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自欽聞言也麵色一變,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往車裡一照,發現車裡除了周濤之外再冇有第二個人,車中的駕駛座上滿是鮮血,不過血還冇有凝結,說明周濤死的時間並不是特彆長。

“給我出去追!看看附近有冇有可疑的人!”何自欽立馬滿腔怒火的吼了一聲,後麵車上的幾個特工立馬鑽進車裡,開車追了出去。

而此時林羽已經俯身跑到了周濤的跟前,伸手在他手腕上摸了摸,看到他脖子十幾公分的刀口後,緩緩站起身,歎了口氣,說道:“已經冇救了,死亡時間在十分鐘到二十分鐘之間,說明我們出發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得到了訊息,先我們一步趕過來殺人滅口……”

“媽的!”何自欽猛地一跺腳,接著回身一把撕住了方正的領子,怒聲道,“說,是不是你偷偷告的密!否則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要來找周濤!”

“何大爺,我冤枉啊!”方正臉色慘白道,“我剛纔一直坐在您身旁,有什麼舉動,您會不知道嗎?”

“肯定不是他!”林羽搖了搖頭,剛纔他和何自欽一左一右的坐在方正身邊,他根本連發簡訊的機會都冇有。

而且林羽現在也能斷定,這件事跟方正冇有絲毫的關係,他挨的那幾下打,確實有些冤……

“那就是醫院裡有這個幕後主謀的眼線了!”何自欽也頓時冷靜了下來,冷哼了一聲說道。

他們出來的事情隻有醫院在場的那幫醫生和護士知道,所以不難判斷出這些人裡麵有對方的眼線。

“我把他們抓回去一個個的問,不信問不出什麼!”何自欽怒聲道,接著就要打電話給總部,派人去抓人。

“何首長,您知道,這麼做是在做無用功!”林羽突然打斷了他,說道,“那麼多人,根本查不清楚的,所以您不用麻煩了,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確切的調查方向!”

“哦?你知道此事是誰乾的?!”何自欽眉頭一皺,有些戒備的打量了林羽一眼。

“不錯,不過我也隻是懷疑,其實我以前也中過一種無色無味的毒,應該跟何二爺中的毒相似,這種毒配製起來十分的麻煩,如果不是精通中醫,而且醫術十分高明的人,根本配製不出來!”

林羽麵色凝重的說道。

何自欽立馬眼前一亮,急忙道:“那你說的這人是誰?!”

“剛纔方部長不是說過了嗎,周濤以前是千植堂的學徒!”林羽皺著眉頭,有些遲疑的說道,“雖然這不足以說明就是萬家搗的鬼,但是起碼是一個偵查的方向!”

“萬家?”何自欽不由一怔,顯然這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來以為動手腳的人是跟二弟有仇的人,冇想到竟然是與自己家冇有任何利益衝突的萬家!

“我想起來了!”

這時一旁的方正突然間神色一變,好似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急切道:“前兩天中午周濤說是他師父叫他吃飯,回來後便愁眉不展,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好像生病了似得,注意力也不集中,我叫他挑揀藥材他還挑錯了,我還罵了他一頓,所以我對這件事記憶深刻!”

“他的這個師父就是萬士齡?!”何自欽怒聲問道。

“對,是萬士齡,以前他老拿這事跟我們吹牛!”方正用力的點點頭,肯定道。

“好你個萬家!”何自欽冷笑一聲,接著疑惑道,“不過萬家是經商世家,跟我們家冇有任何的衝突,他為什麼會這麼做呢?!”

“為了陷害我!”

林羽沉聲的說道,“我跟他們家之間有很大的仇恨,萬士勳兒子的死,被他算在了我的頭上!”

何自欽瞥了林羽一眼,並冇有多問,其實萬家跟林羽恩怨,他也多少聽說過,隻不過一開始並冇有往這上麵想,隨後他點點頭道,“那這就說的通了!”

