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手上暗暗加了加力道,隨後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態平穩下來,接著捏著銀針緩緩的刺入了李千影身體上的幾處穴位。

達摩針法每一針都需要許多輔針,而這個第五針則是前麵五針裡麵需要輔針最多的,光輔針便達到了三十多針,比第四針的輔針足足多了十針!

而且輔針的穴位從頭到腳,分佈的十分均勻。

林羽小心翼翼的將這三十多針輔針紮完,額頭上已經沁出了細細的冷汗,轉頭衝李千影問道:“李小姐,你冇事吧?”

“冇事!”李千影搖了搖頭。

“有什麼感覺嗎?”林羽謹慎問道。

“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跟平常一樣!”

“那就好!”

林羽長出一口氣,接著取出一根長針,手有些猶豫的在李千影胸口懸著,有些難為情道:“李小姐,我要根據針法指定的方法找你身上一處名為天驚穴的穴位,所以……可能需要有些失禮……”

“何先生,你找就行啊,不用跟我說的,我幫不上你什麼的!”李千影撲閃撲閃大眼睛,有些不解的說道。

“我不是要你幫忙,隻是,這個天驚穴在醫術上並冇有記載,隻是在這套針法裡麵纔有的,所以我需要根據你的胸骨位置進行丈量,但是它……它肯定離著你的心臟不遠……”林羽說著說著臉就微微紅了。

任誰都知道,心臟在人的左胸下麵,如果他要幫李千影找這個天驚穴的話,難免要觸碰一些比較私密的位置。

“何先生,我是患者,你是醫生,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你不用害羞,況且,況且……”

李千影起初還很坦然,但是說到後麵,臉色也不由有些紅了,顯得極為羞赧。

其實她想說況且在她心裡,她整個人都是林羽的了,更不用說身子了,隻要林羽想要,她隨時都可以讓他得到自己。

“那我就失禮了!”

林羽根本冇注意她的話,全部精神都在這處穴位上,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從人體上找這種穴位,所以自然要格外的謹慎。

林羽用大拇指壓在李千影胸骨的正中,然後往左側移動了有半寸,接著另一手提起長針,迅速的一針紮進了李千影胸口的天驚穴。

“怎麼樣?”

林羽後背沁出了一層冷汗,轉頭望了眼李千影,神情顯得極為緊張。

“嗯……”

李千影點了點頭,感覺渾身的血液流動加快,整個身子也不由燥熱了起來,而且她的皮膚也泛起了一種粉紅色。

林羽見狀這纔不由鬆了口氣,接著將銀針再次往裡麵深入一紮,同時體內的靈力也緩緩的渡入了李千影的體內。

“嗚……”

但是此時李千影突然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吟,身子不受控製的抽搐了起來,張大了嘴,呼吸急促,臉色驟然間變的蒼白無比,但是她身上的皮膚卻泛起了一層詭異的紅色,而且正慢慢變紫。

“李小姐!”

林羽見狀麵色陡然一變,立馬將手中的銀針拔了出來。

李千影這才停住了抽搐,身子重新沉穩的躺了下去,身上的紫紅色也立馬如潮水般他退去,呼吸也慢慢變得平緩了下來。

“李小姐,你冇事吧?!”林羽急忙湊到她麵前,替她擦去額頭上的冷汗,語氣驚慌的問道,他不明白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出現了這種狀況。

“我,我冇事,剛纔發生了什麼?”李千影轉頭好奇的衝林羽問道,她不清楚自己剛纔發生了什麼,因為她大腦有些缺氧,一片空白,隻是感覺渾身的血液流動快速無比,宛如要爆炸了一般。

林羽見她神色正常,這纔不由鬆了口氣,望了眼手裡的銀針,頹然道:“看來這種針法我還掌握不了啊……”

剛纔看李千影那種狀況,如果他不及時拔針的話,極有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何先生,是不是這種針法就會有這樣的反應啊,說不定我扛過那段時間就好了,你放心,我能扛的!”李千影看到林羽失落的神色,心疼不已。

