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他左手手掌微微一翻,突然手心多了一把亮黃色的金鎖。

林羽眼睛眨都冇眨,立馬將金鎖拋向了玫瑰,冷聲道:“你的東西,還給你,自此,你我之間已無瓜葛,今夜,可毫無顧忌的一決生死!”

玫瑰一把伸出手將金鎖握在手裡,望著手裡的金鎖,她臉上不由浮起一絲淺淺的笑意,明亮的眸子中也不由染上一層霧濛濛的水汽,隨後麵色一淒,淡淡道:“不,你答應我的還有一件事冇有做到!”

“什麼事?”林羽眉頭微微一蹙,冷聲詢問道。

“小智的眼睛,你並冇有給他醫治好!”玫瑰抬起頭望向林羽。

“那是因為你把他接走了!”林羽冷哼一聲,皺眉道,“否則他的眼睛現在絕對能見光了!”

“你這話,當……當真?!”

玫瑰聽到林羽這話心頭微微一顫,想起自己弟弟毫無神色的雙眼,她眼中不由蒙上了一層淚水。

“當然,你放心,等將你就得正法,我會繼續給他醫治眼睛的!”林羽冷冷道,“不過你得先把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告訴我!”

“就地正法?!”玫瑰望著林羽,眼神一淒,輕聲道:“就連你也覺得我有罪?!”

“你何止有罪,簡直是罪不容誅!”

林羽心口陡然間升騰起一股怒氣,咬牙切齒的厲聲道,“我真後悔那日放了你,否則那個工廠的女工和我的同事,也不至於被你害死!”

“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到現在了,還想抵賴?!我手頭可是證據確鑿!怎麼,你害怕了?!”

韓冰想起自己兩個同事死後的慘狀,氣的渾身發抖,咬著牙恨聲道,“我告訴你,晚了!你在殺那些無辜的人的時候,有冇有想過他們的痛苦?有冇有想過他們家人的悲痛?!你這種人,根本不配為人!”

“證據確鑿?不配為人?”

玫瑰聽到韓冰這話,突然嗤笑了一聲,喃喃的唸叨著,昂頭望著遠處黑漆漆的夜空有些寂寥的笑了笑,接著望向林羽,說道:“何先生,我能不能最後再提一個條件?”

“你說,我能滿足的,一定儘量滿足你!”林羽淡淡道,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打算先聽聽玫瑰的遺願,反正以現在的情形,玫瑰是逃不走的。

上次在紡織廠是因為她挾持了人質林羽才放她走的,現在周圍一片荒涼,根本就冇有人質給她挾持,而且林羽身邊還有這麼多的幫手。

“我就算是死,也隻想死在你的手裡,你能不能讓他們彆插手!”玫瑰盯著林羽,一字一句的緩緩說道,“你我之間決勝負,你贏了,便殺了我,你輸了,便放我走,如何?”

“家榮,你不能聽她的!”韓冰聞言麵色一緊,急忙勸說了林羽一句。

她對玫瑰的身手不瞭解,不知道林羽應付不應付的了,而且這個玫瑰有詭計多端,誰知道會使出什麼陰險卑鄙的手段,所以韓冰不能讓林羽答應。

不過林羽倒是一臉的淡然,點頭應道:“好,我答應你!”

“家榮!”韓冰語氣急切道。

林羽擺擺手,示意她冇事,接著抬起頭冷冷的掃向玫瑰,麵色平淡道:“你,根本不可能會贏!”

話音一落,他右手抓著純鈞劍猛地橫在胸前,接著左手一把將劍身上包裹的綢布拽去,一把森寒無比的神兵利器便展露在了眾人的麵前。

“好劍!”

玫瑰看到林羽大義凜然的模樣,一掃臉上的頹然,恢複了往日那種輕佻的樣子,笑嗬嗬的說道:“能死在這把劍下,能死在你的手裡,那我也不枉來人世走這一趟了!”

話音一落,她眼光猛然一寒,手裡不知何時突然間多了兩把鋒利的短刀,接著腳下一蹬,身子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林羽飛奔而去,速度奇快無比,宛如幻化成了一道虛影!

一旁的韓冰和譚鍇等軍情處的眾人見狀麵色不由猛然一變,他們不得不承認,玫瑰的速度比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要快!而且要快的多!

就連一旁麵無表情的步承也不由微微一怔,顯然也有些被玫瑰的身手給驚住了!

單憑速度上而言,玫瑰可能並不遜色於他。

而他可是華夏戰神親自調教出來的徒弟啊!玫瑰的速度竟然不輸他?!

所以由此可見,玫瑰的師父也絕非等閒之輩!

不過林羽臉上倒是泰然自若,緊緊握著手裡的純鈞劍,身子挺得筆直,雖然玫瑰的速度對韓冰他們而言奇快無比,但是對他而言,也就那麼回事!

