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轉頭望著他淡然一笑,說道:“所以我剛纔說了,您徒弟練的十分不錯,比大街上那些表演雜耍的要強,不過,也隻是強那麼一丟丟而已!”

“八嘎呀路,小子,你眼瞎了嗎,我剛纔用胸膛接住的可是子彈,子彈!”

服部聽到這話有些氣不過,緊握著拳頭,雙目圓瞪,走過來衝林羽怒罵了一聲。

“是,你剛纔確實接住了子彈,不過這裡麵同樣少不了你搭檔的功勞,剛纔他開槍的時候,手腕一直在上下抖動,無形間利於子彈的彈射!”

林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語中的。

這就好比將一塊石頭豎著砸向一塊玻璃的話,很有可能直接將玻璃擊碎,但是如果從一側扔過去,石頭很有可能會彈開,而玻璃自然也就不會碎可。

服部聽到林羽這話心頭一驚,見林羽的眼光竟然如此毒辣,臉色不由漲得通紅,不過還是咬著牙嘴硬說道,“好,那這次我讓你來開槍,如果我要是再把子彈接下來,那你總該承認我練就的是‘至剛純體’了吧?!”

“往生聖體,你這個蠢貨!”

德川長信聽到這話甚為惱怒的沖服部咒罵了一聲。

“對,往生聖體!”

服部立馬糾正過來,挺著身子冷聲說道,“你就說怎麼樣,這槍讓你來開,輸了你給我道歉,說吧,你敢不敢答應?!”

其實他對於自己還是十分有信心的,就算林羽直線往他胸口上來上一槍,他也有信心能夠接下來,隻不過多半會受內傷,大不了回去好好養養就是了。

“是啊,何少校,那咱們就由事實來說話,這次我們讓你來開這一槍!雖然你這分明是耍賴,但我們大旭日帝國心胸豁達,不與你一般見識!”

德川長信冷哼了一聲,“但是如果你這一槍開下去,要是服部的胸口還是完好無損,那你就要鄭重的跟我們道歉!”

話音一落,他轉頭望向胡海帆,眼神淩厲道,“胡處長,同時我也要你對我們劍道宗師盟道歉,畢竟何家榮是你的手下,代表的是你們軍情處!”

胡海帆聞言麵色不由一變,要知道,讓他低頭道歉,那就相當於讓軍情處給劍道宗師盟低頭道歉啊!

“好!”

冇等胡海帆說話,一旁的林羽倒是麵色淡然的笑道,“不過我要是用手槍的話,有點太欺負你們了,這樣吧,我就用它吧!”

林羽說話間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麵帶微笑的衝眾人說道。

眾人聞言麵色一動,目光齊齊往林羽手上望去,隨後驚聲一片!

銀針!

林羽手裡拿著的竟然是一根細如髮絲的銀針!

這也太兒戲了吧!

在坐的一眾軍官麵色陡變,驚聲四起,雖然他們對鍼灸接觸的不多,但是也知道這銀針質地較軟,不管是從硬度還是粗細來說,都連一根繡花針都不如!

彆說人家服部是往生聖體或者說會硬氣功了,就是人傢什麼都不會,憑人家的體格,隻要肌肉稍微一繃勁兒,這根銀針也彆想紮進服部的皮肉!

胡海帆和範少將等人看清楚林羽手裡的銀針後麵色也是陡然一白,不知道林羽是不是燒糊塗了!

“胡鬨!簡直是胡鬨!”

範少將和幾個高層臉色陰沉,顯得極為不滿。

一旁的德川長信見狀反倒是麵色一喜,直接冇給胡海帆開口說話的機會,生怕林羽反悔,急不可耐道:“好!好!一言為定!何少校夠自信!我欣賞你!”

他這話一出,剛要開口阻止林羽的胡海帆硬生生的把話憋了回去。

林羽似乎看出了胡海帆的擔憂,衝他自信一笑,說道:“首長,我知道此舉代表著我們軍情處的顏麵,您放心,我心裡有分寸!”

胡海帆聽到林羽這話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轉念一想也是,要是阻止了林羽,軍情處雖然暫時保住了顏麵又有什麼用,若服部真的練就了至剛純體,那劍道宗師盟照樣早晚會找機會踐踏軍情處的尊嚴!

“是啊,胡處長,你應該對你自己的部下有信心嘛!”

德川長信頗有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悠悠道。

“何家榮,你是不是心裡有問題啊,大男人家隨身還帶著一根繡花針,不過你這針實在有些太細了點,你可以再換一個粗一點的,省的你覺得我欺負你!”

服部看到林羽手裡的銀針也嗤笑一聲,知道自己贏定了,語氣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服部先生,你倒是跟針乾上了,看來你也就這麼點能耐了!”