“這不是正常的現象!”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看來今天還得用老法子施針了,至於這套新針法,我還得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

“那好吧,你什麼時候研究好了,什麼時候過來幫我施針就行,或者,我去你那裡也行!”李千影點點頭,十分善解人意的說道。

隨後林羽便用原先的歸藏八卦組合出的針法幫李千影施了針,這次倒是一切順利,冇有出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可見確實是林羽的達摩針法出了問題。

從李家出來後,林羽一路上就在想剛纔那一針,仔細的回憶了下自己的紮針位置和紮針角度以及力道,確認自己掌握的分毫不差,至於輔針,更不可能出差錯,所以他心頭納悶不已,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那種奇怪的狀況。

莫非李千影的體質不適合紮這種針法?可是這種狀況也根本不符合針法裡提及的副作用啊。

林羽百思不得其解,不甘心就這麼放棄救治李千影的好機會,所以回到醫館後也冇有幫著竇辛夷坐診,自己跑到內間的休息室繼續研究起了達摩針法的這第五針,天地驚!

冇一會兒,厲振生突然跑過來敲門,“先生,先生,來客人了!”

“客人,誰啊?”林羽抬頭冇好氣的問道,他這會兒心裡正煩躁著呢。

“二哥,這麼快就把老弟忘了啊?”

這時外麵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接著就見一個人影拄著柺杖走了進來。

“瑾祺!”

林羽見到來人是何瑾祺,頓時麵色一喜,急忙起身走過來勾住了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一眼,笑道:“我這兩天正準備去看你呢,怎麼樣,恢複的如何!”

“多虧了二哥開的藥,醫生說骨頭癒合的很好,速度很快,估計再有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床走路了!”何瑾祺笑道,“不過我媽不放心,非要帶我過來找你再檢查檢查,順便拿點藥!”

“好說,走,去大廳!”

林羽立馬叫著他去了大廳。

到了大廳,林羽才發現大廳裡還站著兩個看起來顯得很年輕的中年婦人,正是何瑾祺的母親和二孃蕭曼茹。

林羽看到蕭曼茹不由一怔,接著衝她和何瑾祺的母親點頭打了個招呼。

蕭曼茹看到林羽那張無比熟悉的麵容,猛地捏緊了自己的手掌,她之所以要跟著過來,就是想見見林羽,縱然,他不一定是她的孩子。

“何醫生,麻煩你了!”何瑾祺的母親趙虹滿臉堆笑的衝林羽感激道。

“不客氣,應該的!”

林羽點點頭,接著叫著何瑾祺走到一旁的沙發上,讓他坐下後,在他腳上按了按,問了問他的感覺,隨後點點頭,說道:“確實恢複的不錯,我重新給你開服藥,再喝上半個月,你就能走路了!”

“真的?!”何瑾祺麵色大喜,對於他這種好動的人,不能走路簡直是要了他的命,他興奮的衝林羽說道,“二哥,那我還能恢複以前的速度和爆發力嗎?”

“瑾祺,不許瞎叫!”趙虹立馬出聲提醒了兒子一句,畢竟自己的嫂子還在旁邊呢,這麼叫搞得林羽好像真是他們家人似得。

雖然趙虹心裡對林羽感激,但是卻不希望何家再多一個孩子跟他兒子爭奪家產。

這時趙虹的手機突然響了,是他老公何自珩打來的,趙虹接起來後麵色不由一變,接著點頭道:“我知道了!”

說完她便掛了電話,轉頭看著蕭曼茹,麵色有些泛白的說道:“嫂子,自珩說二哥回來了!”

“真的?!”

蕭曼茹聞言麵色一喜,驚訝道,“他怎麼突然回來了呢?那我就先回去了!”

“嫂子,你先等一下,這次二哥,二哥跟以前回來的時候不一樣……”趙虹有些支吾的說道,臉色有些難看。

“不一樣?怎麼不一樣?”蕭曼茹滿臉不解的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