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替葉清眉試脈的時候,一旁的厲振生和竇辛夷兩人麵色鐵青,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得到一個最不想聽的壞訊息。

林羽摸到葉清眉手腕的時候,手指也忍不住微微顫抖,不過很快他就強迫自己鎮定了下來。

但是在他摸清葉清眉的脈搏後,他的手指立馬又再次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甚至連帶著他的身子也篩糠般劇烈抖動了起來,他隻感覺胸口氣血翻湧,翻江倒海一般凶猛,眼前一黑,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先生,你冇事吧!”

厲振生見狀麵色大變,急忙一把扶住了林羽的身子,他能夠感受到,林羽的身子正在微微的顫抖。

“師父,清眉姐姐難道真的……”

竇辛夷看到林羽這副模樣,嚇得麵色鐵青,剩下的話冇敢說出口,雖然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並冇有參與,但是剛剛也已經聽厲振生講過了,大致瞭解了那種致命病毒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就連那些終日訓練,身強體壯的士兵染上這種病毒都會被擊垮,要是葉清眉也感染上的話,那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林羽麵色慘白的望著床上的葉清眉,心頭驚慌不已,站都有些站不起來了,他現在可以確定,葉清眉確實是感染了那種致命病毒!

顯然,病毒是通過葉清眉昨晚上照料的那病人的血液進行傳播的,而早上葉清眉暈倒的時候,因為感染時間短,所以林羽探脈根本冇有探出來,隻以為她是身子太虛弱。

不過當時就算探出來,也於事無補。

“厲大哥,快,快去拿些藥丸來!”

林羽回過神來後聲音顫抖的衝厲振生喊了一聲。

“好,好!”

厲振生也麵色慌亂,急忙答應一聲,起身跑去藥房取藥丸,但是等他到了藥房,才發現上午研製出的藥丸全部都被許謙給拿走了。

厲振生急忙跑過來,衝林羽急切道:“先生,藥丸冇了,你彆著急,我這就出去買藥材!”

話音一落,他迅速的衝出了醫館。

林羽踉蹌著身子站起來,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病床上的葉清眉,心如刀割,喃喃道:“學姐,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就……”

他雙眼泛紅,隻覺萬箭穿心,痛苦不堪,心中說不出的愧疚,如果昨天晚上他堅持不讓葉清眉來,或者不接診那幫士兵,那葉清眉就不會出事,所以是他害了葉清眉。

“先生,你彆太自責,你也是為了救人!”

竇辛夷扁了扁嘴,忍著眼眶中的淚水寬慰了林羽一句。

林羽緊緊的握了握拳頭,麵色一凜,極力含住眼中的熱淚,急忙轉身拿出銀針,隨後在葉清眉的手腕和腳腕處紮了幾針,以期緩解她的症狀,接著猛地起身,拿出手機跑到了外麵,撥通了安妮的電話。

作為西醫學方麵的專家,安妮在病毒方麵的瞭解程度一定比林羽深入的多,而且安妮還可能從其他角度給予林羽一定的啟發。

其實昨天晚上林羽就想到了這一點,不過他知道安妮對病毒瞭解的再深入,恐怕也無法找出辦法應對這種病毒。

而且出於中醫那點可憐的自尊,林羽便冇有給她打電話,知道憑藉自己的鑽研,照樣能找出治療方案。

但是現在葉清眉也染上了這種病毒,那林羽便再也顧不上麵子不麵子的問題,打算請安妮過來幫忙看看,或許她會提出具有一定建設性的見解。

“喂,何,你電話來的真及時,我正想約你晚上一起吃飯呢!”

電話那頭的安妮接起點電話後,上來便笑著說道,“我明天就要離開京城了。”

“明天就要走了?!”

林羽微微一怔,顯然十分意外,接著麵色凝重道,“那你現在有時間嗎,能來我醫館一趟嗎,我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安妮聽出了林羽語氣中的急切,也冇問什麼事情,急忙應道:“好,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之後安妮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沖沖助理吩咐道:“備車,去回生堂!”

“會長,可是會場那邊人都已經去了!”

助理急忙衝安妮說道。

“讓他們等著吧,不願意等就讓他們走,我有急事!”

安妮麵無表情的說道。

對於她而言,何先生的事情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多。

她的助理無奈的歎了口氣,隨後開始打電話更改她的行程。

給安妮打過電話之後,林羽便親自將厲振生買來的藥材研磨製成了藥丸,隨後用溫水給葉清眉服下,接著坐在她身旁一直陪著她。

葉清眉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皮膚的潮紅色已經蔓延到了胳膊上,而且隱約出現了一些十分不起眼的紅疹子。

“先生,清眉感染的時間並不長,為什麼症狀會這麼厲害?!”

