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忠吉聽到林羽吩咐,哪敢有絲毫的耽擱,急忙走到何二爺身旁,小心翼翼的將他身上腹部和胳膊上傷處的繃帶解開。

林羽疾步上前,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吸了一口冷氣,隻見何二爺胳膊上有兩道十幾公分長的傷口,顯然是被銳利割傷,已經被縫合了起來,而他腹部處的刀口則要短一些,顯然是被人用匕首捅中的。

而林羽之所以震驚,是因為何二爺身上這幾條刀口,都泛著濃重的墨黑色!甚至已經慢慢的侵蝕到了傷口外側的皮膚。

這種墨黑色他見過,跟戰神向南天身上的那種墨黑色一模一樣!

現在他也終於反應過來,為什麼剛纔一提及那三個襲擊何自臻的人那箇中將會避而不談,也終於明白何家老爺子為什麼在提到那個患者的時候不敢明說。

因為這件事牽扯到了國家的核心機密,所以他們自然不能讓外人知道。

“何先生,這種毒很……很怪吧……”趙忠吉看到林羽臉上震驚的表情,有些苦澀的笑笑,說道,“您如果醫治不了的話,也彆勉強!”

林羽沉著臉,麵色凝重,問道:“何二爺後背上的兩處刀傷,也是這樣子嗎?都是呈現墨黑色?!”

“不錯,跟這幾條刀傷幾乎一模一樣!”趙忠吉點頭說道,“隻不過傷口長度可能更要長一些……”

“我也不敢保證能不能醫治好何二爺,隻能儘力而為了。”林羽略一遲疑,沉聲說道。

“您……您的意思是說您能醫治?!”趙忠吉聞言猛地大喜,整個人幾乎都要跳起來了,衝林羽笑道,“哎呀,我就說嘛,當今世上,還能有一人能破此毒,非何先生莫屬!”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明白趙忠吉一個西醫,怎麼突然間成了自己的腦殘粉了。

“需要我幫您做什麼準備嗎?”趙忠吉急忙問道。

“幫我拿一副銀針,另外,我開個方子,找人煎幾服中藥!”林羽點點頭說道。

因為已經給向南天醫治過了,所以林羽解這種毒也是手到擒來。

雖然何自臻的傷處比向南天要多,但是中毒情況也比向南天要輕的多,畢竟向南天可是十年頑疾,所以相比較向南天,醫治何自臻,要輕鬆的多,不出半個月,林羽便有把握能讓他痊癒。

等到趙忠吉命人取過針袋之後,林羽便給何自臻鍼灸了一番,替他控製住了毒性的擴散,接著囑咐趙忠吉每日記得給何自臻喂服三劑中藥。

林羽在重症監護室裡麵待了足足有一個鐘頭,在他出來之後,何慶武、何自欽、蕭曼茹等人,以及其餘的一眾將軍立馬都圍了上來。

“何醫生,自臻他情況如何?!”何慶武雙眼放光,無比期待的詢問道,心頭忐忑,似乎生怕林羽說出什麼不好的訊息來。

“何二爺的情況比較穩定,按照我的方子來,不出半個月,他就能康複!”林羽說道。

其實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強行藉助靈力讓何自臻在幾日內便康複,但是何自臻受傷太嚴重,身體虛弱,強行為他解毒,反倒會損害他的身體,所以林羽采取了一種比較溫和的方法。

何慶武等人一聽提著的心立馬放了下來,麵帶欣喜,不過他們的情緒都很剋製,畢竟不能光聽林羽的一麵之詞,到底能不能痊癒,還得看事實。

人群外圍的何家大女兒何珊聽到這話反倒麵色一冷,轉頭跟自己的丈夫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眼神陰沉無比。

“我就說嘛,有我二哥在,我二爺絕不會出事!”何瑾祺聞言興奮不已,忍不住大聲的叫嚷了一聲。

一眾軍官聽到他這話都狐疑不已,剛纔何自欽不是說何家榮跟何家沒關係嗎,這個何家的小魔頭怎麼一口一個二哥的叫著呢?

何自欽聽到這話麵色陰沉,猛地回身掃了何瑾祺一眼,厲聲道:“瑾祺,你胡嚷嚷什麼呢,何先生什麼時候成你二哥了?!放肆!”

“他願意叫就叫吧!”

誰知他話音剛落,何慶武突然悠悠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年輕人交友,你一個長輩跟著瞎摻和什麼!”

何自欽聞言麵色猛然一變,滿臉驚訝的望了父親一眼,隨後恭敬的一點頭,說道:“是。”

他低著頭,心頭顫抖不已,莫非當初他說服父親所下的決定,父親已經有所鬆動了?!

“何醫生,這次多謝你了!”何慶武轉頭望向林羽,語氣動容道,“我還是那句話,不管自臻能不能康複,我們何家永遠都欠你一個人情,你隨時都可以把這個人情要回去!”

“不必了,何老爺子!”林羽搖搖頭,說道,“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既然何二爺冇事了,林羽自然不想在這裡多待,轉過頭特意衝蕭曼茹告了個彆,接著轉身朝著電梯間走去。

“何先生慢走!”

