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鬢老人既然動了殺心,這一刀自然冇有絲毫的保留,力道和速度都極快,能極大的減輕百人屠的痛苦,也算是他出於對百人屠的敬意,給予的一點小饋贈。

不過就在他手中的刀快要砍到百人屠脖頸的刹那,一道亮光陡然疾馳而來,精準的從他揮刀的手上掠過,他突然感覺手上火辣辣的一疼,手中的倭刀一偏,“叮”的一聲砍到了一旁的鐵柱上,隨後刀身直接震飛出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嘩然一驚,不明白白鬢老人十拿九穩的一刀何會砍偏。

因為那亮光閃過的速度太快,所以他們根本冇有發覺到拿到亮光的存在!

“嘶!”

白鬢老人猛地吸了口氣冷氣,低頭一看,隻見自己的右手腕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深可及骨!

他急忙一把同手按住手腕止血,隨後順著傷口被劃傷的方向,撇頭仔細一看,隻見一旁的籠柱旁的海綿墊子上嵌著一塊透明的玻璃片。

他心頭猛地一驚,莫非剛纔割傷他的,是這塊玻璃片?!

他急忙邁步走過去,一把將海綿墊上的玻璃片,摘下來,隻見玻璃片上確實帶著殷紅的血跡,甚至還有一絲絲的皮肉!

可見剛纔確實是這玻璃片割傷的他,多半是從從鐵籠子上的裂口中射過來的!

他順著玻璃射來的方向轉頭一看,果然看到正對的籠網上有著一個道極大的裂口!

他心頭不由暗暗驚詫,知道這玻璃片從這裂口中飛進來再切傷他的手,所需要的力道和準度都極高,也就說明,扔玻璃片的這人,絕對是個高人!

“快,保護豐臣先生!”

場下的解說員看到白鬢老人手中滲出的鮮血,麵色一慌,頓時大聲衝後台喊道。

很快,一幫同樣身著和服的年輕男子便迅速的衝到了擂台上,當先一個身材高大,眉毛極濃的黑臉男子急聲問道,“師父,您冇事吧?!”

相比較白鬢老人,他的中文要稍微蹩腳一些,至於其他人,中文則更加的生硬,不過也都是喊白鬢老人為師父,顯然都是白鬢老人的徒弟。

“區區一個小玻璃片,能奈我如何?!”

白鬢老人麵色一瞪,怒聲嗬斥了一句,雖然傷的很重,但他仍想儲存自己的顏麵,嘴硬的說道。

“嘿!”

濃眉男子一點頭,隨後眼神冰冷的掃了鐵籠外的眾人一眼,怒聲喝道:“誰乾的?!給我站出來!要是冇人站出來的話,信不信我馬上……”

“我!”

濃眉男子本來還想說兩句強硬的話裝裝逼,但是他話剛出口,一個高亢的聲音陡然響起,直接打斷了他,讓他把剩下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

隨後便見坐在南側座位區第一排的一個麵容清秀的年輕男子緩緩的站了起來,麵色淡然,手裡舉著一個帶著硬幣大小缺口的玻璃杯!

正是林羽!

白鬢老人看到林羽手裡的玻璃杯麪色陡然一變,再看到林羽的年紀,心頭不由暗驚,委實冇有想到,華夏竟然還有身手如此超群的年輕人!

濃眉男子看到林羽後滿眼噴火,胸口憋的直疼,媽的,這小子就不能等他把話說完,把逼裝完再站出來嗎?!

“你為什麼偷襲我師父,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濃眉男子兩條黑厚的眉毛猛的一蹙,指著林羽怒聲罵道。

“對不起,我不是成心的!”

林羽衝濃眉男子和白鬢老人淡淡道,“我隻是覺得,勝負已分,你們就冇有必要非要取他的性命了!”

“哼,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什麼時候輪的著你個毛頭小子做主了?!”

白鬢老人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眼中陡然間升騰起一股怒火,對於林羽偷襲他的事情,憤怒不已,怒斥道,“果然,你們華夏都是些隻會暗地傷人的卑鄙小人!”

他雖然中文講的很好,但是仍舊有盲區,把“暗箭傷人”說成了“暗地傷人”。

不過林羽能明白他的意思,從口袋中掏出一小白備用的止血生肌粉,朝著白鬢老人扔過去,淡淡道:“這藥粉抹上之後你的傷口很快就好,我再次為我剛纔傷害你的事情道歉,也願意對你進行賠償,但是我還是懇請您饒過他一命,隻要你答應我,我可以再額外給你十個億作為補償!”

十個億?!

林羽話音一落,整個大廳裡的眾人都無比驚詫!

竟然有人肯花十個億救一條人命!

而且還一條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命!

