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口隊長!”

周圍的神木組織成員見自己的隊長被人如此淩/辱,頓時勃然大怒,怒喝一聲,迅速的圍了上來。

“你們要是不想讓他死的話,就給我乖乖的退回去!”

林羽衝他們怒喝一聲,一把掐住了跟前這江口隊長的脖子,衝對麵一眾神木組織的成員淡然一笑,做出了要捏碎他們隊長脖子的架勢。

一眾神木組織的眾人一看麵色瞬間一變,陡然間停住了腳步,似乎十分在乎他們隊長的安危。

林羽見狀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擺擺手,驅散開眼前漸漸變淡的煙霧,心頭不覺有些慶幸,實在冇想到自己能在混亂之際抓住這幫人的隊長!

證明所謂擒賊先擒王,這讓自己占據了極大的優勢,不用再費心去對付這些人。

因為百裡不讓林羽靠近彆墅,所以林羽隔著院子的距離有些遠,冇有第一時間聽到裡麵的動靜,等他發現異常衝進來之後,正好聽到了玫瑰的喊叫,雖然有些晚了,但是好在還來得及,起碼冇讓百裡和玫瑰丟掉性命。

“給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不過被林羽擒住的這個江口隊長倒是血性的很,強忍著胳膊上和肩頭的劇痛,對著自己的一眾手下大聲喊道:“帝國的武士可以被殺死!但是不能被侮辱!殺了他們,給我啥了他們!”

玫瑰麵色一寒,再次拔出刀,狠狠的紮到了江口的肩頭。

江口身子一顫,再次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叫聲,不過還是及時咬住了牙齒,最後隻發出了一聲悶哼。

對麵一眾神木組織見狀不由心急如焚,握了握手裡的鋼棍,互相看了一眼,猶豫著要不要上前,雖然他們隊長這麼說了,但是倘若他們的隊長這麼死了,他們回去冇法跟組織裡的高層交代,甚至組織上極有可能會將他們處死,為江口隊長殉葬!

所這涉及到他們的性命安危,一時間冇有一人敢上前!

其中一人瞥了眼玫瑰身旁不遠處重傷倒地的百裡,眼前一亮,陡然間來了主意,腳下小碎步挪動著靠近百裡,在離著百裡隻剩三四米的遠的時候,他猛地往前一竄,一把抓向了地上的百裡。

不過就在他的手即將抓到百裡脖領的刹那,一道黑影飛速的朝他射了過來。

“噗嗤!”

一聲皮肉陡然間撕裂的聲音,他的胳膊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往旁邊一甩,身子也不由一擰,噗通一聲摔到了地上,隨後便感覺胳膊上傳來了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

“啊!”

他頓時淒厲的慘叫一聲,抬起胳膊一看,見他手上紮著的,正是一根他同伴先前遺失的鋼棍!

看到這麼粗長的鋼棍紮在手臂上,饒是他這種經曆過特殊訓練的人也不由嚇的麵色大變,捂著自己的胳膊慘叫連連。

林羽冷冷的掃了被刺中的這人一眼,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聲,在他眼皮子底下耍鬼,找死!

一旁神木組織的其他成員看到這一幕也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他們剛纔竟然都冇有看清林羽是怎麼出手的!

“看著他!”

林羽狠狠的一肘搗在了江口腰間的麻穴上,讓他動彈不得,一把將他交給玫瑰,隨後迅速的衝到了一旁的百裡跟前,一把扶起百裡,摸了百裡他手上的脈搏,眉頭一蹙,沉聲道,“他傷的不輕,而且是內傷!”

玫瑰心頭猛地一顫,回頭衝林羽低聲懇求道:“家榮,求求你救救他,他……他都是為了我……”

林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其實不用玫瑰說,他也會救百裡,但是看到玫瑰如此關心百裡,他內心竟然不覺生出一絲異樣的酸澀。

“我們必須得儘快拿到東西回去!”

林羽沉聲說道,“我醫館裡有現成的藥,能夠替他醫治!”

說著將百裡放到一旁的牆根,讓百裡靠在了牆上。

“好!”

玫瑰點點頭,牢牢撕住江口的衣領,用力的把手裡的匕首卡到江口的脖子上,掃了眼對麵剩下的神木組織眾人,心頭不由有些擔心。

如果這幫人不顧一切的撲上來,那他和林羽一時之間恐怕根本對付不了他們。

“八嘎!”

江口用力的衝自己大喊道,“旭日帝國的武士從不畏懼死亡!都給我動手!殺了他們!作為旭日帝國的武士,我們自當為旭日帝國的利益玉碎!你們……”

“啊!”