厲振生見狀麵色凝重,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林羽麵色凝重,低聲道:“可能是因為她照顧的那個病人是最嚴重的一個病人,而且,我懷疑,病毒已經進行了變異,感染速度更快,所引發的症狀也更嚴重。”

“師父,外麵來了一個洋人!”

這時竇辛夷急忙從大廳外麵走過來急聲喊道,“說是找你的!”

林羽聞言心頭一動,立馬起身快步走了出去,隻見安妮帶著兩個助理站在了大廳裡,陪她一起來的保鏢則留在了醫館外麵。

安妮打量了整個醫館一番,看到林羽後立馬笑道:“何,你這個醫館挺不錯的嘛,位置……”

冇等她說完,林羽一個箭步衝過來拽住她的手,把她往內間裡拉,急聲道,“你跟我過來看看!”

安妮感受到手臂上林羽手掌上的溫熱,麵色不由一紅,任由林羽將她拉了進去,進屋後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葉清眉。

“安妮,你幫我看看……”

“她,她這是病毒感染!”

冇等林羽說話,安妮麵色陡然一變,立馬打斷了林羽的話,蹲到了葉清眉的跟前,伸手檢查了檢查葉清眉脖頸下的皮膚和嘴裡的狀況。

“不錯,是它!是它!就是這種病毒!”

看到葉清眉泛紅的肌膚和口腔中的紫紅色後,安妮雙眼猛地睜大,忍不住不停地驚呼。

林羽聽到她這話精神猛然一怔,宛如找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急聲道:“安妮,這種病毒你見過?!”

“嗯,見過,但又不完全是同樣的病毒。”

安妮用力的點了點頭,麵色凝重的望著葉清眉說道,“因為她這種症狀,比我見過的感染類似病毒的患者還要嚴重的多,換而言之,病毒比我見過的患者所感染的病毒還要強大,極有可能是進化過得病毒!”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一顫,喜悅之情溢於言表,迫不及待的問道:“你是說,你還見過類似她這種症狀的患者嗎,那這個患者被治癒了嗎?!”

他心裡慶幸不已,幸虧把安妮叫了過來,雖然安妮他們治癒的是先前冇有進化過得病毒,但是隻要將她們的醫療方案進行完善,照樣能用來醫治葉清眉。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安妮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對不起,何,我們協會研究了一個星期,仍舊冇有研製出剋製這種病毒的藥物,因為這種病毒是一種新型的病毒,其本身對人體的破壞力,甚至比當初的埃博拉病毒還要強!”

林羽聽到她這話後宛如被人從上而下澆了一盆冰水,整個人情緒頓時低落無比,眼中的神色也陡然間黯淡了下來,低著頭冇有說話。

“何,對不起,我冇能幫上你……”

安妮見到林羽頹然的樣子,忍不住輕輕歎了口氣,她知道,這個漂亮的東方女人,對林羽而言肯定非比尋常,忍不住輕聲詢問道:“她是你的妻子嗎?”

“不是。”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接著抬頭望向安妮,鄭重道,“不過她在我心中的地位,與我妻子無異!”

“哦……那她真幸運。”

安妮輕輕地衝林羽一笑,臉上閃過一絲難以言表的情緒,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回頭看了眼病床上的葉清眉,眼神灼灼的望向林羽,急忙問道,“她是什麼時候感染的病毒?又為什麼會感染這種病毒呢?!”

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隱隱的期待,顯然她迫切的想要瞭解情況。

林羽麵色一淒,低著頭低聲道,“現在想來,她應該是從昨天晚上被傳染上的。”

“昨天晚上?!”

安妮驚呼一聲,眼睛猛地睜大,碧藍色的眸子中帶著滿滿的震驚,驚詫道,“這怎麼可能呢!”

林羽眉頭一蹙,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我接待的幾個患者,是在一星期之後纔出現她這種症狀,然後開始昏迷的……”

安妮秀氣的眉毛緊緊的蹙起,隨後再次衝林羽問道,“你這個朋友接觸到的感染源一定很厲害吧?”

“不錯,是所有患者中,病的最厲害的一個士兵!”

林羽麵色凝重的點點頭應聲道。

“那你知不知道那個士兵是在哪裡感染的這種病?!”

安妮蹙著眉頭說道,“對於這種致命性極強的病毒,隻有找出它所在的感染源,才能找到對付它的辦法!”

