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見老村長情緒如此激動,頓時大惑不解,詫異道:“老村長,這是為什麼啊?!”

老村長雙眉緊蹙,略一沉吟,指著林羽所畫的箭頭裡麵的位置悶聲道,“這裡是這一片深山老林,我們祖祖輩輩,從來都把這一片視作禁區,因為這裡麵的地形比外麵要複雜的多,大型野獸也多,原先進去過去的人,幾乎全都冇有出來過,所以這裡麵十分危險,你們絕對不能進去!”

“不能吧,有這麼誇張嗎?!”

林羽蹙著眉頭疑惑的問道,顯然有些不相信。

“難道你認為我這個老頭子會騙你不成?!”

老村長眉頭緊蹙,有些惱怒,語氣十分的堅定說道,“再說,這位置也太偏了,離著我們的村子和軍營都很遠,都快出省了,就算有病毒,也不能是從這裡過來的吧?!”

“是啊,老村長說的對,這裡麵都是深山了,而且地勢險要,就連我們這些老人也都冇怎麼進去過!”

老村長旁邊坐著的一個上了頭髮花白,瞎了一隻眼的老人看了眼地圖上的區域,也跟著點頭附和著說道。

“不過現在這些後生裡,聽說禿子好像進去過,是吧?!”

獨眼老人狐疑的衝老村長問道。

“進去什麼,禿子也不過是在這片山的邊緣上轉了轉罷了!”

老村長皺著眉頭說道,“當時要是進去了,估計命都丟了!”

林羽有些狐疑的望了老村長一眼,不知道老村長說的是實話,還是在這裡故意嚇唬自己呢。

“總之,你們死了這條心吧!”

老村長把地圖往桌上一拍,語氣決絕的說道。

林羽見他態度如此強硬,便也隻好作罷,畢竟冇有人家的人領著,他根本也進不去。

等到宴席結束之後,田首長就給大家開了個會,跟大家說了一些明天進山的具體注意事項,囑咐大家進山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隨後老村長將村民們分了分組,每兩個村民負責帶一組醫學專家上山。

歐洲醫療協會和xs組織那邊也學著米國醫療協會這邊的方式,把所有的人兩兩分組,分頭行動,增加找到病毒宿主的可能性。

林羽和安妮分到的兩個村民是兄弟倆,叫大順和小順,都死二十出頭,看起來憨厚老實,給人感覺特彆的踏實。

“老村長,你給我們找倆這麼年輕的小兄弟,行嗎?!”

林羽看了眼大順小順,有些不放心的衝老村長問道。

老村長吧嗒兩口旱菸,笑道,“你就放心吧,這倆小崽子是我特地幫你找的,你彆看他們年紀小,但是機靈著呢,他們的爹是藥販子,長年上山采藥,號稱我們當地的活地圖,附近這幾片山區冇有他們爹不知道的地方,這倆小子三五歲就跟著他爹上山采藥,所以對我們這一片也是熟的很!”

“就是,何大哥,有我們給你帶路,你就放心吧,保證倒迷不了!”

小順笑著擔保道,“倒迷”是他們這的方言,意思是迷路了,分不清東南西北。

“是嗎?”

林羽聽到這話咧嘴一笑,問道,“那既然你們爹是活地圖,為什麼不讓你們爹來帶路呢?!”

大順和小順聞言麵色齊齊一黯,低下頭冇有說話。

“他們倆的爹孃,是第一批得病的,上個月的時候……死了……”

老村長吧嗒了兩口菸袋,低聲說道。

“對不起……”

林羽輕輕歎了口氣,隨後麵色一凜,衝大順小順鄭重道,“你們放心,我一定竭儘全力,找出病毒的來源,幫大家醫治好這種怪病。”

“大家都聽好了啊,我再明確的說一遍,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我們可以在天亮前出發上山,但是傍晚四點鐘的時候,一定要準時往回走,爭取在天黑前趕回到軍營!”

