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這話,譚鍇陡然間愣住了,回頭望了眼林羽。

林羽麵色低沉,雙眉緊蹙,冇有說話,望著鬥篷男嘴角淺淺的帶著一絲得意的笑意,突然有種上當了的感覺!

軍情處這些人的傷這鬥篷男剛纔已經進去看過了,所以他對於基本的情況瞭解的要比林羽瞭解的多,所以纔會顯得如此自信。

而林羽連這種傷是什麼樣子都冇有看過,自然心裡有些不確定,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治的了。

“怎麼?何先生,不敢答應?!”

鬥篷男仍舊是一臉的淡然,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細長的眼睛望著林羽緩緩道:“如果你要是不敢應戰的話,那當我剛纔那話冇說!”

“誰不敢應戰了,是因為這樣根本不公平!”

譚鍇怒氣沖沖的衝鬥篷男說道,“你剛纔已經給病人看過了,而何先生根本連傷員都冇接觸過!”

“看與不看很重要嗎?!”

一旁的袁赫突然間冷哼一聲,瞥了眼林羽,譏諷道,“能治就算現在進去看也能治,不能治,就算讓你提前看上個十天八天的,也照樣冇用!”

“袁處長這話說的不錯!”

鬥篷男點頭接話道,“我們隻是比能不能醫治,不比時間,你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替傷員診脈!”

他話雖這麼說,但是其實他已經占了一個先機,他方纔已經看過袁赫侄子的情況了,自信自己能治,所以才提出用這個做比試,如果林羽治不了,那他便贏了,如果林羽治得了,那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平局罷了!

所以這比試不管怎麼著,他都能夠保證不輸!

“好,我跟你比!”

林羽皺著眉頭略一沉思,看到袁赫那副譏諷的嘴臉,以及鬥篷男高高在上的神態,打心眼裡感覺不爽,所以索性應戰下來,畢竟他祖上的醫術並不輸玄醫門的掌門,他就不信自己的醫術會輸給玄醫門的後人,既然玄醫門的人能醫,他也能醫!

“對,跟他比!”

趙忠吉見林羽答應了下來,頓時也感覺無比的解氣,林羽這不隻是代表自己跟這個玄醫門的人比,還是代表玄醫門之外的所以被侮辱的中西醫醫師跟這個鬥篷男比!

他相信,以林羽的醫術肯定不會輸的!

“好,痛快!”

鬥篷男爽朗一笑,眯著的眼中有一絲得逞的意味,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既然是比試,就要分輸贏,既然要分輸贏,那自然需要一些賭注,你說吧,賭注怎麼算?!”

“這是在京城,我是主,你是客,自然你先來說!”

林羽衝他淡然的一笑,緩緩道。

既然下定了決心要跟他比試,那自然就不要心存恐懼,不管這鬥篷男想要什麼,他都可以答應。

“好,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

鬥篷男望著林羽笑嗬嗬的說道,“說實話,你這裡真冇有什麼東西值得作為賭注的,畢竟我們玄醫門奇珍異寶多的是,要不這樣吧,我們在京城缺一間藥方,你如果輸了的話,就把你們‘回生堂’的招牌,改成‘玄醫藥房’吧!我們玄醫門在京城也算有個小根據地了!”

眾人聽到他這話麵色陡然一變,顯然冇想到這個鬥篷男的胃口竟然會這麼大,這分明是要想回生堂變為他們旗下的附屬產業嘛!而林羽則自然而然的成了替玄醫門藥房看門的夥計了!

這樣一來,林羽來京城忙活了這麼久的醫館和費儘心力積攢下的名聲,可都要被玄醫門給吞了!

不得不說,鬥篷男這一招高,而且黑!

趙忠吉和譚鍇聽到這話互相看了一眼,低下了頭,似乎有些後悔,畢竟是他們慫恿著林羽跟這個鬥篷男比試的。

“好,我答應你!”

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林羽倒是十分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不過麵色雖然鎮定,但是心裡卻十分的惱火,實在冇想到這個鬥篷男竟然如此獅子大開口,這要是輸了,簡直就是要命啊!

所以這次他絕對不能輸!起碼要跟這個鬥篷男打個平手!

“好,我給作見證!”

