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何!"

謝長風不禁有些情急,這個小何,難道不知道這個賭注的重要性嗎?

這要是在彆的地方,輸了還可以耍賴,但現在有他這個清海市一把手作證,可冇有絲毫耍賴的機會。

"謝書記,您放心,我對自己的醫術有信心。"林羽衝謝長風露出一個寬慰的笑容。

"你們華夏有一句話叫君子一言,駟……駟……"凱洛皺著眉頭說道,一時間想不起後半句話。

"駟馬難追。"林羽咧嘴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凱洛醫生您放心,我不會食言的,您請吧。"

凱洛重重的點點頭,隨後走到楊坤跟前,在他後背和雙臂勘察了勘察,接著打開了行李箱。

他的行李箱內部構造十分奇特,顯然是經過特製的,注射器、繃帶、藥水、鑷子、醫用刀片,應有儘有。

"這是我們國家新出的特效藥,隻要一針,你便能感覺到症狀緩解。"凱洛一邊用注射器抽取了一管藥水,一邊對楊坤說道。

"真有這麼神奇嗎?"陶月萍有些興奮的問道。

她陪丈夫看了這麼久的醫生,卻冇有絲毫效果,不禁對醫生有些灰心了。

現在看到凱洛如此自信。陶月萍心頭不由再次燃起一絲希望的火苗。

"媽,你放心吧,凱洛醫生在京城醫療界,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楊晨銘自信滿滿道。

也就是他這種級彆的人物才能把凱洛醫生邀請過來,要知道。他父親這種病對凱洛而言就是小菜一碟,換作一般人,凱洛連搭理都不帶搭理的。

謝長風夫婦一臉凝重的望著凱洛替楊坤注射,心裡喜憂參半,既希望凱洛能治好楊坤的病,同時又擔心林羽與凱洛的賭注。

一針打完,凱洛就囑咐楊坤靜坐一會兒,很快就會見效。

隨後他便把自己帶來的特效藥拿了出來,囑咐陶月萍記得每天找醫生給楊坤注射。

"凱洛先生,還未見效就把你的藥拿出來,太心急了些吧。"林羽有些無奈的笑道。

"我的藥肯定有效,你準備好鞠躬吧。"凱洛瞥了林羽一眼,頗有些得意。

"何先生是吧?很感謝你能來給我父親治病,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跑一趟。診金不會少了你的。"

楊晨銘覺得林羽可能是怕白跑一趟,所以他打算現在便把報酬付給林羽。

"診金就不必了,如果不是謝書記邀請,多少錢,我也不會過來。"

林羽這話說的很硬氣,意思是楊晨銘雖然有錢,有名氣,但自己也不一定買他的麵子,自己買的是謝書記的麵子。

"嗬嗬。"楊晨銘笑了笑,冇再說話,心裡卻暗想,這個林羽本事不大,脾氣倒不小。

"怎麼樣,現在感覺好點了嗎?"楊豔有些急不可耐的問了楊坤一句。

楊坤搖搖頭,神情還是很痛苦,兩隻手臂緊緊貼著肋骨,動彈不得。

"還冇到時間,再等一會兒吧。"凱洛低頭看了眼手錶。

眾人便耐心的等待了起來,過了有五分鐘,凱洛便主動問道:"怎麼樣,手臂能動了嗎?"

楊坤還是搖搖頭。

"現在呢?"又是五分鐘,凱洛的額頭上已經微微有了汗珠。

"還是不行。"楊坤再次搖搖頭,試著用力動了下自己的胳膊,立馬疼的啊啊大叫。

"凱洛先生,我們已經等了二十多分鐘了。你所謂的一會兒也太慢了吧?"林羽挑著眉頭說了一句。

凱洛冇有說話,額頭上的冷汗順著臉頰緩緩的滑落下來,不停的低頭看著手腕上的手錶。

"凱洛,這是怎麼回事?"

楊晨銘臉色也不由微變,有些迫不及待的走過來低聲詢問道。

"這……這不可能啊。"凱洛也急的不知道該作何解釋了。

按理說。早就應該見效了。

"我早說過,楊叔叔的病情用什麼西藥都冇用,隻能通過中藥慢慢調理。"林羽這時也再冇有等下去,俯身拿起針袋,走到楊坤身旁。

見凱洛的藥物不管用,其他人也再冇阻攔林羽。

因為楊坤病情的原因,陶月萍特地找人給他定製了幾套專款衣服,脫起來倒也輕鬆。

等楊坤身上的衣服脫掉之後,林羽立馬用手抓出三根銀針,利落的對準楊坤項下和後背的幾個穴位刺了進去,幾股碧綠色的靈氣順著銀針緩緩滑入楊坤的體內。

楊坤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有些痛苦,但同時又感覺身子輕快了幾分。

"楊叔叔,你肌肉塌陷不足,穴位也有些變動。所以這幾針刺的有些疼,希望你忍忍。"林羽一邊說,一邊又是幾針刺了下去。

一旁的凱洛抱著手看著林羽的這一套操作,一個勁兒的搖頭,他承認自己的藥治不好楊坤的病。但是林羽這套鍼灸,照樣也不會有任何效果。

在他看來,林羽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憑那麼幾根銀針,怎麼可能治的好病。

林羽把針紮完後,也讓楊坤坐著等等。

"何先生,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我們今天很有可能打了個平手。"凱洛在一旁不緊不慢的說道。

"不會的,凱洛先生,我建議你現在就可以構思如何給中醫道歉的內容了。"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

"好像冇那麼疼了。"這時楊坤突然動了下手臂,有些驚訝的說道。

他一邊說一邊輕輕的活動了下手臂,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能緩緩的張開了,而且痛感正在慢慢消失。

"好……好了?!"

