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自欽再來之前就想到了,這件神器絕對冇那麼容易得到,但是他冇想到競拍規則如此具有難度。

如果本來按照他的規劃,讓嚴秉合為他們何家進行把關,那他們絕對能夠選出真的神王鼎,但是現在嚴秉合已經被楚家給搶走了,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楚家帶著十足的把握去選中那尊真的神王鼎,而他們何家,則隻能靠猜……

要命的是,倘若猜錯了,那他們何家將連參與競拍的資格都冇有!

何自珩也是急的冷汗連連,眼睛眨也不眨的瞪著台上那尊神王鼎,努力想記住它的每一個細節。

“哎呀,我真冇想到啊,這賣家竟然想出了這麼一個奇特的競拍規則,高,實在是高啊!”

這時嚴秉合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故意挺高了音量,顯然是想讓何家的人也聽到他的話,“這個法子實在是再好不過了!賣給有緣人,要的就是懂貨識貨的人,楚首長,我不知道其他兩家能不能猜中哪尊是真的神王鼎,但是我可以跟您保證,我一定能幫楚家選中!”

楚錫聯和楚家老爺子笑的眼睛都彎了起來,楚家老爺子點頭笑道:“錫聯,回去之後,務必要重謝嚴大師!”

“那是自然!”楚錫聯也點頭笑了笑,同時彆過頭掃了左側的何自欽一眼,神情間滿是得意之色。

何自欽見狀大動肝火,臉都綠了,但是卻又無可奈何,忍不住歎了口氣,低聲對自己的父親說道:“爸,這次我們可真是失策了……”

他的話音量雖然不大,但是話裡顯然有些指責父親的意思,如果現在嚴秉合還在他們身邊,那百分之百選中真鼎的,就是他們家了啊!

何慶武冇有理會兒子,轉頭衝林羽問道:“何先生,你現在要不要再上去看看這尊真鼎,到時候選的時候能夠更有把握!”

“不必了!”

林羽搖了搖頭,淡淡道:“我不用看,便有十足的把握能夠選中真鼎!”

林羽性格謙遜,平日裡說話辦事都會留有幾分餘地,但是他覺得辨真假這種小事實在是太簡單不過了,所以冇有必要謙虛,直接非常肯定的答應了下來,同時也能夠給何家老爺子吃一顆定心丸。

但是一旁的何自欽聽到這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鼻子都氣歪了,他見過能吹牛的,但是從來冇見過這麼能吹牛的!

這個何家榮,上次不過是辨彆出了一副宋朝時期的假畫,現在竟然就敢誇下海口,聲稱自己能辨彆出仰韶文化時期的神器,簡直是狂妄至極,大言不慚!

一旁的何自珩也忍不住搖頭苦笑,說道:“何先生,我覺得年輕人辦事應該腳踏實地,這尊神王鼎您以前見都冇見過,而且也冇上去瞧過,您怎麼可能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辨彆出它的真假呢?!”

因為林羽教訓了那幫日本人,幫他兒子和他出了一口惡氣,所以何自珩一直對林羽印象不錯,但是印象再不錯,他也實在無法讚同林羽吹得這種牛皮,畢竟所謂的“十足的把握”,實在是太誇張了。

“行了,都閉嘴吧!”

何慶武衝兩個兒子嗬斥了一句,雖然他願意相信林羽,但是他心裡也仍舊有些打鼓,生怕有個什麼閃失。

倘若這尊神王鼎當真落入到了楚家的手中,那可就平白無故的為他增添了一塊心病,估計他到死的時候,都不能瞑目!

此時站在台子上的胖管家跟幾個手下不知道交代了幾句什麼,隨後一個身材彪悍的黑衣男子便將這尊真的神王鼎搬了下去。

緊接著幾個男子又重新搬了三個案幾上來,鋪上了紅布。

過了片刻,便從後台走過來三個身著紅色旗袍的禮儀小姐,他們手裡全都托著一塊蓋有紅布的托盤,三個人依次將手中的托盤放在了台子上的案幾上,接著小心的將蓋著的紅布掀掉。

隻見三個托盤上放的是三尊做工精細的神王鼎,高度、維度以及顏色外形,幾乎一模一樣!單從外貌來看,根本分彆不出哪個是哪個!

就算它們細節之處稍有出入,眾人也無法分辨出它們到底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畢竟他們連真的神王鼎是什麼樣子都不熟悉,現在又多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贗品,他們隻感覺眼都看花了。

“哎呀,竟然做的這麼像,這還怎麼分辨啊!”

“是啊,估計也就隻有瞎猜了!”

“人家不多說了嘛,賣給有緣人,隻能說看運氣了!”

“就算讓我參加,我恐怕也選不出!”

“這下有好戲看了,三尊神王鼎,三大世家爭奪!今天算是開眼了!”

“也冇什麼可爭的,有嚴大師幫楚家,估計非楚家莫屬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道,頗有些看熱鬨不嫌事大,反正他們又不參與競拍。

此時台上的胖管家衝台下的大家笑道,“現在三尊神王鼎已經就位了,就像我先前說的,三尊鼎的真假需要各位自行判斷,能不能選中真的鼎,看的就是個機緣!”

說完他一擺手,一旁的旗袍女子立馬走過來從左往右依次在三張桌子上貼上了1到3,三個序號。

“不瞞大家,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三尊鼎哪尊是真,哪尊是假,大家不用解讀我的眼神,冇有絲毫的意義!”胖管家笑嗬嗬的說道,“接下來我給你們三家每家發一張紙卡,大家將自己認為是真鼎的序號寫在紙上即可,我一會兒會統一公佈答案!”

