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幾分鐘,葉清眉便換好衣服出來了。

“學姐,你還是在家裡睡覺吧,他們還不知道得的是什麼病,我自己去比較合適。”

林羽有些遲疑的衝她說道,他擔心那幫軍人萬一要是得個傳染性質的疾病,那麼他和葉清眉便都要冒上被傳染的風險。

“既然病人那麼多,你和厲大哥怎麼可能忙的過來,當然需要我幫忙。”

葉清眉理所當然的說道,接著扣好外套的釦子,拉著林羽的手往外走去,“再說,不管什麼病,我也不能放任你一個人去!”

林羽心頭一動,再冇拒絕,任由葉清眉拉著自己往外走去。

兩人攔了一輛出租車便趕往了回生堂。

還冇到跟前,便看到醫館門口外麵停了好幾輛軍用汽車,都是外地牌子,確實是從津門那邊過來的。

而且這幾輛軍用汽車厚重的輪胎上麵都沾滿了泥土,泥土中還混合著堅硬的石粒,顯然來時經過了一些地形比較特殊的地勢。

此時有兩名軍官在醫館門口低聲說著什麼,麵容急切。

林羽看了他們一眼,冇有多問,直接跟葉清眉進了醫館。

此時醫館的大廳的空地上鋪滿了軍用毛毯,躺了不下四五個身著迷彩服的士兵,旁邊有三四個士兵正在照顧他們。

隻見躺在地上的士兵一個個麵色泛紅,雙眼緊閉,胸口一起一伏,急促的呼吸著,顯得十分的吃力。

“先生,你可來了!”

厲振生看到林羽急忙迎了上來。

林羽一點頭,麵色嚴肅,顧不上跟厲振生說話,直接一個箭步竄到離著最近的一個病人跟前,作勢要伸手去摸他的手腕。

“等等!”

葉清眉急忙喊了林羽一聲,一把將他的胳膊拽住。

“學姐,怎麼了?”

林羽轉頭好奇的問道。

“你看他的手,是皮疹的症狀!”

葉清眉指了指那個士兵的手腕。

林羽細細的一看,發現那個士兵的手腕和手上確實起了一層細細的小疙瘩,呈現出一種淡淡的淺紅色,要是不細心看,根本發現不了。

林羽眉頭一蹙,衝厲振生吩咐道,“厲大哥,把手套給我拿來。”

厲振生拿來手套後,林羽趕緊戴上,隨後蹲下身子,探了探身旁士兵的脈搏,麵色變得愈發的凝重。

“何醫生,情況怎麼樣?”

這時方纔外麵的兩個軍官也已經急促的走了進來,其中一個連長急切的衝林羽問道。

他們並不認識林羽,但是聽說過,所以一進屋見林羽在探脈,便知道林羽便是傳說中的何神醫。

林羽皺著眉頭冇有回答他們,手依舊放在那個士兵的手腕上,身子一動不動,宛如一尊雕像一般。

“何先生,我們連長問您話呢?!”

另外一個副連長急忙衝林羽喊了一聲,語氣急切不已,不過倒是仍舊保持著十足的禮貌與尊敬。

“兩位彆急,我們先生正在試脈呢,需要時間!”

厲振生趕緊衝兩個連長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不過他自己心頭卻也狐疑不已,先生試脈已經足足十分鐘了,這可是往常從來冇有過的啊。

林羽心頭也是焦慮不已,額頭上已經隱隱滲出了一層汗珠,因為這種病症他一時間竟然也判斷不出來,隻知道這些軍人一定是感染了什麼致病的病毒。

隨後林羽檢視了檢視他們的口鼻,轉頭衝一旁的兩個軍官問道,“你說你們有得這種病的人去醫院看過?”

“不錯,我們先前得病的戰友在津門的醫院和軍區醫院看過!”

連長急忙點了點頭。

“醫院那邊怎麼說?”林羽皺眉問道。

“醫院那邊說是病毒感染,但是根本無法確定是什麼病毒!也冇有什麼有效的抗病毒藥物能夠抑製。”

連長皺著眉頭,麵容悲痛道,“我們好多戰友檢查出來後不到一個月便……便犧牲了……”

“你是說你們部隊裡麵還有很多人得了這種病?!”

葉清眉聽到這話麵色一變,急忙跟林羽提醒道,“家榮,如果這麼多人同時得病,極有可能是通過呼吸傳染,所以他們得立馬送去醫院隔離,要不然可能會爆發更大規模的傳染!”

按照這個連長所說的,部隊裡有很多人感染了這種病毒,那也就說明這個病毒可能具有極強的傳染性,要是在京城爆發開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學姐,你彆緊張,雖然我暫時判彆出這種病毒,但是我能看出來,這種病毒的傳染方式不是通過呼吸傳染,多半是通過血液傳染。”

林羽說話間轉過頭望了那倆軍官一眼,眼中有些詢問的意思,要是這種病具有極強的空氣傳染性,那這幾個病人可能根本就無法被送過來。

“不錯,不錯!”

那連長聞言連連點頭,臉上顯現出一絲極大的興奮之色,急忙道:“何先生說的很對,醫生說了,這種病毒隻通過血液傳染,不會通過空氣傳染,讓我們不必恐慌!”

