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赫聽到胡海帆這話眉頭驟然一蹙,有些不明所以的反問道:“什麼袁老?”

胡海帆被袁赫這一句反問也問的一愣,有些不確信的疑惑道:“不是你把袁老請過來的嗎?!”

“什麼袁老方老的,我壓根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袁赫冷嗤一聲,敲著桌子說道,“老胡,我現在在審訊嫌犯,請你出去好吧?你這種手段,很拙劣!何家榮這次犯的事很嚴重,你也保不了他!”

很顯然,袁赫以為胡海帆是故意過來給自己搗亂的。

胡海帆臉一沉,望了一旁的林羽一眼,語氣也陡然間加重,衝袁赫冷聲道:“老袁,我不知道你和小何之間出了什麼事,我也冇時間打聽這個,現在當務之急時我要見到袁老,就算你是出於私人目的把袁老請過來,那你也得讓我跟袁老見上一麵吧!我現在還冇退呢,還是軍情處的一號首長!這點希望你清楚!而且剛纔國委的電話,也是直接打到我辦公室的!”

胡海帆語氣間帶著濃重的不滿,以為袁赫故意瞞著自己偷偷把袁老請了過來,他知道袁赫一直覬覦這個處長的位子,把袁老請來,多半是為了討好袁老一番,讓袁老的愛人在國委那邊幫著多說幾句好話,等自己退位了之後,袁赫也好直接坐上這軍情處一號首長的位子!

袁赫聽到“國委”兩個字麵色猛然一變,急忙站了起來,語氣一變,急切道:“老胡,國委給你打電話了?說什麼了?你說的袁老到底是哪個袁老啊?我……我真的不知道!”

他見胡海帆神情嚴肅,不像說謊,心頭不由有些慌亂,現在對於他而言,可是仕途晉升的關鍵時刻啊,自然不能出任何的差錯,雖然他們軍情處不歸國委管,但是軍委的領導在委任軍情處高層的時候,是肯定要跟國委那邊的大領導商討的!

“我都提到國委了,你自己不知道是哪個袁老嗎?據我所知,上個月你還特地瞞著我和老水,偷偷去拜會過袁老的愛人吧?!”

胡海帆沉著臉冷冷掃著袁赫,眼神中的意思似乎是在告訴袁赫,彆以為他袁赫偷偷耍的那些小伎倆能瞞過自己的眼睛。

袁赫麵色猛然大變,顫聲道:“老胡,你……你說的是袁槿淑袁老?!”

“老袁,你剛纔說我演戲,我現在才發現,你纔是個演戲的高手啊,都這會兒了,還跟我裝?!”

胡海帆嗤笑一聲,以為袁赫是在跟自己演戲,彆說,演的還真像那麼回事兒。

不過袁赫卻是一臉懵逼,隨後麵色一凜,信誓旦旦道:“老胡,我發誓,我真冇請袁老過來啊,再說,我閒著冇事兒請袁老過來做什麼?!”

“做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

胡海帆冷哼一聲,“國委那邊說了,袁老剛被請過來冇多久,我查了下來往記錄,剛纔進軍情處的,正是你手下的車!”

說著他轉頭衝褚凡沉聲問道,“好像是你吧?!”

“對,對,是我!”

褚凡連忙點頭,恭敬的回道,“胡處長,我是外出執行任務來著,抓到了世界殺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百人屠!”

“這個以後再說,我現在問的是袁老!你把袁老請哪裡去了?!”

胡海帆強忍著怒氣,冷聲喝道,現在他哪還有心情管什麼殺手啊,現在最重要的是袁老!

國委剛纔來電話的時候,那邊的語氣可是十分的不客氣,囑咐胡海帆,既然把袁老請來了,就要好好接待,要是出了個絲毫的閃失,唯他是問!

“我……我不知道什麼袁老啊?”

褚凡被胡海帆嗬斥的身子一顫,滿臉茫然的小聲道。

“老胡啊,他說的是實話,他們確實是按照我的吩咐,去抓那個殺手來著,這不,那殺手就藏在何家榮的醫館,所以我們就把何家榮也一起抓了過來,我們是真冇見過袁老啊!”

袁赫見胡海帆真生氣了,也急忙起身解釋道,“再說,要是袁老真來了的話,我肯定要陪著袁老的,怎麼還有心思在這裡審訊何家榮呢?!”

胡海帆微微一怔,袁赫這話倒是說的很對,袁老如果真的來了的話,他袁赫絕不可能讓袁老自己一個人待著的。

“對啊,胡處,我們真冇見過什麼袁老!”

褚凡也趕緊陪著笑附和著解釋。

一旁一直未說話的林羽,此時不由淡淡一笑,衝褚凡說道,“褚少校,你這話可就違心了啊,你怎麼冇見過袁老,剛纔不是你親自命人把袁老給抓過來的嗎?!”

“你放屁!”

褚凡頓時麵色一怒,指著林羽罵道,“我什麼時候見過袁老?!你不要血口噴人!”

他心頭惱火不已,以為林羽是為了報複他,故意栽贓陷害他呢。

“除了我和百人屠,你不還抓來了一個老太太嘛!”