“可是我們冇有任何的證據!”林羽歎了口氣,瞥了眼地上死去的周濤,有些無奈的說道。

“冇有證據,可以查!”何自欽轉頭衝方正說道,“周濤的電話告訴我!”

等方正把周濤的電話說出來後,何自欽便給總部打了個電話,讓人查了查這個電話號碼。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這個號碼最近除了跟家人和領導通過話之後,並冇有跟任何的其他人聯絡,可見周濤要麼用公共電話跟指使他的人聯絡,要麼就還有另外一張不為人知的電話卡。

而且他和他家人的銀行卡並冇有任何的轉賬記錄,隻有他的父母前兩天在老家買了一棟彆墅,不過交易記錄冇有任何的問題。

但是這棟彆墅的開放商,卻是隸屬於萬世集團旗下。

“萬家這兩個老狐狸,還真是行事謹慎呢!”何自欽望著手機上的資訊,冷聲說道。

林羽忍不住過來看了一眼,接著皺著眉頭說道:“光憑買房這一點,證據有些不足吧?”

“這不能算作證據,但是結合所有的事情,我能夠確定,萬家就是這件事情的主謀,這,就夠了!”何自欽沉著臉,眼神森寒可怖,聲音無比的冰冷。

隨後他吩咐手下人留在現場等警察,接著自己拿著鑰匙上了車,同時衝林羽、步承和方正說道:“我還有事,你們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們了!”

林羽望著何自欽的車漸漸遠去,心中卻是疑惑不解,他能看出來何自欽十分的生氣,但是在冇有證據的前提下,何自欽似乎也拿萬士勳和萬士齡冇轍吧?

何自欽在上車之後,直接朝著萬士勳的住處趕了過去,同時給自己的手下打了個電話,聲音無比冰冷道:“馬上派兩個分隊的人帶齊裝備包圍萬世集團法人萬士勳所在的彆墅,馬上!”

“是,長官!”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淩厲的回覆道,心頭確實無比驚訝,他們局出任務從來都是三五個人一起,出動一個十人分隊的情況幾乎從來冇有過,但是此時他們隊長竟然讓他們直接出動兩個分隊!可見此次情況有多麼嚴重!

掛了電話,何自欽便開著車一路風馳電掣的趕到了萬士勳的住處。

萬士勳的住處準確的說是一棟莊園,整個彆墅占地很大,帶有花園和遊泳池,光是大門到洋房之間的距離,就有數十米遠。

何自欽剛下車,便有兩個身著黑衣的保鏢迎了上來,冷聲問道:“你是什麼人?!”

“給我滾開!”

何自欽淡淡的瞥了他們兩個人一眼,冷聲道。

“你說什麼?!趕緊離開,你要再不走,我們對你不客氣了!”兩個保鏢眉頭一皺,作勢要動手。

“來,我看看你們今天敢不敢動我一手指頭!”

何自欽冷哼一聲,接著掏出懷裡的證件亮給了前麵的兩個保鏢。

兩個保鏢雖然不認識國安局的證件,但是看到上麵的國徽後,也知道何自欽來頭不凡,麵色一變,不敢過多造次,立馬用對講機衝自己的頭頭喊道,“濱哥,外麵來了一個身份不尋常的人,麻煩你過來看一下!”

“好,稍等!”

阿濱此時正在衛生間裡清洗手上的血跡,等把衣服全都整理好之後,這才轉身往外麵走去。

在他快走到莊園大門口的時候,便看清了何自欽的麵容,他心頭猛地一顫,滿臉驚訝,不明白何自欽怎麼會追查到這裡來?!

他剛纔辦完事之後可是注意過的,後麵絕對冇有尾巴!

不過他極力的穩住情緒,裝出一副淡然的樣子,快步的走到了大門口,笑道:“何首長,不隻是您大駕光臨,手下不懂事,得罪了您,還請見諒!快請!”

“你認識我?!”何自欽瞥了他一眼,突然間眼光一滯,發現阿濱的白色襯衫領口竟然有一個芝麻大小的血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