一對一的情況下,他還從未遇到過任何對手,所以他心頭十分的沉穩,冇有一絲一毫的慌張。

直到玫瑰衝到他跟前的時候,他身子才猛地啟動,避其鋒芒,利落的往一側閃了出去。

但是玫瑰似乎早有準備,身子猛地淩空一扭,手中雙刀一彆,一拉,閃電般陡然朝著林羽的腹部刺出了十數刀。

林羽麵色一變,反應倒也奇快,手腕無比靈活的抖動著手裡的純鈞劍,頓時“叮鈴”之聲齊響,係數將玫瑰的招數化解!

玫瑰十數刀刺完,身子也已然落地,橫著滑出去了兩步遠,接著再次極速的朝著林羽衝了上來。

林羽雙目一眯,仔細觀察著玫瑰身上的每一個動作,在她衝到跟前的刹那,林羽握緊劍柄往下一沉,隨後雙臂猛地一掄,對準她身上的破綻,從下而上斜刺裡一挑,直取她的左腹。

玫瑰雙眼猛地一睜,聽到排山倒海般的破空之音,知道這一劍要是被挑中,半邊身子可能都要被削下來,慌忙腳步一錯,被迫變招,手腕一番,反向握著手裡的刀狠狠往下一壓。

“叮!”

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之音,玫瑰手裡的短刀陡然間被震飛出去,而她整個人也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往後一仰,腳下噔噔踩了好幾步,這纔將身子穩住。

玫瑰滿臉驚駭的望了林羽一眼,左手的虎口處仍舊微微發麻,顫抖不由,她實在冇想到林羽的力量竟然如此驚人!

其實林羽本就不會什麼功夫路數,他的殺招無非就兩樣,一是速度,二是力量,簡單,但是粗暴!不管是對付普通人還是對付玄術高手,他全都未蜀國!

“小弟弟,還真是有你的啊!”

玫瑰不禁冇有感到恐懼,反而咧嘴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之情。

說話的同時,她的手已經從懷中抓出了數張符紙,猛地朝著林羽麵前扔去,林羽剛要架劍格擋,但是那幾張符紙突然間詭異的在空中炸裂,迸發出數股濃厚的紫煙,迅速飄散開來,同時還伴隨著一股奇異的香味。

林羽陡然間被這股濃厚的紫煙包裹在了裡麵,一把將用袖口捂住了自己的嘴鼻,以防吸入氣體。

“大家注意,彆被她跑了!”

韓冰見狀麵色一慌,立馬衝周圍的手下喊了一聲,生怕被玫瑰趁機逃走了,果然這個女魔頭詭計多端!

她迅速的在兩側掃了一眼,餘光突然注意到紫煙內一個模糊身影高高跳起,手握短刀狠狠的朝下紮去。

“家榮,小心!”韓冰立馬急聲呼喊了一聲。

其實此時紫煙裡的林羽早就已經聽到了耳後上空傳來的風聲,身子猛地一扭,手裡的純鈞劍陡然間迅速刺出。

“噗!”

一聲細小的輕響,林羽肩頭的外套陡然間裂開,不過並冇有傷到皮肉,而他對麵的玫瑰身子落下後也陡然間石化般立在原地,動也不動。

風一吹,此時紫煙散去,周圍的眾人纔看清林羽手中的純鈞劍,已經戳進了玫瑰的腹部。

玫瑰雙手緊緊抓著刺入腹部的劍,望著林羽的眼神冇有絲毫的憎恨,反而帶著一絲解脫與心安,衝林羽儼然一笑,緩緩道:“小弟弟,這下,我刺你的那一刀,你已經還回來了,現在,我終於也不虧欠你什麼了!”

林羽聞言心頭微微一顫,冇想到玫瑰竟然會不恨他,有些詫異的望了玫瑰一眼,他知道玫瑰說的是在孤兒院的時候,玫瑰猝不及防的刺出,想殺死他的那一刀。

林羽彆過頭,有些不忍心看她,接著冷聲道:“你現在可以說了,小智在哪裡,你放心,我把他接過來之後,會替他醫治好眼睛,並且也會一直替你照顧他的!”

玫瑰張了張嘴,嘴角突然流出了一絲鮮血,接著伸手從口袋裡掏出林羽剛纔扔給她的那把金鎖,輕聲道:“這個,還得麻煩你幫我儲存了,做個念想……起碼讓我知道,還有人記得我……另外,求你務必幫我好好的照顧小智,他……他明天應該就能回孤兒院了……”

話音一落,她便扔回到了林羽的腳下。

“明天就能回孤兒院?”林羽再次猛地轉過頭,滿是詫異的望著玫瑰說道,“難道他冇跟你在一起?!”

玫瑰冇有回答他,望著他的眼中噙滿了淚水,再次儼然一笑道:“何先生,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就算重活一次,我也不後悔遇見你呢……”

話音一落,她雙手用力的抓著林羽手中的寶劍,狠狠的朝著自己腹部一捅,接著嘴裡的鮮血噗的吐了出來,隨後身子一軟,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