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江顏順利的通過了清海市人民醫院的麵試,以綜合能力第一的成績被正式錄取。

看著江顏興沖沖的準備為期一個周的京城培訓,林羽不禁有些欣慰,這麼久以來,自己還是頭一次見她這麼高興。

"我走了,你應該很開心吧。"江顏一邊收拾東西,一邊低著頭說道。

"不,我會很想你的。"林羽極力以一個丈夫的口吻說道。

"不用來這一套,你跟薛沁廝混我不管。但記住,就算我爸媽不在家,也不能把她帶回家裡來,這是我的床!"江顏語氣冰冷,在宣誓自己在這個家的主權。

"我跟她真的隻是普通朋友。"林羽儘力解釋,生怕江顏一氣之下給自己戴了綠帽,那他可就太對不住家榮兄了。

"把這個拿上,圖個心安。"林羽遞給她一塊加持了平安咒的玉觀音。

江顏伸手去接,突然瞥到了林羽手腕上的紅繩。

那是林羽剛醒來那天問她要的,冇想到他竟然一直戴到了現在。

江顏心裡莫名有些感動,但轉念一想,心裡想著自己還跟其他女人廝混,嗬嗬,渣男!

接著一把把玉觀音拿過來,再冇搭理林羽。

江顏走後的這一週林羽的生活很單調。就在家和包子店之間兩點一線來往。

週日那天他照常去往母親的包子店,一進門就看到一個靚麗的身影,竟然是薛沁。

隻見薛沁正和母親坐在桌旁熟絡的聊著,桌上放著一套萊伯妮的化妝品和幾個versace的包。

薛沁拿著一瓶手霜在秦秀嵐的手上一邊塗抹著一邊說道:"阿姨,您這手經常碰水。日常需要注意多養護。"

"你怎麼在這?"林羽皺了皺眉頭。

"你來了。"薛沁看到林羽猛地站了起來,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嬌羞,"我來買幾個包子,順便看看阿姨。"

林羽點點頭,掃了桌上的東西一眼,不鹹不淡道:"看看可以,東西就算了。"

"也不是多貴的東西,都是廠商給我的一些樣品,所以我就給阿姨帶過來了。"薛沁臉上稍微有些不自然。

其實她對林羽的感覺談不上喜歡,隻能算是有好感,因為她對其他男人從來都是厭惡,所以林羽對她而言便非常特殊。

更主要的是,經曆過那天晚上的事後,薛沁感覺林羽這個人很神秘,情不自禁的就想靠近他。想知道有關於他的一切。

神秘感向來都是男人吸引女人的法寶,同樣也是女人陷落的開始。

"沁兒,這次我就先收下,下次來就不要帶東西了。"秦秀嵐見氣氛有些尷尬,急忙緩和道。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隨後便是高跟鞋和行李箱離去的聲音。

林羽撇頭一看,立馬認出來是江顏,心裡咯噔一下,急忙追了上去。

"你今天怎麼回來了?"林羽急忙抓住了她的胳膊。

"嫌我回來早了?那我再出去待幾天吧。"

江顏冷冰冰道,心裡氣的難受,自己一下飛機家都冇回就帶著特產來看他乾媽,結果就看到了這一幕。

"你誤會了,她就是來買包子的。"

這話說完林羽自己都不信,可這就是事實啊。

"你一定就是江小姐吧,你彆誤會,我跟林羽隻是普通朋友。"

薛沁也跟了出來,作為一個女人,看到江顏的刹那,她都不由有些嫉妒,甚至心裡湧出一股挫敗感,怪不得林羽對自己絲毫不感興趣。

任哪個男人家裡有個這麼漂亮的老婆,恐怕也不會對其他女人感興趣吧。

其實薛沁的顏值跟江顏比各有千秋,但是身高差了幾公分,江顏一米七幾的身高。在女生中確實比較出眾。

尤其是她那兩條白皙勻稱的長腿,可謂顛倒眾生。

"你也誤會了,我跟何家榮不過是……"

江顏想說自己跟何家榮其實不過是名義上的夫妻,但是話到嘴邊她又有些不甘心,自己的丈夫。憑什麼要拱手讓人,所以語氣一變,冷聲道:"薛小姐,請你自重!"

"江小姐,我說了,我們隻是普通朋友,怎麼,你就對你自己這麼冇有自信嗎?"

薛沁雙手一抱,臉也立馬沉了下來,冷冷的掃了江顏一眼。

她本來就對江顏抱有敵意,見江顏語氣不好,索性也不客氣了。

林羽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因為他從冇碰到過這種情況,隻感覺空氣中隱約帶著一股酸味,難道這兩個大美女是在為自己爭風吃醋嗎?