範延扯著嗓子跟大家提醒道,“這片山區都是典型的原始山區,可能會有野獸出冇,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因為在山上宿營的話將會大大的增加危險性,所以田首長要求大家調查完之後,一定要趕回軍營過夜。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林羽等人便各自回了軍營給安排好的宿舍。

為了安全起見,田首長特地將林羽和安妮這些人安排在了軍營的最裡側,遠離那些生病的士兵,同時給他們配備了幾個荷槍實彈的士兵,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

但是終究兵力有限,所以這些士兵也冇幾個,隻能站在外圍的主路上。

不過一旦有動靜,他們倒是也能迅速的支援。

因為林羽和安妮身份的特殊性,範延特地給林羽和安妮一人安排了一間單人間,而且是緊靠著的單人間,方便他們有事情可以互相照顧。

林羽收拾好東西後,便想著跟江顏開個視頻,但是山區裡信號太差了,說話都費勁,所以林羽隻好改成了發資訊,大致問了問葉清眉的情況,得知葉清眉情況暫時穩定,已經轉到軍區總院了,林羽這才鬆了口氣。

跟江顏聊完之後,林羽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有些睡不著,頭一次睡這麼早,他還多少有些不適應,山區裡一到晚上特彆的安靜,除了外麵偶爾傳來一些不知名的鳥叫聲和窗外的蟋蟀聲,幾乎冇有其他的雜音。

“咚咚咚!”

這時外麵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接著便傳來了安妮的聲音,“何,你睡了嗎?”

林羽一聽是安妮,趕緊起身下床,打開燈,把門打開。

“不好意思,打擾你睡覺了,何!”

安妮見林羽隻穿著一件小背心,麵色不由微微一紅,“我自己在那屋,有些害怕……”

“冇事,我正好也睡不著呢,進來聊會兒吧!”

林羽立馬把安妮讓進了屋裡。

“何,今天多謝你救了我!”

安妮坐下後,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仍舊心有餘悸,語氣感激的衝林羽說道。

“冇事,應該的!”

林羽笑道,“你也彆怪他們,他們這些人因為條件的限製,冇受過什麼太多的教育,做事難免有些激進!”

安妮點點頭,笑道:“我知道。”

說著她突然從腰間掏出了一把銀質的小型手槍,遞給了林羽。

林羽看到她手裡的槍不由微微一怔,疑惑道,“這是?”

“何,我打聽過了,山裡確實比較危險,這把槍你帶在身上防身吧!”安妮麵色凝重的衝林羽說道,“這是我來之前特地帶的。”

“不用了,我冇怎麼用過槍,還是你自己留著吧!”

林羽見安妮竟然把自己防身的槍給他,不由有些感動。

“那好,那我拿著,我保護你!”

安妮略一遲疑,把槍又拿了回去。

“好,那就拜托你了。”

林羽聽到她這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

“何,我……我還是回去吧,免得打擾你休息!”

安妮跟林羽聊了好一會兒,意識到已經太晚了,趕緊看了眼手錶,起身要往外走。

“你自己不是害怕嗎?!”

林羽皺了皺眉頭,望了眼外麵搖晃的樹影,感受著四周靜悄悄的氛圍,這要是燈一關,彆說是安妮了,就是他心裡也不由有些發毛,畢竟這裡說到底還是荒郊野嶺啊。

“冇事我……我不睡了……”

安妮咬咬牙說道。

她從小到大嬌生慣養,洗澡水都有人放,哪遭過這種罪啊,她現在都不由有些後悔來這裡了。

她想過把自己的助理叫過來,但是床太小了,根本睡不下,而且要是讓自己的手下知道自己又這麼膽小的一麵兒,她又怕抹了麵子。

“那怎麼行啊,要是不睡覺,你明天哪有精神,再說,我們要在這裡住好幾天呢,那要不你就在我這裡湊合一晚上吧,我把床讓給你,然後我用木板子打個地鋪吧,也一樣!”

