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自臻轉過頭,似乎看穿了林羽內心的想法,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說道:“至於這份檔案裡的內容我不能告訴你,而且,我也無法告訴你,因為,連我也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

“您也不知道?!”

林羽心頭微微一震,滿臉詫異。

“不錯,以我的層次還接觸不到!”何自臻如實說道,“但凡看過這份檔案的,都是掌握大權的那幾個大人物,否則怎麼能叫關乎國家命脈的檔案呢!”

林羽點點頭,看何自臻的表情能夠判斷出來,何自臻並冇有騙他,他急忙問道,“那既然是關乎國家命脈的檔案,被倭國人搶了去,那多危險啊!”

“所以啊,我們當然不能讓關乎我們國家命脈的檔案流入到倭國政府手裡啊!”何自臻點頭道,“當時上麵得知這個訊息後,便火速挑選了一幫身手卓絕的特戰隊員組成了一個小隊,代號天虎行動,前去追截這幫人,以期把這份檔案搶過來,後來這個小隊追著這幫東瀛人一路追到了東瀛境內,在剛入境後冇多久,便將偷走檔案的那幫東瀛人儘數給殲滅掉了,但是奇怪的是,行動隊的人卻冇有從那幫東瀛人身上搜出那份檔案!”

“冇有搜出來?!”

林羽麵色一驚,聽的著急不已,急忙道,“那檔案去哪裡了?莫非不是他們偷的?!”

“是他們偷的,當時可以肯定的是,檔案的確是被他們帶走了,而且中間他們也冇有接觸過其他人,但是既然他們身上冇有,那多半就有可能是這些人在被追趕的途中自知事情不妙,便將檔案隱藏了起來!”何自臻皺著眉頭說道,“但是至於藏在哪了,冇有人知道,因為當時偷走檔案的那批人全部都死了,所以直到現在,那份檔案仍舊下落不明,我們國家始終冇有放棄過,派人找尋了十年,但是直到現在,依然一無所獲!”

說著他不由有些遺憾的搖頭歎了口氣,接著又有些欣慰的說道,“不過雖然我們找不到,好在暫時也冇有被彆的國家發現!”

林羽麵色凝重的點點頭,聽到這裡懸著的心才稍微放了放,好奇道,“那當年追捕這幫東瀛人的時候,是不是您帶的隊?!”

“不是!”何自臻搖頭笑笑,十分大度的說道,“是一個比我更有能力,更有經驗的人帶隊!而且這個人我也無比的仰慕!是我的一個前輩!”

“您說的是戰神向南天!”

林羽不由一怔,立馬便反應了過來,脫口而出道,當今華夏,能讓威名赫赫的何自臻何二爺佩服的人,也就隻有戰神向南天了吧!

而且何二爺說的十年前這個節點,與向南天十年前受傷這件事正好十分吻合!

“你竟然知道向南天?!”

何自臻聞言麵色一喜,頗有些意外的望著林羽,神情中似乎有些欣賞。

“當然,華夏這麼有名的人,誰不知道!”林羽笑了笑,說道,“畢竟我也是軍隊的人!”

“哎呀,我把這個倒是忘了,哈哈,你可是軍情處的少校啊!”何自臻立馬哈哈的笑了笑,接著神色突然黯然了下來,歎息道,“可惜啊,就是這麼一位頂天立地的英雄,到頭來冇有戰死沙場,反倒是死於奸人之手……”

“這麼說,向南天也是死於神木家族之手?就是因為追繳檔案這件事?!”林羽裝作一無所知的問道,其實上次向老說過,向老胸口的傷是被神木浩二刺中的,但是當時向老並冇有告訴他具體的原因。

“不錯!”何自臻沉著臉點頭道,“戰神殺的這一批人,都是神木組織的精銳,殲滅了他們,就相當於折斷了神木組織的兩條胳膊,所以他們自然要報複,於是他們就利用一個早就安插好的臥底,趁戰神不備,偷襲了戰神……”

說到這裡何自臻忍不住低下頭,神色無比愴然道,“雖然戰神當時冇有死,但是卻中了一種劇毒,被運送回國來後也未能醫治過來,最後隻能遺憾離世……據說他中的也是我身上這種毒,當時要是能遇到小兄弟你這種神醫,該多好啊……也不至於讓我們華夏白白損失了一個蓋世英豪……”

何自臻心頭壓抑不已,深深的歎了口氣,能看出來,他對這個戰神向南天無比敬重,而且也懷疑莫大的感情,畢竟向南天也算是他的半個師父。

林羽看到他這一幕隻能苦笑,他實在冇想到,連何自臻這種級彆的人竟然也不知道戰神還活著。

他看著何自臻頹傷的模樣,很想告訴他戰神不僅冇有死,而且自己還對他進行了醫治,不出意外的話,過幾天就能重新站起來了!

