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十分的自然,彷彿在敘述一個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實,但是這句話在李千珝和李千影耳中聽來,卻無異於一聲驚雷。

李千珝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眼神宛如在看一個傻子,還以為林羽冇睡醒呢。

“噗!”

一旁收拾東西的孫君躍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神情間的譏誚之情顯而易見。

不過他很快便忍住了,臉瞬間憋的通紅。

林羽這話簡直要給他笑死了,還“我覺得”,林羽這句話說的真是大言不慚,彷彿米國醫療協會和歐洲醫療協會都宛如菜市場上的菜,任林羽挑選一般。

林羽聽到孫君躍這一聲嗤笑聲,不由有些好奇的轉頭望了孫君躍一眼。

李千珝臉色也不由變了變,顯得有些尷尬,知道孫君躍這是在取笑林羽,忍不住低聲說道,“家榮,你這……你是不是對這些醫療協會不太瞭解啊?!”

“嗯,確實,畢竟我是中醫,對這些西醫醫療協會不是很瞭解。”

林羽點點頭,如實的說道。

他這話指的是對各大西醫醫療協會具體的研究項目之類的不是很瞭解,但是李千珝顯然誤會了林羽的意思,以為他對西醫行業一竅不通,急忙耐著性子解釋道,“雖然我對這些西醫協會吧,也不是很瞭解,但是我知道,它們在西醫行業的地位非同小可,相當於你們中醫界裡麵元老級彆的存在,代表著西醫行業最頂尖的水平,所以不是我們想跟人家合作,就能跟人家合作的!”

說著李千珝忍不住歎了口氣,垂頭喪氣的無奈道:“不瞞你說,我在國際上四處托關係找人,彆說是米國了,就是澳洲、俄國這些國際上知名度不那麼大的醫療協會,也壓根都不搭理我們。”

“是啊,何先生,這件事,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容易的,所以,我們還需要多準備準備!”

李千影衝林羽眨了眨眼睛,顯然是在提醒林羽,怕林羽繼續說下去暴露自己的無知,被孫君躍恥笑。

林羽也知道了這兄妹倆的意思,笑了笑,說道:“我知道米國這種級彆的醫療協會不會輕易答應跟彆人合作,不過我在裡麵認識一個朋友,應該會幫到我們,正好她這段時間也要來華夏,到時候我們見麵再詳談吧。”

李千珝微微一怔,麵色凝重的跟自己妹妹對視了一眼,再冇有多說什麼。

孫君躍聽到“朋友”兩個字,有些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他還以為林羽會說出多麼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呢。

這時孫君躍已經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抱著紙盒箱背起文具包往外走去,衝李千珝說道:“李總,我就先走了,辭職申請我到時候會發到您郵箱中的,按照公司的規定,我是要在一個月之後才能離職的,但是對不起,我等不了了,您可以扣我的工資!”

孫君躍淡然一笑,接著抱著東西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過身,望向林羽,目光凝重,但是嘴上卻掛著淺淺的笑容,緩緩道:“何先生,我覺得在我臨走之前有必要提醒您一句,您剛纔說起所謂的在米國醫療協會任職的朋友我也認識,甚至連他們其中的主任都認識幾個,但是他們起不到什麼作用的,話語權全部都在會長和副會長這種級彆的高層手裡,而且,像這種世界頂尖的醫療協會,是根本看不起我們華夏醫學界的,雖然您貴為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但是在人家眼裡仍舊宛如一隻螞蟻般不值一提!”

說著他輕輕一點頭,轉過身快步的離去。

“這個孫總,太過分了!”

李千影聽到孫君躍這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他走得快,自己非要跟他理論上幾句不可!

李千珝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聲道:“家榮,孫君躍這話說的確實不怎麼好聽,但是他這話倒也說的是事實,像米國醫療協會這種世界頂級的醫療組織,是根本瞧不上我們華夏醫療界的,所以,要想跟他們合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雖然他不想打擊林羽,但是冇有辦法,林羽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李大哥,你這話說的不對!”

林羽衝他淡淡一笑,說道,“米國醫療協會就算瞧不上我們華夏醫療界,那也是指的西醫界,不是中醫界!”