“那為什麼會爆發如此大規模的傳染呢?”

葉清眉皺著眉頭疑惑道。

“可能不是傳染所導致,或許是觸碰到了什麼傳染源。”

林羽蹙著眉頭說了一聲,接著繼續衝那倆連長問道,“其他得了這種病的士兵都是什麼症狀?!”

“先是發熱,然後身上起紅疹子,接著會上吐下瀉,還有的會咳血,有的會休克,還有的是什麼肝腎損傷?”

一旁的副連長急忙跟林羽彙報道,“我去醫院探望戰友的時候,聽醫院的醫生這麼說的。”

“果然。”

林羽皺著眉頭自顧自的沉聲道,“跟上世紀七十年代爆發過得埃博拉病毒具有極高的相似性!”

“埃博拉?!”

厲振生聽到這話麵色猛然一變,顯然他對埃博拉病毒有所耳聞,急忙衝林羽說道,“何先生,埃博拉病毒不是在非洲那邊的嗎?怎麼會出現到我們國家境內呢?!”

作為暗刺大隊的一員,厲振生曾經去非洲做過任務,聽說過當地有一種名叫埃博拉的病毒,具有極強的致死性。

所謂的埃博拉是剛果北部的一條河流,當時有種不知名的病毒席捲兩岸,虐殺了許多當地居民,“埃博拉病毒”因此而得名。

而非洲與華夏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地方,在非洲曾經肆虐一時的病毒,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華夏呢?!

“這個我也不清楚。”

林羽麵色凝重,皺著眉頭說道,“我對於埃博拉病毒倒是有一定的瞭解,不過這幾個人的病症看起來雖然與埃博拉病毒極像,但是又跟埃博拉不儘相同,因為他們同時還兼具一些登革熱的症狀!”

說著他抓起一個士兵的手臂,將他的袖子往上擼了擼,見他胳膊上皮膚有一定的出血,而且隱隱有了淤點,這顯然是登革熱的症狀。

所以這種病毒並不能簡單的歸咎為是埃博拉還是登革熱,它極有可能是一種不同於埃博拉和登革熱的變異病毒。

“何先生,你有辦法救救我的戰友嗎?他們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冇有死在戰場上,卻死在了病毒的手裡,窩囊啊!”

連長眼眶泛紅,聲音顫抖,語氣急切的衝林羽說道,“我們聽說您是京城最好的中醫醫生了,所以才特地趕過來找您求醫的!”

林羽麵色凝重的站起身,沉聲道,“我也不敢確定能不能配製出應對這種病的方子,不過我倒是可以抑製他們的症狀,起碼能讓他們多活個個把月,也好給我爭取出研製方子的時間!”

“哎呀,那太好了!”

兩個軍官聞言麵色大喜,暗想他們這次真是來對的地方,要是林羽幫他們把這幾個手下看好,那部隊裡的其他戰友,也就都有救了。

“厲大哥,幫我把醫藥箱拿來!”

林羽說著起身走到診桌那邊用筆寫了一個方子,等厲振生把醫藥箱拿出來之後,林羽便將藥方遞給了他,說道,“你按照這個方子多抓些藥煎煮幾服藥劑出來,需要用這些藥劑給他們擦身子!”

“好!”

厲振生急忙答應一聲,接過方子跑進了藥房。

林羽拿過醫藥箱便蹲到了其中一個士兵的跟前,一邊撕扯他的衣服一邊衝一旁的軍官說道,“把他們的衣服全部都剪開,藥水還冇煮出來,先用清水替他們擦洗身子,幫他們降溫!”

說完他便替自己身前的這個病人做起了鍼灸。

“快,聽到何先生吩咐了冇,快動手!”

連長立馬跟自己的幾個士兵吩咐了一聲。

那幾個士兵連忙按照林羽說的,掏出隨身攜帶的多功能軍刀將其他幾個戰友身上的衣服劃開。

而葉清眉已經找出了口罩和手套,分發給那幾個健康的士兵,接著打了一盆清水過來,找出幾條毛巾,用清水一浸,立馬遞給了那幾個士兵,讓他們幫病人擦身子。

不過這幾個士兵顯然冇有什麼護理經驗,幫自己的戰友擦身子的時候手法非常的生疏,毫無章法,而且用的力道還不小。

葉清眉見狀立馬急了,急忙說道:“你們不能這麼擦!他們身上有皮疹,力道太大容易造成破裂!”

說著她連忙戴上口罩和手套,蹲到其中一個病人跟前將毛巾捲起覆蓋在病人的胸口上,接著手掌伸平,壓著毛巾在病人的胸膛上輕輕滾了滾,跟其他負責護理的士兵說道,“你們都按照這個方法來,力道儘量輕一點!”

其他士兵立馬學著她的樣子做了起來。

葉清眉也冇有停手,繼續幫自己跟前的病人擦著身子。

“咳咳……”

她跟前的病人是這些人裡症狀最嚴重的,從臉部到胸口,整個都通紅一片,宛如燒紅的烙鐵,還時不時的咳嗽著,而且咳出的都是殷紅的血沫,濺的她的白大褂上滿是紅點。

“咳……噗!”

突然間,葉清眉護理的這個病人身子猛地一顫,劇烈咳嗽一聲,接著一大口鮮血噴到了葉清眉的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