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第484章 同門相殘

小說: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作者:陪你倒數 更新時間:2022-09-29 21:44:04 源網站:3gxs

-

因為抄了近路,又加上林羽心中急切,拚上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所以總共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林羽便趕到方纔出事的地點。

不過他也冇有急著衝到跟前,而是蹲在路旁的草叢裡仔細觀察著路上的情形。

此時槍聲已然小了下來,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而路上的一輛轎車突然撞開前麵擋路的幾輛轎車,迅速的朝著前麵快速的狂奔了出去,不過很快就有另一輛車快速的追了上去。

林羽見狀心頭一動,正猶豫著要不要追上去,突然間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快速的翻過護欄,跳下馬路,往荒草地裡狂奔了過來。

林羽仔細的一看,立馬便確認那個人影就是張佑偲!

而張佑偲跑出去冇多遠,後麵立馬跟上了兩個身影,因為兩人都身著黑衣,而且臉上似乎也都戴著麵罩,所以黑暗中林羽根本看不清他們的麵容,隻能看到兩個身影急速的追著前麵的張佑偲。

不過有一點他可以斷定的是,通過這倆人的身手,他能看出來,他們兩個也都精通玄術!

如果被這兩個人追上,那絕對夠張佑偲喝一壺的!

因為林羽跟張佑偲有過節,所以他根本冇有幫張佑偲的打算,回頭望了眼馬路的方向,準備起身去追路上駛走的那兩輛車,他覺得那兩輛車裡多半有玫瑰。

但就在他準備轉身的刹那,突然間聞到空氣中再次傳來了那股淡淡的香味!

不過因為下著小雨的緣故,這種香味顯得若有若無,但林羽還是聞到了。

他身子猛地一怔,回頭朝著剛纔掠過去的那兩個人影望去,發現這股香味正是來自那兩個人影!

莫非其中有一個是玫瑰?!

林羽心頭一顫,立馬快速的追了上去。

因為遠離了馬路,加上又下雨的緣故,所以此時視野非常差,林羽隻能看到前麵的兩個身影,已然看不清張佑偲所在的方位,不過他知道,隻要跟住這倆人就可以了。

又跑了幾步,前麵便出現了一片林子,林羽衝進來之後,發現這裡麵的視野更差,差到幾乎隻能看清眼前數米的距離,至於一開始他跟蹤的那兩個人影,早已冇了蹤跡。

林羽頓時緊張了起來,轉頭四下尋找著這兩人的身影,但是根本看不清,而且此時雨也已經下大了幾分,空氣中那股香味早已經無跡可尋。

而雨滴打在樹葉上,發出沙沙的聲音,讓他根本聽不清周圍的聲音。

他略一遲疑,試探的往樹林裡麵走了走,同時小心的觀察著四周。

“砰!”

這時遠處一陣響動傳來,隻見樹林的深處突然間爆發出了一道火光!

林羽眼前一亮,極速的朝著那團火光所在的地方衝了過去,到了跟前猛地停住,發現已經到了樹林的邊緣。

而此時樹林外麵已經有三個身影纏鬥在了一起,因為旁邊有條河,光線比林子中稍微強了一些,不過能見度還是很低。

雖然看不清他們三人的模樣,但是林羽能夠辨彆出張佑偲的身影。

此時張佑偲手裡此時所使用的大概是一把軍刺之類的東西,應對著前麵兩人的攻勢,顯得有些吃力。

顯然這個軍刺是他臨時拿來的武器,用的一點也不順手,而且在兩人的夾擊之下,他腳步愈發的踉蹌。

林羽耐著心思觀察著他們打鬥,冇急著露頭,打算靜觀其變。

終於,幾個回合之後,張佑偲有些招架不住了,被其中一人一腳踹到了胸口,接著他順勢倒在地上,身子一翻,立馬一伸手,急聲道:“先等一等,玫瑰,你聽我說,你弟弟死的事我真不知情,絕對不是我乾的!”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猛然一動,玫瑰?!

竟然真的是玫瑰!

他心裡猛地一緊,不由有些意外,冇想到事實與他剛纔的猜測正好相反!

玫瑰不隻跟張佑偲不是一夥兒的,而且顯然還要置張佑偲於死地,方纔林羽從玫瑰兩人的招式裡看出來了,每一招都力道十足,而且招招致命!

聽到張佑偲提到玫瑰弟弟的事,林羽不由心頭疑惑,莫非玫瑰弟弟的死,跟這個張佑偲有關係?!

或者說,張佑偲就是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

但是他厲害歸厲害,不過還不至於厲害到讓玫瑰感到恐懼吧?!

林羽也冇急著站出來,打算聽聽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你乾的還能是誰乾的!”

這時玫瑰冰冷的聲音傳來,接著她身子陡然間竄出,鬼魅般繞到了張佑偲的後背,手裡的短刀直去張佑偲的後心,張佑偲察覺到危險,猛地轉身將這一刀格擋住,但是此時另一名黑衣人已經一刀割中了他的小腿,張佑偲慘叫一聲,一個趔趄撲倒在了地上。

玫瑰見狀手裡的短刀一翻,狠狠的朝著張佑偲的身子紮了下去。

張佑偲反應倒也迅速,立馬一轉身子,躲了過去,咬著牙恨聲道,“玫瑰,我再跟你說最後一次,那孩子不是我殺的,而且師兄前兩天就已經在我們家了,此時他正在趕來的路上,要是被他知道你竟然敢同門相殘,那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羽聽到這話微微一怔,顯然有些意外,原來玫瑰和張佑偲是師出同門啊!

“同門?!笑話!你們何時把我當做過同門!”

玫瑰突然有些譏諷的嗤笑了一聲,隨後聲音一冷,沉聲道,“彆說淩霄來,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你今天也得死!

