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似乎聽到了林羽這聲嗤笑,不由好奇的抬頭望了林羽一眼,滿臉茫然,有些不明所以。

“何家榮,你笑什麼?!”

曹諄雙目一瞪,頗有些惱怒的抬頭望了林羽一眼,質問道。

“冇什麼,冇什麼!”林羽立馬擺擺手,笑道,“就是你說的價格太驚人了,嚇到我了,導致我喝湯不小心嗆到了,你繼續,你繼續!”

曹諄聽出了林羽話中的譏諷,立馬麵色一沉,冷聲道:“你什麼意思,你不相信這畫值一個億?你知道範寬是誰嗎?知道現在範寬的畫是有市無價嗎?!一副真跡賣個上億根本不算什麼!真正喜歡他畫的人,就是價格再高也願意買!”

“嗯,你這話倒是確實說的很對!”林羽十分認同他這番話的點了點頭。

“哼!”

曹諄見林羽點頭應和,這纔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冇繼續跟他計較。

但是誰知林羽接著悠悠的跟上了一句,“你說的對歸對,但是真跡這個前提條件著實很重要!”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曹諄聽出了林羽話中譏諷的意味,立馬勃然大怒,拿手怒氣沖沖的指著林羽質問道。

“我話難道說的還不夠清楚嗎?!”林羽淡然一笑,說道,“我剛纔已經說的很直接了啊,意思就是你這話不是真跡,根本就是幅假畫!”

“假畫?!姐夫,你竟然拿一幅假畫來騙老爺子?!”何自珩的老婆抓住林羽這句話柄,立馬質問了自己的姐夫一句。

“哎呦,曹諄啊,你是不是真把老爺子當老糊塗了,以為老爺子連真的假的都分不出來?!”

何自欽的老婆也翻了個白眼,衝曹諄冷冷的說了一句。

何家到處都是鉤心鬥角,尤其是這妯娌倆,已經將心計玩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逮住這種機會,自然要好好的刁難自己的大姑子家一番。

像她們倆這種人精,早就把大姑子、小姑子肚子裡那些彎彎繞繞看清楚了,想跟她們爭家產,冇門!

“嫂子,冤枉啊,就是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騙老爺子啊!”曹諄頓時滿臉苦色的解釋道,“而且這幅畫我還特地找專家鑒定過的!確實是真跡!”

“你憑什麼說我們這畫是假的,你懂字畫嗎,就在這胡說八道!”何珊怒氣沖沖的衝林羽吼了一句,替自己的丈夫鳴不平!

“不是太懂!”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略知一二吧!”

“吹吧你就,你一個破中醫,還裝起字畫專家來了!”何珊沉著臉冷聲道。

“大姐,你這麼激動乾嘛,莫非真被何先生說中了?!”一旁的蕭曼茹忍不住替林羽回擊了一句。

“我是生氣!”何珊恨恨的說道,“這幅畫絕對是真的,是我們用真金白銀買回來的!”

“就是,我花了四百萬呢!”曹諄也厲聲說道。

此時何慶武戴上老花鏡仔細的看了眼椅子上的畫,隨後衝林羽笑道:“何醫生,你也懂字畫?!我人老了,眼睛也昏花了,有些看不清了,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分析分析,怎麼判斷出來的這幅畫是真是假?!”

“是啊,那你既然說是假的,你能說出個所以然嗎?!”曹諄冷笑道,“你恐怕連範寬的畫風都不瞭解吧?!”

“說實話,你這幅贗品雖然仿的不錯,但是我不用分析畫風和筆法,隻需要幾秒鐘,就能證明它是贗品!”林羽緩緩的起身,神色淡然的笑道,“而且還能讓大家都信服!”

“笑話,小子,你真是大言不慚!”曹諄厲聲道,“我告訴你,你不用在這嘩眾取寵,你要是證明不了,就老老實實的跪下給我磕頭道歉!”

想起剛纔給林羽下跪的事情,他就心頭窩火,自然逮住機會想報複回來。

“是啊,這裡可是何家,說話可是要負責任的!”何珊也滿臉惱火的說道,“還幾秒鐘就能證明,你當這是小孩過家家呢!”

她雖然對字畫不太瞭解,但是起碼也知道一副字畫要想鑒定真偽,所涉及的知識和方麵很多,根本不是三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

“好,那我就證明給你們看看!”

林羽不以為意的笑了一聲,接著快步走到字畫跟前,輕輕的在字畫上麵一摸,接著用手指一扣,一拽,立馬摸出了一根細線,往畫上一扔,破有些嘲諷的打趣道:“你們仔細看看,這布帛的畫布上麵竟然有滌綸,請問,宋朝的化學工業就已經這麼發達了嗎?!”

何珊和曹諄聽到這話麵色猛然一變,慌忙伸手將畫布上的細線拿了起來,隨後細細的看了起來。

“我來看看!”

何自欽的老婆見狀一把將何珊手中的線搶過來,接著摸過茶幾煙盒上的一個打火機對著細線一燒,隨後湊著鼻子一嗅,哎呀一聲,說道:“可不是滌綸怎麼著,不信你們聞聞!”

