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德等人見安妮也下車走了過去,便也打開車門,好奇的跟了上去。

林羽和那個女助理還冇等走到跟前,便聽到大門口聚著的百姓正在那情緒激動地破口大罵。

“混蛋,你們都是一群該死的混蛋!”

“都是你們給我們帶來了災難,是你們害了我們!”

“滾!你們快滾!哪兒來的滾哪去!”

……

他們的聲音中帶有濃重的方言口音,可以確定是當地的居民。

一幫人叫罵的同時還不停的揮舞著手裡的木棍、鋤頭等武器,打砸著緊鎖的大門,最前麵的人用力的拽著綠色的鐵柵欄大門,將大門撕拽的嘩啦作響,要不是因為大門緊鎖,他們早就宛如潮水般衝進去了。

而鐵柵欄大門裡麵,則站著一排荷槍實彈的軍人,端著步槍冷冷的對著這幫搗亂的人群。

林羽看到這一幕心頭驚詫不已,冇想到這幫當地的百姓居然敢到軍營這裡來搗亂,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麼事,但是林羽大致能猜到,多半跟這次的病毒事件有關。

“何,你靠後點,小心他們傷到你。”

安妮看到前麵情緒激動地人群,不由皺了皺眉頭,拽著林羽往後站了站,顯得有些驚慌。

單純從人數上來估量,這幫人可能有上百人。

“冇事,彆擔心!”

林羽衝安妮淡淡的一笑,示意她彆緊張。

“我再重複一遍,請迅速撤離!請迅速撤離!”

鐵柵欄大門裡麵一個肩頭扛著上尉軍銜的男子望著外麵大聲叫罵的人群沉著臉說道,“否則彆怪我們使用武力手段!”

他話音一落,他身旁的士兵立馬利落的把槍一扛,“嘩啦嘩啦”數聲拉槍栓的聲音同時響起。

“來,你們往我腦門上打,來!”

大門跟前,一個禿頭的男子死死地把頭頂在鐵柵欄的縫隙中,大聲的吼叫著。

“就是,有能耐你們就開槍!反正你們害死了我們也不是一兩個人了!”

“來啊,你們開槍啊,有本事把我們都打死!正好一了百了”

“惡魔,你們就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後麵的人群也頓時跟著激動地大喊大叫,碰撞的鐵柵欄大門“呼啦嘩啦”作響,好多人撿起石頭朝著裡麵扔去,一幫士兵隻能慌忙低頭躲閃。

裡麵的上尉看到這一幕氣的麵色鐵青,氣的牙根直癢癢,要不是冇有接到上級的命令,他早就把這幫刁民給打趴下了。

“把槍放下,都給我把槍放下!”

這時一身沉喝傳來,就見軍營大院裡快速走出來一幫身著軍裝的軍人,領頭的是一個麵色方正的中年男子,整張臉陰沉不已,宛如一塊佈滿寒霜的鐵板。

林羽瞥了眼他肩頭的軍銜,不由微微一怔,冇想到這個人肩膀上扛著的,竟然是大校軍銜,顯然是正師級彆的乾部。

如果這種級彆的軍人放在京城確實多不勝數,但是要是放在這地處偏僻,條件艱苦的鳥不拉屎的山區,那絕對是極其的少見。

既然連這種大校級彆的人竟然都親自到場了,那可見這次的軍演有多重要。

“你們手裡的槍是用來對向敵人的,不是用來對向自己的同胞的!”

中年大校走過來後冷冷的衝那個上尉和一幫士兵嗬斥了一聲。

一幫士兵這才趕緊將手裡的槍放了下來。

外麵的群眾情緒也頓時緩和了幾分,不過仍舊不停的叫嚷,他們也能夠看出來,這次出來的官兒要大的多。

“鄉親們,你們彆激動,請靜一靜,請靜一靜,聽我說,請聽我說!”

大校表情和緩的衝眾人喊道,同時雙手抬著在空中不停地往下壓,“我是這裡的最高級彆長官,你們有什麼話可以跟我說,我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大家聽到他是這裡的最高級彆長官,頓時麵色一振,聲音又小了幾分,既然管事的出來了,那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行了,大家都靜一靜,靜一靜!”

這時一個身著中山裝,皮膚黝黑,臉上皺紋深刻的老者衝身後的鄉親們喊了一聲,“既然他們的最高長官出來了,那就由我代表大家跟他們談!”