陶月萍一臉不可置信,這麼長時間的病,就這麼一會兒就好了?

"哈哈,小何啊小何,怪不得宋老誇你妙手回春,果然名不虛傳啊!"謝長風挺直了腰桿,滿麵春風。

當著洋鬼子的麵彰顯我華夏中醫,當真是揚眉吐氣啊!

"impossible!impossible!"

凱洛驚得母語都出來了,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他們國家出產的特效btxa已經位於世界頂尖,怎麼可能會輸給幾根小小的銀針呢?

"凱洛先生,中醫博大精深,根本不是你們西醫所能相比的。"林羽淡然的衝他一笑,神情間頗有些得色。

這下看你個洋老外還張不張狂。

"凱洛先生。你今天見識到的,纔是我們華夏真正的中醫!"謝長風滿臉傲然,為清海能有林羽這樣的青年才俊引以為豪。

"何先生,剛纔多有得罪,希望您彆跟我一般見識。"楊晨銘此時無比汗顏。想想剛纔質疑中醫的話,臉上就感覺火辣辣的。

"楊大哥,要想我原諒你,可冇有那麼容易啊,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林羽側頭笑道。

見楊晨銘竟然能主動給自己賠禮道歉,林羽頗有些意外,對他的印象改善不少,像這些大明星一般架子都大的很,哪有幾個會跟人低頭認錯的。

"兄弟請講,隻要我能做到。一定不會推辭。"楊晨銘急忙答應道。

"我妻子是你的忠實粉絲,麻煩你給我錄段祝福視頻吧。"林羽笑道。

隨後林羽給楊坤開了個栝蔞桂枝湯為主的方子,囑咐他連服十餘劑便可痊癒。

"何先生,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不出三天,你就會在雜誌上看到我寫給中醫的道歉信。"

凱洛臨走前信誓旦旦的保證,同時將自己的名片遞給林羽,說道:"以後你要是去京城,一定要聯絡我。我一定給你最高規格的禮遇。"

凱洛這人雖然比較桀驁,但是對待醫學極其認真,起初對林羽態度傲慢,是因為他並不相信中醫能治病,而見識到林羽的醫術後。他深深的被折服了,所以對林羽也變得格外客氣。

謝長風夫婦和楊坤夫婦對林羽也是感激不已,非要留他吃飯,林羽婉言謝絕了,跟楊晨銘互換了聯絡方式後便離開了。

此時已經是傍晚。林羽便直接去了江顏的診所,等著她一起下班。

孫豐見到林羽後分外客氣,想起上次碧璽莊的事情,他還心有餘悸,這個何家榮看起來一副笑嗬嗬的老實樣。真狠起來,比誰都可怕。

等江顏下班後,林羽興沖沖的說道:"我有個東西要給你看。"

說著他便掏出了手機,遞給江顏。

"冇興趣。"

江顏連搭理都懶得搭理他,不過目光瞥到林羽手機上的畫麵,突然怔了一下,一下把林羽的手機奪了過去。

手機裡是一**羽和楊晨銘的合影,楊晨銘送林羽下樓的時候他倆一起拍的。

"怎麼樣,是不是還是我要帥一些?"林羽笑眯眯的問道。

"醜死了,你跟人家根本冇可比性。"江顏冷哼了一聲,不過語氣還算溫和。

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她心裡顫動不已,這可是自己喜歡了七八年的偶像啊,那些青蔥歲月,那些迷茫、失落、傷感、歡愉的日子,都是在楊晨銘歌聲的陪伴中走過的,感覺很遙遠,但卻又曆曆在目。

"你是怎麼碰到他的?"江顏好奇問道。

"他來清海探親,被我碰到了,就合了個影,知道你喜歡他,特地讓他給你錄了段小視頻。"林羽趕緊把視頻翻出來。

"你好江顏,我是楊晨銘,祝你和家榮婚姻和睦、幸福美滿……"

手機裡傳來楊晨銘溫暖厚重的聲音,江顏竟突然有些淚目,"當初我們結婚的時候,我還幻想他能來給我們主持,現在想來,真是天真。"

"主持婚禮是不可能了,主持我們的兩週年結婚紀念日倒還有可能。"林羽柔聲道,心裡不停歎息,家榮兄啊,看我對你老婆多好,簡直是仁至義儘了。

"結婚紀念日?"

江顏冷笑了聲,"你以為他是街上賣糖球的大爺啊,說來就來,就算你有錢,人家還得有檔期啊,我聽說他最近正忙著籌備環球演唱會呢,根本冇時間。"

"我要是有辦法讓他來怎麼辦?你給我笑一個好不好?"林羽笑嘻嘻的問道,突然發現偶爾調戲下江顏也挺有意思的。

"讓你的薛沁給你笑去吧!"

江顏氣呼呼的甩了一句,再冇搭理他,轉身踩著高跟鞋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