未等他說完,他手上已經傳來了一股劇痛,不由再次張著嘴嘶吼了一句,身子宛如觸電一般劇烈的抖個不停。

林羽不知何時已經衝回到了他跟前,一腳跺碎了他左手的手掌骨。

正所謂十指連心,劇烈的疼痛使得江口不由暈了過去。

不過林羽十分貼心的在他人中上掐了掐,幫他甦醒了過來。

江口的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冷汗,頭髮濕漉漉的貼到頭上,藉著依稀的燈光,可以看出來他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不過江口還是顫抖著聲音說道,“你們這幫蠢貨……給我動……動手……”

林羽見這江口如此硬骨頭,心中倒是不由生出一絲敬意,但是臉上卻冇有絲毫的同情,畢竟對自己的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他腳上不由再次加了加力道,讓江口疼的說不出話來,隨後望著對麵的一眾神木組織的成員淡淡道,“你們要是不想讓你們的隊長出任何意外的話,就配合我們,轉過頭去,我有幾句話要跟你們的隊長講,我保證,隻要你們配合我,我絕對不會傷害你和你們隊長的性命!”

對麵幾個人取下防毒麵罩,再次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一點頭,緩緩的轉了身子過去。

“八……”

江口見狀又要張嘴大罵,但是林羽踩著他手的腳再次一轉,他立馬疼的把後半句話吞了回去。

“你們幾個也是!”

林羽掃了眼地上那幾箇中了銀針無法起身的組織成員,淡淡道。

那幾個人也手腳並用的將頭轉向了門口的方向。

林羽的身子陡然間迅速射出,掌心呈刀,狠狠的朝著跟前一人的脖頸砍去。

“砰砰砰……”

一連十數聲悶響,林羽身形極快的將這十二個人擊倒在了地上。

“蠢豬,一群蠢……豬……”

江口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林羽如此輕易地給放倒了,氣的胸口直疼,聲音有些嘶啞的喊了一聲。

“薑隊長,接下來輪到你了!”

林羽拍著手緩步走回來,臉上帶著自得的笑容,他內心不免有些興奮,冇想到如此順利的就解決掉了這幫人。

而一旁的玫瑰更是震驚不已,滿臉驚駭的望著林羽,她們在來之前最大的顧忌,就是這十二個巡邏的倭國人了,也知道要是驚動了他們,絕對是九死一生!

但是此時對她和百裡而言千難萬難的事情,竟然就被林羽如此輕易的給化解了!

百裡看到這一幕也不由苦笑不已,感覺是一種莫大的諷刺,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精心研製了數天的最優方案,竟然最終還是敗給了林羽臨時起意的這個“簡單”、“粗暴”的方案,同樣,最終也是這個自己譏諷著“莽夫之勇”的“菜鳥”救了自己這個老手!

林羽走到江口跟前,蹲下身子,麵帶笑容的拿手拍了拍江口的臉,笑道,“說吧,你把剛纔那幫人送來的東西藏在哪裡了?!”

玫瑰聞言麵色一正,神色凝重的望著江口,有些迫不及待想從江口口中得到訊息。

“哼!”

江口咬著牙冷聲道,“你們殺了我吧,作為旭日帝國的武士,我寧願死,也不會屈服的!”

“敬酒不吃吃罰酒!”

玫瑰冷喝一聲,再次提起了手裡的匕首。

“冇用的!”

未等玫瑰把匕首紮下去,林羽搖了搖頭,製止住了玫瑰,淡淡道,“江口先生是條硬漢,這點疼痛不足以讓他屈服!”

這江口承受疼痛的能力著實有些讓林羽感到意外,怪不得江口這麼年輕就成為了神木組織中的隊長。

玫瑰聞言微微一怔,不明白林羽突然間怎麼向著這個倭國人說話了!

確實,這個倭國人鐵血的性格實在有些難能可貴,但是現在他們是兩個陣營的人,林羽不應該對這倭國人流露出賞識的意思吧?!

江口聽到林羽這麼誇讚自己,也不由冷哼一聲,臉上浮現出一絲更加十足的傲氣。

林羽冇有理會玫瑰的驚詫,衝江口說道,“江口先生,你對華夏的中醫瞭解多少?!”

江口聽到林羽這話眉頭微微一蹙,瞥了林羽一眼,眼中有些狐疑,不知道林羽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語氣譏諷的冷聲道,“對於你們華夏豬的這些垃圾文明可,我不瞭解,也冇興趣瞭解,因為你們不配!”

玫瑰聽到他這話氣的牙癢癢,恨不得直接用匕首在這江口的脖子上穿一個血窟窿。

不過林羽倒是滿臉的坦然,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反而臉上浮起一絲笑容,衝江口說道:“江口,你會叫爺爺嗎?”

“你說什麼?!”

江口被林羽這話問的麵色一怒,不知道林羽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能猜到,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冇什麼,就是問問你會不會叫爺爺!”

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緩緩道,“一會兒你口中罵著的垃圾文明,會讓你叫爺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