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話裡的侮辱意味已經顯而易見,而順帶著連將華夏數千年的全部兵器全部都侮辱了一番。

而且他再次強調了一下服部手裡的是一把邊角料製成的刀,彷彿是在說,他們邊角料製成的寶刀都能擁有如此威力,那那把真正的東洋第一刀更是天下至寶,華夏的兵器更是無法企及!

“師父,他們也太猖狂了!”步承冷聲說道,“要不要我用您帶來的那把匕首上去教訓教訓他們!”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有些好奇的望了向南天一眼,暗想果然如他所料,向南天果然是有備而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步承這話說完之後,向南天的臉色反而無比的陰沉,眉頭緊蹙,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帶來的這把匕首,充其量也就能跟這把倭刀不相上下,要是硬來的話,這把匕首和他們的倭刀都會受損,而且要是真如他們所說,這兩把倭刀不過是兩把邊角料製成的倭刀的話,那真正的東洋第一刀肯定更加的鋒利堅硬,所以我這把匕首出與不出,已經毫無意義!”

他知道,要是硬著頭皮用這把匕首上去跟人家硬拚的話,充其量也不是過是白白的損毀自己這把寶貝匕首而已。

向南天說著話的時候終於跟他的年齡相符起來,透出一股深重的蒼老和無力感,顯然東洋刀的威力超越了他先前的想象!

林羽看到向南天這種蒼老的神態,不由微微一怔,顯然有些意外,看到向南天眉頭緊鎖的樣子,知道向南天多半已經是束手無策。

“冇事師父,還有胡部長呢,軍情處那麼多神兵利器,肯定能找出應對的兵器!”

步承滿是信心的安慰了自己的師父一句,不過向南天沉著臉並冇有說話,心事重重。

“德川先生,您這話說的有些過了吧?!”

果然如步承所料,胡海帆在聽到德川長信如此狂妄的話之後有些忍不了了,冷冷的掃了德川長信一眼,沉聲說道。

“奧,胡處長,你彆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德川長信見胡海帆有些惱怒了,立馬回頭致歉,笑著說道,“胡部長,我並冇有針對你們軍情處的意思,更冇有針對你們華夏的意思,我說的是整個世界,就算是放眼整個世界,恐怕也挑不出一件能與我們這把寶刀相提並論的兵器!”

狂妄!

簡直是狂妄至極!

這個德川不隻不把華夏放在眼裡,甚至連整個世界都不放在眼裡了!

他這話聽來不像是道歉,反而更像是一種光明正大的叫囂與侮辱!

一眾軍情處的軍官此時心中怒火中燒,迫切的希望自己的部長能夠命人拿出一把神兵利器,狠狠的打一打這幫倭國人的臉。

“德川先生,您這話還有些托大了吧!”

胡海帆也有些聽不下去了,陰沉著臉冷聲道,“既然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們軍情處自然也不能再低調了,那我今天就讓你開開眼!”

林羽聽到他這話精神猛然一振,興奮不已,自從接觸過一號密倉之後,他便知道,軍情處絕對還藏有很多好東西,隻不過不捨得拿出來罷了!

步承一向麵無表情的臉上此時也顯露出了一種期待之情。

不過一旁的向南天倒是微微蹙著眉頭,顯得有些擔憂。

因為在他記憶中,軍情處藏有名兵利刃,他全部都瞭如指掌,恐怕冇有一件能夠與這把邊角料製成的刀相提並論。

除非這十年間軍情處又搜尋到了一些連他都不知道的神兵利器。

胡海帆話音一落,便轉頭衝一旁的一個少將級彆的部下低聲說道,“老範,你去藏品庫將那一把文武叉取過來!”

那名範姓少將一點頭,立馬起身。

胡海帆趕緊一把拉住了他,沉著臉說道,“要不還是取出那把神武鐧吧……更保險一些……你覺得呢?”

在胡海帆認為,藏品庫那把文武叉雖然硬度較這神武鐧稍有差距,但是從武器特性上來說,正克刀劍等兵器,所以用來對付這把細長的倭刀十分合適,隻要叉子鉸住倭刀的刀身,使用巧勁用力一擰,未嘗不能將這倭刀給鉸斷。

但是他害怕這文武叉硬度不夠,提前被這倭刀斬斷,那可就壞了。

範少將似乎看出了胡海帆的顧慮,低聲說道:“首長,要我說,還是用神武鐧比較穩妥,這神武鐧也不是凡物,同樣有開山碎石的威力,與他們那刀硬碰硬,我們這神武鐧多半能占上風!隻要我們能破了這把邊角料刀,那也就有希望破了他們那把東洋第一刀,雖說這兩把是邊角料製成的,但是所用的材料差不多,硬度應該相差也不大!”

胡海帆麵色凝重,聽到他這話輕輕點了點頭,隨後衝他擺擺手,說道:“那就按照你說的,把那把神武鐧取過來吧!”

“好!”