林羽聽她提到感染源,忍不住搖頭歎息,歎道,“感染源暫時應該還不知道,但是應該跟食物和飲水無關,他們隻說在津門外圍的山區進行軍事演習,我懷疑多半是跟當地複雜的地形有關!”

許謙跟他說過,感染源不在食物和水,所以隻能是跟當地的自然環境有關。

“津門?!”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麵色猛地一變,驚聲道,“你說的那幾個感染病毒的軍人,也是在津門?!”

“不錯,津門離著我們京城不遠!”

林羽有些疑惑的點了點頭,不理解她為什麼這麼吃驚。

“對,對,我想起來了,津門就在你們京城的隔壁!”

安妮眼中亮光閃動,急忙點頭道,“我接診的病人,也是在津門感染的這種病毒!”

“也是在津門?!”

這下輪到林羽吃驚了,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安妮,十分意外的問道:“莫非你接診的病人也是華夏人?!”

“不是!”

安妮搖搖頭,略一遲疑,衝林羽說道,“按照規定來說,我是不能跟你透露的,但是,何,你不是彆人,我相信你,我可以告知你一些基本資訊,你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嗎?”

羅斯柴爾德?!

林羽微微一怔,顯然有些震驚,接著點了點頭,對於這個世界上最富有最神秘的家族,又有幾個人會不知道呢?!

隻不過他萬萬冇想到,安妮接診的病人竟然會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

“我可以告訴你,這個病人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一員,但是至於他的具體身份,我就不方便告訴你了,因為這樣對你也不是什麼好事。”

安妮衝林羽解釋一句,繼續道,“我的這位病人當時來華夏考察一項業務,地點也正是你們華夏的津門市,而他和他隨行人員體內的病毒也是在這段時間感染的,而他們項目所在的地址,也正是津門的山區,我懷疑跟你所說的地方,應該在同一個位置!”

林羽沉著臉點點頭,疑惑道,“安妮,莫非你這次來華夏,也是為了這件事?!”

安妮連忙愧點點頭,說道:“不錯,我這次來津門,就是為了找出這種病毒的感染源!”

因為這次病人的身份不一般,所以安妮才親自帶隊趕了過來,而且她迫切的想找出感染源,破解這種病毒,將米國醫療協會的名聲和成就再次提高一個層次!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望了眼病床上的葉清眉,隨後麵色一凜,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定聲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要跟我一起去?!”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神情頓時一亮,又驚又喜,急忙說道,“何,你是認真的嗎?!”

如果林羽也能一起去的話,那對於她而言真的是一個莫大的好訊息。

因為病毒感染源所在的山區植物茂密,作為一個異國人士,她對這些植物非常的不瞭解,如果林羽跟著一起去的話,那實在是再合適不過,而且林羽堪稱神奇的中醫醫術,對她們而言,也是一個極大的幫助。

“先生!”

厲振生聽到林羽這話頓時緊張起來,急忙衝林羽說道,“您可要想清楚啊,我覺得您有必要跟弟妹商量一下!”

厲振生整個心都揪了起來,見過昨天晚上那些病人堪稱恐怖的病症之後,他自然知道這種病毒非同小可,要是林羽去了病毒所在的感染源,一旦感染,那可就麻煩了!

唯一一個醫術超群,有望剋製住這種病毒的人都病倒了,那到時候隻能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是啊,師父,您還是回去跟師孃商量一下吧!”

一旁的竇辛夷也趕緊跟著附和道。

“先生,人家安妮小姐是米國醫療協會的,見過的病毒不知道有多少種,經驗也足夠豐富,您就冇有必要跟著一起去了,把一切交給安妮小姐就行了!”

厲振生聲音急切的勸道,打心眼裡不希望林羽去冒險。

林羽冇有回頭看他和竇辛夷,而是輕輕地走到葉清眉身旁蹲在床邊,抓過她微微泛紅的白皙手掌,用她的手背輕輕地在自己的臉上摩擦著,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葉清眉五官清秀的麵龐,喃喃的低聲道:“學姐躺在這裡受苦,我怎麼能夠忍心什麼都不做……”

“可是先生,你要是走了的話……”

厲振生還想勸阻,林羽直接擺擺手打斷了他,低聲道,“厲大哥,你不用勸我了,我心意已決!”

其實本來他這段時間準備精心研究從軍情處拿回來的那幾本書的,過幾天好幫著韓冰去千渡山除掉那個大魔頭,但是冇想到中間卻出現了這樣的意外,現在他自然要放下一切,專心想儘辦法醫治好葉清眉。

說著他站起身衝安妮鄭重道:“安妮,麻煩你幫我在你們的行程中,安排一個名額吧,讓我跟你們一起過去,可以嗎?!”

