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俊說的很對,但是就凡事都有例外,起初我也不相信這個年輕人竟然有如此高超的醫術,不過眼見為實,讓人不得不信服啊。"

衛功勳感慨道,林羽給他嶽父和愛人看病的場景曆曆在目,至今回想起來還震動不已。

"是啊,雷老,這小兄弟不隻醫術超群,人品也是極好,如此年輕有為,還能不驕不躁。實在難得。"

鄧建斌也笑嗬嗬的跟上了一句,見雷俊質疑林羽,多少有些不爽,所以故意拿話隱晦的揶揄了一下雷俊。

"小何的醫術我雖然冇見過,但是聽功勳和建斌這麼說,想來肯定差不了,不過雷老的病情比較複雜,依我看還是等宋老回來再說吧。"曾書傑斟酌了一下說道。

"好,那就按曾領導說的辦吧,等以後有機會再說。"

鄧建斌和衛功勳見人家不相信,也就冇有再多說什麼,招呼著雷俊他們喝酒。

"衛叔叔,雪凝現在哪裡上班啊?在清海嗎?"雷俊興沖沖的衝衛功勳問道。

衛功勳跟他爸是同學,以前兩家還住在一個市的時候,雷俊和衛雪凝打小老是一塊兒玩,倒也稱得上青梅竹馬。

後來高中的時候,衛功勳就被調來了清海,兩人見麵的機會便很少了。

不過雷俊倒是一直掛念著衛雪凝。這次特地請了個長假,不隻是為了陪爺爺,還是為了能見見衛雪凝。

"不在清海,在清海市下麵的一個縣城,去年畢業後,我就給她安排到下麵去了。這丫頭性子野,不好好鍛鍊鍛鍊她不行。"衛功勳笑道。

"那她何時能回來啊?"雷俊著急道。

"過幾天吧,過幾天是她媽媽的生日,到時候就回來了。"衛功勳笑嗬嗬道。

其實他對雷俊的印象一直不錯,長相俊朗,能力過人,而且出身非凡,日後定能一飛沖天,前途不可限量。

如果把女兒嫁給他,絕對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隻不過,他心裡還是有些遺憾,遺憾那個叫何家榮的少年為何早早地就結婚了,雖然跟雷俊比,何家榮家境差了十萬八千裡,但衛功勳還是覺得"何家榮"好,因為隻有"何家榮"才符合他心內乘龍快婿的標準。

眾人喝完酒之後,一行人便陪雷老去了療養院,因為早就接到了通知。所以療養院的院長親自帶人出來迎接的,一見麵便恭敬的笑道:"雷老,您這種大人物能來我們清海第一療養院,是我們的榮幸啊。"

"什麼大人物,老頭子嘍。"雷老笑了笑,擺了擺手。

療養院給雷老安排的房間自然是最頂級的,裡麵十分寬敞,一應齊全。

"雷老,我聽說您的病情……"

院長剛要發問,誰知雷老突然間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麵色通紅,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著濃痰,而且痰中帶血絲,看起來情況非常嚴重。

眾人一看麵色陡然一變,神色擔憂。

"快,拿藥!"雷老的貼身醫藥師急忙吩咐道。

一旁的護理急忙把隨身帶的藥箱拿過來,翻出一個小藥瓶,抖出一顆藍色的小藥丸遞給醫師。

醫師連忙用清水幫雷老把藥服下去。

這是國外進口的特效止咳藥,按照往常,這顆藥吃下去後冇多久雷老的咳嗽就能止住,但是這次過了足足十幾分鐘,仍不見效。

劇烈的咳嗽讓雷老的神情顯得分外痛苦,他的身子抖動不已,宛如岌岌可危的高樓,隨時可能塌陷。

"怎麼回事?!"雷俊一下急了,一把撕住了醫師的領子,厲聲道:"這藥怎麼不管用?!"

"我……我也不知道啊……"醫師麵色慘白,嚇得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他雖然是雷老的貼身醫師,但是雷老這個病已是頑疾,治無可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雷老身邊,遇到突發情況能及時給雷老服藥,現如今藥物冇用,他也慌了。

"我這就叫我們院裡的大夫過來。"院長急忙道,說完便掏出手機來打電話。

"我給宋老打電話問問。"衛功勳也趕緊掏出手機給宋老打了個電話。

宋老一聽雷老這個狀況,立馬讓衛功勳把電話交給了雷老的醫師。問他吃過藥了冇,醫師說吃過了。

"那你現在聽我的,一手壓在他肺關穴上,一手壓在他角孫穴上,用力按揉擠壓。"宋老急忙道。

"好,好。"

醫師連連答應,雖然他是西醫出身,但是穴位多少還是懂一些,經宋老給他一提醒,他立馬便精準的找到了這倆穴位,隨後按照宋老說的指法揉壓了起來。

隻見在醫師的按揉之下,雷老的咳嗽立馬緩和了下來,呼吸也漸漸平穩了起來。

見狀眾人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等雷老的咳嗽緩和下來之後,醫師讓他緩緩平躺到了床上,休息休息。

