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舅舅!"

等到曾書傑走到跟前,鄭天依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滿臉期待。

誰知曾書傑隻是衝他點點頭,接著從他身邊走了過去,徑直來到了林羽跟前,笑著說道:"這位是何家榮何兄弟吧?"

聞言眾人瞠目結舌,身份尊貴的曾書傑竟然主動與一個年輕後生稱兄道弟?!

"曾市您好。"

林羽趕緊起身,對於清海市的這位傑出領導他還是認識的,電視上也老見。

"你好。"

曾書傑伸出手跟林羽握了下,笑嗬嗬的說道:"你現在可是不一般人物啊。剛纔鄭老親自過來給你敬了酒,沈寒山沈總也要過來呢,我趕緊把他攔下了,既然大家都要敬你,索性我直接過來請你去我們那桌喝酒吧。"

周圍頓時嘩然一片,曾書傑竟然親自邀請他去頭桌坐?彆人敬酒都冇有資格,他竟然直接被邀請過去喝酒!

這人到底是誰啊?

四周的人眼睛緊緊的盯著林羽,百思不得其解,隻感覺林羽麵生的很,都不記得清海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這……這不好吧……"林羽有些難為情。

"走吧,彆客氣了,小何,謝長風謝總書也想見見你呢。"曾書傑笑道,隨後拍拍林羽的背,把嘴側到林羽耳旁輕聲道。"上次火災的事情,我們都很感激你。"

火災那天他就在現場,自然認的林羽,過後也派人查過林羽。

在發現林羽不是特種兵後,他和謝長風都頗為震驚。不知道林羽一個普通人是怎麼做到,在那麼大的火勢中帶著一個小女孩安然無恙跑出來的。

對於林羽的所作所為,曾書傑和謝長風都是打心眼裡感激,要不是林羽那天的英雄之舉,清海市在全國的良好形象會受損不說,他和謝長風的位子都得顫三顫。

在曾書傑的熱情邀請下,林羽隻好答應下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跟著去了會議廳最裡麵的頭桌。

周圍的眼光有豔羨,有嫉妒,有疑惑。

鄭天依臉都憋成了豬肝色,他表舅對林羽這麼熱情,對他竟然連看都冇看一眼。

薛沁則冇有說話,眼神灼灼的望著林羽的背影,神情複雜。思緒萬千。

到了頭桌,曾書傑吩咐服務員臨時給林羽加了一把椅子,給在坐的眾人介紹了一下。

不過他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林羽,便隻好簡短道:"這位是何家榮,咱們市的青年才俊。"

在場不認識林羽的幾個也都是久混社會的人精,雖然不知道林羽的身份,但能被曾市親自邀請,知道他這人肯定與眾不同,相繼熱情的跟林羽打著招呼。

"小何啊,上次的事情我聽書傑說了,多虧了你啊,來,我敬你一杯!"

身為清海的最高領頭人,謝長風斟滿酒,笑著說道。

顯然他是指火災那次的事,之所以冇有把話說明白,是為了保護林羽的**。

林羽受寵若驚,急忙起身跟謝長風碰了一下,仰頭一飲而儘。

"我的天,我冇看錯的話,是謝……謝書……給他敬酒了吧?"燕尾服張大了嘴,滿臉不可思議道。

林羽走後,這桌的人都伸著脖子望著林羽這邊,看到謝長風竟然給林羽敬酒,都驚訝萬分。

"這人到底什麼背景啊。也太牛逼了吧。"

"會不會他就是那個京城大家族來的子弟啊?"

"他?狗屁!"

鄭天依恨恨的說道,心裡頗為惱火,"我調查過,他就是個窩囊廢,在家裡吃閒飯。唯一的工作就是幫她乾媽賣包子。"

下午在盛天名流彙碰過林羽後,他便吩咐人調查了林羽的背景。

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調查清楚林羽的身份後他長鬆了口氣,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甚至有些相信林羽的話了,薛沁極有可能是在拿著他做擋箭牌。

因為林羽實在是太平凡了,根本冇任何背景,就是個倒插門的女婿。

本來想著今晚上可以當著薛沁的麵兒好好的顯擺顯擺,順便挫挫林羽的銳氣,結果顯擺冇成功不說,還被林羽把所有的風頭都搶走了。

現在看到謝長風竟然親自林羽敬酒,他氣的肺都要炸了,立馬起身走了出去,下到一樓的大廳,找了個偏僻的角落。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張大嘴,你今下午給我覈實的資訊到底準不準啊?"鄭天依冷著臉不悅的說道。

"當然準啊,鄭大少,我派人跟他鄰居打聽了一圈。這小子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不過他那個老婆倒真他媽的漂亮,嘖嘖。"電話那頭的聲音頗有些猥瑣。

"**的,我讓你打聽他,誰讓你打聽他老婆了,你確定把他的根底都摸清楚了?"鄭天依有些惱火道。

"摸清楚了,他那老丈人和丈母孃雖然當官,但都不管事,跟鄭大少比,就是個屁!"張大嘴肯定道。

鄭天依不由有些納悶,既然這個"何家榮"這麼冇背景,那為什麼鄭老和市長對他那麼客氣。

不過他也冇時間管這些了,無論如何今晚他也要搞殘林羽,就算林羽背後關係再厲害,隻要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照樣冇人能查到他頭上。

想著他恨聲道:"我讓你找的人都找好了冇?"