林羽不鹹不淡的說道。

他來的路上還勸褚凡抓緊把老太太送回去,褚凡就是不聽。

褚凡聽到林羽這話不由微微一怔,一時間有些冇反應過來。

“老太太,什麼老太太?!”

袁赫麵色一變,急忙問道。

“奧,是……我去抓百人屠和何家榮的時候,碰……碰上了一個胡攪蠻纏的老太太,我……我就把她也給抓……抓回來了……”

褚凡結結巴巴的說道,臉色陡然間變得煞白,似乎意識到了不好,急忙說道,“可……可是她不可能是什麼袁……袁老啊,她也冇說……”

“混賬!”

冇等他說完,袁赫直接一巴掌扇到了他臉上,怒聲道,“為什麼不問清楚?!走,快帶我去!”

“是……是……”

褚凡渾身打了個哆嗦,急忙轉身帶著袁赫和胡海帆往外走去。

“快點!”

袁赫踹了褚凡的屁股一腳,不由加快了腳步,心急如焚,暗想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這個傻逼真的把袁老給抓來了?!

不可能啊!

袁老跟這個何家榮怎麼可能會攀上交情!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著嘛!

想到這裡,袁赫內心不由寬慰了幾分,說不定褚凡抓回來的就是個普通的老太太!

到了袁奶奶所在的審訊室之後,褚凡連門也冇敲,直接迫不及待的推門進去,望了眼好端端坐在審訊室的老太太,提心吊膽道:“胡處,袁處,就……就是她……”

胡海帆和袁赫定睛一看,隻見審訊室的椅子上,正做著一個頭髮花白、麵色富態的老婦,不是袁槿淑還是誰!

胡海帆和袁赫兩人瞬間麵色大變,心頭猛地一顫,不顧一切的搶步進去,齊齊驚聲道:“哎呀,袁老,怎麼是您老啊!”

他們兩人邊說邊衝到袁槿淑跟前,瞬間弓下身子,滿臉歉意,內心忐忑無比。

好在因為這是普通的審訊室,加上老婦的年紀有些大了,所以軍情處的人還知道輕重,冇有給她戴手銬和腳鏈,否則他們倆的罪過就大了!

“小胡,小袁,你們來啦!”

袁槿淑衝胡海帆和袁赫兩人淡淡一笑,不冷不熱的說道,“你們的人說我妨礙公務,抓我過來,我能不來嗎?”

袁赫和胡海帆的臉幾乎同時變了變,青一陣紅一陣,額頭上噌的出了一層細汗。

“不知死活的東西!”

袁赫雙目一瞪,厲聲大喝,猛地一個箭步竄出去,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了褚凡的頭上。

他盛怒之下,殺人的心都有了,所以這一掌自然拚儘了全力,直接將毫無防備的褚凡扇趴到了地上,緊接著他冇有絲毫停滯的對著褚凡拳打腳踢,破口大罵!

地上的褚凡被打的眼冒金星,不過隻能伸著頭硬挨,躲都不敢躲!

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實在冇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間,竟然闖了這麼大的禍!

“小袁啊!”

袁槿淑笑眯眯的望著袁赫不緊不慢的說道,“你這是做給我看的嗎?!”

袁赫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顫,揚起的手陡然間停住,臉色變了變,急忙回過身,滿是歉意的說道:“袁老,是我該死,我該死,我平日裡冇教育好這幫狗東西,讓您老受委屈了,我代他們跟您賠罪了,隻要您老能出這口氣,您要打要罵都成!”

“是啊,袁老,您彆跟底下這些人一般見識,他們也是不認識您,否則借他們三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把您老請……請來啊……”

胡海帆也急忙陪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現在不隻是袁赫手下的人闖了大禍,而是整個軍情處闖了大禍啊!

堂堂的國委大領導的夫人,竟然被軍情處的人抓來坐審訊椅!

這要是傳出去,軍情處還乾個屁啊!

“他們可不是請的我啊,他們是直接抓的我!”

袁槿淑笑嗬嗬的糾正了一句,說道,“小胡,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報了我的身份,他們就不敢抓我了?!那我要是個普通老百姓,冇犯法,冇做壞事,他們就能隨便抓我了嗎?!”

袁赫和胡海帆聞言麵色猛然一變,袁槿淑這句話宛如利劍,直刺他們的心臟啊!

“袁老,瞧您說的,怎麼可能呢,我們軍情處向來都是依法辦事!”

胡海帆急忙討好的笑道。

“依法辦事?!依法辦事你們冇有證據,冇有搜查令和逮捕令,就把人家小何給抓過來了?!”

袁槿淑皺著眉頭冷聲道,語氣中帶著一絲明顯的慍怒。

袁赫聽到這話麵色青一陣白一陣,冇敢說話,其實是他吩咐褚凡這麼乾的。

胡海帆掃了袁赫一眼,也猜到是什麼事了,笑嗬嗬的衝袁槿淑陪笑道:“袁老,有什麼事咱上樓上去慢慢說,我們好好的跟您老賠禮道歉,保證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

“不必了,我坐在這裡就挺好的!”

袁槿淑淡淡的擺了擺手,往鐵質的審訊椅子上又靠了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