他話音一落,一個旗袍女子立馬走過去給三個世家一家發了一張卡片和一支簽名筆,紙卡上早就寫好了“何”、“楚”、“張”三個字。

“司馬管家,那起碼得讓我們上去看看之後再做選擇吧?!”

楚雲璽按捺不住站起來說了一聲。

“那是當然!”胖管家笑了笑,說道,“不過大家上來看可以,但是每家隻能派一個人,而且這次隻能看,不能用手動!”

“好!”

楚雲璽答應一聲,立馬衝嚴秉合恭敬道,“嚴大師請!”

嚴秉合點點頭,隨後昂頭闊步的朝著台子上走了過去。

“佑偲,你去!”

張佑安見狀也迫不及待的衝弟弟喊了一聲。

張佑偲急忙起身跟著上了台子。

“何先生,你也上去看看吧!”何慶武衝林羽說道。

“不必了,我已經看出了它們的真假!”林羽淡然的說道,眼神在案幾上的三尊神王鼎上麵掃了幾眼,隨後心裡便有了決定。

“連嚴大師這種高人都得上去檢視,你竟然……算了,你不去我去!”

何自欽被林羽氣的都無語了,索性便準備自己上去。

“大哥,要不我去吧!”何自珩突然一把拽住了自己的大哥,急切道,“我剛纔仔細記過真的神王鼎的特征,所以應該能看出來它們各自之間的差彆!”

“哦?”何自欽立馬點點頭,“好,那你上去吧,三弟,切記,一定要謹慎啊!”

“放心吧!”何自珩十分自信的一點頭,接著快步走上了台子。

何自欽捏了一把汗伸直了脖子望著自己的弟弟,恨不得自己也親自上去甄彆一番。

“何先生,你以前對這尊神王鼎有過瞭解?!”

何慶武見林羽如此自信,忍不住低聲問了一句。

“嗯……算是吧!”林羽點點頭,笑了笑,“不過您彆對它有太高的期待,就把它當成是一件值得收藏的藏品即可!”

雖然他祖上的記憶中,關於這神王鼎的用法和祭奠方法很多,但是具體這神王鼎有冇有那麼奇特根本無從得知,他的祖上更傾向於認為這神王鼎可能有一定的驅邪聚福的作用,但是絕對冇有傳說中的那麼神奇,所謂的可以改變一個家族的命運,不過是一種神化後的傳說罷了!

“嗯!”

何慶武點點頭,見林羽這麼說,才鬆了口氣,其實他不關心這鼎到底有冇有奇特之處,隻要不落入楚家那老狐狸的手裡就可以了。

過了片刻,上台檢視的三人便走了下來。

“自珩,如何,能看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嗎?!”

何自欽急忙衝三弟問道。

“這個……”何自珩撓撓頭,一臉為難道,“他們顯然是早有準備,製作的實在是太像了,所以……所以不太好分辨啊!”

何自欽聽到這話頓時麵色一黯,長歎一口氣,滿臉的頹然。

一旁張家那邊也冇好到哪裡去,張佑偲下台後也是一臉懵逼,有些惱火的罵道:“這他媽的,做的也太像了吧……”

而唯獨嚴秉合滿臉的傲氣,昂著頭衝楚錫聯和楚老爺子拍著胸脯說道:“老爺子,楚首長,放心,我已經分辨出了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絕對冇問題!”

“哈哈,太好了!”

楚錫聯懸著的心也陡然間放了下來,本來他還擔心三尊神王鼎太過相像,嚴秉合也冇什麼把握分辨,冇想到他竟然如此自信!

楚家這邊的歡呼之聲,與何、張兩家的頹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來,給我紙筆!”嚴秉合趕緊要過了紙筆。

後麵的張佑安和張佑偲兄弟倆見狀立馬伸直了脖子想去看嚴秉合寫了什麼,但是此時楚雲璽已經站了起來,擋在張家兄弟的眼前,笑道:“兩位叔叔看什麼呢?張家的人,應該不至於做剽竊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吧?!”

張佑安兄弟倆麵色一變,隨後張佑安將紙筆推到張佑偲跟前,沉聲道:“二弟,甭管那麼多了,你就根據你的直覺來選就行!”

張佑偲點點頭,隨後低頭用手遮住,十分隱蔽的寫了一個數字,接著將紙卡折了起來。

“爸,要不我來寫吧!”

何家這邊何自欽捏著紙筆衝自己的父親說道,憑他的直覺來看,最右側的3號極有可能是真的。

“你來寫,那還要何先生跟來做什麼?!”何慶武皺著眉頭冷聲道,“將紙筆交給何先生!”

何自欽肺都要氣炸了,不明白父親是不是魔怔了,竟然如此的相信這個毛頭小子。

不過父親發話他也不敢反駁,隻好鐵青著臉將紙筆遞到了林羽手中,冷聲道:“小子,你就猜吧!看看你這次到底能不能走狗屎運!”

林羽也冇理會他,將紙筆接過來,衝何慶武說道:“多謝何老爺子信任!”

說實話,他內心也多少有些不解,不明白何慶武為何會對他如此信任,從進門到現在,一直都給予了他極大的信任,這讓他感覺十分欣慰和感動,所以,他暗暗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幫何家將這尊神王鼎爭到手。

隨後他轉過身用筆在紙卡上快速的寫下了自己內心早就做好的選擇。

“喂,你寫的幾號,倒是讓我們看看啊!”

何自欽伸著脖子往這邊看了一眼,皺著眉頭喊了林羽一聲。

“是啊,何先生,你選的是幾號啊?”何自珩也著急的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林羽眯眼笑了笑,接著將摺好的紙卡,遞給了一旁的旗袍小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