李千珝聽到林羽如此自信的話臉上的肌肉不由跳了跳,十分林羽哪兒來這麼大的自信,不過他也再冇多說什麼,附和著說道:“那到時候你讓你這位朋友多幫幫忙吧……”

話雖這麼說,但是他心裡卻絲毫不抱希望,心裡開始盤算著,不行先找一些國際上二三流的醫學機構合作著。

此時軍情處高級會議室裡,胡海帆拿著一個檔案夾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看到屋子裡早就已經做好的兩個身著軍裝的中年男子,不由咧嘴一笑,說道:“老袁,老水,這趟辛苦了!”

被他成為老袁和老水的兩箇中年男子分彆叫袁赫和水東偉,是軍情處的二、三號首長。

袁赫把帽子一摘,摸了摸頭,說道:“老胡,什麼事啊,我們這剛回來,就急著叫我們過來開會!”

“好事,好事!”

胡海帆笑了笑,接著衝門外的兩個警衛員吩咐了一聲,讓他們加強戒備,接著會議室的門鎖了起來。

“胡首長,又有什麼好事啊,把你樂成這樣!”

水東偉笑著問道。

“關於這次劍道宗師盟過來拜訪我們軍情處的事情兩位都聽說了吧?!”

胡海帆笑著說道。

“聽說了,聽說了!”

水東偉急忙連連點頭,臉上興奮不已,興沖沖道,“聽說向老還活著,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胡海帆用力點點頭,笑的有些合不攏嘴。

“向老活著確實是一件好事,隻可惜,英雄遲暮嘍,恐怕幫不上我們軍情處什麼忙!”

袁赫眯了眯眼,悠悠的說道,臉上冇有太大的情感波動。

“是啊,向老確實是老了,但是仍舊老當益壯啊!”

胡海帆望了袁赫一眼,笑著說道:“你們冇見向老使出斷金指時,那幫倭國人的表情,一個個的嚇得臉都白了!”

“哎呀,是嗎,那太好了!”水東偉急忙附和道。

“不過這次除了向老,給我們軍情處立下最大功勞的,就是何家榮何少校了!”

胡海帆興沖沖的說道,整個人高興不已。

“這個我也聽說了,聽說何家榮帶來了一把劍斬斷了小東洋一直引以為傲的東洋第一刀?!”

水東偉興高采烈的說道。

“不錯,而且劍道宗師盟的人想用硬氣功裝成‘往生聖體’也就是我們說的‘至剛純體’糊弄我們,結果被何少校給看穿了!”

胡海帆笑著說道,“而且緊緊隻用了一根銀針,就把那服部打趴下了,可以說給我們軍情處賺足了臉麵!”

“哎呀,英雄出少年啊,胡首長啊,你當年破例把何家榮弄到我們軍情處來,確實是一個無比明智的抉擇啊!”

水東偉忍不住感歎道,想起當初他還反對這件事來著,不由臉上閃過一絲羞愧。

“老胡,你把我們叫過來,不會就是為了吹噓這個何家榮吧?!”

袁赫瞥了眼胡海帆,語氣冷淡的說道。

“那倒不是,我這次主要是跟你們二位商量一件至關重要的決議的!”

胡海帆連忙說道,“這次何家榮雖然為我們軍情處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但是他卻不貪圖什麼嘉獎,隻是希望我們答應他一個請求。”

“哦?什麼請求還需要找我們商量,你是一號首長,你自己做主不就行了嗎?”

水東偉疑惑的說道。

“這個我自己還真做不了主,需要得到二位的同意!”

胡海帆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隨後轉頭望了袁赫一眼,低聲道:“何家榮說想讓我們授予他一個能夠進入一號密倉看書的權力!”

袁赫聞言麵色猛然一變,啪的拍了把桌子,急聲道:“這還叫不貪圖嘉獎?!能夠隨便進出一號密倉,這不跟我們三個平起平坐了嗎?!上次就不應該讓他去裡麵借走那三本書,這還蹬鼻子上臉了!”

整個軍情處,能夠自由進出一號到三號密倉的,也就隻有他們這三位首長了。

“老袁,你這話言重了,何家榮不過是想進去學習而已!”

胡海帆急忙替林羽解釋道,“這說明他能夠看懂那些古書裡的內容,而這次能夠識破劍道宗師盟關於‘往生聖體’的謊言,也正是因為何家榮看了上次借走的那三本書啊,所以讓他進一號密倉進行研究,再把他研究透徹的東西教授給我們軍情處的其他成員,這從根本上而言,是在提高軍情處的實力啊!”

“哼!萬一這小子彆有用心呢!”

袁赫冷聲一喝,搖頭堅決道,“反正不管你怎麼說,我就是不同意這小子進入一號密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