中山裝老者在這幫人中似乎具有極高的威信,他這話說完之後,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顯然認可了由他做他們的代表。

大校見人群情緒緩和了下來,忍不住長出了口氣。

他以前也是經曆過戰爭的人,在麵對槍林彈雨的時候冇有絲毫的畏懼,但是現在麵對自己的同胞時,他卻十分的無奈。

因為這幫村民都是附近山區的居民,有文化的不多,喜歡認死理,所以不好跟他們講道理,要是他們那股蠻勁上來,他還真有些無可奈何。

“老哥,請問您怎麼稱呼?!”

大校掏出一盒煙,顛出一根遞向中山裝老者,語氣討好的說道。

要是任何一個人看到一個堂堂的大校竟然有些諂媚的給一個鄉野村夫遞煙,一定會驚訝不已,但是這個大校做起來的時候,卻十分自然,冇有絲毫的做作虛偽和隱藏在骨子裡的高高在上,儼然真的把這個村民當成了自己的老鄉,自己的鄉親。

老人把煙接過來,等大校幫自己點上之後,吧嗒了幾口,這才說道:“我是後山石家屋子村的村長,在場的人都是附近幾個村莊的村民!”

因為其他村子的村長要麼生病了,要麼病死了,所以在場的這些人中,就隻有他這麼一個村長了,大傢夥兒自然也都認他當頭兒。

“哎呀,原來您老是本地最大的村子,石家屋子村的村長啊,失敬失敬!”

大校連忙笑著跟這個老人握了握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說道,“老哥,您怎麼也是一村之長啊,帶著人來鬨事,實在是有些不合適吧?!”

“哼!”

村長聽到這話麵色陡然一變,怒氣沖沖的說道,“我們為什麼來鬨事,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我們附近八個村,兩千多戶人家,死了快一半了,你們知道嗎?!”

他這話一落,後麵的村民再次激動了起來,大聲的叫罵了起來。

“老哥,你先讓他們安靜下來。”大校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不說了,我們有話好好說嘛。”

村長衝身後的村民招了招手,一幫人這才安靜了下來。

大校皺著眉頭,麵色焦急的衝村長低聲說道,“老哥,上次我不就跟鄉親們說過了嗎,這次病毒感染的事情事發突然,我們也是措手不及,不瞞你說,我們部隊裡也已經有上百名將士感染了這種病毒……”

“活該!”

村長麵色陡然一寒,狠狠的呸了一聲,怒聲道,“就是你們在這裡又是開飛機又是放炮的,惹惱了山神,山神纔會降下這種怪病懲罰我們的!”

“對,就是因為你們帶來的災禍!”

“你們死了活該!可恨的是你們連帶著我們也受到了山神的懲罰!”

“你們對山神如此不敬,都應該下地獄!”

後麵的村民聽到村長這話,頓時也跟著大聲的叫罵了起來,顯得極為震怒。

大校聽到他們提到“山神”頓時禁不住連連搖頭哭笑,十分的無奈衝他們說道:“鄉親們,我說過了,根本就冇有什麼山神!”

“首長,他們這裡的人信奉山神,你怎麼跟他們解釋都冇用的。”

他身後的一箇中校級彆的乾部湊夠來跟他說道。

因為這裡地形的複雜,導致這裡有些閉塞,跟外界的發展有一定的差距,科學技術和觀念也都相對落後,所以才導致了他們這種信奉山神的愚昧思想。

其實本來隨著他們村子的發展,他們對於“山神”的概念已經變得越來越淡化,但是這次病毒感染事件的出現,讓他們把這種封建落後的信仰又重新拾了起來,他們以為是這幫士兵的軍演驚擾了山神,所以才降下災禍懲罰他們。

這也不能過多的苛責他們,畢竟千百年來人類向來如此,當出現無法解決的災難與困惑,都會寄希望於神力天道。

聽到這個大校竟然敢否認山神,一幫村民愈發的憤怒,再次大聲的叫嚷了起來,顯得憤怒不已。

“鄉親們,鄉親們,你們聽我說!”

大校見狀急忙衝眾人安撫道,“我們手裡現在已經有了一批能夠遏製病毒的藥丸,因為謹慎起見,我暫時冇有大量的給咱們的村民發放,先讓我們軍營的士兵進行了服用,等他們試過之後,確實有效,我便會給大家分發這種藥物!”

“我們纔不信你呢!”

先前的那個禿子站出來衝這個大校怒聲道,“先前我們就是聽了你的蠱惑,讓你們派出的什麼狗屁專家醫師給我們的鄉親看病,結果卻把他們都害死了!”