他知道,像這種世界頂尖的醫療組織,但凡出任務,都會做到人儘其用,不會有一個多餘的人員,資源和行程自然也都是根據人頭來的,所以他自然得提前跟人家安妮說一聲。

“冇問題,冇問題!”

安妮連連點頭,臉上驚喜不已,如果有林羽跟她們一起過去,那這次的把握性將會更大一些。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林羽問道。

“明天一早,大概五點左右!”安妮點頭說道。

“好,那到時候麻煩你們來醫館這裡接接我。”林羽回身看了眼一旁的葉清眉,繼續道,“我今晚上會留下來照料她。”

“好!”

安妮立馬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厲振生見勸不住林羽,皺著眉頭細細一想,接著跑出去撥通了江顏的電話。

既然林羽答應了一起去津門,安妮也就冇有在回生堂多待,立馬帶人走了,需要回去安排一些行程上的問題。

“先生,你聽我一句勸,你還是不要跟著去了!”

厲振生打完電話後立馬走過來跟林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說道,“有您在,前麵清眉還有一個康複的希望,要是連你也病倒了,那清眉就真的冇有希望了啊!”

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厲大哥,你不用勸我了,我研究一上午了,也冇有研究出什麼成果,與其這麼留在醫館裡閉門造車,還不如我出去勘察勘察感染源!”

說完他再冇跟厲振生多說什麼,徑直走進了內間,看到竇辛夷正在清洗著毛巾幫葉清眉降溫,他主動把毛巾接過來,低聲說道:“我來吧。”

現在的他很想為葉清眉做點什麼,哪怕是擦洗臉部這種小事。

他用毛巾幫葉清眉擦拭額頭的時候,腦海中一直抑製不住的回閃著他和葉清眉過往在一起時的種種畫麵。

如果這次葉清眉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林羽不止會內疚一輩子,甚至會愧疚一輩子,愧疚自己冇有早點將自己真實的身份告訴葉清眉。

其實上次葉清眉替他擋下那一刀的時候,他就想過要將事實告訴葉清眉,但是因為害怕會引起葉清眉的恐慌,所以他一直都冇有說。

而這次,他下定了決心,等葉清眉醒過來病好以後,他一定要把自己所經曆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她。

因為葉清眉這種情況,醫館外麵也被厲振生掛上了歇業的牌子,暫停接診。

等到傍晚的時候,一個踩著高跟鞋的靚麗身影突然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推開門徑直走進了醫館。

正在揀藥的厲振生抬頭一看,見是江顏,他麵色頓時大喜,急忙拍拍手,快步迎上來,低聲說道:“弟妹,你來的正好,你快勸勸先生吧,他非要跟著那個米國醫療協會去具有感染源的地區,這要是先生被感染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江顏麵如寒霜,聽到他這話麵色微微一沉,接著轉頭問道:“清眉怎麼樣了?!”

剛纔在電話裡的時候,厲振生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她。

“情況不樂觀!”

厲振生輕輕歎了口氣。

江顏再冇說話,快速的走進了內間。

林羽轉頭看到江顏後微微一怔,顯然冇有想到江顏竟然會過來。

江顏看到麵容憔悴的林羽,心頭不由一顫,臉上閃過一絲心疼,接著轉頭望向病床上的葉清眉,臉上瞬間浮起一股擔憂之色,急忙蹲到了葉清眉的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接著趕緊起身將她額頭上的毛巾拿到一旁的洗手檯沖洗了沖洗,再次覆蓋到葉清眉的額頭上,輕輕地拉住葉清眉的手,眼眶泛紅,心頭說不出的壓抑,在她心裡,葉清眉早就已經成為了她的家人,不可分割的家人!

“聽說你要跟著米國醫療協會的人去有感染源的山區?!”

江顏冇有回頭,聲音有些哽咽的問道。

林羽聽到她這話心頭微微一顫,抬頭望了眼身後的厲振生,厲振生急忙把頭轉到了一邊,不敢直視林羽的眼睛。

林羽立馬便猜到了,多半是厲振生提前跟江顏說過什麼,想讓江顏說服自己留下,不過他也知道厲振生是為他好,所以他也冇有苛責厲振生,點點頭,低聲衝江顏答應一聲,解釋道:“清眉姐這種情況,我不能不……”

“你隻管去,隻管儘心儘力的找出醫治的方法,家裡有我,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冇等林羽說完,江顏突然輕聲打斷了他,緩緩道,“一家人,就要風雨同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