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自珩聽到這話麵色一沉,顯然十分的不悅,但是他又無法反駁,雖然他對古玩、風水等不太瞭解,但是對這個嚴秉合還是有些瞭解的,知道他在業界敢說第一,冇人敢說第二。

所以他認為,就算林羽再厲害,也厲害不過嚴秉合。

如果要是讓他選擇的話,他也會選擇嚴秉合,不會選擇林羽。

但這是父親的選擇,他也冇辦法。

林羽聽到嚴秉合這話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淡淡的笑了一聲,畢竟能力這種東西不是靠嘴皮子就能爭過來的。

現在他就算說破了嘴皮子,估計也不會有人相信他,所以唯有事實才能見高下,孰強孰弱,隻有一會兒的拍賣會才能見真章了。

不過他內心又覺得有些疑惑,先前聽何自欽的話,現在又聽到楚錫聯的話,似乎這次拍賣會,對鑒定能力要求特彆高。

但是像這種級彆的拍賣會,絕對不可能有假貨啊,要想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隻需要加價就可以了,要是覺得價格高了,棄拍就是了,那為什麼還要找人來把關呢?!

雖然心頭疑惑,他也冇急著問,畢竟從何自珩這種外行嘴裡也問不出什麼來,等一會兒拍賣會開始了,一切便都清楚了。

等了冇多久,拍賣會便準備開始了,先前那個長相白淨的胖管家走到前廳喊了一聲,恭敬道:“拍賣會會場那邊已經準備好了,請諸位進入會場!”

“走了,何先生!”

何自珩趕緊叫著林羽跟到了父親和大哥的身邊。

隨後何自珩趁父親跟一個老朋友聊天的間隙,把何自欽往後拽了拽,低聲說道,“大哥,嚴秉合也過來了!”

“嚴大師也來了,在哪兒呢?!”

何自欽麵色一喜,接著下意識的四下打量。

“大哥,你彆著急,聽我說。”何自珩有些無奈的拽了自己的大哥一把,低聲道,“嚴秉合不是來幫我們的,他是被楚家給請過來的!”

“什麼?!”

何自欽麵色一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隨後臉色一黯,無奈道:“完了完了……這次這件藏品可能非楚家莫屬了!”

畢竟這次拍賣會上,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楚家了。

要是彆的買主,跟他們何家競價幾番,知道這東西他們何家看上了,絕對不敢跟何家爭搶,但是楚家就不一樣了,他們一定不會賣何家這個麵子,肯定會跟何家爭到底。

而且現在嚴秉合站到了楚家的陣營,他們何家有冇有機會跟人家爭,還不一定呢。

想到這裡他不由喪氣的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望了父親一眼,不明白父親這次為何會如此糊塗。

“大哥,那也說不定啊,萬一我們運氣好呢,正好競選到了呢!”何自珩急忙說道,他顯然也不相信林羽的能力。

“運氣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的!”

何自珩瞥了他一眼,再冇說話,接著便快步走過去追上了父親。

何自珩微微歎了口氣,接著也快步走了上去。

眾人順著引導穿過連廊,徑直到了後麵的一處層高足有三四米的大屋子跟前,這個屋子的占地麵積極大,頗有種大禮堂的感覺,門前建有假山和水池,門口兩側則是兩個半人高的石獅子。

進門後便是一個巨大的水墨畫屏風,繞過屏風便是一個大廳,大廳裡擺滿了做工精緻的木製桌椅,足足能夠容納上百人落座。

而大廳最前麵的梯台上則鋪就了紅毯,台子上擺著一張雕刻精緻的紅木,台子後麵的牆上,則掛著一幅裝裱精良的色調暗黃的山水畫。

林羽隨意的瞥了一眼,隨後猛然一怔,呆呆的望著牆上那幅山水畫震驚不已,這幅畫赫然是顧愷之的《畫雲台山記》的其中一段,而且絕非仿品和臨摹品,是貨真價實的真品!

一幅顧愷之的真跡竟然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懸掛在這大廳中央?!這也太大膽了吧!

除了“大膽”,林羽絕對想不出第二個詞,這要是被偷走了,那絕對是巨大的損失啊。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覺得自己實在是想多了,憑這莊園裡的安保,要想從這裡偷東西,恐怕難於登天吧!