“就是,我們纔不信你呢,我們的人就是被你們害死的!”

“那幾個專家醫師才該死,但凡他們看過的人都死了,他們一定是魔鬼的化身,應該拿他們來祭山神!”

“對,應該拿他們祭山神,把人交出來!”

“快,把人叫出來!”

一幫村民情緒再次緊張無比,衝上來拽著大鐵門用力的撕扯了起來,甚至有的人已經開始拽著鐵柵欄往上爬了,想要從外麵跳進來。

“首長,你跟他們解釋是冇用的,要我說,直接開槍吧!”

先前的那個上尉沉著臉衝大校說道,方纔他早就已經料到了這幫刁民一定會發生暴動,所以提前讓自己下麵的人都換上了橡膠子彈。

橡膠子彈的威力雖然極大的小於實彈,不會害人性命,但是其打在身上的疼痛程度,並不亞於實彈,要是萬一打中下體等要害部位,也仍舊一定致死的可能。

不過他這幫手下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阻止過好幾次暴動,所以不會鬨出人命。

隻要他們的首長一發話,他便有信心能夠擊退這幫人。

“首長,要我說就開槍吧,暫時先把他們嚇退吧,要是任由他們在這裡鬨也不行啊!”

大校身後的中校也沉聲勸說道。

“就算現在擊退他們又能怎麼樣,難道你能阻止他們半夜裡往軍營裡扔燃燒的油瓶子嗎?!”

大校沉著臉麵色嚴肅的說道,“再說,他們本來就對我們抱有極大的敵意,這槍要是開了,他們的敵意隻會更重,到時候他們肯定會拒絕我們的幫助與醫治,那死的人隻會越來越多!”

“可是我們為他們著想,他們一點都不為我們著想啊,他們這麼鬨下去,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

中校歎了口氣,有些慍怒的說道,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冇一會兒他們的大門都得被這幫村民給拆了。

“我們是人民的子弟兵,自然得為人民考慮,吃點委屈,就吃點委屈吧!”

大校望了眼有些鬆動的鐵柵欄大門,頗有些無奈的長長歎了口氣,“一會兒他們衝進來,不管是砸也好,打也好,我們隻能躲避,不能回擊!”

“是!”

中校十分無奈的點頭答應了一聲。

“對了,你們快去派人,把軍營裡的幾位專家醫師保護起來!”

大校似乎突然間想起了什麼,急忙轉過頭衝身後的幾個手下說道,“必要時,可以付諸武力!”

他知道,這幫村民口中唸叨的拿那幾個專家醫師祭山神,不隻是說說而已,他們衝進來之後,真的會對這幾個專家醫師下手。

他說話的刹那,整個鐵柵欄大門嘩啦作響,顯然用不了多久就要被眾人給推倒了。

林羽望著一幫接近瘋狂的村民,忍不住感歎,不知該用“窮山惡水出刁民”來形容他們還是該用“愚昧無知”來形容他們。

他見這麼鬨下去也不是辦法,準備挺身而出,但是冇等他站出去,他身旁的安妮突然往前走了幾步,衝著那幫暴動的村民大聲喊道,“你們都錯了,這裡根本就冇有什麼山神,你們生病也不是什麼懲罰,是因為一種病毒,一種病毒!”

因為用力的過猛,安妮整張白皙的麵龐都脹成了粉紅色。

離她最近的一幫村民聽到這話頓時轉過身來,滿臉疑惑的望著她,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洋人,他們十分的好奇與驚詫。

“你們聽我說,我是醫生,我這次來,就是為了幫大家對付這種病毒,幫助大家恢複健康的!”

安妮將手罩在嘴上,大聲的衝一眾村民喊道,“請你們停下來,聽我說說幾句話!”

聽到她的喊聲,越來越多的村民開始停下來轉過身對向了她。

“你們聽我說,我是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醫生,我相信,隻要我能找出病毒感染源,就一定能幫你們醫治好你們所說的‘怪病’!”

安妮極力表現出一副誠懇的神色,衝眾人解釋道。

“你剛纔說你是什麼?!”

聽到安妮的話後,先前擠在鐵門跟前的那個禿子突然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上下打量安妮一眼,皺著眉頭問道。

“我是醫生,米國醫療協會的醫生!病毒方麵的專家!”

安妮說著急忙拿出了自己米國醫療協會的證件,展示給眾人看。

“大家聽到了嗎,這個洋鬼子也是醫生,我們用她祭山神也一樣!”

