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海帆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沉聲道:“所謂的‘至剛純體’修煉方法極其複雜,所需材料龐雜廣博,而且對人的天賦體質要求又高,整個過程也漫長無比,就算有人能夠修得小成,恐怕也至少已經是百十歲以上的老人!”

“那照胡處長這話的意思,是說你們華夏冇有修煉成的嘍?!”

德川昂著頭傲然的掃了周圍的眾人一眼,見整個軍情處的成員,除了胡海帆這些五六十歲的老將,基本上都是一些二三十歲的毛頭小子。

胡海帆沉著臉說道:“至少在我們軍情處裡麵,冇有一個人煉成!”

這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所以他自然坦然承認。

道家玄術磅礴紛雜,深遠龐幽,根本不是常人所能修煉的,很多道家玄術中的精髓文化都已經遺失在了歲月的長河中,尤其是女真族進關,建立清朝之後,對漢人信奉的道教進行嚴厲的管製,道教發展式微,後鴉片戰爭後,國家衰弱,西方思潮入侵,更是讓道教遭到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現如今華夏境內所存在的道教不過都是流於形式,真正懂道悟玄的人根本寥寥無幾,這也是為什麼軍情處發展到現在,也總共不過才一百多成員的原因!

雖然玄術是華夏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但是現在能夠接觸並且學習它的人,少之又少!

軍情處成立這麼多年,致力於傳承華夏傳統道玄文化,培養國家所需要的特種精銳,但是終究因為掌握的資訊太少,加之現代人的體質天賦、秉性以及心地善惡等原因而一直髮展緩慢,縱然他們花費數十年的心血蒐羅到了一號密倉中的諸多奇書古籍,但是卻根本研究不透,終究還是冇能讓玄學重新發揚光大起來。

而像“至剛純體”這種玄術裡麵極其高深的人體修煉理論,彆說是習練了,光是聽很多人都冇有聽過,所以軍情處確實冇有一人能夠修煉而成。

至於胡海帆這個一號首長和另外兩個二三號首長倒是對記載“至剛純體”的書籍做過一定的研究,但是也都是流於表麵,僅僅知道“至剛純體”是什麼概念而已,畢竟那本奇書古籍太難理解了,就算找華夏最知名的古學教授對這本書進行研究翻譯,也不過都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罷了。

一旁的林羽眉頭緊蹙,聽著德川長信和胡海帆的話,他不由的想到了當初交過手的那個淩霄,心頭微微震顫,連軍情處這種掌握了這麼多奇書古籍的部門都冇有人能夠練成“至剛純體”,而淩霄年紀輕輕竟然已經大成,著實讓人驚歎!

不過好在林羽手中掌握著記載有“至剛純體”的古書,而且基本已經參悟通透,再次見了淩霄,他也不甚畏懼!

“奧,軍情處裡麵無人練就,那放眼整個華夏呢?!”

德川長信不知為何,聽到胡海帆這話竟然突然間倨傲了起來,說話的語氣間都是滿滿的得意,“胡處長身為軍情處的處長,統監整個華夏,如果有人練就,你一定不會不知道吧?!”

“以我們軍情處所知,目前為止,華夏境內,也確實無人練就!”胡海帆沉著臉說道。

他們軍情處對整個華夏散落在民間的玄術修習高手,不敢說每一個都能瞭如指掌,但是對絕大部分都是瞭解的,多為資質平平之輩,根本不可能練就“至剛純體”。

“嗯,那就對了,這也說明抄襲畢竟是抄襲,從彆人那裡偷學來的東西,確實在實際運用中難以變現!”

德川長信笑嗬嗬的說道,聲調聽似委婉,但是卻帶有滿滿的奚落譏諷之意。

“德川先生,請你說話放尊重點!”

胡海帆眉頭一蹙,冷聲道,“我們華夏無人練就,不能說明我們的心法理論就是抄的!”

林羽似乎已經看出了德川長信內心的用意,眉頭微蹙,忍不住問道:“德川先生,照你這話的意思是,你們倭國,已經有人練就了‘至剛純體’?!”

“不錯!”

德川長信語氣鏗鏘的答應一聲,眉宇間滿是跋扈的神色,似乎已然將東洋第一刀所帶來的恥辱忘了個一乾二淨,再次恢複了那種高高在上的囂張氣焰。

不過他話音一落,突然間感覺不對,麵色一變,呸了聲說道:“什麼‘至剛純體’,我說了,你們這是抄襲!我們大旭日帝國神道教中,這叫‘往生聖體’,而我們旭日帝國經過不懈的努力研究,已經有人練就了‘往生聖體’!”

說完他眼帶笑意的掃了整個場地中的眾人一眼,神色間頗有種唯我獨尊的氣勢。

林羽聽到他這話不由麵色陡變,內心極為驚詫,實在冇想到倭國竟然有人練就了“往生聖體”!

林羽忍不住在德川長信身上掃來掃去,見他也就六十來歲,完全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有此大成!

在他祖上的記憶中,“往生聖體”的修煉理論,幾乎全都是抄襲自華夏玄術裡的“至剛純體”,修煉方法同樣的極其嚴苛困難,耗費的時間同樣也是冗長無比。

所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得知華夏和倭國都有人練就了這種玄術,他怎麼可能不震驚!

而且這兩個人年紀都不算大,還都是壞到骨子裡的惡人!

“德川先生,你是說你已經練就了你們倭國所謂的‘往生聖體’?!”

胡海帆等一眾軍情處的高層也是心頭顫動,驚詫不已,軍情處以及整個華夏都冇有取得的成就,竟然輕而易舉的就被人家倭國人給做到了?!

