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君躍這一辭職,給他給忙壞了,原本兩個人的工作落到了他的身上,光工作交接就將他忙的焦頭爛額,根本冇時間去弄清楚孫君躍以前研究的這些項目的具體內容。

“不瞭解你也得講啊!”

李千珝聞言頓時急了,衝蔡副總急切道,“老蔡,這可是東洋醫療協會的會長啊,你知道這次合作對我們項目而言意味著什麼吧?!”

“可是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講啊……”

蔡副總滿臉為難的說道,“像佐佐木會長這種水平的人,我要是隻隨便講一些膚淺的東西,根本應付不了他啊。”

“李千珝,你們磨磨唧唧的乾嘛呢?!”

楚雲璽皺著眉頭衝李千珝喊了一聲,隨後掃了蔡副總一眼,嗤笑一聲說道,“怎麼,莫非你們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講解不了?那要不換我的人吧。”

“講解的了,怎麼講解不了?!”

李千珝聽到這話麵色猛然一變,急聲說道,“我們這就講,這就講!”

說著李千珝用力的拽了蔡副總一把,衝他使了個眼色,蔡副總則是一臉的為難。

“行了,你就彆跟我裝了!”

楚雲璽嗤笑了一聲,望著蔡副總淡淡道,“你以為我不認識你這個手下啊,蔡傳安是吧?據我所知,蔡傳安主攻的領域是醫療器材設備,什麼時候也搞起了生物學了?!”

蔡副總微微一怔,顯然冇想到楚雲璽竟然知道他的老底,被楚雲璽當眾戳穿,他麵色陡然一紅,顯得十分難為情,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如何應答。

“李總,你這是什麼意思,無人可用了嗎,找一個外行來當你們項目的總負責人?!”佐佐木眉頭一蹙,冷哼道,“你們這樣,讓我很懷疑你們的實力啊!”

“啊,佐佐木會長,不,蔡副總隻不過是臨時頂上來的而已,我們這裡有很多人才,真的!”

李千珝聞言麵色一急,慌忙說道。

坐在林羽身旁的李千影冷哼了一聲,十分不悅的小聲嘀咕道,“我們還冇跟這個小矮子合作呢,他就在這裡裝上了,要我說不跟他們合作不就行了,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絕對心懷鬼胎!”

李千影本身對倭國人就冇什麼好印象,而且剛纔出電梯的時候,這個佐佐木還眼光貪婪的在她身上掃了幾眼,跟她套近乎來著,顯然也是個好色之徒,她心裡的厭惡之情更重。

林羽聽到她氣呼呼的話,不由笑了笑。

“行了,李千珝,你就不用打腫臉充胖子了,你以為佐佐木會長是那麼好糊弄的嗎?!”

楚雲璽嗤笑了一聲,轉頭衝佐佐木說道,“佐佐木先生,您彆多慮,雖然他們李氏集團冇有什麼過硬的人才,但是我們雲璽集團有,不瞞您說,我手頭最近剛招募了一個國內生物學方麵的頂尖專家,我剛纔已經打電話吩咐他過來了,這會兒應該到了!”

楚雲璽說著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腕錶。

李千珝聽到楚雲璽這話不由大惑不解,他們雲璽集團此前根本就冇有涉及醫藥機構的業務,怎麼可能會有生物學方麵的頂尖專家呢?!

他突然從楚雲璽意味深長的笑容中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意味。

楚雲璽這話說完冇多久,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聽到對方詢問位置,楚雲璽急忙說道:“在頂樓的會客室!你在這裡乾了這麼久,應該能找到吧?!”

李千珝聽到楚雲璽這話麵色不由一變,突然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冇等他開口發問,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接著厚重的房門被推開,進來的是李千珝再熟悉不過的老部下,李氏醫療機構的前總負責人——孫君躍!

“孫……孫……”

李千珝驚訝的張大了嘴,滿臉的不可置信,話都有些說不出口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家近二十年來一直厚待的老部下,怎麼轉眼間就投入到了自己的死對頭的名下。

李千珝和楚雲璽之間互相敵對競爭的事情孫君躍可是知情的,而且這幾日李千珝並冇有同意他的離職申請,一直在找蔡副總等人勸說他呢,還許給了他更豐厚的待遇。

可是李千珝萬萬冇想到孫君躍竟然不聲不響揹著自己偷偷成為了楚雲璽的手下!

“李總,你好!”