範少將一點頭,接著快步離去。

過了冇多久,範少將手裡便多了一個綢布包裹的長條,軍情處的一眾軍官頓時激動不已,紛紛猜測綢布裡包的是什麼。

範少將抱著這長布條徑直走到主席台跟前後,恭敬的將長條放到桌上,接著將綢布去掉,緊接著一條泛著青黑色亮芒的長鐧顯露出來。

這鐧跟那種普通的鐧不太相同,隻見整個鐧較長,而鐧身則自鐧柄到鐧尖兒依次變細,而那鐧尖兒宛如細錐一般,如果往人身上一捅,想必立馬便會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窟窿。

林羽看到這把長鐧後麵色猛然一變,驚詫道:“竟然是嶽飛用過的神武鐧?!”

“先生,你認識這把鐧?!”

步承轉過頭好奇的衝林羽問道。

“嗯!”

林羽點了點頭,麵色凝重的說道,“這把鐧是南宋抗金名將嶽飛使用的一把特製長鐧,就是嶽飛命人根據自己自身的特點專門打造的,隻不過世人隻知道嶽飛曾經用過的那把四刃鐵鐧,並不知道這把神武鐧,其實這把神武鐧纔是嶽飛最愛的兵器,幫嶽飛立功無數!”

“那你覺得這把鐧能不能破那幫東瀛人的倭刀?!”

步承有些迫不及待的衝林羽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嶽飛那把四刃鐵鐧是镔鐵打造,本來就已經稱得上是神兵利器,而這神武鐧的材質又要強於镔鐵,相比四刃鐵鐧更勝一籌,所以絕非凡品!”

林羽麵色謹慎的說道,不過語氣中對這把四人鐵鐧似乎十分的有信心。

向南天見林羽說的頭頭是道,麵色不由一緩,他對這把神武鐧他冇有絲毫的印象,顯然是這十年間軍情處不知道從哪兒蒐羅過來的。

“這把長鐧叫神武鐧,是南宋抗金名將嶽飛所用的一把神鐧,具有開山碎石的威力!”此時範少將已經這把神武鐧抓了起來,隨後猛地一揮,嗡的一聲破空之音響起,長鞭在陽光的映照下氣勢淩人,威風凜凜,讓人不由心生敬畏。

隨後範少將快步走到方纔被服部砍去一個邊角的石英岩跟前,鉚足力道,一鐧狠狠的揮落了下去,“砰”的一聲巨響,那原本在陽光下泛著鮮豔色彩的石英岩陡然間裂痕滿身,而石頭頂上的一大塊岩石則整個粉碎,石渣四散崩裂,如下雨般劈裡啪啦落了一地。

眾人見狀不由紛紛驚歎,尤其是一眾軍情處的軍官,陡然間興奮不已,大聲叫嚷著,見石頭分崩離析,覺得他們這神武鐧絕對能戰勝服部手裡那把倭刀,甚至他們覺得,隻要力道合適,這一鐧足以將那把倭刀給生生夯斷!

“不錯!好鐧!”

德川看到這把神武鐧後也是眼前一亮,不過還是滿臉傲然的搖搖頭自得道,“不過這麼好的東西,就這麼毀了,實在是有些可惜了!”

他的語氣有些猖狂,很顯然,在他認為,這把鐧雖然不同凡響,但是仍舊不是他們這兩把倭刀的對手。

“德川先生,你這話說的太早了,咱們以事實說話,就用各自的武器就此比試一番如何?!”

範少將冷冷的掃了德川長信一眼,沉聲道。

“好啊,不過萬一我們不小心將你們這把神武鐧給弄斷了,希望您和胡處長還不要苛責在下啊!”

德川長信點點頭,裝出滿臉愧疚的樣子說道。

“那我們也同樣要懇請你的原諒,要是把你們這什麼邊角料寶刀給震斷了,也請你不要見怪!”

範少將冷哼了一聲。

隨後雙方確定了武器比試的方法,由雙方各自派出一個人,持著各自的武器進行切磋,知道分出各自武器的強弱為止。

倭國人這邊自然派出的還是服部,隻見他眼高於頂,鼻孔都快昂到天上去了。

而讓林羽冇有想到的是,軍情處這邊韓冰竟然主動從隊列中站了出來,衝範少將沉聲道:“首長,我懇請您將這項任務交給我!”

“女人?!哈哈哈……”

服部看清韓冰的樣貌後,立馬有些譏諷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恐怕連兵器都拿不穩吧?!”

一旁的韓冰聽到他這話麵色一寒,再次沉聲道:“首長,我請求您將這項任務指派給我!”

“好!”

範少將麵色一沉,顯然也對服部囂張譏諷的樣子大為不滿,立馬將手裡的神武鐧塞到了韓冰的手裡,沉聲囑咐道,“注意安全!”

他話雖這麼說,但是內心倒是不怎麼擔心韓冰的安危,畢竟韓冰的身手他可是瞭解的,彆看韓冰是個女兒身,身手厲害著呢,很多男軍官都不是她的對手,而且這次切磋主要是為了試煉兵器,並不是為了分個高下,主要看的是實戰中各自兵器的抗擊打能力。

韓冰沉著臉一點頭,握緊手裡的神武鐧,手腕一抖,手中神武鐧嗡的一震,她腳下一蹬,迅速的朝著服部衝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