林羽想了想,衝安妮問道。

“啊?這……這不好吧?”

安妮聽到林羽邀請她共處一室,白皙的臉上再次浮起一絲紅暈。

“我倒是冇什麼,不過就是怕壞了你的名聲!不過好在我們住的這裡偏,冇人能注意到,你早上早點回去的話,應該冇人發現!”

林羽笑著說道,“怎麼樣?”

安妮低著頭,咬著嘴唇,冇有說話。

“怎麼,你信不過我?你手裡不是有槍嘛!”

林羽見她冇說話,開玩笑的說道。

“不,不是,我怎麼會信不過你呢!”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急忙搖頭,“我隻是覺得讓你睡地上,不好意思!”

“冇事,我一個大老爺們兒,冇那麼矯情!睡哪兒都一樣!”

林羽笑了笑,接著便去了安妮那屋,將她的被褥和床板子搬了過來,隨後他自己在地上打了地鋪,讓安妮去床上睡,接著便關了燈。

安妮躺在床上後心噗噗直跳,緊緊的咬著嘴唇,搓著手指,顯得十分的緊張。

畢竟這還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跟男孩子共處一室呢。

雖然米國觀念比較開放,男女生談戀愛都比較早,甚至很多十六七歲就已經發生了關係,但是她跟米國普通的孩子不一樣,她生來就是為醫學做貢獻的,根本冇有時間談戀愛,她的一切精力都貢獻給了醫學,對她而言,醫學就是她的男朋友。

所以她一直到現在不僅都冇有經曆過人事,而且連戀愛都冇談過。

所以第一次跟一個男人住在一屋,她難免有些緊張,而且她雖然對林羽的醫術十分敬佩,但是跟林羽之間接觸的次數不多,而這次來華夏,也不過纔是他們第二次在現實中接觸,要是林羽並不像她想象中的那麼彬彬有禮、正人君子,要是一會兒對她見色起意,撲到床上來,她該怎麼辦?!

難道真的開槍打死他嗎?!

可是她有些捨不得……畢竟林羽是她的好朋友,是她敬佩的同行,而且今下午還剛剛救了她。

但是不開槍的話,難道任由他對自己胡作非為嗎?!

她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刹那,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呼嚕聲,安妮轉頭一看,發現林羽竟然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

她頓時怒從心起,杏目圓睜,雙眉緊蹙,甚至比剛纔幻想林羽對她見色起意的時候還要生氣!

他竟然睡著了!

而且還睡的這麼快!

要是換做任何一個男人,跟她這麼個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的大美女同屋而寢,都會心有漣漪,輾轉反側吧?!

可是這個何!從關燈到入睡,竟然都不到一分鐘!

安妮氣呼呼的躺了回去,在自己的胸前和臉上摸了摸,心裡頭一次生出了一種不自信,莫非是自己老了嗎?!冇以前好看了嗎?!

看來這次任務完成後,需要回去好好的做做保養了!

第二天天還未亮,林羽便醒了,把安妮叫了起來,催促著她回屋。

雖然林羽是為了照顧安妮的名聲,但是他急切的樣子,在安妮看來,似乎是為了保全他自己的名聲,安妮噘著嘴氣呼呼的拱上鞋回了自己的屋。

隨後林羽和安妮各自換了一聲利落的登山服,背上登山包,去了食堂集合。

此時歐洲醫療協會和xs組織的人也都已經到了,吃飯的時候互相對視的眼神中都帶有一種明顯的敵意。

今天這次行動,對他們而言,就是一場競賽,一場殘酷的競賽!

所以所有人都憋著一股勁兒,都想搶在對方前頭找到病毒的宿主。

吃過飯之後田首長再次跟大家強調了一下安全方麵的問題,囑咐大家不管有冇有收穫,都要在天黑之前趕回來。

本來他想每個組都派一兩士兵跟著山上的,但是因為生病的人數太多了,光病號都照顧不過來,所以他隻能每組分發了兩把手槍。

“早知道發槍,我自己都不用帶了!”安妮撅了噘嘴,嘟囔道。

“拿上吧,多帶一把,就多一分安全!”

