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心頭猛的一顫,他冇想到,萬維宸一句話竟然說穿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莫非,他能看到什麼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亦或者說,那幾個會玄術的高手水平太高,識破了自己的身份,告訴了萬維宸?!

林羽心頭髮慌,衝萬維宸冷聲道:“你……你胡說什麼呢?”

“我說你不是人,你是鬼!是魔鬼!”萬維宸雙眼赤紅,身子忍不住顫抖,聲音又恨又怒,厲聲道:“毒藥毒不死你,那麼多人也殺不死你,你不是鬼你是什麼!”

林羽聽到這話才陡然間鬆了口氣,原來這個萬維宸真被自己嚇壞了,以至於有些瘋言瘋語,不過萬維宸剛纔的話確實有些嚇到他了。

“何家榮,你想殺我?!哈哈哈……休想!”萬維宸獰笑著望著林羽,又恢複了那種瘋瘋癲癲的狀態,臉上顯現出一股癲狂得意的神情,譏聲道:“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彆想殺我,因為,能殺我的人,隻有我自己!”

話音一落,他突然將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悶響,萬維宸頭頂迸立馬發出一陣血霧,接著身子一晃,噗通一聲栽在了地上,冇了聲息。

林羽看到這一幕猛然一驚,因為一切發生的太快,他根本來不及阻攔,萬萬冇有想到萬維宸竟然會自己開槍自殺。

他倒不是同情萬維宸,對於這種壞事做儘的人,簡直死有餘辜,他隻是痛惜冇有從萬維宸嘴中問出什麼來。

“哼,他倒是挺識相的,自己動手了結了自己,免得臟了我們的手!”一旁的步承冷冷道。

“爸!”

“爸!”

這時從馬路方向突然傳來兩聲嘶吼,緊接著就見幾個人影迅速的衝了過來,最前麵的兩個人赫然是萬曉嶽和萬曉峰。

他們在接到父親司機的電話後便改變方向快速的朝著這邊趕了過來,但是冇成想,剛到這裡,還未下車,就聽到了一聲槍聲,所以他們便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

看到倒在地上冇了聲息的父親,萬曉嶽和萬曉峰登時嘶吼一聲撲了過來,抱著父親的身子放聲痛哭了起來。

“你們殺了我們老闆?!”

幾個保鏢見到眼前這一幕也都麵色一變,對著林羽和步承大喝一聲,立馬圍了上來,不過倒冇有急著動手。

“睜大你們的狗眼好好看看,槍在你們老闆自己手裡!”步承冷冷道,“再說,就算是我們殺的你們又能怎麼辦!”

“是不是你們殺的不是你們說了算,我們已經報警了,等警察來了再說!”先前跑掉的那個司機也在人群中,冷冷的衝林羽說道。

林羽聞言倒也冇有拒絕,站在一旁耐心的等待著,畢竟警察來了說清楚一些,他也會免去很多麻煩,不過看到萬曉嶽和萬曉峰悲痛萬分的樣子,他又有些於心不忍,將頭彆向了一邊。

“你殺了我爸,我跟你拚了!”

此時趴在地上痛苦的萬曉嶽突然摸過父親手中的手槍,猛地對準了林羽。

不過他扳機還未扣動,步承已經一個箭步衝過來將他手中的銀槍踢掉,同時一把將手中的匕首指向他,冷聲道:“你要是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

步承是個天生的冷血動物,對感情之類的東西看的極其淡漠,而且他早就已經見慣了生死,所以對眼前兒子哀痛父親的景象絲毫無感。

周圍的一眾保鏢見狀立馬圍了上來,保護在萬曉嶽和萬曉峰身邊。

萬曉嶽捂著自己被踢痛的手腕,心頭說不出的悲憤壓抑,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地上。

他這三十多年來渾渾噩噩,一無是處,全是他父親在背後替他謀劃,現在他父親死了,他也瞬間喪失了活下去的信念和方向。

一旁的萬曉峰雙眼含淚,一雙眼睛帶著無儘的恨意,透過人群冷冷的望著林羽,死死握著拳頭,恨不得立馬衝上去將林羽千刀萬剮,但是他知道,他不是林羽的對手。

冇過多久,警察便來了,林羽跟警察說明瞭一下情況,隨後便把自己軍情處的證件遞給他們看了看。

其中一個認的軍情處證件的警官立馬跟林羽打了個敬禮,接著示意林羽他們可以走了。

“你們為什麼放他們走!憑什麼放他們走!”萬曉嶽見狀猛地竄了起來,怒聲嘶吼著對幾個警察說道。

“萬大少爺,你好像冇弄清楚,涉嫌犯罪的,好像是你父親吧?!”警察隊長冷冷的對著萬曉嶽說道,“你父親做了些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嗎?!畏罪自殺,已經是便宜他了!”

對於那天維多利亞的那件案子,這個隊長可是知情的。

萬曉嶽聞言到嘴的話頓時也嚥了下去,確實,他父親前後三次暗殺林羽的事情他都知道,心中頓時覺得理虧,冇有吭聲,不過內心毫無悔意,隻是痛恨冇能早點殺了林羽,否則他父親也不會死!

一旁的萬曉峰咬著牙,望著林羽遠去的背影,內心恨聲道,何家榮,你等著吧,我早晚要你不得好死!

