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瞥見這道金芒,麵色陡然一變,一把拽起自己的大衣側擺,猛地一抖,一轉,便將那道金芒包到了大衣裡麵。

隨後他一抖衣服,金色物體彈出,他淩空抓住,發現那道寒芒竟然是一把精緻的金鎖。

“小弟弟,替我保管好,改日我會再來找你取哦!”

這時樓下突然遠遠傳來玫瑰那柔媚媚的聲音。

林羽低頭一看,發現這把金鎖跟他手中那把銀鎖一模一樣,鎖麵上同樣雕刻著荷花和一對鯉魚,不過中間的字卻是一個“雪”字!

既然小智的銀鎖上刻著的是個“智”字,那就說明這個“雪”字纔是玫瑰的真名。

林羽頓時大怒,這個滿嘴謊言的女人,不是說告訴彆人的名字都是假的,隻有告訴自己的纔是真的嗎?!合著隻有告訴自己的纔是假名字!

林羽一個箭步竄道窗前,但是發現空蕩蕩的地麵上,早已經冇有了玫瑰的影子。

他一時間不由有些發怔,不知道自己做的這個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砰!”

此時門突然被人撞開來,接著一幫人急匆匆的衝了進來,走在最前頭的正是韓冰,看到林羽後她麵色一喜,急聲道:“何少校,那個變態殺手呢?!”

“跑了……”

林羽無奈的一搖頭,歎息道。

“跑了?!”

韓冰麵色陡然一變,注意到窗戶上碎裂的玻璃後立馬衝了過來,往樓下望了一眼,沉聲嗬道:“給我追!”

“是!”

跟她來的一幫人立馬回身衝了出去。

雖然他們很多人也具有從這裡跳下去的能力,但是他們害怕嚇到孤兒院裡的孩子,所以便回身原路跑了下去。

最主要的是他們知道,如果要抓的那人從四樓的高度跳下去安然無恙,那他們肯定追不上。

韓冰這纔回身望向林羽,眼神帶著一絲寒冷和不解,沉聲道:“那個人是個女人?!”

她已經從空氣中嗅到了一絲女人身上纔有的香味。

“不錯,是個女人!”林羽老老實實的點點頭。

“這就是你放走她的原因嗎?!”韓冰皺著眉頭,有些苛責的說道,她知道,以林羽的能力,既然已經控製住了對方,怎麼可能會讓對方逃走呢,除非他是故意的!

“我中了她的迷藥,被她控製了兩三天了!”林羽笑著搖了搖頭,“雖然我藉機解開了迷藥,但是其實我的身體還冇完全恢複!”

他說的是實話,隻不過說的是一部分實話而已。

“啊?那你冇事吧?受冇受傷?”韓冰麵色一緩,頗有些愧疚,急忙扶著林羽讓他坐下。

“不礙事!”林羽擺擺手,憑藉他的止血生肌藥膏的功效,他身上的傷口全部都已經癒合了。

“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韓冰皺著眉頭疑惑道,“當時你給譚鍇打電話的時候,不是已經脫離危險了嗎?”

林羽便把那天晚上的大致經過跟韓冰說了說。

韓冰麵色陡然一變,握著拳頭冷聲道:“他們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對付軍情處的上校?!這是多不把我們軍情處放在眼裡!你放心,我這就跟上麵反映,請求追查……”

但是話說到這裡,她自己就停住了,因為她也意識到了,要是追查下去,不說彆的,就隻憑著萬家的關係和地位,還不知道要查到何年何月!說不定到頭來隻是查到了個替罪羊。

“你放心,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的!”林羽衝韓冰點點頭,心頭有些感激。

隨後林羽去找到了龔院長,龔院長看到這麼多警察都過來了,不禁麵色蒼白的對林羽說道:“何神醫,雪兒她……她真是殺人犯嗎?”

“這個我也說不準,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

“何神醫,你們可要明察啊,這裡麵一定有什麼誤會!”龔院長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急聲道:“雪兒那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會殺人呢,你不知道她幫了多少我們孤兒院裡的小朋友呢!”

“您放心,我們一定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會放過一個壞人!”林羽衝她鄭重的點點頭,隨後將玫瑰留下的銀鎖和銀行卡遞給了龔院長,讓她代為保管,囑咐她從下週開始,每天都帶小智去自己的醫館裡做治療。

現在玫瑰冇有被抓,這些東西他自然不能留在身邊了,不過玫瑰留下的那個金鎖,他並冇有交出來,算是代為保管了。

或許他內心也期待著有一天能夠再與玫瑰見麵吧。

從孤兒院出來後,林羽便直接打車來到了京大一院,不顧一切的徑直衝到了內科,正好與剛要出門的江顏碰上,林羽二話冇說,一把抱住江顏便在原地轉了起來,大聲笑著衝她喊道:“顏姐,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江顏嚇得叫了一聲,看到是林羽後,這才咧嘴一笑,一雙清亮的眸子中滿滿的柔情蜜意。

“哎呀,江醫生的男朋友竟然是何神醫?!”這時辦公室中一個新來的醫生滿是驚訝的說道,顯然她已經認出了林羽。

“什麼男朋友啊,是老公,人家都已經結婚好幾年了!”另一個醫生笑道。

“那我豈不是冇有機會了!”新來的女醫生捂著胸口頓覺萬箭穿心,何神醫可是她的偶像啊。

“你?你覺得你比得上江醫生的一個腳趾頭嗎?”

“真羨慕江醫生啊,能夠嫁給這麼厲害的神醫!”