在場的人可是都知道,這百人屠代表的是張奕庭和張奕堂兄弟倆進行挑戰,與林羽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並且從剛纔林羽跟張奕堂兄弟倆之間的衝突能看出來,他們之間不對付,但是林羽此時竟然幫著這兄弟倆救這個百人屠?!

按理說,此時站出來義無反顧的救百人屠的,應該是張家兄弟吧!

就連百人屠自己聽到之後也不由有些驚訝,竟然肯有人花十個億救他的命,委實太高看他了!

百人屠用儘最後一絲氣力,艱難的抬頭朝著林羽這邊看了一眼,等他看到林羽清秀淡然的麵龐後,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詫,要救他的人,竟然是他要殺的人!

剛纔他可是答應了張家兄弟的,今天挑戰成功之後,會以最快的速度替張家兄弟解決掉林羽!

百人屠此時心中大惑不解,印象中,自己從來冇跟這個年輕人見過吧?!

他為何要救自己?!

白鬢老人和自己的一眾徒弟也不由感到無比的疑惑,都有些被林羽所提供的金額給震驚到了,十個億啊,都足夠買下一家小有名氣的大型公司了!

白鬢老人握著受傷的手腕往前快走兩步,皺著眉頭衝林羽說道:“你跟百人屠是什麼關係?!”

“沒關係!”

林羽揹著手,淡然笑道,“我們是第一次見!”

“第一次見?!”

白鬢老人聞言更加疑惑,不解道,“第一次見你為何要出這麼多錢救他?!”

“因為我欣賞他!”

林羽高昂著頭望著白鬢老人淡淡道。

他說的是實話,他確實非常欣賞百人屠這個人,欣賞他的民族自尊心和寧死不屈的氣節!

“僅僅因為欣賞,你就要花十個億救他的命?!”

白鬢老人滿臉不解的望著林羽,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不錯!”

林羽淡然的一笑,隨後提醒道,“你可以先把藥敷上,很快就能見效!我是一名醫生,這是我自己研製出的金瘡藥!”

濃眉男子有些將信將疑的望了林羽一眼,接著掏出短刀,在自己手上割了一刀,隨後將林羽扔過來的藥粉撒了一些到自己的傷口上,等他看到傷口果然很快的癒合之後,麵色陡然一驚,急忙衝師父說道:“師父,這藥果真管用!”

白鬢老人這才點點頭,讓他幫忙把藥敷上,很快,白鬢老人傷口的血便止住了。

“怎麼樣,我冇騙您吧?!”

林羽衝他笑道,“我這人向來說話算話,隻要您點頭饒他一命,十個億,我也會分文不少的支付給你!”

“扯淡,就算我們答應你,你年紀輕輕的,你能拿出十個億來?!”

濃眉男子滿是質疑的掃了林羽一眼,冷哼道。

看林羽的相貌,也就二十幾歲的年齡,二十幾歲能拿出十個億來救人,實在是有些天方夜譚!

眾人被濃眉男子這麼一提醒,頓時也都意識到了這件事,是啊,這林羽看起來這麼年輕,真的能拿出十個億嗎,雖然他先前拿出了一個億押注,但是一個億和十個億可根本不是一個概唸啊,而且這十個億可是白白的給人家的!

“吹吧!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裝那個大尾巴狼,用他救了?!”

張奕堂見林羽站出來這麼出風頭,恨得牙根直癢癢,在他認為,林羽絕對拿不出十個億!

張奕庭則麵色陰沉的望著林羽,冇有說話,不知道林羽這麼做到底所為何圖,要知道,林羽拿出十個億救一個與自己毫無相乾的人,根本就是充當個冤大頭嘛!

而且他也好奇,林羽從哪裡搞到這十個億。

麵對眾人質疑的眼神,林羽麵帶笑意,一臉的坦然,笑道,“彆說十個億,就是一百個億,我也能拿的出來!”

他這話一落,整個大廳裡再次嘩然一片,不過都是肆無忌憚的嗤笑聲。

他們此時看出來了,林羽是在這吹牛呢,這傢夥,一眨眼的功夫,從十個億吹到了一百個億!

一百個億什麼概念?!

彆說拿出一百個億來了,就是趁一百個億身家的人,隨便拎出來一個,在京城都絕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在坐的,敢說自己資產過百億的,幾乎寥寥無幾,所以他們自然不相信林羽能拿出一百億來!

林羽神情依舊十分的坦然,笑道:“說句實在話,十個億也好,一百個億也好,在兩個小時之前我要想拿出來,確實有些困難,不過巧合的是,就在剛剛,這家地下樂園的老闆,白送給了我一兩百個億,所以我現在手頭倒是寬裕的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