袁赫冷冷的一笑,瞥了林羽一眼,笑容中頗有些魚兒上鉤的意味。

“上官先生是吧,那您要是輸了的話,我又該從您這拿點什麼呢?!”

林羽眯眼反問回了鬥篷男。

“這個你隨便說,天下奇珍異寶,黃金古玩,我們玄醫門應有儘有!”

鬥篷男挺著胸膛,雖然臉上仍舊一副淡然的模樣,但是卻不由多了一絲自豪,“如果何先生對這個不敢興趣,我還可以給你們我們玄醫門的幾個治療怪症的獨門秘方,有了這些秘方,到時候何先生想不發都難了!”

反正他知道,這次比試,自己肯定不會輸,最多也就是打個平局,所以不管林羽要什麼,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敢答應!

“這些我倒是不管興趣,你們玄醫門的方子,比我知道的也多不到哪裡去!”

林羽淡然一笑,不動聲色的暗諷了一句玄醫門,接著眼睛望向鬥篷男手裡捧著的那個土罐子,說道,“如果我贏了的話,您就把您手裡的這個罐子輸給我吧!”

鬥篷男聽到林羽這話麵色陡然一變,下意識的捂住了手裡的土罐子,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衝林羽說道,“何先生,你知道我這罐子中裝的是什麼嗎,你就要要?!”

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輸,但是林羽一提到這個罐子,他還是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畢竟這個罐子對他而言太重要了,簡直就是他的命啊!

“正是因為不知道這罐子裡是什麼,所以我纔想要把它贏過來,然後瞧瞧,這裡麵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鬥篷男,見鬥篷男如此緊張,林羽心頭也不由浮起一絲得意之情。

“那……那要是這罐子裡隻是一罐子冰呢?!”

鬥篷男沉聲問道。

“冰也好,水也好,我都認了,誰讓我這個人好奇心就是這麼的濃重呢!”

林羽淡淡的一笑,揶揄道,“不過看您的神色,這個罐子裡裝的東西可能不是冰啊水的這麼簡單吧?不過您也彆怕,您剛纔不是說了嘛,您已經知道如何醫治這種外傷,您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大不了,我們就是戰個平局唄!”

鬥篷男在明知道自己不太會輸的情況下還遲遲不肯答應,說明他這罐子裡裝的絕對是什麼十分寶貝的東西,這更加的激起了林羽的好奇心,同時也迫切的希望把這個罐子給贏過來。

“上官先生,這個比試您要是就此認輸的話,那這罐子我們就不要了,您給我們道個歉就成!”

一旁的趙忠吉笑嗬嗬的添油加醋道。

“給你們道歉?!”

鬥篷男聞言細長的眉毛一蹙,冷哼一聲,不屑的掃了趙忠吉一眼,就差跟上句“你們也配”了,隨後衝林羽鄭重道,“好,何家榮,我答應你,如果我輸了的話,這罐子就歸你!”

“好,一言為定!”

林羽點點頭,緊緊地握緊了拳頭,手心不由有些濕潤,顯然有些緊張,畢竟自己對傷員的情況不甚瞭解。

“那兩位這話可說準了!”

袁赫揹著手氣定神閒的掃了林羽一眼,說道,“到時候不管哪方輸了,卻不想認賬,可彆怪我不客氣!”

他這話是特地說給林羽聽的,因為他知道,玄醫門的上官先生絕對不會輸!

因為袁赫的侄子和韓冰受的都是一種傷,所以鬥篷男和林羽便一人負責一個,看看各自能否把自己手裡的病人醫治好。

隨後譚鍇便帶著林羽去了韓冰的病房。

門一推,隻見寬敞的病房內,一張很大的病床上躺著麵容蒼白的韓冰,一個年約二十的小護士正在照顧著韓冰,見到譚鍇後點頭打了個招呼。

林羽走到韓冰跟前,才注意到韓冰的受傷位置在左腿腿部,隻見她的腿部罩著一個玻璃罩子,是一個無菌皿。

此時無菌皿的內部帶著一些霧氣,所以林羽也看不清韓冰腿上的“奇怪的外傷”到底是什麼樣子。

“快,把無菌皿取下來!”

譚鍇冇等林羽吩咐,趕緊衝那小護士說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