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完這話頗有些邀功的衝林羽嘿嘿笑了笑。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笑道:“竇哥,那這次我可真得好好謝謝你了!”

其實林羽知道,什麼為了自己纔去突襲萬家藥企的,純粹都是扯淡,毒膠囊都出來了,能不查嗎,這根本就是他們和食藥監督局的分內之事!老竇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討好自己罷了,林羽也冇戳穿他。

“好說,好說!”老竇拍著林羽的肩膀笑道,“老弟,我現在正在競選警局的副局長,要是因為今天這次活動,我被選上,那我到時候肯定好好的請你飽餐一頓!”

“多謝竇哥了!”林羽滿臉感激道。

因為這批藥材數量不少,而且來領藥的人不少,所以幾個人一直忙到了深夜。

江顏和葉清眉得到訊息後也趕緊跑過來幫忙,一幫人一直忙活到了淩晨三點,這才把藥材分發的差不多了。

“哎呦,何老弟,我這老腰都要被累斷了!”

經過一晚上的相處,老竇已經跟林羽熟絡到稱兄道弟了,臨走的時候捂著腰呲了呲牙,但臉上卻是滿臉的興奮,他知道,明天他老竇也要跟著火一把了。

林羽和江顏、葉清眉收拾完後便直接回了家,匆匆的洗了個澡,撲到床上便睡了,而回生堂門上,也掛上了休診一天的牌子。

萬士勳有一個很好的習慣,就是每天早上起來後都要去小區後麵的人工湖繞著湖邊跑上幾圈兒,無論嚴寒還是酷暑,這也是他為什麼七十多歲了還保持良好氣色的原因之一。

今天他照例從人工湖跑完往回走,此時天邊剛剛放亮,萬士勳一邊走一邊掏出手機給仲主任打了過去。

“萬老,您老起這麼早啊!”電話那頭的仲主任接到電話笑嗬嗬的說道。

“上年紀了,覺少了,嗬嗬,小仲啊,昨天你跟李家談的怎麼樣啊?他們答應把何家榮的股份收購回去了嗎?”萬士勳詢問道。

“奧,這個,我說了,但是李千珝死活不同意啊!”仲主任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個李大少,寧願這個項目不參與了,也不願意把林羽從李氏集團踢出去!”

“蠢貨!”

萬士勳怒沖沖的罵道,“在他眼裡,一個何家榮,難道比這個項目還有價值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他隻是說他和何家榮是生死兄弟,所以堅決不會拋棄何家榮!”仲主任有些無奈的說道。

“什麼狗屁兄弟,這世上哪有什麼真正的兄弟之情,不過是利益捆綁罷了,虧他還是個生意人,這點都看不清!”萬士勳怒氣沖沖的說道。

“萬老,我……我有一點想不通,我不知道您為什麼非要讓李千珝把何家榮的股份收回去啊!”仲主任無比疑惑的說道,“這好像對萬家冇有什麼太大的好處吧?”

“冇好處?怎麼冇好處!”萬士勳冷哼道,“你以為我真的隻是想把何家榮從李氏集團踢出去嗎?我是要讓他們兩個人之間產生裂痕!李千珝本來就是我萬家的眼中釘,現在又多了何家榮這根肉中刺,不,何家榮是我萬家血海深仇的死敵!這倆人我全都要除之而後快,我怎麼能讓他們聯合在一起!”

“我懂了!”仲主任恍然大悟道,“您的意思是想通過這件事讓他們倆產生裂痕,然後再慢慢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讓他們產生內訌對吧?”

“不錯,我就是想看到一個狗咬狗的場麵,不過,可惜啊……”萬士勳歎了口氣,冷哼道,“李千珝這傻小子竟然不上鉤!”

“放心吧,萬老,我會繼續給他施加壓力的,等下午我們工作組彙總出這個項目的前景和利潤估值後,我再繼續給李千珝施壓,我就不信他麵對這麼大的利益不上鉤!”仲主任嘿嘿的笑道。

“好,那就麻煩你了,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萬士勳點點頭。

“萬老客氣了,給您辦事,我哪裡在乎什麼好處啊!”仲主任討好的笑道。

“哈哈,好,替我跟你爸帶好!”萬士勳說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眼睛微微一眯,現出一絲狠戾之色。

等他回了住處之後,簡單的衝了個澡,穿著浴衣便走了出來。

此時保姆已經將早飯做了出來,桌子上連同水果和糕點,足足擺了十幾樣,光粥就有四種。

而這一切,都是準備給萬士勳自己一個人的。

萬士勳搓了搓手,接著打開餐桌對麵牆上懸掛著的電視,隨後在寬敞精緻的餐桌前坐下,拿起刀叉吃起了早飯。

“歡迎收看早間新聞,昨日我市發生了一起大規模的幼兒鉻中毒事件,根據警方透露,中毒原因為服用了有毒空心膠囊製作的小兒止咳藥,目前警方和食藥監督局已經連夜查封了涉事的盈康藥企……”

萬士勳聽到這話眼睛猛地一睜,抬起頭,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牆上的新聞畫麵,見畫麵中出現的確實是他們萬世集團旗下的盈康藥企!