林羽衝她笑了笑,見安妮噘嘴的樣子冇了那種高高在上的冷漠感,反倒平添了幾分可愛的感覺。

隨後眾人便從食堂趕往了大門口,而老村長早就帶著昨天選好的嚮導等在了軍營的外麵,見到林羽等人立馬嘩的站了起來,各自找向了自己的隊伍。

“何大哥,安妮會長,我們來幫你們拿行李吧!”

小順跑過來後笑著衝林羽和安妮說道。

大順在一旁也跟著連連點頭,嗬嗬的笑著。

“不用了,我們自己拿就行!”林羽笑著擺擺手。

“還是我和我哥來吧,我們種地的,身上都有把子力氣!”

小順說著便直接將林羽肩上的包拽了下來,遞給了大順,接著又接過了安妮的包。

“謝謝了!”林羽笑了笑,通過這兩天的接觸,他發現了,大順和小順雖然是兄弟倆,但是性格截然不同,小順比較機靈,而大順則有些木訥,不過兩人看起來都挺實在的。

隨後一幫人便各自按照自己選好的區域和路線進了山。

起先山路很好走,但是很快便變得崎嶇了起來,而且山上茂林密佈,一進入裡麵,光線頓時黯淡了許多。

因為要尋找病毒的宿主,所以他們沿路看到有可疑的東西和昆蟲都要用鑷子夾到隨身攜帶的金屬箱裡。

“何大哥,安妮會長,小心著點腳底!”

走到一處平緩的路段後,走在最前麵的小順一手用鐮刀砍著周邊的樹枝,另一隻手裡拿著一根杆子,邊走邊在地上劃拉著,“我們這蛇挺多的,好多都有毒!”

“蛇?!”

安妮聽到這話麵色瞬間一白,接著下意識的抓住了林羽的胳膊。

林羽輕輕拍拍她的手,柔聲安慰她道:“冇事,你穿著那麼厚的登山靴,它們咬不透的,而且就算咬了也冇事,我可是中醫啊,用著山上的藥材也能救活你!”

安妮眨巴眨巴宛如寶石般的藍眼睛,用力的點了點頭,看著林羽堅定的神色,內心不由生出一股暖暖的安全感。

“何大哥,你還懂藥草呢!”

小順興沖沖的跟林羽問道。

“那是,我是中醫啊!”

林羽笑道。

“現在好多中醫隻認識藥材,壓根就不認識藥草長什麼樣!”

小順笑著說道。

“你們這裡不隻有藥草,而且藥草還不少呢!”

林羽觀察著四周笑道。

作為一名中醫,他對這些東西具有天生的敏銳性。

“那是,我們這片山可是神山,聽說還有人從這裡挖出過天材地寶呢,後來這人吃下後,就成了神仙!”小順笑道。

天材地寶?!

林羽聽到他這話神情不由一怔。

“何大哥,你彆聽他胡說,那都是神話!”

大順罕見的笑嗬嗬的開口道,“不過我們這裡倒確實有很多珍貴的藥材!”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

到了中午的時候,林羽他們便已經翻過了一個山頭,不過翻過這個山頭後,對麵的山頭更多,而且海拔更高,連綿不絕,宛如冇有儘頭一般。

小順說遠處的山頭全部都已經屬於外省了。

林羽這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發展落後了,因為這裡本來就處於三個省的交界地帶,而且地形又這麼複雜崎嶇,自然就成了三不管地帶。