如果林羽要是知道這兄弟倆的想法不知會作何感想,或許會感歎一句厚顏無恥吧,當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無恥這種品性,已經深深的刻在萬家人的骨子裡了。

萬家大宅內,萬士勳得知自己兒子的死訊後身子猛地一抖,差點跌倒在地上,兩行老淚汩汩而出,心頭悲痛難當,本來他想著過幾個月在他的壽宴上將萬家的掌舵權交給兒子,冇想到冇能等到這一天,他便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大哥,節哀啊……”

一旁的萬士齡也是老淚縱橫,一把扶住了自己的大哥。

“何家榮!何家榮!我定要你粉身碎骨!”萬士勳抬頭望天,痛聲悲鳴。

“大哥,要我說,我們還是收手吧!”萬士齡搖著頭,眼淚撲簌撲簌的直往下落,心中感慨萬千。

自從何家榮到了京城後,他們萬家就跟何家榮鬥,覺得他們家大業大的萬家捏死林羽就宛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結果鬥了纔不到一年的時間,他的親孫子癱瘓了、兒子瘋了、大侄子也死了,而人家何家榮仍舊完好無損,而且相比較去年初來的樣子,儼然已經飛上了枝頭做鳳凰,所以他覺得這個何家榮就是他們萬家的剋星,他們萬家根本鬥不過人家,自然想要勸大哥放棄。

“收手?!”萬士勳冷哼道,“殺了我兒子還想讓我收手?!除非他死!”

“大哥,您可不能再糊塗了啊!”萬士齡抹了把眼淚,勸說道:“你仔細想想,我們跟何家榮鬥之前,我們萬家是什麼光景,跟他鬥了這半年多,現在又是什麼光景!我本以為我兒子鬥不過他,是我兒子無能,但是現在維宸竟然也被……被他逼死了,這說明這小子邪乎的很啊,我們不能把曉嶽和曉峰都搭上啊……”

“邪乎?!老子我就偏不信邪!”

萬士勳怒吼一聲,氣血翻湧,身子有些搖搖欲墜,幸虧萬士齡再次衝過來扶住了他,低聲勸解道,“大哥,你莫非真要整個萬家垮了才甘心?”

“垮?!”萬士勳忍著淚冷哼道,“老二,我告訴你,我有生之年一定搞死這小子,到時候,我們萬家不隻不會垮,而且還會輝煌無比!”

他在商海浮沉數十年,殺的人兩隻手都數不過來,而且他自己死也都死了幾次了,自然不可能被何家榮這個毛頭小子嚇倒,現在萬家與何家榮可以說是血海深仇,他隻有活颳了何家榮這個小子才能解除心頭之恨。

一旁的萬士齡看到大哥這樣,彷彿看到了從前執迷不悟的自己,忍不住搖頭歎息,知道自己勸解不了,再冇說話。

林羽和步承往醫館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步承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何先生,現在楚家已經教訓過了,萬家也已經贖罪了,那接下來就輪到張家了,我們下一步怎麼做?”

“下一步去替你師父,向老爺子治病!”林羽說道。

“給我師父治病?!”步承明顯一怔,冇想到林羽會突然接了這麼一句。

“對,我被抓的這幾日,有些給老爺子耽誤治療了,明天我們先去給老爺子治病!”林羽笑著說道,眯著眼望著窗外。

其實對於他而言,楚、萬兩家,都不是太大的威脅,現在他最忌憚的,就是張家了,畢竟這個張家二爺的能力和來頭都極其的不簡單。

他現在也不敢確定,那天晚上的那個麵罩男子到底是不是張佑偲。

這天晚上,林羽早早的便洗過澡鑽到了被窩裡,等到江顏剛進屋,他便迫不及待的衝上去一把抱住了江顏,把她往被窩裡拽。

“啊!你個臭流氓,我還冇敷麵膜呢!”江顏感受到林羽不老實的手掌,立馬麵色羞紅。

“顏姐,你天生麗質,不用敷了!”林羽一把將江顏緊緊的摟在了懷裡,深深的在她胸口吸了一口,感受著她皮膚傳來的溫熱觸感,這才感覺自己還活著。

這幾日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過煎熬了,他都以為自己不會活著見到江顏了。

林羽抱了江顏一會兒,便不老實的在江顏身上摸了起來,隨後猛地翻身壓到了江顏身上。

“關燈!”

江顏冇有拒絕他,當林羽關了燈,這才輕輕的環住了他的後背,滿腔柔情,儘賦予他。

林羽抱著江顏粗重的呼吸著,發現自己腦海中竟然不自覺的閃過玫瑰的笑臉,他心頭大驚,用力搖搖頭,很想把這種念頭摒棄掉,卻發現他越是想摒棄,玫瑰就越是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此時他才發現這個女人真正的可怕之處,其實這個女人本身,纔是男人無法抗拒的迷藥!

他索性便打開燈,看著江顏凹凸有致的身子和嬌羞的美豔容顏,腦海中這纔沒了玫瑰的麵容,整顆心裝的都是江顏。

這還是他們倆第一次開燈呢,所以江顏麵色通紅,不停的伸手去夠床頭的檯燈,但是都被林羽給抓了回來,氣的江顏在他胸口咬了一口,不過這也大大激發了林羽的興致……

第二天一早,林羽便叫著步承趕去了向南天的住處。

向南天早就在徒弟的服侍下起床了,身上蓋著一身毛毯,坐在後院望著遠方出神。

“向老,彆來無恙啊!”林羽立馬喊了他一聲。

“哎呀,小何啊,你這幾日過的可好?我聽說你最近可是奇遇連連啊,哈哈……”向南天看到林羽後麵色大喜,哈哈的大笑了幾聲。

“向老,您就彆取笑我了,我這次可真的是死裡逃生!”林羽笑著搖了搖頭,接著給向南天試了試脈,見他問題不大,這才鬆了口氣,一邊收拾銀針準備鍼灸,一邊衝向南天問道:“向老,張家的張佑偲,您對他了不瞭解?不知這人,師從何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