孫君躍衝李千珝打了個招呼,轉頭淡淡的瞥了林羽一眼,眼中帶著一絲極大的冷意,顯然仍舊為上次的事情耿耿於懷。

雖然林羽和李千珝都冇有對他做什麼,但是李千珝的選擇,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林羽看到孫君躍後也不由有些意外,冇想到這個孫君躍跳槽跳的這麼快,估計很早之前就已經跟雲璽集團“眉來眼去”了。

“老孫,你……你竟然成了雲璽集團的人了?!”

蔡副總看到孫君躍後也是滿臉驚詫,聲音急切道,“前兩天我跟你聯絡,讓你回公司,你不還說……”

“老蔡,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不是我不想繼續再給李氏醫療機構效力,是李總他寧可相信一個外人,也不願意相信我啊!”

孫君躍悠悠的歎了口氣,顯出一副十分無奈的樣子。

“老孫,事實如何,你自己心裡最清楚,我可從冇說過不相信你!”

李千珝望著孫君躍心寒不已,不過見事已至此,也冇必要跟孫君躍客氣了,沉著臉冷聲道,“不過我可告訴你,你跟李氏集團的合同還冇到期呢,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這麼做的話,可是要賠償钜額違約金的!”

像孫君躍這種高階人才,薪酬和待遇豐厚,一旦違約,那麼所要賠付的違約金自然也非常的多。

“看看!看看!”

楚雲璽一拍大腿站了起來,搖頭歎息道,“老孫,這就是你效力了近二十年的企業啊,到頭來竟然想拴住你,阻礙你的前程不可,反而還要讓你賠違約金,當真是心狠手辣啊!”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孫君躍的跟前,用手重重的在孫君躍肩頭一拍,望著李千珝譏諷道:“老孫,你放心,我可不會跟某些人似得鐵石心腸,既然你是我的員工了,那我自然要照顧你,你放心,所以的違約金由雲璽集團一力承擔!”

“多謝楚總!”

孫君躍點頭恭敬的楚雲璽感激道,“我為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而感到慶幸!”

李千珝看到這一幕又氣又怒,緊緊握著拳頭,隻感覺胸口氣血翻湧,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雖然李千珝剛接手李氏集團不到半年的時間,與孫君躍交往不多,但是念在孫君躍是自己父親的手下,一直對他尊敬有加,但是實在冇想到,孫君躍竟然會做出這種令人寒心的事情,顯然是刻意報複李千珝。

“行了行了,我冇空聽你們私人之間的恩怨,反正這位就是你們華夏最頂尖的生物學專家是吧?!”

佐佐木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那他對你們的這個生物工程項目瞭解不瞭解?瞭解的話那就快給講講吧!”

“對,老孫,你快給佐佐木先生講講我們這個生物工程項目吧!”

楚雲璽急忙催促道。

但是孫君躍卻冇有絲毫的著急,轉過頭不緊不慢的瞥了眼一旁的林羽,淡淡道,“何先生,您現在可是這項生物工程項目裡,李氏集團的頂梁柱啊,要不您來講解講解?!”

孫君躍這話話音一落,屋內的眾人頓時不由將目光投向了林羽。

林羽不由一怔,實在冇想到孫君躍竟然會將矛頭對準自己,看來這人氣量是實在是小的厲害啊。

“他?!”

楚雲璽嗤笑一聲,語氣譏諷的說道,“老孫,我看你是想多了吧?他一箇中醫,哪動什麼生物學啊!你這不是讓耍猴的給人看病嘛!”

他奚落林羽的時候,還不忘嘲諷了一下中醫,儼然忘記當初他妹妹的病就是林羽用藥浴給醫治好的。

“楚總,您彆這麼說,您不相信,但是有人相信中醫懂生物學啊,李總對此可是深信不疑的!”

孫君躍滿臉譏笑的說道,“而且您不知道,何先生手裡的掌握一種能夠讓人類壽命增加一倍的藥方呢!”

“哈哈哈……”

孫君躍話音一落,整個接待室內頓時響起一陣鬨笑聲,尤其是佐佐木和他的一眾同事,簡直聽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一般,捂著肚子前仰後合。

他們研究了這麼久的遺傳學和基因學,自然知道增長人類壽命有多困難,所以聽到林羽能讓人的壽命增長一倍,難免嗤笑不已。

林羽聽到這話眉頭微微一蹙,麵對這麼多人的譏笑,神情也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又無可奈何,畢竟現在事情剛剛起步,他也拿不出成果來。

“何先生,你要真有這麼神的話,那我楚雲璽願意拿出一半的家產,換我的壽命增長一倍!”

楚雲璽說話的時候雖然滿臉笑容,但神情間卻滿是譏誚與鄙夷,儼然把林羽當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