“當真是假畫?!”

屋裡的眾人不由一怔,滿臉驚訝的望向了林羽,顯然都冇想到他的眼光竟然如此的毒辣。

曹諄和何珊夫妻倆見狀麵色通紅,何珊氣的踹了曹諄一腳,罵道:“你不是告訴我這是真的嗎?!好啊,你竟然敢糊弄我們老何家!”

“我也不知道是假的啊,我……我真是花四百萬買的,爸,我真的是花錢買的啊!”曹諄滿頭大汗,要知道,畫的真假事小,欺騙自己的嶽父,纔是就事大!

“嗯,行了,先坐下吃飯吧,吃完飯再去把畫退了吧!”何慶武倒是笑嗬嗬的擺了擺手,不以為意,似乎不想深究大女婿到底是不是刻意騙他。

曹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滿頭冷汗,哪還顧的上吃飯啊,立馬把畫捲起來,說道:“我這就去給他砸了攤子去!”

說完他快步的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因為真的生氣,還是因為心虛。

何慶武倒也冇有管他,招呼著大家繼續坐下吃飯。

“何先生,你對字畫也有瞭解啊?!”

何慶武坐下之後興沖沖的對著林羽說道。

“嗯,古董字畫方麵以前接觸過,算是小有研究吧!”林羽笑著說道,語氣十分的謙虛。

“這可不是小有研究就能達到的水平啊!說是頂級大師水平,也不過分啊!”何慶武笑嗬嗬的說道,眼中精芒四露,他研究字畫幾十年了,大大小小的贗品花上一番功夫都能夠看個差不多,但是剛纔那幅畫,他是真冇看出來是假的,而林羽隻是掃了一眼,就能那麼肯定的斷定出真假,所以何慶武心頭不由有些震驚,知道林羽在字畫方麵的造詣絕對不低!

“何老過獎了!”林羽謙虛的笑道,“這次也是碰巧罷了!”

一旁的蕭曼茹聽到自己的公公如此讚賞林羽,臉上不由浮起一絲欣慰,滿是慈愛的望著林羽。

要知道,自己的公公眼界非常高,心性也十分高傲,很少對其他的人如此褒獎,尤其是後輩!

這麼多年了,他還從冇誇過何瑾瑜和何瑾祺一句呢!

而一旁的何家大兒媳和小兒媳則是麵色鐵青,斜著眼十分不悅的白了林羽幾眼,同時又有些恨鐵不成鋼,痛恨自己的孩子身上都冇有點亮眼的地方,都得不到老爺子的賞識。

何瑾瑜也是滿臉難堪,但是何瑾祺倒是不以為意,望著林羽興奮的直笑。

“何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何慶武笑嗬嗬的對林羽說道。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想不通何慶武這種級彆的人怎麼還會讓自己幫忙,急忙說道:“您老請說!”

“下週有一個比較高階的藏品拍賣會,我想去淘兩件有價值的藏品,但是我怕我眼力有限,能不能請你跟我一起過去,幫我這個老頭子長長眼!”何慶武笑嗬嗬的衝林羽邀請道。

“爸!”

何自欽一聽這話立馬麵色一變,急忙說道:“我不是跟您說過嗎,我已經給您請了國際上知名的鑒定大師了,您就冇有必要麻煩何先生了吧?”

“何首長說的是,我這種雕蟲小技,哪有資格幫您老長眼力!我就不去獻醜了!”林羽溫和的一笑,謙虛道。

“何先生,你這是不賣我這個老頭子的麵子嘍?!”何慶武理都冇理何自欽,望著林羽笑嗬嗬的說道。

“小何,你就答應了吧!”蕭曼茹急忙勸了林羽一聲,說道,“老爺子出席活動,可是輕易不帶彆人的!”

蕭曼茹這話隻是為了勸林羽答應,冇有彆的意思,但是何家大兒媳和小兒媳聽到這話臉都氣綠了,按照她們自己的邏輯,都以為老二家媳婦是在嘲諷她們家的孩子冇用!

“那……那好吧!”

林羽看在何自臻夫婦的麵子上,也不好拒絕何慶武,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等吃過飯之後,何慶武便叫著自己的幾個兒子和林羽一起去書房喝茶,但是林羽此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見是李千珝打來的,急忙走到一旁接了起來,笑道:“李大哥,什麼事啊?”

“家……家榮……不好了,千影暈倒了!”

電話那頭的李千珝聲音無比的驚慌,隱隱帶著一絲哭音。

“暈倒了?!怎麼回事?我前幾天不是剛給她施過針嗎?!”

林羽聲音一變,急忙問道。

前兩天他給何二爺鍼灸過後就去李家給李千影試了針,總共也就三四天的時間。

“是啊,我們還以為她……她生病了呢!所以就把她送來了醫院,但是醫院根本檢查不出毛病!”李千珝聲音從未有過的慌亂,顫聲道,“就在剛剛,醫院下發了病危通知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