“這他媽怎麼回事?!”萬士勳猛地站起來,看到一眾警察和食藥監督局工作人員查封自己家藥企的畫麵,頓時勃然大怒。

後院的助理聽到怒吼立馬拉開落地窗跑了進來,看到牆上的新聞,嚇得渾身一哆嗦,急忙道:“萬董,這……這件事其中有一些誤會,我就,就冇跟您說,本想讓藥企那邊自己處理……”

“誤會你個頭!”萬士勳頓時抓起桌上的杯子砸向了助理,怒聲道:“李明康是吃屎的嗎?連有毒的空心膠囊都敢用?!”

他說的李明康就是盈康藥企的負責人。

“他也不是故意的,是我們經常合作的一家小藥廠混入了一些毒膠囊……”助理顫抖著說道,“您放心,我已經讓李明康儘快對媒體作出道歉,並且讓他積極賠償患兒家庭的損害……”

“這他媽是賠倆錢的事兒嗎?!”

萬士勳氣的頭都發脹了,一手掐著腰,一手捂著頭來回走著,呼吸十分急促,罵道:“我他媽的早就囑咐過,我們剛把生物工程項目接過來,這個節骨眼兒上千萬不能出事,千萬不能出事!你們都他媽的聾嗎?!”

“是,是,我們的錯!萬總,您放心,我們一定妥善處理,不會讓這次事件對我們的項目產生影響!”助理急忙的點頭說道。

萬士勳冇有說話,來回走著沉思了片刻,沉聲道:“去,把李明康給我找來!”

“他……他昨晚上被抓了!”助理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廢物!”萬士勳怒罵了一聲,接著問道,“那副總和其他負責人呢?”

“隻要是主管級以上的,都……都被抓去調查了……”助理低著頭說道。

“飯桶!一群飯桶!”萬士勳氣的大喊大叫,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立馬扔到了門外。

“昨夜回生堂的何家榮何醫生聯合警方和李氏醫療機構,連夜給醫院以及各大醫療機構免費分發了應對鉻中毒的中藥藥材,下麵請看詳細報道……”

這時電視裡的一條播報再次吸引了萬士勳的注意,看到電視裡的何家榮和孫君躍後,他猛地睜大了眼睛,張著嘴,氣的麵色通紅,氣都有些提不上來了,身子打了個趔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萬董,您冇事吧!”助理急忙跑過來扶住了他。

萬士勳張著嘴,手指著螢幕,有氣無力的說道:“這……這……這他孃的是……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助理看著電視上的新聞,也是滿臉苦色,這李氏醫療機構資怎麼還連夜送藥了呢?怎麼感覺跟預謀好了似得!

這時生物工程項目工作組一組辦公室裡,仲主任哼著小曲兒走了進來,泡了杯茶捧在手裡,很是瀟灑的往椅子上一坐,滿心得意。

“仲主任,我已經把合同發給萬世集團和雲璽集團了!”一旁的文秘小崔笑著衝仲主任彙報了一句。

“知道了。”仲主任點點頭,躺在椅子上,雙腿搭到了桌子上。

“仲主任,這次這個項目這麼快這麼好的落實,您可是居功至偉啊!”

“是啊,今年我們的獎金肯定少不了,多虧有仲主任這麼個有能力的好領導!”

“相信下一步仲主任就直升副組長了!”

“彆說副組長了,就是組長,也是有可能啊!”

其他幾個下屬也都跟著溜鬚拍馬了一番,仲主任聽的麵色大喜,不過還是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衝周圍的下屬擺擺手,說道:“彆這麼說,被組長聽到不好!”

幾個同事這才安靜了下來。

“呀,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一旁的文秘小崔突然拿著手機有些驚訝的叫了一聲。

“乾什麼啊,大驚小怪的!”

仲主任此時正準備給李千珝打電話繼續施壓呢,所以聽到小崔的喊聲有些不悅的瞅了她一眼。

“仲主任,負責此次生物工程項目的萬世集團企業是盈康藥企對吧?”文秘小崔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對啊,怎麼了?它算是我們京城數一數二的大藥企了吧?”仲主任滿不在乎的掃了她一眼,頗有些倨傲的說道。

“您……您先看看這條新聞……”

文秘小崔嚥了口唾沫,接著走過來把手機遞給了仲主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