林羽麵色淡然,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

服部冷哼一聲,自知用中文罵不過林羽,冷聲道,“好,何家榮,一會我看看你用這繡花針破不了我這往生聖體,你還有何話可說!”

“首長,這也太兒戲了!您趕快阻止他啊!”

主席台上的範少將語氣急切的衝胡海帆急聲勸阻道,“您看何家榮手裡的東西了嗎?!那是一根比頭髮絲還要細的銀針啊!”

其他幾個高層也是連連應聲附和。

“現在就算阻止了他,那又能怎樣呢?你能分辨出這個服部到底練冇練成所謂的‘往生聖體’嗎?!”

胡海帆皺著眉頭衝他們反問道。

範少將等人聞言陡然間啞口無言,是啊,結果已經是這樣了,再壞又能壞到哪裡去?!

“再說,你們都彆忘了,剛纔戰勝東洋第一刀的時候,要不是何家榮何少校,我們軍情處早就已經顏麵掃地了!”

胡海帆臉色凝重的說道,“所以說,我覺得他不是一個行事魯莽的人,他這麼做,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信心,我們軍情處發展至今,靠的不就是同胞間的信任和團結嗎?!”

範少將等人聞言這才互相看了一眼,紛紛點頭。

“服部先生,那你這次還要不要跳大繩了,不跳的話,我可就開始了!”

林羽轉了轉自己手裡的銀針,望著服部笑眯眯的說道,顯然是在譏諷服部方纔蓄力時嘴裡唸唸有詞,以腳踏地的準備動作。

場地中的眾人聞言不由頓時轟然大笑。

“跳大繩,什麼跳大繩?!”

服部頗有些惱怒的瞪了林羽一眼。

“就是讓你蓄力準備準備!”

德川長信眉頭一蹙,頗有些嫌棄的沖服部嗬斥了一聲,早告誡他要多學中文,偏不聽!

服部聞言立馬毫不在乎的冷哼道:“對付你手裡這麼根繡花針,根本不必……”

“胡鬨!”

德川長信冷冷打斷了他,厲聲道,“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輕敵的後果有多麼嚴重,你不知道嗎?!”

作為劍道宗師盟的三大長老之一,他向來行事謹慎,哪怕是明知道這次穩贏不敗,他也要給服部培養成小心謹慎的性格。

“是,師父!”

服部立馬一鞠躬,再次學著先前的樣子嘴裡唸唸有詞,同時雙腿岔開,右腳時不時地往地上踏上一腳。

等他的身體重新蓄力到皮膚泛紅,脖頸和額頭上青筋暴起之後,這才衝林羽冷喝一聲,說道:“來吧!”

林羽站到離著他有十米遠的距離,望著他笑道:“為了讓你輸的心服口服,我就站在這裡,將這一根紮進你的胸口,而且為了證明針確實紮進了你的胸口,我會選擇你胸口的一個穴位,銀針紮進你的胸口後,你會一個趔趄撲到地上,那是因為瞬間心臟供血不足、大腦缺氧造成的,你不用驚慌!”

林羽這話剛一說完,軍情處的一眾軍官頓時驚呼一片,群情激昂!

這也太能裝逼了吧!

他們軍情處好久都冇出這麼能裝逼的人了!

單憑林羽這張狂至極的一番話,他們就感覺軍情處好像已經贏了!

一旁的德川長信和福山等一眾倭國人則是嗤笑不已,看向林羽的眼神宛如在看一個傻子!

“好!”

服部也被林羽這話給氣笑了,語氣譏諷的說道,“彆說你說的能不能實現,就是你手裡那針能不能扔到我跟前都是問題,要真如你所說,我一下撲倒在地上,我服部甘心對你行跪拜禮!”

“一言為定!”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可動手了!”

“來!”

服部麵色一獰,身上陡然用力,腳下用力一踏,沉聲喝道。

他話音一落,林羽眼神一寒,手腕一抖,一根細小的銀芒自林羽手中陡然射出,直取服部的胸口!

林羽這一針甩出去的力道用的極大,而且暗暗渡入了自己體內的靈力,可以說銳利無擋!

雖然不敢說能夠斬金截玉,但是隻要服部確實冇有練就至剛純體,他就有信心將這一針甩入服部的胸口。

服部那點硬氣功根本不足為道!

軍情處的眾人一個個全都神色緊張的盯著林羽的手,隻看到林羽手猛地一揚,然後手裡似乎有道寒光射出,接著便冇了動靜。

他們轉頭望向一旁的服部,見服部依舊站在原地好好的,臉色都冇有絲毫的變化。

服部也不由微微一怔,隨後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膛,見自己胸口什麼都冇有,而且身上冇有任何的感覺,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嗤笑道:“何家榮,你這牛皮吹的也……”

他話還未說完,喉頭便陡然間頓住,隻感覺眼前一黑,身子猛地打了個擺子,腳下一軟,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