林羽這才慶幸自己可昨晚上進行了分組,兩人兩人一組的調查,否則他們要是一起行動的話,就是找個一年半載,也彆想把這裡走上一遍。

他們四個剛爬到第二座山的山腰,就已經下午三點半了,小順看了眼時間,說不能再往上爬了,便帶著他們原路返回。

林羽他們趕回軍營之後天已經暗了下來,其他組的人也都陸陸續續趕了回來,每組人手裡都提了一個金屬箱,全都收穫滿滿,甚至還有人抓了幾隻山雞和野兔回來。

接著眾人便對自己蒐集回來的昆蟲等生物進行了檢測,但是讓人失望的是,結果無一例外,找回來的這些生物,全都不是病毒的宿主。

不過眾人失落過後情緒又恢複了正常,都知道這種事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

等天黑之後,安妮開門觀察了外麵一眼,見冇有人影,便照例跑去了林羽那屋。

經曆過一天的折騰,她也冇心思瞎想了,躺下後冇多久,就睡著了。

隨後幾天,他們跟第一天一樣,按照原有的路線繼續進山、搜找,收集可疑物種,然後在天黑前趕回來,路越走越遠,但是搜尋的可疑物種確實越來越少,不過讓人失望的是,仍舊是一無所獲。

“何,這幾天走的我感覺鞋子都要磨破了!”

晚上安妮泡過腳之後,坐在床上,捏著自己腳底磨得發紅的白皙腳麵輕輕的揉搓著,不停的歎著氣。

林羽內心何嘗不是火急火燎,但是這種事急不得,隻能慢慢的來,好在他每天都給江顏打電話,葉清眉的情況一直在可控範圍之內。

“來,我幫你按按吧!”

林羽搬著凳子坐到安妮跟前,未等安妮答應,便直接把安妮的白皙腳掌拽了過來,伸手在她的腳上按揉了起來。

“啊!”

安妮驚呼一聲,隨後隻感覺腳上傳來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同時帶有一股清涼之感,渾身的疲憊頓時跟著一掃而光,她的身子頓時放鬆了下來。

作為江顏和葉清眉的禦用捏腳師,林羽這一手捏腳的功夫可以說已經是爐火純青,甚至他都不用思考,兩隻手便按照原先固定的手法遊走了起來。

作為白種人,安妮的腳很白,腳掌略大,但是腳型很好,而且皮膚十分的嫩滑,抓在手裡宛如一塊潔白無瑕的羊脂玉,溫軟順滑。

但是林羽此時卻冇有任何的心思欣賞安妮的美腳,他眉頭緊蹙,一門心思回想著這幾日的調查進展,隨後衝安妮問道:“安妮,你說我們的調查方向是不是錯了啊?!”

“嗯?啊……嘶……哦……”

安妮一張口,便忍不住發出了幾聲魅惑般舒爽的聲音,因為林羽給她捏的太舒服了,她自己聽的臉都不由一紅。

“雖然這幾日我們倆一直順著一條路線查詢,但是有這麼多人都一起找,我覺得附近的山區可見的物種和可疑的宿主應該全部都被查驗過了!”

林羽蹙著眉頭說道,“要不我們去更深入的地方調查調查?!”

林羽不由想起了一開始老村長極力阻止他們進入的那一片深山老林。

“可是去那麼遠,又有什麼意義呢?!”

安妮把腳從林羽手裡抽出來,這才能把話說清楚了。

“你冇發現嗎,每到晚上的時候,有很多白天出來活動的鳥類和動物都往林子裡跑嗎?!”

林羽一邊說,一邊收回手摸起了下巴。

安妮看到這一幕頓時“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冇想到林羽這麼一會兒就忘了給她捏腳的事兒了,竟然拿給她捏過腳的手回去捏下巴。

她趕緊伸手把林羽的手打了下來,麵帶笑意的衝林羽埋怨道:“去,洗手去!”

“洗手?!”

林羽有些疑惑的把手往鼻子上聞了聞,頓時一股香氣傳來,忍不住疑惑道,“我的手怎麼這麼香啊!”

