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以前用這種方式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知道如果是人嘴的話,捂上去肯定是溫熱的,但是他這一巴掌捂上去,竟然發現自己手裡的東西是硬邦邦的,而且還微微顫動。

百裡麵色大變,猛地低頭一看,隻見躺在椅子上的,竟然是一個人形玩偶!

而玩偶的嘴巴上用交代牢牢纏著一部手機,手機裡播放著的,就是他們剛纔聽到的呼嚕聲。

“不好,有詐!”

玫瑰見狀麵色猛然一變,急忙提醒了一句,一把拽著百裡的胳膊就要往外跑。

但是為時已晚!

隻聽砰呤砰呤幾聲玻璃碎裂的聲響,從外麵扔進了幾個冒著濃煙的催淚瓦斯彈!

玫瑰和百裡兩人麵色陡然大變,急忙一弓身,一個跟頭翻出了書房,衝進了大廳。

不過與此同時,大廳裡也瞬間響起了幾聲同樣的玻璃碎裂的聲音,濃煙頓時溢滿了屋子。

“咳咳咳……”

玫瑰和百裡一把扯出自己的袖口擋住了麵部,但是劇烈刺鼻的煙味還是嗆的他們眼淚直流,不停的咳嗽著。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響亮的腳步聲,隻見濃煙中有幾個戴著防毒麵罩的身影朝著他們倆這邊衝了過來,手裡皆都拎著一根鋼棍,衝過來二話冇說照著玫瑰和百裡的身上就掄了過來。

玫瑰和百裡見狀麵色大變,一邊捂著嘴,一邊躲閃著這些人的攻擊,但是身形慢了許多,顯得十分的吃力。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速度和能力都直接被減半。

而對麵的這幫人,都不是普通人,手裡的一根鋼棍舞的呼呼作響,招式淩厲毒辣,普通人根本躲閃不過去。

而且他們人又多,采取合圍之勢,所以玫瑰和百裡雖然用儘了全力躲閃著,不過身上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打了幾棍子,鑽心般的疼痛陡然間傳遍全身。

“小心!”

百裡看到玫瑰身後一根鋼棍掄了過來,急忙一個箭步衝過來,背部往後一挺,替玫瑰擋下了這一擊。

隨即他一把將玫瑰互在身下,索性也不去躲了,咬著牙替玫瑰扛下這些棍子。

同時他眼中涕淚橫流,不知道是被煙燻的還是因為悔恨,顫聲道:“對不起,玫瑰,是我害了你!”

此時的他才知道,剛纔信心十足的他是多麼的可笑,他自以為已經看穿了人家的一切戒備,殊不知其實是人家早就已經給他們倆設下了陷阱。

“華夏豬!”

此時一旁傳來一個帶著滿滿得意的聲音,哈哈笑了幾聲,用無比流利的中文說道,“你們那天偷偷潛入進來的時候,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就是故意引誘你們上鉤的,蠢貨!我就想看看是誰膽大包天,竟然敢打我大旭日帝國的主意!”

聽著這個囂張的聲音,百裡和玫瑰無力反駁,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成為了刀俎上的肉,任人宰割。

“**的小東洋,早晚有一天,我們的人,會替我們報仇的!”

百裡咬著牙怒聲罵了一聲,話音一落,他噗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眼前陡然間變的模糊起來,仍舊靠著意念緊緊的護著身下的玫瑰。

其實玫瑰很想推開他,幫他一起扛,但是百裡緊緊的抓著玫瑰的手,不讓她起來。

他早就算過其中的風險,萬一他們被髮現,無法及時逃走的話,多半就是死路一條,更不用說是這種在人家有所準備的情況下。

而臨死之前,他能為玫瑰做的,也隻有拚死護她片刻了!

“百裡,你起來,你起來!”

玫瑰帶著哭腔說道,“你這樣會死的!”

百裡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了,嘴裡的鮮血如泉湧,大口大口的往外吐。

“家榮!”

玫瑰在萬念俱灰之際,下意識的大喊了林羽一聲。

“來了!”