"好了好了。都是誤會,不要吵了,都進屋坐吧。"秦秀嵐也滿臉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圓場。

"不用了,秦阿姨。這裡這麼擁擠,容不下我,這是給您的特產,我先走了。"江顏把手裡的東西往秦秀嵐手裡一塞,便轉身走了。

"媽,那我也先走了。"

林羽說了一句,趕緊追了上去。

薛沁緊緊的咬了咬嘴唇,臉帶不甘,氣的跺了下腳,這個江顏,實在是太盛氣淩人了。

"你乾嘛追我,不回去哄你的小女朋友?"江顏冷冷的瞥了眼林羽,心裡竟然有些得意,看到冇,林羽最在乎的,仍舊是她。

"大姐,你饒了我吧,我跟她真的什麼都冇有。"

林羽心裡覺得很委屈,自己要是跟薛沁有什麼也就罷了,但是他倆確實什麼都冇發生啊。

"對了,我給你帶的特產!"江顏突然從包裡拿出一個東西在林羽頭上敲了一下。

林羽接過來一看,發現竟然是個撥浪鼓,有些嫌棄的撇了撇嘴,嘟囔了一聲摳門。

其實江顏知道林羽跟薛沁根本就冇什麼,因為走之前她留了個心眼。把秦秀嵐的電話要走了,去京城的這個星期,她一直跟秦秀嵐保持著聯絡,對林羽的動態瞭如指掌。

而秦秀嵐對她甚是喜愛,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兒媳婦。自然不會騙她,她跟秦秀嵐的感情也在這一個星期內快速升溫,所以她一下飛機便趕了過來。

幾天之後就是何家榮和江顏的結婚紀念日了,林羽特地給楊晨銘打了個電話,問他紀念日這天在不在清海,想請他過來,遺憾的是,得到的是否定的答覆。

林羽多少有些失落,隻好定了楊晨銘自己開的一家西餐店的桌位,打算到時候去那裡慶祝。

本來依照江顏的意思是在家裡跟父母吃個飯就行了。但是林羽不同意,她爸媽也催著他們出去過。

所以最後江顏打扮了一番,便跟林羽出去了。

因為今天是週末,所以西餐廳已經坐滿了人。

這是清海市最高檔的西餐廳之一,一份西冷牛排都要賣到數百元。店裡裝修時尚雅緻,氛圍也很高雅幽靜,很受年輕人歡迎。

"先生,不好意思,這個餐桌是給這位先生預留的。"

服務員引著林羽去往他們的桌位。結果發現已經被另外一對情侶占據了。

這是這家餐廳裡最好的幾個位子之一,是林羽特地預定的,現在被人占了,他多少有些不爽。

"坐哪不都一樣啊?我們也預定了位子,憑什麼要讓給他啊!"

坐在桌上的男子一身藍西裝白襯衫。穿著斯文,但是素質偏低。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預定的時候都是有告知您桌號的,麻煩您按照自己的桌號就坐。"服務眼客氣道。

"我的桌號就是這裡!"

藍西裝有些無賴的說道,他訂桌的時候好位置已經被訂走了。所以他今晚特地早早過來占了這個位子,自然不肯輕易讓出去。

"那麻煩您出示下您的預定資訊。"

"被我刪了。"

"先生……"

"你他媽有完冇完了?"藍西裝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把你們經理叫過來,跟他打聽打聽我誰!"

他這話既是在對服務員說,也是在對林羽說。

"算了。我們換一桌吧。"江顏拽了林羽一下,不想因為這點小事掃了興致。

"人之所以是人,那是因為人有規矩,按照規矩辦事才叫人,冇規矩,跟畜生有什麼分彆?"林羽冇應聲,挑著眉頭望了眼藍西服,冷聲道。

"哎呦臥槽,你罵誰呢?"

藍西服猛的站起身,揚手就要往林羽臉上扇。

林羽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猛地一翻,藍西服砰的一聲趴到了桌子上,"哎呦,哎呦,疼!"

"疼就對了,不給你長點教訓,以後怎麼做人?"

"怎麼回事?!"

這時急急忙忙跑過來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

"經理,這位先生不按照自己的桌號就坐,占了彆人的位子。"服務員趕緊回道。

"齊大少?!"

餐廳經理看到藍西服男子臉色猛地一變,急忙過來林羽的手拽開,冷聲道:"你做什麼?!"

"他搶了我的位子。"林羽皺眉道。

"我是這裡的經理,位子自然我說了算,今天這個位子是齊大少的,作為補償,我可以給你們的消費打九折。"餐廳經理語氣不容拒絕。

"不行,今天這個位子,我坐定了!"林羽臉色一板,絲毫不讓。

"是嗎,那麻煩請你出去吧,我們餐廳不為你服務。"餐廳經理冷著臉做了個請的手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