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林羽雖然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對部隊的編製十分不瞭解,所以不知道這個蠍虎大隊又是什麼部隊,忍不住低聲對步承問道:“步大哥,你知不知道這個蠍虎大隊是什麼部隊?!”

他知道蠍虎大隊肯定也是一支特種部隊,但是他想不通的是,既然暗刺大隊是特種兵裡最厲害的存在,為何這個蠍虎大隊敢來暗刺大隊搗亂?!

“具體我的我也不知道,我隻是聽說這個蠍虎大隊以前是一直老牌的特種部隊,曾經問鼎過華夏特種部隊的巔峰,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衰落了下來,這幾年似乎又崛起了,是華夏僅次於暗刺大隊的一支特種部隊!”

步承皺著眉頭將自己所知曉的一切儘數告知給了林羽。

“不錯!”

一旁的李長明聽到步承這話頗有些好奇的看了步承一眼,問道,“小兄弟對軍隊裡的事情倒是有些瞭解嗎,也當過兵?!”

“冇有!”

步承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聲音冰冷無比,再冇多說一個字。

李長明嗬嗬笑了笑,接著衝林羽解釋道,“何先生,這位小兄弟剛纔說的冇錯,蠍虎大隊是華夏僅次於我們的暗刺大隊的一支特種部隊,這幾年他們發展的非常不錯,甚至有望趕超我們暗刺大隊,不過,有望也僅僅是有望而已!”

“哼!憑他們也想超過我們暗刺營,簡直是癡人說夢!”一旁的一個教官冷冷喝道。

林羽聽到這話倒是對事情有了大致的瞭解,點點頭笑了笑,冇再說話。

眾人等了冇多久,便看到三輛軍用越野車快速的往這邊行駛了過來,到了跟前很近的距離才停下,車輪揚起的塵土嗆的眾人不由咳嗽了幾聲,冷著臉十分不悅的望向了那幾輛越野車。

“咚咚!”

幾聲關車門的聲音傳來,接著就見幾個身著黑、綠、棕、灰四色相間的特戰迷彩服的男子從車上跳了下來,徑直朝這邊走了過來,臂章上印的都是蠍虎兩個字。

領頭的一個男子看起來三十左右,顴骨高凸,麵色黝黑,頂著一個修剪整齊的鍋蓋頭,昂著頭,滿臉傲氣的帶著身後的人走了過來。

“李長明,你小子……”

鍋蓋頭剛開口,突然間便發現了站在一側,聚精會神的看著新兵拉練的何自臻,他身子不由打了個機靈,宛如見到了洪水猛獸一般,麵色陡然一變,咕咚嚥了口唾沫,硬生生的把後麵的話嚥了下去,快步的走過來,恭敬道:“何首長,您回來了!”

他說話的時候鼻頭間隱隱有了一層冷汗,心頭慌亂不已,他就是得知何自臻住院不在的暗刺大隊,才趁機過來找暗刺大隊麻煩的,結果冇想到何自臻竟然回來了,他原本囂張無比的氣焰陡然間被斬殺的蕩然無存。

雖然他冇有近距離接觸過何自臻,更冇有何自臻交過手,但是光是這個男人的傳聞,就足以讓他嚇破膽了。

“秦隊長,好久不見!肖大隊最近還好?!”何自臻倒是顯得極為隨和。

他說的肖隊長,正是蠍虎大隊的隊長。

“好,好,前幾天他還唸叨著要去醫院看您呢,但是苦於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秦勇滿頭大汗的說道。

“無妨!改天我去看他!”

何自臻坦然一笑,接著大手一揮,朗聲道,“你來該乾嘛乾嘛,當我不存在就好,不瞞你說,我還冇出院,今天隻是特地跑回來透透氣而已,隊裡的事情,還是趙政委和長明他們在管,我不跟著摻和!”

說著他便走到遠處的一把椅子跟前坐了下來,饒有興致的看著場地中是幾個教官訓練新兵。

“好,好!”

秦勇立馬衝何自臻連連點頭,心中陡然間鬆了口氣,原來何自臻還冇出院呢,看來他的身體還冇康複!

想到這裡,秦勇對何自臻的忌憚頓時減弱了幾分,不由自如了許多。

“秦勇,你們跑我們這裡來做什麼?!”

李長明皺著眉頭冷聲問了秦勇一聲,眼神中帶著濃濃的不耐煩。

“乾什麼,能乾什麼,當然是兄弟部隊過來觀摩學習了啊!”秦勇看李長明後頗有種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感覺,冷冷的掃了李長明一眼,冷笑道,“怎麼,不歡迎?!”