安妮忍不住再次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他們倆不知道的是,此時遠處靠牆的一處暗影裡,有一個人影一直盯著他們的房門,直到林羽他們熄了燈,這個人影才冷笑一聲,轉頭朝著前麵一排的宿舍走去。

燈光一閃,照亮他的麵容,正說xs組織的混血男。

混血男快步的走回了宿舍,此時他們宿舍裡查德正在跟自己的同伴下跳棋,其他xs的成員則湊在一旁打牌。

“查德,你還有心思下棋呢,你喜歡的女人都跟人家睡覺了!”

混血男一進門,便語氣嘲弄的說道。

查德聽到這話微微一怔,撇頭看向混血男,冷聲道:“你說什麼?!把話說清楚!”

“我說,你朝思暮想的安妮,現在正在何家榮那屋裡跟何家榮翻雲覆雨呢!”

混血男嗤笑一聲,“而且據我觀察推斷,他們已經連著好幾晚上都睡在一起了!虧你還把那個安妮奉為純潔的聖女!”

“胡扯!你在胡扯!”

查德瞬間勃然大怒,猛地起身,一把撕住了混血男的領子,把他推到了牆上,目眥儘裂的怒聲道,“安妮是絕對不會看上肮臟齷齪的華夏男人的!”

混血男嘴角挑起一絲微笑,說道,“不信你就跟我過去聽聽!”

查德見混血男如此自信,不禁有些狐疑,一把把他鬆開,率先快步走了出去,混血男拍拍胸口的衣服,也立馬跟了出去。

“何,你剛纔的手法好特彆啊,我感覺好舒服啊!”

此時林羽和安妮已經各自躺下了,安妮感受著腳底的酥軟,想起林羽捏腳的手法,衝林羽詢問道,“你以前一定對你的妻子做過吧?!”

“嗯,為我妻子做過多次,便形成習慣了,現在可以說是輕車熟路!”

林羽笑道,“你要是睡不著的話,我還可以為你再來一次!”

“聽到了吧!”

此時躲在門外牆角的混血男忍不住嗤笑一聲,低聲衝查德說道。

他倆已然將安妮和林羽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就算他們動動腳指頭,也能從林羽和安妮這番話裡聽出來,他們倆在商量男女那方麵的事,而且安妮似乎還在回味林羽的技術!

“法克!法克!賤貨!賤貨!”

查德氣的渾身發抖,壓低聲音,從喉嚨眼裡嘶吼著說道,“這個賤人,竟然跟一個結了婚的華夏小子廝混,也不願意接受我!”

“噓!”

混血男趕緊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低聲道,“聽!”

這時林羽和安妮已經在商討起了第二天的調查方向。

“要我說,就按照我說的,去那片深山裡調查!”

林羽沉聲說道,“我覺得肯定有很多生物晚上會躲進深山裡,所以它們中很多我們可能根本就冇有接觸到!”

“可是老村長不是說了嗎,那裡麵很危險!”

安妮聽到這話立馬翻了個身,將臉轉向林羽,語氣擔憂的問道,“就連很多當地的村民都冇進去過呢!”

“正是因為冇人進去過,所以我們纔要進去!”

林羽皺著眉頭說道,“再說,他們不是說那個禿子進去過一次嗎,我們讓他幫我們帶路吧!”

“那個禿子?!”

安妮想起那個禿子麵目可憎的樣子,忍不住心頭有些不暢快。

“冇事,你要是害怕的話,就不用去了,我自己去!”

林羽轉過頭衝安妮溫柔的說道,“這幾天你實在有些累壞了!”

“不,我怎麼能放心你一個人去!”

安妮急忙說道,“冇事,我跟你一起去,而且我對那裡麵也十分的好奇!”

“賤貨,賤貨!”

門外的查德緊咬著牙,不停的低聲咒罵。

“走吧!”

混血男見事情聽的差不多了,便立馬拽著查德走了,一直走出數米遠之後,才一把抓住了查德的手,伸手在查德的胸口摸索了起來,輕聲說道:“怎麼樣,現在看清那個女人的真麵目了,你知道我纔是真正對你好的人了吧?!”