倘若真是這樣,那也就意味著軍情處在發展過程中輸給了劍道宗師盟一大步,而這種差距,可以說是根本無法彌補,而且隻會越拉越大。

也就意味著,軍情處以後可能要被劍道宗師盟完全的壓製!

“不是我!”

德川長信笑嗬嗬的擺了擺手,歎息道,“我這麼一個糟老頭子了,哪還有時間和精力去修煉如此高深的功法,修煉得成的,是我有這方麵天賦異稟的徒弟,服部!”

話音一落,服部便十分配合師父的站了出來,整個頭高昂著,宛如一隻鬥勝的公雞,自內而外的迸發出了一股自豪感。

林羽聞言卻是微微一怔,掃了服部一眼,心頭疑惑不已。

要是說德川長信練就了嘛,他還能相信,但是這個服部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而且單論身手,雖然不俗,但是也算不上多麼的超凡卓絕,畢竟前幾天在醫館的時候,林羽跟他短暫的交過一次手。

不過林羽也隻是懷疑,冇敢妄加揣測,畢竟同樣已經練就至剛純體的淩霄,看起來也不過跟服部同樣的年紀。

林羽心中忍不住感歎,不禁生出一絲挫敗感,人家三十來歲年紀輕輕便已練就了至剛純體,而他繼承了祖上全部的能力與經驗,到現在竟然還一事無成,實在是有些太說不過去了!

所以他暗暗萌生了一個想法,等回去之後,他也一定要開始習練“至剛純體”。

“德川先生,你是說這位服部先生年紀輕輕就已經練就‘至剛純體’?!你是在羞辱我們的智商吧?!”

範少將見狀站起來冷哼了一聲,滿眼質疑的掃了服部一眼,“要知道,至剛純體是在人的成長中慢慢累積修煉的,要想有所小成,也至少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範首長,我再次強調一遍,是‘往生聖體’,不是‘至剛純體’!”

德川長信皺著眉頭糾正了一句,隨後麵色一緩,嗤笑道,“你們華夏人練不成,不代表我們大旭日帝國的子民都就練不成,我們受神道保佑,隻要心地虔誠,得神力相助,自然事半功倍!”

說著他沖服部使了個眼色,沉聲道:“多說無益,服部,給他們露兩手!”

“是,師父!”

服部立馬恭敬的一點頭,隨後緩緩走到場地中間,將腰上的著物去掉,接著將自己身上的羽織和內裡的襦袢脫掉,露出了古銅色健壯的上半身。

隻見服部上身的肌肉非常好,自斜方肌到肩、臂、胸、背,每一塊肌肉都飽滿圓實,輪廓分明,根條凸起,每一塊肌肉宛如聚緊攢實的拳頭,充滿了剛強的爆發力。

服部似乎也特彆以自己的身材為傲,特地努了努力道,展示了展示自己健壯的身材,不過換來的卻是一片嘲諷之音。

像他這種身材確實鍛鍊的非常好,但是放在軍情處這種好身材遍地走的部門裡,也並不算多麼出色。

服部聽到眾人的嘲諷,禁不住冷哼一聲,轉頭衝胡海帆等人用生硬的中文說道:“胡處長,我知道,你們華夏人為了展示身體的強硬,都喜歡錶演踢斷木棍,拍碎石塊等笨拙劣質的低等方式,而我,服部,練成了傳說中神聖的‘往生聖體’,展示方法自然要高級的多,麻煩你命人幫我找一把手槍!”

“手槍?!”

胡海帆聞言微微一怔。

“是的,手槍!”

服部說著用力的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胸口上拍了一巴掌,滿臉傲然的說道,“雖然我的‘往生聖體’級彆還不算特彆高,但是手槍的子彈打到我身上,跟撓癢癢差不多!”

他話音一落,整個訓練場中都不由一陣嘩然,這他媽的也太能吹了吧?!

“安靜!安靜!都他孃的給我安靜!”

一幫中隊長見狀急忙站起來朝自己的隊員叫嚷了幾聲。

胡海帆和範少將眉頭緊促,頓時遲疑了下來,他們對此倒是並不懷疑,至剛純體練就到一定程度,確實能夠承受住普通手槍甚至是步槍子彈的威力,但是這個服部年紀輕輕,誰知道他是不是在吹牛啊,萬一給了他們一把手槍,到時候這個服部有個三長兩短,劍道宗師盟再找他們碰瓷怎麼辦?!

德川長信似乎看出來胡海帆等人的顧慮,笑嗬嗬的說道:“胡處長,你不用擔心,服部肯定會冇事的,而且我跟你擔保,就算出事,也與你們軍情處無關,是我們自願的,我們一力承擔!”

胡海帆見德川長信都這麼說了,要是不答應反而顯得自己有些小氣了,而且他確實也想見識見識服部練就的這個“往生聖體”到底有何不凡,這才點點頭,轉頭衝範少將吩咐一聲,“老範,你親自帶人去給他們找幾把手槍過來,記住,普通的半自動手槍就行!”

“是!”

範少將立馬答應了一聲,起身去叫上人離去。

“哎,軍情處的小兄弟們,聽你們剛纔的嗤笑聲,好像對我們很不屑一顧嘛!”

德川長信笑嗬嗬的掃了眼坐在場地上的軍情處眾軍官,說道,“來,你們要是有能耐得,也可以出來一起跟我徒弟一起比試比試!奧,對,以你們的能耐你們可能根本都不夠格,如果誰要是不怕死的話,倒是可以出來試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