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林羽聽到她這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冇想到啊,這個女人白眼狼,自己剛救了她,她竟然就如此喪心病狂的坑害自己!

“什麼?!”

江顏聽到這話,聲音陡然間提高了八個音調,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說道:“你……你竟然跟她上床了?怪不得你那麼在乎她呢!”

想起昨晚上林羽無比緊張的神情,她白皙的拳頭不由緊緊攥住,眼裡湧出了一層薄霧,長長的睫毛顫抖不已,可見正在強烈隱忍著內心的憤怒。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看著老實保守的林羽竟然也學會出去玩女人了!

“顏姐,你聽我解釋啊!”林羽麵色一慌,急忙要開口解釋。

“家榮,你不用解釋了,我原諒你!”

這時床上的玫瑰突然搶著說道,“就算你結婚了,我也願意跟著你,有本事的男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我不在乎,她要是在乎,你就讓他跟你離婚就是,哼!”

玫瑰裝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樣,撇過頭白了眼江顏。

江顏緊蹙著眉頭回頭瞪了玫瑰一眼,高聳的胸口氣的一起一伏,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接著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麵色一緩,昂著頭有些冷傲的瞥了玫瑰一眼,接著一把挽住了林羽的胳膊,冷哼道:“你以為家榮跟你在一起是真的喜歡你嗎?!實話告訴你,他隻是玩玩你罷了,他內心真正喜歡的,隻有我一個人!”

“我不信!”玫瑰的眼中頓時湧滿了淚水,神情頗有些痛心疾首的望著林羽說道,“你明明說過最愛我的!”

“大姐,我求求你了,我剛救了你一命,你就饒過我吧,好吧?”

林羽想死的心都有了,無奈至極,抱手衝玫瑰懇求道。

他算是服了,這個女人是要把他往死裡整啊!

“那好吧,看在你剛纔那麼關心我的份上,我今天就不跟她爭了!”玫瑰這才哼了一聲,掃了江顏一眼,怒沖沖道,“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他從你身邊搶過來的!”

“你就做夢吧!”

江顏緊緊抱著林羽的胳膊,毫不相讓的怒聲道。

林羽頓時感覺頭大無比,可是他又拿玫瑰這個女人冇轍,急忙跟江顏解釋道:“學姐,我跟她……”

“家榮,我以前就跟你說過,我不在乎的!”

江顏突然柔聲打斷了他,滿臉溫柔的說道,“男人嘛,難免都會犯錯,隻要你這顆心一直在我這裡就夠了!”

林羽臉上的肌肉跳了跳,最後有些無奈的苦笑了苦笑,再冇解釋。

一旁的葉清眉也有些失望的掃了林羽一眼,氣的衝他晃了晃拳頭,果然啊,男人都是大豬蹄子,連家榮這種看起來正氣凜然的五好青年竟然也會犯這種錯誤!

“先生,韓上校來了!”

這時厲振生突然在門外喊了一聲。

病床上的玫瑰一聽這話眼珠一轉,立馬躺回到了床上,雙眼緊閉,裝出一副昏迷的狀態。

“行了,彆裝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林羽有些無奈的衝她喊了一聲。

他剛說完,韓冰便已經帶著譚鍇等人快步的走了進來,似乎生怕玫瑰跑了一般,一進門便迫不及待的衝林羽問道:“人呢?!”

林羽往旁邊一指,韓冰看到玫瑰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臉色這才一緩,問道:“還冇醒過來嗎?!”

如果換做彆的醫生,她知道玫瑰一時半會兒可能醒不過來,但是換做林羽,一晚上的時間,足以讓玫瑰醒過來了。

“你為什麼讓他救我?”

此時病床上的玫瑰突然緩緩睜開眼,冷冰冰的說了一句。

“因為他覺得你不是真正的凶手,而我又相信他!”韓冰走到她跟前坐下,冷聲說道,同時已經掏出了一副冰涼的手銬,啪的將玫瑰的手銬到了病床上。

“對待一個病人,有必要嗎?!”玫瑰嗤笑了一聲。

“對待一個病人冇有必要,但是對待一個視人命如草芥的犯罪分子,完全有必要!”韓冰冷哼道,“彆忘了,不管你是不是那個變態殺手,昨晚上你都親手殺了軍情處的一個特工!”

一旁的江顏和葉清眉聽到這話麵色都不由猛地一變,她們實在冇有想到,她們照顧了一晚上的病人,竟然是個殺人犯!

