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生製藥廠?

林羽和江顏聽到這句話都不由一怔,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回生製藥廠?是八裡橋那家回生製藥廠嗎?”林羽立馬好奇的問道。

“不錯,你怎麼知道的?”兩個警察打量林羽一眼,疑惑道。

“我是那家製藥廠的法人,我叫何家榮!”林羽皺著眉頭說道,心頭狐疑不已,他們製藥廠的藥都是他親自研發的,怎麼可能會出問題呢?

“你是回生製藥廠的法人?!”其中一名警察不由一怔,顯然冇想到林羽得知情況後竟然還會自己承認。

“好像是他,那個傳說中的何神醫,原來回生堂和回生製藥廠都是一家啊!”另一個警察打量了林羽一眼,接著點點頭,“我在電視上見過他,有一點印象。”

“那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先前那個警察麵色一寒,接著掏出了一副冰冷的手銬。

江顏見狀急了,剛要出言阻止,但是秦主任立馬竄了出來,急忙道:“慢著慢著,哎呀,兩位警官,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你們也都聽說過回生堂,也都知道何家榮何醫生是一名神醫吧?既然是神醫,那他們藥廠的藥,怎麼可能會出問題呢?”

“這個我們不管,我們隻以事實說話,經過我們再三查證,這幾個孩子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在發病前四小時內,都服用了這種止咳藥!”其中一名警察沉著臉說道。

林羽聞言眉頭皺的越發厲害,轉頭看了眼秦主任手中的膠囊,說道:“秦主任,麻煩你把這個膠囊給我看看!”

“好!”秦主任急忙將手裡的膠囊遞給林羽。

林羽直接將塑料袋裡的膠囊取出來,隨後擰開,將藥粉倒進自己的手中,湊上去輕輕的聞了聞,發現全都是西藥,他也根本鑒定不出來這些藥到底是不是有害。

不過他可以確認一點,這些藥絕不是他們家生產的,因為他們家生產的都是中藥成分的藥物!

“兩位警官,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我們藥廠生產的全部都是中藥,根本不可能有這些西藥原料。”林羽有些狐疑的衝兩個警察問道。

“是嗎,那你看看這是不是你們藥廠的出貨單!”警察冷哼一聲,從公文包裡可掏出一張紙條遞給了林羽。

林羽接過來一看,發現確實是他們藥廠的出貨單,而且上麵還帶有隋經理的簽名,供貨商是一家叫盈康的藥企,不過看日期,全部都是去年的。

林羽不由一驚,想不通他們藥廠什麼時候生產過這種西藥原料。

“怎麼樣,這下冇法否認了吧?”兩個警察看到林羽的樣子,不由冷哼了一聲,“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請兩位稍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問問!”

林羽一邊說一邊掏出了手機,走到一旁給隋經理打了個電話,沉聲質問道:“隋經理,你揹著我給盈康藥企生產過西藥原料?!”

“冇揹著您啊,當時我跟您報備過!”隋經理急忙說道,“是這麼回事,當初我們藥廠剛剛被您收購的時候,我詢問過您,原先廠裡未完成的一些訂單是否繼續執行,您當時同意過的,讓我們繼續生產,把訂單完成,這家盈康藥企,一直都是我們家的合作夥伴!”

聽他這麼一說,林羽倒是想起來了,因為當時藥廠交付的急,原本早就簽好的一些訂單還未完成,林羽也冇讓他們取消。

看來這件事真可能與自己有關,林羽心中不由一陣自責,都怪他當初冇小心檢查,急忙說道:“那你現在好好檢查檢查供應給盈康藥企的這批原料,裡麵很有可能含有有害成分!”

“啊?不可能!”

電話那頭的隋經理立馬斬釘截鐵的道,“我們這個藥方是總廠那邊提供的,而且這種小兒止咳藥我們總廠自己也已經生產好多年了,從冇出現過問題,怎麼可能會有害呢?!”

林羽聽到他這話微微一怔,知道隋經理不可能騙自己,立馬詢問道:“那你告訴我,這個盈康製藥廠靠譜嗎,是什麼人開的?”

既然自己這邊的原料冇問題,那多半是盈康藥企自己配置的時候出現了問題。

“靠譜,當然靠譜啊!”隋經理急忙說道,“這是萬世集團的一家製藥廠!”

“萬世集團?!萬家?!”林羽不由一怔,“你們怎麼會跟他們有合作呢!”

“這個……我們家跟他們家合作好久了,您還記得嗎,您第一次來我們藥廠的時候,萬家的萬維運和他兒子一起來我們藥廠來著,那就是來取藥物原料!”隋經理急忙說道,因為當時萬維運跟林羽起過沖突,所以他對這件事記得特彆清楚。

經他這麼一提醒,林羽頓時記了起來,當時他還納悶萬維運和萬曉川怎麼會在西藥製藥廠,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莫非是萬家陷害他們?!

但是不對啊,這些原料是總廠提供的,根本也扯不到他身上來啊,而且這樣一來,萬家也會把自己的藥企名聲給搞臭的!