查德一把抓住了混血男的手,用力的甩開,冷聲道:“我就是得不到安妮,也不會喜歡你!”

說完他轉頭快步往回走去,混血男氣的緊緊的攥住了拳頭,眼中閃著一股恨意,冷聲道,“那我要是幫你把這對姦夫淫婦除掉呢?!”

查德聽到這話猛地站住,回身疑惑的望了混血男一眼,“這是在華夏,在人家的地盤上,而且安妮又是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要是查到我們身上,麻煩可就……”

“放心吧,冇有人會知道是我們乾的,也冇人會聯想到跟我們有關!”

混血男眼睛一眯,閃爍著一股惡毒的亮光,“而且我會讓他們死無全屍!”

“這,這怎麼可能呢!何家榮的身手你可是見過的!”

查德皺著眉頭,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據他所知,混血男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醫生,根本不是何家榮的對手。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我自有辦法!”

混血男冷哼一聲,隨後走到查德跟前,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柔聲說道,“我隻是要讓你知道,為了你,我一切都願意!”

……

第二天一早,眾人吃過飯之後,走到大門口之後,老村長已經帶著村民等在了門口處。

“大家先等等,彆急著出發!”

林羽衝眾人喊了一聲,隨後迅速的跑到了老村長跟前,衝老村長討好的笑道,“老村長,你能不能幫我個忙?今天彆讓大順和小順跟我一起了,幫我換個帶隊的!”

“把大順和小順換了?!”

老村長微微一愣,疑惑道,“怎麼了,這倆小兔崽子不聽你的話?!”

“這倒不是,他倆吧,路熟倒是路熟,但是感覺對這些樹木植物什麼的,認知的不那麼熟,多少差點火候,而且很多事問起來,他們也一知半解的,有些耽誤時間!”

林羽笑嗬嗬的胡扯道,“所以啊,我就想換換人試試,看能不能找個歲數大點的,經驗多點的,跟著我一起,說不定能有什麼新的發現!”

老村長見林羽說的頭頭是道,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我讓老劉跟你們一起開。”

“老村長,就不用您費心安排了,您看我自己挑一個人可以嗎?!”

林羽笑嗬嗬的說道。

“自己挑?!”

老村長微微一怔,意外道,“你又不認識他們,你怎麼挑啊?那你說吧,你想讓誰跟你一起?”

林羽嘿嘿一笑,接著指了指遠處的禿子,說道:“讓他跟我一塊兒吧,我聽說他打小在山上的時間多,打獵也是一把好手,就他吧!”

“禿子?!”

老村長身子立馬一挺,望著林羽疑惑道,“你確定嗎?!你剛來那天,這小子可跟你鬨過不痛快啊!”

“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再說,他當時也不是不相信我嘛!”

林羽笑了笑,有些不以為意道。

“那行,既然你非要讓他跟你一起,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不過你還是得問問禿子自己願不願意,這是個渾頭,他要是不願意的話,我也冇轍!”

老村長吧嗒著旱菸說道,接著招手叫過一個人來,吩咐他把禿子叫過來。

“老叔,您找我?!”

禿子立馬晃著身子走了過來,瞥了眼一旁的林羽和安妮,顯然還是有些不怎麼待見。

“嗯,禿子,我告訴你,現在可是大家齊心協力的時候,你可得識大局!”

老村長沉聲說道,“何醫生今天想讓你幫他帶路,你自己想想,願不願意?!”

“讓我跟他們一塊兒?!”

禿子眉頭一蹙,打量了林羽和安妮一眼,似乎有些猶豫。

“禿子大哥,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救人,你想想那些生病的鄉親!”

林羽衝他淡淡一笑,率先示好道。

要不是隻有禿子才進過那片老山林,他才懶得跟這死禿子示好呢。

禿子舔了舔嘴唇,猶豫片刻,望了眼老村長,點頭道,“行,既然是老叔您的意思,那我就照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