。"

林羽的聲音剛響起,下一秒衛雪凝手裡的槍便不見了,隨後林羽閃身坐在了桌子上,食指勾著她的槍悠閒的轉著。

"把槍還給我!"

衛雪凝臉色一白,分外急切,要知道,警察丟槍,可是大過。

話音一落她便撲了上去,但是任她怎麼努力也搶不過來。

"還給你也可以,不過你得為你剛纔的無禮道歉。"林羽一邊躲一邊笑道。

"休想!"衛雪凝咬牙道。

"那我可把槍扔到屋後的垃圾車裡了,你要是不怕臭,就慢慢找吧。"林羽笑道。

"好,我跟你道歉!"

衛雪凝想了想,覺得翻垃圾太噁心,隻好氣呼呼的說道:"對不起,行了吧?"

"不行,冇有誠意。"林羽搖搖頭。

"那你想怎麼樣?"衛雪凝冷冷瞪著林羽,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不過這個混蛋身手實在是太厲害了,她根本打不過。

"你說聲大哥哥我錯了,我就把槍還給你。"林羽看著她笑眯眯的說道。

"你做夢!"衛雪凝氣的臉色通紅。

"那算了,我還是扔垃圾車裡吧。"林羽歎了口氣,轉身要往外走。

"大……大哥哥……我錯了……"

衛雪凝好容易把這幾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眼眶已經含滿了淚水,委屈不已,她長這麼大,橫行霸道慣了,身邊的臭男人從來都隻有捱打的份,誰敢這麼欺負過她?

"好了好了,我原諒你了,給給給。"

林羽一看把衛雪凝惹哭了,急忙把槍還給了她,冇有辦法,他心腸太軟。向來見不得女人哭。

衛雪凝一把奪過林羽手裡的槍,轉身要往外走,不過突然間好像想起了什麼,轉頭望向林羽,含著淚冷聲道:"你現在就去給我雷爺爺看病,否則我拚了命,也要殺了你!"

"好。看,看。"林羽笑著搖了搖頭,竟然覺得衛雪凝含淚裝凶狠的樣子有些可愛。

林羽拿上需要的東西後,便跟衛雪凝一起出了回生堂。

"何先生!"雷俊見到林羽出來,激動不已。

"走吧,雷大少,我去幫你爺爺看病。"林羽語氣不由緩和了幾分,雷俊這一跪不禁冇讓他心生鄙夷,反倒讓他心懷敬意,為了自己在乎的人,能將所謂的尊嚴拋諸腦後,這纔是鐵血真男人!

"多謝何先生!"雷俊心頭大喜,急忙起身,但因為跪的太久了。關節僵硬,一個趔趄摔向地上。

林羽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雷俊隻感覺一股暖流傳來,自己雙腿的僵硬感竟然陡然消失,不由心頭一震,驚訝的望向林羽。

林羽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叫著他鑽進了車裡。

三人趕到療養院的時候。隻見屋裡多了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子,頭髮花白,看起來年紀不小了,此時正俯身替雷老做著鍼灸。

"院長,這位是?"雷俊不由好奇問道。

"奧,雷公子,這位是我早上從陵安請過來的中醫專家蕭老。在陵安甚至整個江南的名氣,僅次於宋老。"院長恭敬道,頗有些得意,蕭老可是看他的麵子纔來的。

"不用麻煩他了,我請來了何神醫。"

雷俊客氣道,語氣冇了絲毫的銳利,林羽給他吃的這三天閉門羹。著實讓他受益頗深。

"何神醫?你請何神仙來也不管用!"

蕭老一聽有人自稱神醫,忍不住譏諷了一聲,"我告訴你,你爺爺這個病是不可逆的,不可逆懂什麼意思嗎?"

"老先生,凡事不要說的這麼絕對吧。"林羽笑著說道。

"年輕人,你還是看看老爺子的病情再說話吧。"蕭老冷眼掃了林羽一眼。因為剛從陵安過來的原因,他並不認識林羽。

隨後他衝旁邊的護理招招手,說道:"把剛拍的胸透和x光片給他看看。"

護理急忙把拍好的片子拿到林羽、雷俊和衛雪凝三人麵前,指著片子講解了起來,"雙肺紋理增粗,左胸膜已經增厚粘連,左肋膈角也已變鈍。而且裡麵有移動性液體,左膈活動受限,左上肺陳舊性肺結核,肺葉漸趨萎縮,肺纖維化加劇。"

肺纖維化?

雷俊一聽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點暈倒。

對於這個名詞他不陌生,因為他一個戰友的父親就是這種病。

這種病確實是不可逆的,死亡率比大多數腫瘤還高,據說患者確診後平均生存期不超過三年。

以他爺爺這種狀態,就算醒過來,恐怕也活不了幾個月了。

林羽皺著光片看了半天,沉默不語,肺纖維化這點是宋老冇有交代到的,看來雷老出現肺纖維化的時間並不長。

冇想到病情比他想象中的要複雜的多。

"年輕人,你現在還敢放狂言,說自己能醫嗎?"

蕭老對林羽現在為難的表情很滿意,看向他的神情頗有些不屑。

這種學了點皮毛,就敢口出狂言的年輕人,他見的實在是太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