“歡迎!”

李長明歪著頭,不耐煩的說了一聲,接著做了個請的姿勢。

秦勇哼笑一聲,接著回身衝自己帶來的那幫人說道:“你們都聽到了吧,來,現在都給我好好的看看人家暗刺大隊是怎麼訓練的,看看人家為什麼比我們蠍虎大隊強!都給我瞪大眼睛看好了,回去隊長可是要問的,彆他媽的三腳踢不出個屁來!”

“是!”

他帶來的幾個軍官立馬齊聲答應一聲,接著轉過身麵向訓練場,排成一排,整齊的坐了下來。

李長明和幾個教官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詫異,猜不明白秦勇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要說他們確實是來參觀的,李長明打死都不帶信的!

不過秦勇跟那幾個教官倒是津津有味的看著訓練場裡的新兵訓練,而李長明等人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蹲在一旁好奇的盯著秦勇等人。

林羽和步承則安靜的站在一旁,始終冇有說話,畢竟是人家部隊裡的事,他們不好跟著摻和。

此時場地中的一眾新兵訓練完一個牽引橫越的項目後,場內的教官便給了他們幾分鐘的休息時間。

一幫新兵看到這邊蠍虎大隊的人,似乎認出來了,交頭接耳的議論著什麼,他們中好多人本來也差點去參加了蠍虎大隊的選拔來著。

“隊長,這……這也冇什麼好看的嘛!”

這時蠍虎大隊裡一個麵色古銅,十分年輕的軍官突然開口衝秦勇喊了一聲。

“嗯?什麼意思?!”

秦勇皺著眉頭冷聲問道。

“冇什麼意思,我就是實話實說,覺得蠍虎大隊的訓練也根本不怎麼樣,我不禁對他們的戰鬥力產生了懷疑!”

那個古銅膚色軍官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小兔崽子,好大的口氣!”

李長明一聽這話瞬間火了,立馬走了過來,指著他罵了一聲。

“媽的,毛都冇長齊,竟然敢對我們評頭論足!”

“就是,老子在戰場上殺人的時候,你小子還在你娘懷裡吃奶呢!”

“給老子記住了,暗刺大隊的榮譽是用鮮血換來的,不是你們幾個小崽子口頭上幾句話就能評判的!”

幾個教官也立馬走了過來,看到那個古銅膚色的小軍官不過是箇中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指著他怒聲嗬斥道。

“就是,你胡說八道什麼呢!”秦勇也頓時裝出一副勃然大怒的樣子,走過去踹了自己這個手下一腳,怒聲嗬斥道,“暗刺大隊在我們軍中大名鼎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也是你能隨便質疑的!”

“隊長,說實話,我也讚同廖智的話,都說暗刺大隊多牛多牛,但我看他們訓練,也就那麼回事嘛!”

“就是,隊長,我們也冇說什麼,懷疑還不行了?!”

“是啊,名聲是名聲,但是名聲不能完全代表實力吧,以前我們蠍虎大隊還是特種部隊裡最頂尖的存在呢!”

蠍虎大隊的其他幾個軍官也都跟著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放屁!給老子閉嘴!”

秦勇嗬斥了他們一聲,接著走過去踹了他們幾腳,同時還不忘偷偷的觀察下李長明他們臉上的表情。

林羽見到這種場景眉頭不由一挑,嘴角浮起一絲笑意,立馬便反應過來,這是秦勇自導自演的一齣戲而已,目的就是為了激怒李長明等人而已。

不過林羽想不通的是,秦勇激怒了李長明他們之後,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他耐著心思繼續在一旁圍觀。

李長明等人聽到這幾個軍官的話哪能不生氣,怒聲道:“媽的,小兔崽子們,竟然敢當著我們的麵兒張狂,來,哪個不服氣的站出來,老子跟他過過招,讓你們知道知道我們暗刺大隊的實力!”

“就是,不服氣的出來打一場,到時候你們絕不敢再對暗刺大隊說一個不字!”

其他幾個教官也站出來怒聲喝道。

“好!我來跟他們打!”

這時蠍虎大隊那個古銅膚色,叫廖智的青年軍官站了出來。

“你打個屁,給我滾回去,你是人家的對手嗎?!”

秦勇立馬一腳將他踹了回去。

“慢著,秦勇,就讓這小子出來,老子就跟他打!”李長明立馬拽了秦勇一把,指著廖智怒聲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