禿子壓根冇有理會安妮的話,直接衝一眾村民呼喊了一聲。

他話音一落,一眾村民頓時群情激昂,立馬朝著安妮圍了上來,作勢要來抓安妮。

安妮的幾個保鏢見狀嚇壞了,立馬朝著人群狂奔了過來,想要解救安妮,但是為時已晚,他們還冇衝上來,人群已經整個的將安妮圍在了裡麵,將他們擋在了外麵。

“抓住她,抓住她祭山神!”

人群一邊大聲的叫嚷著,一邊伸出佈滿泥垢的臟兮兮的手臂過來抓安妮。

“啊!退後,你們都退後!”

安妮嚇的花容失色,從小到大一直跟彬彬有禮的上流社會打交道的她哪見過這種架勢,看到周圍擠滿的粗糙麵容以及伸過來的黑乎乎的手掌,她徹底的嚇壞了,內心不由生出一股巨大的絕望感。

不過眼見她要被眾人抓出的刹那,一個人影突然間從天而降,接著利落的兩腳踢了出去,將她麵前的眾人連帶著踢倒了一大片。

安妮身旁的壓迫感頓時減輕了許多,她立馬轉身朝著那個人影看去,見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林羽。

林羽麵色陰冷,突然一把將她攬在懷裡,抱著她身子一轉,接著又是一腳踢了出去,將從後麵襲來的一個男子狠狠的踹飛了出去,跌落在了人群裡。

“誰再上來,彆怪我不客氣!”

林羽手腕一轉,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張黃色的符紙,猛地往上一扔,砰的一聲巨響,隻見符紙立馬發出了一陣巨大的火光,隨後一閃而逝。

一眾村民看到這種奇怪的景象陡然間被嚇住了,這才安靜了下來,眼神頗有些畏懼的望著林羽。

安妮嚇得緊緊的縮在林羽的懷中,麵色慘白,大氣都不敢出,不過很快便鎮定了下來,因為感受著林羽溫熱的胸膛,她自心底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安全感。

林羽緊緊的攬著懷裡的安妮,冷冷的掃了周圍的人一眼,目光如刀,嚇的眾人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你是什麼人?!”

禿子率先回過神來,迅速的往前踏了一步,指著林羽罵道,“你手裡的剛纔是什麼東西!”

“禿子,不準對道長無禮!”

這時石家屋子的村長立馬衝禿子嗬斥了一句,站出來打量林羽一眼,衝林羽恭敬道:“小師父,您剛纔手裡拿的,可是道家的震邪崇符紙?!”

“不錯。”

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知道他把自己當成了會道術的道士。

“小道長,失敬了!”

村長聞言麵色一變,恭敬無比的衝林羽鞠了個躬。

“村長,您可彆被他騙了!”

禿子狠狠的衝地上吐了口粘稠的黃色濃痰,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說道,“這小子哪裡看起來像個道長?!”

“給我閉嘴!”

村長皺著眉頭惱怒的嗬斥了他一聲,隨後轉頭興沖沖的衝林羽問道,“小道長,您這次來是為了幫我們這裡的村民驅邪鎮煞的嗎?!”

林羽剛纔那一手他年輕的時候也在一個十分厲害的道士身上見過,是門十分厲害的功夫,所以他斷定林羽不是一般人。

“我是來幫你們的不假,但卻不是什麼道長!”

林羽望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

他會玄術不假,但是跟那些隻會裝神弄鬼跳大繩的道士存在本質的區彆。

“怎麼樣,村長,我就說這小子不是什麼道長吧!”

禿子神色一振,急忙說道。

“你不是道長?!”

村長也顯得極為意外,詫異道,“那你怎麼幫我們?!”

“我朋友剛纔說了,你們這些村子的情況是病毒感染,與山神無關!”

林羽望著他們淡淡的說道,“而我是一名醫生,一名醫術還算說得過去的中醫,所以我自然能幫到你們!”

“中醫?!”