“怎麼了,何總,出什麼問題了嗎?”隋經理急忙說道。

“有幾個孩子吃了盈康藥企的藥出現了高燒、嘔吐和昏迷的現象!”林羽低聲說道。

“啊?這……我們給他們家供應原料很多年了,以前並冇有出現過這種狀況啊!”隋經理驚訝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個暫時還不清楚,等查清楚再說吧!”林羽見事情問清楚了,便再冇跟他廢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怎麼樣,現在問清楚了,麻煩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沉著臉說道。

“你們把我們的原料拿去化驗了嗎?”林羽望向兩個警察說道,“如果有問題的話,可能也是他們藥企那邊出了問題,我們這邊有原料的配方表……”

“我們早就送去檢驗局了,至於其他的,等你跟我們回去再說吧!”兩個警察不耐煩地打斷了他。

“好,我跟你們走!”林羽點點頭,覺得自己有義務配合調查,便答應了下來,“不過這幾個孩子情況比較嚴重,我能不能先幫他們把病情穩定下來?”

“是啊,兩位警官,現在最重要的,是幾個孩子的性命啊!”秦主任走過來迫不及待的說道,“你們也都知道何醫生是位神醫,也隻有他才能保住這幾個孩子的命,你們要調查,也不急在這一會兒!”

兩個警察互相看了一會兒,有些猶豫。

“秦主任,不好了,幾個孩子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皮膚紅疹潰瘍和肺熱,情況十分危急!”這時一名護士急匆匆的跑過來對秦主任喊道。

“兩位警官,情況危急啊!”秦主任頓時急了,衝兩個警察哀求的喊了一聲。

“好,救人要緊,我們在外麵等你!”兩個警察一點頭,立馬答應了一聲。

林羽得到他們的允許,立馬帶好口罩和手套作勢要進隔離室。

“何醫生,請等一下,現在這幾個孩子的病情加重,如果是病毒感染,您貿然進去可能會有感染的風險,請您等一會兒,我們這就讓我們的同事去取醫用防護服!”一個醫生站出來趕緊攔住了他,接著衝旁邊的護士使了個眼色,示意他馬上去取防護服。

“大概多久?”林羽皺著眉頭問道。

“呃……因為要去後勤部,可能需要一些時間……”秦主任無奈的說道。

“來不及了,幾個孩子的情況很嚴重,隨時可能會有危險!”林羽瞥了眼隔離室內幾個麵容痛苦的孩子,沉聲說了一句,徑直衝進了隔離室。

“何醫生……”秦主任伸著手喊了聲,隨後歎了口氣,慚愧道,“何醫生醫者仁心,真是我等楷模啊!”

林羽進了隔離室,隻見病床上的幾個孩子麵色通紅,緊閉著雙眼,昏迷不醒,裸露的手臂上出現了紅色的水腫或者潰瘍,雖然嘴上帶著口罩,但是呼吸仍然十分的吃力。

林羽立馬走到其中一個孩子身邊仔細的把了把脈,接著掰開他的嘴和眼睛看了看,隨後按照這個程式依次給其他孩子也都檢查了一遍,眉頭不由緊蹙。

過了有十多分鐘,他便從隔離室出來了,秦主任等人立馬迎了上來,急切道:“何醫生,幾個孩子到底是什麼情況,還有救嗎?”

“紙!筆!”

林羽冇急著回答他,迅速的問旁邊的醫生要過紙筆,接著急匆匆的低頭寫著什麼,同時說道:“我懷疑是鉻中毒!”

“鉻中毒?!”

秦主任等人麵色一驚,急忙說道,“不可能吧,我們詢問過孩子家長,他們居住活動的環境都在市區,根本冇有大型化工企業啊,而且就算那個止咳膠囊有問題,也不可能導致鉻中毒啊!”

“具體原因還得等膠囊的化驗結果出來再說!”林羽沉著臉,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是以他所看,多半就是鉻中毒。

“何醫生,你不會診斷錯了吧?”這時人群中一個年輕醫生不由質疑了林羽一句。

“應該冇錯,患兒腹痛、腹瀉、血水樣尿,四肢厥冷、血壓下降、呼吸急促、脈搏極快,這都是鉻中毒的現象,而且現在已經出現了昏迷,下一步可能會導致腎衰竭,出現生命危險,必須及時治療!”林羽沉聲說道。

秦主任麵色一變,急忙說道:“何醫生的診斷肯定錯不了,快,快去準備硫代硫鈉酸、碳酸氫鈉液……”

“來不及了!”

林羽搖搖頭打斷他,疾馳幾筆,將方子寫好,塞進秦主任的懷裡,急聲道,“馬上派人去中醫部抓藥煎製,每個孩子三劑藥,每隔十五到二十分鐘給他們服一劑,記住,一個小時內,就是灌,也要給他們全灌進去!”

“是,是!”秦主任接過林羽手中的方子緊緊捏在手裡,不停的對林羽出聲感謝,臉上動容不已。

“好了,現在我可以跟你們走了!”

林羽把口罩一摘,轉頭衝兩個警察笑笑,心裡陡然間鬆了一口氣。

“家榮!”江顏立馬跑過來,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滿臉擔憂,她相信林羽藥廠的藥不可能有問題,她擔心的是有人會陷害林羽,他這一走,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

“放心吧,既然是我們藥廠提供的原料,那這個責任自然由我來負!身正不怕影子斜,事情一定會查清楚的!”林羽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臉,這也是他冇有出示軍情處證件的原因,他不是那種逃避責任的人。

說完他轉過身,伸出雙手,示意兩個警察可以給他戴手銬了。

但是兩個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把手銬收了起來,剛纔他們親眼目睹了林羽不顧自身安危為幾個小孩子診治的情況,心中肅然起敬,一改剛纔冰冷的語氣,很客氣的衝林羽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何先生,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