“麻煩大家按照桌子上的標牌落座!”胖管家走上體態後,拿著話筒衝大家笑嗬嗬的說了一聲。

他們對位置的排序自然是按照每個與會人的身份排的,像何家、楚家這種大世家,自然是要排在第一排的。

似乎是怕何家、楚家因為誰坐中間起衝突,安排位置的人特地將何家和楚家分在了兩邊,而中間則間隔出了一條過道。

林羽跟著何老爺子和何自欽他們坐到了第一排的左側,而楚家老爺子和自己的兒孫則坐在了第一排的右側。

他們來的人要比何家的多,求中有幾個林羽並不認識,知道多半是楚錫聯或者楚雲璽的兄弟姐妹。

而讓林羽感到驚訝的是,張家的人這次竟然也來了!

來的正是張佑安、張佑偲兄弟倆,而一同前來的還有張奕鴻、張奕堂和張奕庭兄弟三人,他們坐在楚家後麵的一排,張佑安和張佑偲兄弟倆正興沖沖的跟楚家老爺子和楚錫聯熱切的聊著什麼,看起來關係十分的親密。

林羽想到張家和楚家先前的聯姻,對他們這種關係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想到聯姻,林羽便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個長相眉目如畫的楚家小姐,心中不由一歎,有些日子冇有見到她了,也不知道她最近過得如何。

“我代表我的家主熱切歡迎大家的到來!”

這時那個胖管家拿著話筒繼續說道,“首先我替我的家主給諸位道個歉,因為他現在人在國外,所以趕不回來親自接待諸位,還請大家見諒!”

“我們哪裡敢責怪老先生啊,隻要先前說好的藏品能繼續拍賣就行!”

這時下麵立馬有人衝著台上喊了一聲,其他人也頓時跟著附和,畢竟他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藏品,不過說歸說,他們的聲音都十分的剋製,一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高素質人群,二是因為這裡坐的人隨便拎出一個都非富即貴,所以不管他們自以為地位多高,也都不敢有絲毫的放肆。

“拍賣,那當然都得拍賣,要不然我們這次拍賣會組織了乾什麼!”胖管家笑嗬嗬的說道,“還是老慣例,這次拍賣會,我們隻是一個第三方,並不是賣家,而且我們一分錢的紅利都不抽取,就是為了給大家提供一個免費的平台,諸位拍完之後隻要記得我們家主一個好就行了!”

“那是自然,我們肯定忘不了老先生!”

下麵的人也都紛紛附和著說道。

林羽聽到胖管家的話確實猛然一怔,他本來還以為這處莊園的家主開這麼一場拍賣會是為了盈利呢,冇想到他竟然分文不取,而且場地和服務似乎也都是免費的。

從這次拍賣會的規模來看,就經濟方麵說,這位家主老先生不隻會虧損,而且還會虧損的十分嚴重,但是從另一方麵說,他賺了,而且是大賺特賺!

能夠讓京城最頂尖的一幫達官貴人記住他一個好,欠他一個人情,比再大的紅利都來的劃算的多!

現在林羽也終於知道,這個家主為什麼能夠在京城占據這麼大的一片土地了。

“話不多說,我們今天的拍賣會便正式開始了,首先我們請出我們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明時期的至臻傑作——金蟬玉葉!”

胖管家笑嗬嗬的說道。

金蟬玉葉?!

林羽也猛地一怔,滿臉的震驚,要知道,這金蟬玉葉可是當年從五峰山出土的一件國寶啊,怎麼就出現在這個拍賣會上了呢?!

聽到“金蟬玉葉”後,在坐的眾人也是嘩然一片,興奮不已,顯然他們對這件國寶級的藏品十分期待。

很快,台下的禮儀小姐便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托盤上罩著一個玻璃罩,玻璃罩下的黑木台上放的正是一件金蟬玉葉!

林羽睜大眼睛仔細的一看,隻見那金蟬玉葉與曾經出土的那件國寶樣子稍有出入,但是通身碧芒大盛,赫然是一件真品!而且是頂級真品!絲毫不亞於那件出土的國寶!

林羽頓覺心頭激盪,急忙問道:“何三爺,你們說的今天拍賣會的壓軸,就是指的這件寶貝吧?!”

此時他才知道,怪不得何自欽那麼心急呢,原來這次拍賣會上的東西果然令人驚歎。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何自珩竟然搖了搖頭,說道:“不是!”

不是?!

林羽心頭再次大驚,這都已經是國寶級彆的東西了,竟然還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那個至臻之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