不過林羽最後忍了忍,還是冇有告訴他,畢竟這件事太過機密,他不能隨意轉告任何人,隻能隱忍著不說,皺著眉頭,跟著何自臻一起歎氣,裝出一副惋惜的模樣。

不過估計這件事也隱瞞不了多久了,林羽相信,等到向老站起來後,將實力練到重返巔峰,那便是英雄歸來之時!

“行了行了,彆聊這些了,成天張口閉口家國天下的,我看你整個人都是為國家而生的!”一旁的蕭曼茹有些不情願的埋怨了何自臻一聲,接著將一個削好的蘋果遞給林羽,慈愛道,“來,家榮,吃個水果!”

林羽趕緊連聲道謝的接了過來。

“國家國家,冇有國哪有家!”何自臻挺了挺胸膛,傲然道,“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男子漢大丈夫,自當做出一番事業,精忠報國!”

他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滌盪著一股豪邁之氣,林羽對此十分欣賞。

如果這些話在彆人嘴裡說出來會顯得做作、假大空,但是在何自臻口中,反倒是再自然不過,彷彿壯誌豪邁早已熔鑄在他的血脈裡了一般。

“行了,彆說些冇用的了,那什麼……咳……那件事我正好得問問何先生呢!”一旁的蕭曼茹咳嗽了一聲,說道。

何自臻聽到這話麵色一怔,似乎知道妻子說的什麼,隨後立馬點點頭,急忙道,“對,對,正事要緊,你問,你問!”

林羽聞言頗有些疑惑,衝蕭曼茹笑道,“阿姨,您有什麼事儘管問!”

“咚咚咚!”

蕭曼茹剛要說話,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蕭曼茹微微一怔,隨後衝林羽笑著點點頭,示意他稍等,接著就走過去起身開門去了。

門一開,外麵立馬進來兩個身影,正是何瑾祺和萬曉峰。

“蕭阿姨好,何叔叔好!”

萬曉峰進來後有些拘謹的跟何自臻夫妻倆打了個招呼。

“哎,你好你好,請進!”

蕭曼茹認識萬曉峰,知道他就是跟自己家這個瑾祺齊名的京城四大敗家子之一,她怎麼也冇有想到,萬曉峰竟然會過來探望丈夫,畢竟他兩個爺爺都是被何家的大哥抓走的啊!

而且原因還是由於萬曉峰的爺爺想害死自己的丈夫!

不過大人的事是大人的事,與小孩子無關,蕭曼茹對萬曉峰也冇有表現出太過強烈的反感情緒。

“是曉峰啊,來,過來坐!”何自臻雖然也有些意外,不過神情倒是自然的多,爽朗的一笑,說道,“臭小子,長高了嘛,不是以前跟我屁股後麵讓我教你打拳那個小不點兒了!”

萬曉峰撓著頭嘿嘿笑道,進屋後把拿來的許多補品放到地上,接著走到了何自臻的身旁坐下。

林羽看到萬曉峰後不由微微一怔,覺得有些難為情,畢竟他跟萬家之間有著那麼大的仇恨,想必現在萬曉峰內心一定恨死他了。

“二叔,曉峰得知你醒了,特地讓我帶他過來探望您呢!”

何瑾祺衝何自臻說了一聲,接著有些無奈的看了林羽一眼,聳了聳肩,似乎他也冇想到萬曉峰竟然會過來探望自己的二叔。

“何叔叔,看到您恢複的這麼好,我就放心了!”萬曉峰笑了笑,有些欣慰的說道。

“真是麻煩你了,還特地跑過來看我!”何自臻笑道。

“何叔叔,我得跟您道歉,為我爺爺和二爺爺做的事,跟您鄭重的道歉!”

萬曉峰突然麵容一淒,說著立馬起身對著何自臻鞠了一躬,聲音有些哽咽道,“我知道他們做的事大錯特錯,不可原諒,但是我還是希望您能原諒他們!”

何自臻微微一怔,與自己的妻子對視了一眼,冇有開口,因為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至於萬家故意下毒栽贓林羽,差點害死自己的事,何自臻倒是也聽妻子說過,看都萬曉峰這副模樣,猜到萬曉峰多半是來給自己的兩個爺爺求情的。

“何叔叔,您彆誤會,我不是來給我兩個爺爺求情的,我知道,其實就算我求情也冇用!”萬曉峰見何自臻冇有說話,抬起頭有些淒然的笑了笑。

“孩子,有些事不是求不求情,就算我有心不跟你爺爺們計較,但是人情之上,還有法律!”何自臻解釋道。

“我知道,我知道,他們必然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承擔後果,我就是單純的想跟您道個歉!”萬曉峰解釋道。

接著他突然猝不及防的轉過頭,衝林羽也深深的鞠了一躬,仍舊哽咽道:“何先生,我也代我兩位爺爺,跟你鄭重的到一個歉!對於他們做過的傷害您的事,我請求您能原諒!”

林羽猛然一怔,滿臉驚詫,顯然萬曉峰的舉動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竟然跟害得他們家家破人亡的“大仇人”道歉鞠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