蕭曼茹眼含熱淚的望著林羽的背影,內心百感交集,如果他真是自己的孩子,那該可多好啊!

“何先生,何先生!”

這時趙忠吉突然快步的跑了過來,滿臉討好的衝林羽說道,“何先生,這麼著急走做什麼,一起吃個午飯吧,我們院長一會也就過來了!正好我們有些問題還得跟您請教!”

“不了,趙院長,我醫館還有事,我得回去!”林羽笑了笑,說道,“反正我後天還得過來繼續給何二爺施針,你有什麼事,到時候直接問我就行!”

“好,好!”趙忠吉急忙點頭,隨後嘿嘿笑道,“何先生,不瞞你說,其實我有一事相求!”

“趙院長儘管說!”林羽有些狐疑的回頭看了他一眼。

“嗬嗬,是這麼回事,我剛纔和我們院長商量了商量,想專門為我們醫院成立一箇中醫部,專門為中醫騰出一棟門診樓和一棟住院樓!”趙忠吉說道。

“是嗎,這是好事啊!”林羽立馬點點頭,滿臉興奮。

京城軍區總院可是華夏醫院裡的領頭人了,而且在西醫界,就是放到世界上,也能數的上號,如果他們能特地成立一箇中醫部,顯然是對中醫極大的認可,這無疑為中醫興盛又增加了一個助力。

“您也讚同哈!”趙忠吉笑嗬嗬的說道,“不過這中醫部成立的話,必須得有個鎮得住場子的人,否則還不如不成立,如果您答應當我們院的掛職副院長,主管中醫部,我們立馬就開始籌建這件事!”

“我當副院長?!”

林羽猛地一怔,顯然有些出乎意料,這軍區總院的副院長哪是說當就能當的?!雖然說是副院長,但是恐怕比華夏任何一家醫院的院長都要高一個等級!

不說彆的,就連江顏以前所在的清海市人民醫院的院長,見了京城軍區總院的院長,都得畢恭畢敬!

“這,趙院長,我冇什麼經驗啊,這個不合適吧……”林羽有些無奈的搖頭笑笑。

“合適,合適,哎呀,再合適不過了,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擔任我們院的副院長,是我們莫大的榮幸啊!”趙忠吉急不可耐的說道,“您放心,季院長說了,隻要您能來,他就給您跟他一樣的待遇!”

要不是因為這是一所西醫醫院,趙忠吉甚至覺得林羽當個正院長都冇有問題!

“這個,上頭不一定能答應吧?”林羽無奈的搖頭笑道。

“答應,答應,季院長已經跟衛生部郝部長交代過了,郝部長說他不管,隻要我們能做通你的思想工作,他就不會反對!”趙忠吉急忙討好的說道。

“你們已經跟郝部長打過招呼了啊?!”

林羽微微一怔,感覺這個趙副院長和季院長早就設好了套兒,就等著自己往裡鑽了,不禁搖頭苦笑道,“不過我平日裡比較忙,不一定能過來坐診……”

“沒關係沒關係!”趙忠吉表示十分理解,“您是副院長,統籌大局,怎麼能讓您親自坐診呢,有實在我們解決不了的病人,您再出馬就行!”

林羽不由搖頭笑了笑,感情趙忠吉和季院長是想把自己跟他們醫院綁在一起啊。

“您就彆再推辭了,我們中醫科的同事都翹首以待的等著中醫部成立呢!”趙忠吉急忙說道,“您要是拒絕了的話,我們這個計劃還不知道推遲多久,您不是想要看到中醫興盛嗎,那您不能光說不做啊!”

林羽笑的更加的無奈了,很顯然,趙忠吉這是在**裸的威脅他了,成不成立中醫部,很顯然就憑他的一句話了。

“那好吧……”林羽歎了口氣,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太好了,何先生,謝謝您,謝謝您啊!”趙忠吉連忙握住了林羽的手,接著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討好道,“何先生,對了,還有件事我冇告訴您,前幾天我已經跟京大一院那邊聯絡過了,想把您愛人江顏江醫生調過來,京大一院已經同意了,也就是說,您愛人現在已經是我們醫院的人了,這樣你們兩人也就算同事了,你放心,我們以後一定好好照顧她!”

林羽看到趙忠吉臉上老狐狸般的笑容,頓時感到一種深深的震撼,很顯然,原來這個老狐狸早就已經在密謀這件事了啊,竟然把江顏也調了過來!

不過這也是好事,相比較軍區總院,京大一院資曆多少差了些。

趙忠吉送走林羽後便哼著小曲興高采烈的走了回去,他和季院長謀劃的事情,終於大功告成了!

林羽走出醫院後給江顏打了個電話。

“喂,家榮啊?”江顏很快便接了起來。

“小江同誌你怎麼回事,怎麼可以對領導直呼其名!”林羽厲聲說道,不由挺直了胸膛,滿臉自豪,感覺家庭地位又上升了幾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