村長皺了皺眉頭,打量了林羽一眼,其他村民也都看了林羽一眼,低著頭低聲詫異了幾句,看向林羽的眼神中仍舊帶著先前那種敬畏。

跟大城市裡的現代人截然不同的是,他們在聽到“中醫”這兩個字的時候,並冇有多林羽和中醫表現出絲毫的鄙夷與不屑,相反,他們聽到林羽是中醫後,敵對情緒倒是減輕了許多。

因為在他們祖祖輩輩生病都是看的中醫,而且他們這裡的中醫很純粹,很多都會祝由之術,所以他們自然對中醫都十分的敬重,不過因為中醫太過龐雜,十分難學,發展發展著,他們這裡的中醫醫生也開始冇落凋零了。

林羽似乎也察覺到了他們對中醫的敬重,心頭不由感覺到了些許安慰,這還是第一次他說出中醫兩個字後,得到對方如此大的肯定呢,所以他對這些人的厭惡之情倒也減輕了幾分,也更加的想要幫他們醫治好這種病毒了。

“那你說,你要怎麼幫我們治病?!”

村長有些疑惑的打量了林羽一眼,語氣中顯然還是帶著滿滿的質疑,雖然他們這裡的人都推崇中醫,但是他們知道中醫醫生到了一定的年齡纔會有所大成,對於林羽這麼年輕的中醫醫生,他們自然持有懷疑態度。

“剛纔我的朋友說過了,我們首先需要找出感染源,如果你們能幫我們儘快找出這種病毒的感染源,那我們自然就能儘快的醫治好你們!”

林羽望著他們耐心的解釋道。

剛纔他上山的時候觀察過了,這裡地勢複雜,山嶺溝壑縱橫,植被、動物種類龐雜,數量巨大,他們要想短時間內找出病毒的感染源,根本不可能。

不過如果要是得到當地人幫助的話,那他們找出感染源的時間肯定會大大縮短。

所以林羽需要這幫村民的幫忙。

“村長,你彆聽他胡扯,他這麼年輕,醫術能高到哪裡去!”

禿子站出來衝村長說道,“我懷疑他是被這些士兵找來的托兒,故意糊弄我們的!”

“是啊,村長,我覺得禿子說的對,上山下山的路都被這幫當兵的給封了,如果他們不是這幫士兵的同黨,他們怎麼可能會上的來!”

人群中一個比較精明的年輕人也趕緊跟村長說了一句。

村長麵色陰沉,也覺得禿子和這個小年輕的話在理,打量林羽一眼,神色遲疑,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砰!”

此時旁邊突然響起一陣響亮的槍聲,眾人嚇得身子同時一顫,隻見軍營的鐵柵欄已經打開了,而從裡麵湧出了數十名扛著步槍的士兵,先前的那個上尉也跟著士兵擠了出來,帶著人快步圍到安妮跟前,衝安妮低聲說道:“您是米國醫療協會的安妮會長是吧,請您跟我們進來!”

“不行,不能讓她進去!”

人群頓時叫嚷了起來。

上尉麵色一寒,立馬掏出手槍對準了麵前的一個村民,聲音無比陰冷道,“首長有令,要是有任何人敢傷害安妮會長,立馬就地槍決!”

他說這話的時候氣勢無比,冇有絲毫誇張地意味,顯然是動了真格。

要是米國醫療協會的會長在華夏的境內出個三長兩短,那問題就嚴重了,到時候甚至會產生極大的國際糾紛,所以他們絕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如果這幫愚民真敢胡作非為,那他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來啊,你開槍吧,反正橫豎是個死!”

“對,跟他們拚了,再這樣我們一個也活不了!”

人群冇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有些被這上尉的話給激怒了,再次情緒激動地叫嚷了起來,人群頓時圍了上來。

“找死!”

上尉麵色一寒,立馬扣動了扳機,而與此同時,林羽閃電般抓住他的手往上一舉。

“砰!”

再次一聲巨響,子彈頓時射向了天空。

上尉麵色大為惱怒,轉頭衝林羽厲聲道:“你是什麼人!”

“何家榮!”

林羽淡淡的說道,“讓我跟這幫村民談談!”

他想要讓這幫村民幫忙,所以不想激化矛盾,更不想看到因為衝突而死人,因為光是病毒虐殺死的人,就已經夠多了。

“何家榮?!”

上尉聽到林羽的話後神色頓時一振,喜色道,“你就是京城回生堂的那個何家榮何神醫?!”

“不錯,怎麼,你認識我?”

林羽有些疑惑的說道。

上尉冇有回答他,麵色陡然一板,接著啪的給林羽打了個敬禮,神色肅穆的鄭重道:“何先生,我代表四團六連感謝您的救命之恩!”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立馬明白過來什麼事了,問道:“徐謙托人送過來的藥,你們連的人已經服用了?效果如何?”

“效果很好!”

上尉用力的點點頭,感激道,“我們連原本幾個症狀很厲害的士兵,服用了您研製出的藥之後症狀緩和了許多,減輕了許多痛苦,就連我們請來的專家醫師都感歎不可置信,冇想到您的中藥藥丸竟然有這麼大的療效!”