隻聽她話音一落,一聲冷喝傳來,從依稀消散的煙霧中陡然間衝進來一個人影,隻見那人影手猛地一揚,幾道寒光陡然射出,正中玫瑰身旁幾人的膝蓋,那幾人膝蓋吃痛,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頓時感覺全身僵麻,動彈不得。

玫瑰心頭頓感振奮,抬頭一看,能夠認出衝進來的正是林羽。

林羽冇有絲毫的遲疑,幾根銀針揮灑出去之後,身子迅速的朝著當中一個黑影衝了過來,迅速淩厲的踢出了一腳,正對那黑影的胸口。

那黑影就是方纔說話的那隊長,麵對突然闖進來的林羽,他麵色沉穩無比,冇有絲毫的慌亂,見林羽這勢大力沉的一腳朝著自己的胸口踢了過來,他淡淡的一笑,壓根冇有閃躲的意思,冷聲道:“真是不知死活!”

話音一落,他兩隻大鉗子一般的手猛地朝著林羽踢來的腿上抓了過去。

他一抓不知道練過多少次了,所以十分精準的抓住了林羽踢過來的這一腳,他的手陡然間抓到林羽腳踝的刹那,作勢要用力往外一扭,想要直接扭斷林羽的腳踝。

但是讓他驚訝的是,他這一扭,宛如扭在了一塊鐵疙瘩上一般,根本毫無作用,而且更讓他感覺恐怖的是,林羽這一腳被他抓住之後,力道冇有絲毫的停滯,砰的一聲正中他的胸口,他噗的一口鮮血噴出來,身子驟然間飛了出去,再次砰的一聲砸到了後麵的牆上,接著狠狠的撲到了地上,他哇的又吐了一口鮮血,情不自禁的含糊道:“臥槽……”

他心頭驚訝無比,實在想不到,華夏竟然還有如此牛逼的人物!

很顯然,他有些過於輕視了林羽的能力,也有些過於托大了,所以這才著了林羽的道兒。

要是按照他的真實實力,是完全可以跟林羽鬥上幾個回合了。

他那一幫手下見自己的隊長被人家一腳就給踢廢了,也是目瞪口呆,心頭大喊,臥槽!

他們在華夏呆久了,對於這個華夏人用於抒發內心各種震撼情緒的詞彙運用的也是遊刃有餘。

林羽也冇想到自己會這麼輕易的得手,活動了下自己的腳腕,驚喜道:“這至剛純體果然不是蓋的!”

他知道,以家榮兄以前那種凡胎**,要是被抓上這麼一下子,就算腿不斷,也吃不了兜著走。

“都愣著乾嘛,給老子上!”

趴地上的隊長立馬大手一揮,周圍的一幫人頓時朝著林羽衝了上去。

因為林羽一開始就製住了幾個人,所以這樣一來,對麵的可戰鬥人數縮減了不少,隻有七八個人朝著他衝了過來。

林羽冇有絲毫的懼意,不退反進,猛地朝著這幫人衝了上去,陡然間衝到了這幫人的中間,但是林羽並冇有出手,也冇有絲毫的停滯,直接用靈活的步法從他們中穿了過去。

那幫人陡然一怔,猛地回頭看去,隻見林羽已經飛速的掠到了方纔被他踢飛的隊長跟前,接著二話不說,一把掐住了那個隊長的脖子。

隊長麵色一怒,猛地伸出手抓住了林羽的胳膊,但是就在此時,一把鋒利的匕首陡然間紮進了那隊長的胳膊,刹那間鮮血四濺。

“啊!”

那隊長忍不住嚎叫一聲,不過他很快一把咬住牙,硬生生的認了下來,臉憋得通紅,額頭上大顆大顆的汗珠滾落下來,轉頭一看,隻見玫瑰不知何時已經衝到了他跟前,麵冷如霜,一邊望著他,冷聲道,“這一刀,是為我朋友紮的!”

話音一落,她猛地拔出刀,再次狠狠的朝著那隊長的傷口刺去!

“噗嗤!”

又是一聲利器刺破皮肉的聲音。

“嗚……”

在劇烈的疼痛刺激下,這隊長的臉部陡然間扭曲無比,額頭上青筋暴起,嘴裡的牙幾乎都要咬碎了。

“這一刀,是為被你辱罵的所有華夏人紮的!”

玫瑰的聲音中冇有絲毫的情感,冷冷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