"老雷怎麼樣?"宋老在電話那頭急道。

"狀況平穩下來了,宋老。"衛功勳笑著回道,"您老真是神醫啊。"

"我這種方法治標不治本,隻不過是暫時幫他止咳而已。一會兒可能還會反彈,現在看來,他的病情,可能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宋老沉聲道,"對了,他們不是中午就到了嗎。為什麼冇有請小何過去給他看看。"

"那什麼,雷老和小俊對小何冇那麼信任,畢竟他太年輕。"

衛功勳急忙躲到牆角低聲說道。

"胡鬨!中醫什麼時候成了看年紀的行業了!人命關天,還不快去請小何!"宋老頗有些惱怒。

"好,好,我這就跟小俊說。"衛功勳急忙點頭道。

對於宋老,他是發自肺腑的尊敬,而且宋老可是跟謝長風一桌吃飯的人,他自然得敬畏著,所以宋老一吩咐,他立馬轉頭衝雷俊道:"小俊,宋老說了,這隻是治標不治本,說不定一會兒還會複發,讓我們抓緊去請我跟你說的那個小兄弟。"

雷俊皺了皺眉頭,雖然心裡不服氣,但是畢竟事關爺爺的安危,便點點頭,妥協道:"行,衛叔叔,那就麻煩你給他打個電話,把他叫來吧。"

聞言衛功勳和鄧建斌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頗有些尷尬,看來這個小俊平日裡指使人指使慣了啊,求人幫忙,哪怕不親自去請,起碼得派輛車過去接吧。

衛功勳也冇多言,說道:"行,那我現在就安排人過去接他。"

"那多麻煩,衛叔叔。你讓他自己打車來行了。"雷俊不輕不淡的說了一句。

"小俊啊,話可不能這麼說,咱是求人家幫咱們看病,怎麼著也得以禮相待吧?依我看,派輛車過去也不合適,最好還是你親自過去請人家!"

衛功勳臉一沉。把手機一按,要不是雷俊平日裡對他尊敬有加,他早就翻臉了。

在自己家裡

這樣頤指氣使也就罷了,現在跑出來請彆人幫忙看病,還對人家如此輕蔑,著實有些無禮。

雷俊還想說什麼,一轉頭髮現衛功勳臉色不好,便咬咬牙,點頭道:"好,我親自去請他。"

"我跟你一起。"

鄧建斌急忙帶著他下樓,開著自己的車陪他趕往回生堂。

"顏姐,再玩會唄。著急回去乾嘛啊?"

此時回生堂內,林羽正拽著江顏的胳膊不讓她走。

剛纔吃完飯後,林羽就把她拽了過來,說自己一個人無聊,讓她陪著待會兒。

結果待了好幾個一會兒了,林羽還不讓她走。

"乾嘛?洗衣服打掃衛生。我忙著呢!"江顏啪的一把把林羽的手打開。

"晚上回去再洗唄,你走了我怎麼辦啊。"林羽有些委屈道。

"愛怎麼辦怎麼辦,關我什麼事。"江顏冇再搭理他,紮了下頭髮,拿起包就往外走。

結果剛到門口,林羽一下擋在了她身前。給她嚇了一跳,氣的拿粉嫩的拳頭在林羽胸口捶了一下,嗔怪道:"快讓開,我晚上還得去值班呢,再耽擱會就洗不完了。"

"讓開也可以,那你回答我今中午的問題。你是更喜歡現在的我呢,還是以前的我呢?"林羽笑眯眯的看著她,頭不由自主的往她臉前湊了湊。

江顏麵色一紅,微微往後仰了仰,隨後一把把林羽推開跑了出去,遠遠地聽到她喊道:"都不喜歡!"

"你就是何家榮?"

這時門外突然進來一個身著軍裝的年輕男子。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

"不錯。"林羽微微一怔,點點頭,隨後看到他身後的鄧建斌,立馬笑道:"鄧大哥,喝完酒了啊?"

"對啊,這位就是從名都來的貴客。雷俊。"鄧建斌急忙給林羽介紹了一下。

"奧,你好。"

林羽笑著伸手要跟雷俊握手,但雷俊胳膊動都冇動,皺著眉頭說道:"彆耽誤時間了,走吧。"

說完他轉頭就往外走。

"走去哪?"

林羽對他這種態度有些不爽,但看在鄧建斌的麵子上,也冇有發作。

"是這樣的,何兄弟,得麻煩你幫雷俊的爺爺雷老爺子……"

"去給我爺爺看病!"

鄧建斌還未說完,雷俊便冷冷打斷道。

從一進門看到林羽後,他就莫名生出一股敵意,不明白林羽如此年輕,怎麼就能受到衛功勳和鄧建斌的賞識。

尤其是衛功勳,提起林羽的時候,眼神裡的欣賞之意,無以複加。

"不好意思,雷先生,我約了病人,一會兒就到,去不了。"林羽淡淡說了一聲,隨後再冇搭理他,轉身進了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