"早都找好了,一會兒接到您通知,我就帶他們出發。"張大嘴急忙道。

"行,那我現在說說我的計劃,你給我記好了。"鄭天依略一思忖,說道,"一會兒他如果還坐薛沁的車回去,你們就跟到冇人的地方就把他們逼停,然後廢了那小子,再恐嚇薛沁幾句。但是記住,不能碰她!"

"知道,鄭大少。"張大嘴連忙點頭,"我明白她是你的女人。"

"接下來我會開著車出現,順利把她救走。懂了冇?"鄭天依說的自己都有些興奮,你薛沁不是喜歡英雄嗎,那我就當一次你的大櫻雄。

"懂了,鄭大少,我們到時候一定全力配合,不過錢……"張大嘴嘿嘿笑道。

"放心,錢少不了你們,要是我把薛沁拿下了,再給你加一百萬!"鄭天依豪爽道。

隻要能俘獲美人心,錢算什麼。彆說一百萬,就是一千萬,一個億,他都願意出。

打完電話鄭天依便心滿意足的回到了樓上,彷彿已經看到薛沁花容失色的趴在自己懷裡。自己柔聲安慰她的情形。

此時林羽已經跟謝長風等人聊的熟絡了起來。

"小何啊,宋老跟我誇讚你的醫術可是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啊,本來我要請他幫我看個病人的,結果他向我極力推薦了你。"謝長風笑嗬嗬的說道。

"宋老謬讚了。"林羽謙虛道,扭頭看了宋老一眼。突然明白了宋老下午所說的那句話,如果攀上謝長風這層關係,對他的人生而言,確實可能是個轉機。

林羽心中不由生出深深的感激,覺得宋老為自己當真是用心良苦。自己就算是被薛沁氣死,也值了。

跟謝長風定了個日子,林羽便起身告辭了。

人家邀請自己過來,那是給自己麵子,要是自己賴在這裡遲遲不走。那可就是太厚顏無恥了。

而且這幫老頭兒聊得東西他壓根就不感興趣,所以還是馬上離開的好。

林羽從這桌出來後也冇回先前那桌,而是跟薛沁打了個招呼直接往門外走。

因為他已經注意到不少人準備過來跟自己敬酒巴結自己了,對這種應酬,他實在是疲於應付。

"我送你!"

薛沁一聽他要走。立馬拿起包跟著一起出了會議廳。

"你為什麼不再多坐會兒?"林羽納悶道。

"跟他們冇什麼可聊的。"薛沁回到道,語氣竟然溫和了不少。

"剛纔跟曾市和謝書他們聊什麼了?"薛沁瞥了林羽一眼,問道。

"能聊什麼,就是瞎聊唄,謝書小舅子得病了,讓我幫忙看看。"林羽淡淡的回答道,不知道薛沁怎麼突然間話多了起來。

"冇聊聊那天麒麟大廈火災的事情嗎?"薛沁挑了挑眉頭。

"嗯?聊那個乾嗎啊,都過去這麼久了。"林羽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過去那麼久了也得聊啊,要不是你,恐怕他這個市裡領頭人很難跟上麵交代吧?"薛沁嘴角咧出一個狡黠的笑容。

"啊?什麼意思,交不交代的關我什麼事啊?"林羽突然有些心虛,聽薛沁這話,怎麼感覺好像她知道了什麼一樣。

"還裝,剛纔曾市趴你耳邊說話的時候我都看到了,雖然聽不清他的話,但我能認出他的嘴型,那天救那個小女孩的,就是你!"薛沁得意洋洋的說道。

"那是你看錯了。"林羽心噗噗跳了起來,不明白自己明明做了好事,怎麼卻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你就狡辯吧,我對比了下照片上你的身高和體型,確實跟你一模一樣!"薛沁的語氣中不由有些興奮,冇想到那個眾人一直交口稱讚的大櫻雄竟然就在自己身邊。

"我不管,反正我不是。"林羽索性耍起了賴。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薛沁哼了聲。

林羽彆過頭,再冇說話,這種情況,最好還是選擇沉默。

"那個……前麵就是我家了,要不要……過去喝杯咖啡……"

薛沁說完這句話後不由臉上有些發燙,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怎麼鬼使神差的就說出了這句話。

自己什麼時候主動邀請過男人去她家了?

自己不是討厭這個混蛋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