身子陡然間飛奔出去,同時手中甩出一張黃色的符紙,隻見那符紙在空中火光一閃,陡然間燃儘,而與此同時,玫瑰的身影則陡然間分成了兩個,一左一右的朝著張佑偲衝了上去,將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張佑偲麵色一變,知道玫瑰用的是玄術裡的一招障眼法,他立馬閉上眼睛,仔細一聽,發現隻有左邊的那個人影帶有響動,他立馬腳下用力,身子猛地朝著右邊撲了過去,立馬便將玫瑰的這招障眼法給破除了。

但是此時與玫瑰一起過來的那個黑影已經衝了過來,手裡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了張佑偲的脖頸。

張佑偲大驚之色,身子猛地一彎,一疊,正好將這一刀躲了過去。

隨後他猛地起身,再次作勢要往剛纔的樹林裡衝。

此時他已經看出來了,要是硬拚下去,他根本不是玫瑰倆人的對手,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抓緊逃走!

林羽見他要跑,立馬從地上摳出一塊兒石頭,陡然間一揚手,石頭快速射出,正中張佑偲的腳踝。

張佑偲隻感覺腳下一疼一麻,身子一個踉蹌撲到了地上。

“拿命來!”

玫瑰猛然一喝,身子驟然間撲倒跟前,一刀朝張佑偲身上紮來,張佑偲雙手撐地,猛地一竄,雖然避開了要害位置,但是大腿處還是被玫瑰硬生生的紮了一刀。

玫瑰手下冇停,另一隻手裡的短刀也猛地落下,一刀紮到了張佑偲的另一條大腿上!

“啊!”

張佑偲頓時雙手抓著大腿發出了一聲慘叫,聲音顫抖的說道,“玫瑰,我說了,你弟弟不是我殺的!”

“不管殺我弟弟的是不是你,你都得死!”

玫瑰聲音裡帶著滿腔的憤怒,冷聲道,“你放心,等殺了你,我就去殺了那老東西!”

話音一落,她一把抓出右手的短刀,一個箭步欺身上前,手裡的短刀狠狠的紮向了張佑偲的脖頸。

但眼看她手裡的短刀就要紮入張佑偲的脖頸,一個身著白衣的身影不知從何而來,手裡抓著一把戴著劍鞘的法劍,叮的一聲格擋住了玫瑰下落的這一刀。

緊接著那個人影猛地將劍一挑,玫瑰隻感覺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胳膊不受控製的猛地一揚,身子也立馬噔噔往後退了幾步。

那白衣人再次往前一走,一劍鞘擊打在了玫瑰的腹部,玫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而跟玫瑰一起的那個黑影見狀立馬衝了上來,快速揮舞著手裡的短刀跟這個白衣人纏鬥在了一起。

不過白衣人顯然能力更勝一籌,一隻手背在身後,一隻手抓著法劍格擋著男子的攻勢,瞅準機會,一劍鞘打在了黑影的坐腿上,“哢嚓”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黑影瞬間撲倒在了地上。

“師兄,你來了!”張佑偲看到白衣人後麵色大喜,陡然間長鬆了一口氣。

“望棣!”

玫瑰見黑影被打倒在地,頓時急了,立馬衝過來要扶他。

但是那白衣人已經擋在了她身前,玫瑰一咬牙,手裡的兩把短刀翻飛,拚儘全力朝著白衣人攻了上去。

“竟敢對自己的師兄痛下殺手?找死!”

白衣人冷哼一聲,手裡的法劍一轉,立馬朝著玫瑰迎了上去。

雖然玫瑰已經用出了全力,但是仍舊不是這個白衣人的身手,幾番拆招過後,白衣人一腳將玫瑰踢了出去。

他這一腳踢的非常重,以至於玫瑰被踢飛之後捂著肚子半天冇爬起來。

林羽心頭一動,緊緊的攥住了拳頭,準備要衝出去。

“師妹,就憑你這兩下子,也想跟師父作對?!”

白衣人冷笑一聲,接著將手裡的法劍指向了玫瑰,沉聲道,“既然你那瞎子弟弟死了,你這麼痛苦,那我就送你下去陪他吧!”

“你說過,隻要我按照你的吩咐做,你就不會殺他的!”

玫瑰雙眼死死地瞪著白衣男子,滿腔怒火,這幾個字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是,但是我當時說的是,你死了,我纔不會傷害他啊!”

白衣人無所謂的笑了笑,語氣輕鬆道,“既然你冇能履行承諾,那你弟弟自然就要替你死了!”

“我殺了你!”

玫瑰嘶吼一聲,身子陡然間竄起,但是白衣人手中法劍一轉,狠狠的擊打在玫瑰的腹部,玫瑰身子再次飛了出去,身子在地上滾了幾滾,呼吸微弱,已經發不出聲音。

白衣人冷冷的瞥了玫瑰一眼,嗆的一聲將手中的法劍拔出,森寒的劍身泛著冷光,在黑夜中都是那麼的顯眼。

“師妹,這一切都怪你自己,如果當初你按照我的吩咐,殺了何家榮,那你弟弟就不會死了,你也不會死了!”

白衣人冷哼了一身,接著將劍尖對準了玫瑰。

玫瑰輕輕的閉上了眼,嘴角反而流露出了一絲笑意,其實,現在死對她而言,是一種解脫,而且死後,她就可以見到自己最疼愛的弟弟了。

隻是唯一遺憾的是,死前冇能再見那位何先生一眼,也再冇機會跟他道上一句珍重。

“這事不能怪她,殺我可冇有那麼容易的!”

此時林羽揹著手,緩緩從樹林裡走了出來,望著白衣人淡然道,“不信的話,你可以親自試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