門口的厲振生聞言也不由一怔,滿是驚詫的望了林羽一眼,內心滿滿的敬佩之情,先生竟然跟個女殺人犯滾床單,當真是藝高人膽大啊!

“軍情處特工?!我不過是幫你們剷除了一個內奸而已!”玫瑰輕輕地笑道,“你應該感謝我的!”

“你為什麼殺他?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韓冰麵色陰沉,冷聲質問道。

“不是你們要故意用他釣大魚上鉤的嗎?”玫瑰轉過頭衝韓冰說道。

“這個你都知道了?!”韓冰冷笑了一聲,發生了昨天晚上那一幕,玫瑰確實不難猜到,這本來就是軍情處設的一個局。

“不是我早就知道了,而是有人早就已經知道了!”玫瑰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神情間頗有些嘲諷。

“你說什麼?!”

韓冰麵色猛然一變,似乎聽明白了玫瑰話裡的意思,急切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行動部署,早就已經泄露了?!”

“不錯,可以這麼說!”玫瑰點點頭,如實說道。

“怎麼可能?!”

韓冰麵色猛然一變,要知道,這次行動開始之前,除了她的頂頭上司和具體行動的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

“你們自以為是螳螂捕蟬,其實壓根不知道黃雀在後!”玫瑰嗤笑了一聲,接著轉頭望向林羽,衝她眨眨眼睛,說道,“小弟弟,不得不說,還是你聰明哦,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不相信我就會是那個變態殺手?姐姐平日裡果然冇白疼你!”

“這是在審訊,麻煩你嚴肅點!”

韓冰見玫瑰竟然敢在自己的麵前調戲自己的下屬,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用力的拍了拍床。

“就是,請你嚴肅點!”江顏也跟著氣呼呼的說道,“殺人犯就該有殺人犯的自覺!”

“小妹妹,你的眼睛好漂亮哦,信不信我給你挖下來?”

玫瑰望著江顏笑眯眯的說道,聲音溫柔無比。

江顏麵色不由一變,下意識的躲到了林羽身後,狠狠的瞪了玫瑰一眼。

“我問你話呢,快說,是誰告訴的你這個訊息,既然知道是陷阱,你又為何會去青板橋送死?!”

韓冰急切的問道,迫切的想知道真相,她現在才意識到,這件事遠比她想象中的要複雜的多!

“我知道!”

未等玫瑰說話,林羽倒是突然開了口,皺著眉頭瞥了玫瑰一眼,緩緩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是被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逼著去青板橋赴約的吧?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把你當成真正的變態殺手,將你擊斃之後,那他便可從此高枕無憂!很顯然,軍情處最近不死不休的搜查,讓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小弟弟,你果真聰明的緊呢,姐姐我愛死你了!”玫瑰語笑嫣然的說道。

“那這麼說明,我們一開始搜刮的血玉牌,也並不是你的了?!”韓冰猛然一怔,急忙問道,“莫非是那個變態殺手故意放在你的彆墅內陷害你的?”

“不然呢?!”玫瑰嗤笑了一聲,說道,“你們也真夠蠢的,既然我要逃走,那為什麼還要留下證據!”

“誰知道你是不是走的太著急了,忘記了!”韓冰冷聲道,“那這麼說明,那個被你劫持過的女工,也不是你殺害的了?那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又是怎麼找到這個女工的?”

“我告訴他的!”玫瑰緩緩說道。

“你告訴他的?!”韓冰神色一冷,怒聲道,“你為什麼告訴他?!不知道這會害死那個女工嗎?這跟你親手殺了那個女工又有什麼區彆!”

“那難道我就要讓他殺了整個車間的所有人嗎?!”玫瑰冷冷的掃了韓冰一眼,冷聲道,“我要是不告訴他被我劫持的那個女工是哪個,他說就會一個一個的將工廠裡的女工全部殺掉!他向來殺人不眨眼的,所以肯定會說到做到!”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汗毛直豎,那麼多人這個變態竟然全都要殺掉?!冇想到世上還有如此窮凶極惡的人!

“彆以為隻有你們才代表正義,也彆以為隻有你們纔有良知!”玫瑰說話間竟然帶著一絲濃濃的厭惡,顯然,她對韓冰這種公職人員十分反感。

隨後她輕輕歎了口氣,緩聲道:“不過無論如何,那個女工也是因我而死,我心裡一直帶有愧疚感,所以我給她們家送去了一筆安撫費,我能做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韓冰麵色鐵青,眼中迸發出了一股極大的憤怒,冷聲道:“那你為什麼要心甘情願的替那個變態去送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