“可惜,這些藥也不過隻是指標不治本!”

林羽衝他淒然一笑,有些遺憾的歎息道,接著衝他問道,“能讓我跟這些村民談談嗎?!”

“請!”

上尉立馬恭敬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周圍的一眾村民見這個暴躁的上尉竟然對這個年輕的中醫醫生如此恭敬,也都是疑惑不已,停止了鬨騰,低聲討論著什麼。

“老村長,我再次跟你解釋一遍,你們這種病,要想得到醫治的話,就是儘快的找出病毒感染源,隻有儘快找出感染源,才能避免更多的人死去!”

林羽耐心的衝村長說道。

“剛纔他說他們的人服用過你研製的藥之後症狀減輕了許多,是真的,還是假的?!”

村長皺著眉頭瞥了那個上尉一眼,有些狐疑的衝林羽問道。

“當然是真的!”

上尉立馬站出來沉聲說道,“這種事情我能開玩笑嘛,不信你跟我進去看,看過之後你就相信了!”

“村長,您不能跟他進去,您要是進去的話,您可就出不來了!”

後麵的禿子立馬衝村長提醒了一句,“要進去看的話,我們所有的人得一起進去看!”

“你們人太多了,不行!”

上尉皺著眉頭說道,這麼多人可進去看,那還不亂套了。

“這樣吧,你們找出一個染了這種病的病人,我現場醫治給你們看吧!”

林羽也覺得這麼多人進去看不現實,所以便想當著眾人的麵兒給他們做一個示範,證明自己的醫術,這樣來的更有說服力一些。

而要想儘快的做通這些信奉山神村民的思想工作,這也是最快最有效的辦法。

“村長,我們不能聽他的啊,要是他把我們的人給治死了怎麼辦?!”

禿子聽到林羽這話,立馬衝村長提醒了一句。

“對啊,村長,我們村當初不就是因為看聽信了這幫當兵找來的什麼專家醫師的話,被治死了好幾個人嘛!”

一旁的那個精明的小年輕也跟著附和了一句,打量林羽一眼,十分的信不過他。

他這話說的不假,他們村的幾個病人確實是被部隊找來的專家醫師給治死的,因為當時病毒剛剛爆發,這些專家醫師冇想到會是這麼嚴重的病毒,隻以為是普通的病毒感染,所以給他們注射了一種普遍的抗病毒藥物,結果加速了那幾個人的死亡。

村長聽到他倆的勸告,頓時也遲疑了起來。

林羽倒是麵色坦然的一笑,說道:“村長,你不用為難,你隻管找病人過來讓我醫治,如果我要是將他醫治好了,那你們就得相信我的話,儘力配合我找出病毒的感染源,要是我失敗了,把人治出個好歹,那一命抵一命就是,你們帶我去祭山神,如何?!”

“何!”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頓時無比緊張的拽了林羽一把,神情間頗有些恐慌,急聲勸道:“你知道的,這種病毒的變異性很強,每批病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你能治的好這一批病人不代表你也能治的好另外一批病人,要是萬一有個疏忽,那麼……”

“放心吧,我知道!”

林羽衝她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輕聲說道。

安妮的提醒確實很對,這種病毒的變異性太強了,一直在進化,變得越來越難對付,林羽這麼做,確實就有一定的風險性,但是他不得不這麼做,他不能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他需要儘快找出病毒感染源,製定出有效的治療方案,儘快趕回去救治葉清眉。

“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不帶反悔的!”

村長略一遲疑,見林羽如此擔保,便點點頭答應了下來,接著衝身後的兩人吩咐一聲,說道,“你們村離著近,去你們找個病人過來!”

他身旁的禿子眼珠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衝村長說道:“村長,我去吧,我對我們村的情況最瞭解了!”

說著他立馬叫著倆人往村子裡跑了回去。

“你這個謊言編織的很巧妙!”

這時林羽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譏諷的聲音,說的是生硬的中文。

林羽好奇的回頭望了一眼,見說話的正是xs組織的查德。

“謊言?你不相信我?”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問道,“眼見為實,你質疑的太早了吧?”

查德眯著眼望著林羽嗤笑道:“不早,這裡冇有任何的設備,也冇有任何的工具,你用什麼殺死病人體內的病毒,用手嗎?”

“不錯,用手!”

林羽衝他淡淡的一笑,很是自信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