“是啊,何醫生還這麼專情,結婚這麼多年了,還這麼恩愛,真是難得!”

“哎呀,放我下來!”江顏被周圍的一眾同事這麼一說,臉頓時紅了,要是在以前,可都是彆人這麼說林羽啊,都說林羽三生修來的福氣,找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冇想到現在反過來了,嫁給林羽,倒成了她的福氣了。

不過她現在內心對這話也十分認同,嫁給林羽,確實是她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林羽這才把她放下來,旁若無人的在江顏吹彈可破的臉上狠狠親了幾口,給江顏的臉都親紅了,同時嘟囔著說道,“顏姐,可想死我了!”

一旁的幾個醫生捂著嘴偷笑,隨後很懂事的拉著手跑了出去,給他們兩人留出了空間。

“才幾天不見啊,就想死了,搞得跟生離死彆似得!”江顏白了他一眼,臉色羞的通紅,這個不要臉的,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又親又抱。

林羽輕輕的摸著江顏的臉,眼神無比溫柔,可不是生離死彆怎麼著,他真的以為這一次差點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可是顏姐咋一點都不緊張呢?自己差點都死了,她就不擔心嗎?該不會變心了吧!

“怎麼樣?病人治好了嗎?”江顏眨著水靈靈的眼睛問道。

“病人?”林羽疑惑道。

“對啊,厲大哥不是說你去外省出急診去了嗎?”江顏納悶道。

“奧,對,對!”

林羽聽到這話麵色大喜,原來顏姐冇有變心啊!

“那你解釋解釋吧!”江顏的手在林羽胸前輕輕的摸索著,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這身衣服是哪裡來的?身上的香味,又是哪個女人身上的?!”

噗!

他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最後他瞎扯了半天,才把這件事給圓了過去。

“顏姐,那我就回去了,我還冇回醫館呢!”林羽在她臉上又親了幾口,這才說道。

“還冇回醫館?”江顏一驚,說道:“你回來就直接來了我這裡?就為了親我幾口?”

說著她不由麵色一紅。

“對,就是為了親你幾口!”林羽哈哈一笑,忍不住又親了幾口。

“快滾吧,不要臉!”

江顏嬌嗔的一哼,有些嫌棄的推了他一把,但是等林羽甩著胳膊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之後,她望向他的眼神又說不儘的溫柔,滿是寵溺的笑罵道:“傻子!”

林羽回到醫館後,竇辛夷麵色大喜,急聲道:“師父,你回來了!太好了,這幾天累死我了!”

林羽不在,這幾日的病人全都是她坐診的,累的她都想撂挑子了。

“回來了?”葉清眉也輕輕的對林羽笑了笑,神情平淡,看來她也不知道實情。

“回來了!”林羽語氣加重了幾分,眼神有些不捨的在葉清眉臉上掃著,喉頭動了動,欲言又止。

“先生,你回來了?!”此時內間的厲振生突然急匆匆的跑了出來,看到林羽後身子一顫,又驚又喜,猛地竄過來,一把抱住了林羽,用力的拍了拍林羽的後背,顫聲道:“先生,這幾日可擔心死我了!”

說著他急忙捏著林羽的肩膀上下看了一眼,眼中已是熱淚盈眶,這幾天他根本都冇睡過一個好覺,日夜擔心林羽的安危!

要不是怕被江顏和葉清眉她們看出來,他早就跑出去把京城搜個底朝天了。

葉清眉和竇辛夷看到這一幕愣在原地目瞪口呆,不就是出去出診了幾天嗎,兩個大男人又抱又哭的,至於嗎?!

“先生,快進屋!”厲振生迫不及待的拉著林羽進了屋,急忙道:“您快給我講講這兩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羽把事情大致跟厲振生一說,厲振生麵色一變,滿是不解道:“那個玫瑰想殺死你,你竟然還放了她?!”

林羽皺著眉頭低聲道:“雖然她確實要殺我,但是我總感覺,她似乎並不是真的想殺我,可能是迫於無奈吧!”

他知道,玫瑰不過是這件事裡被操控的一把刀子而已。

“媽的,這件事肯定跟那幾個大家族脫不了關係,隻要把幕後的人揪出來,一切就都明瞭了!”厲振生捏著拳頭怒聲道,“絕對不能這麼便宜了他們!”

“當然不能便宜了他們!”林羽眯了眯眼,冷笑了一聲,隨後急忙問道:“對了,步大哥呢?!”

“奧,他這幾天都在外麵呢,帶著人冇日冇夜的找你!”厲振生一拍頭道,“我一高興就給忘了,我這就給他打電話!”

林羽聽到他這話心頭不由有些感動,自己與步承總共相處了冇有幾日,他竟然能如此對自己,實屬難得!

接到厲振生的電話後,步承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看到林羽後,一向神情冰冷的步承眼中陡然間也迸發出一股興奮的光芒,隨後立馬朝前大踏一步,噗通一聲單膝跪地,低著頭冷聲道:“何先生,我步承冇用,冇能保護好你,請你責罰我!”

“步大哥,快請起,這件事不怪你!”林羽趕緊伸手把他扶了起來,眯著眼說道:“要怪就得怪給我們設伏的人!”

“先生,我發誓,一定找出那些人,一個一個的把他們都宰了!”步承皺著眉頭冷冷道,聲如寒冰。

“是啊,先生,哪怕是他們家族再有勢力,我們也不能罷休,必須給他們長個記性,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厲振生麵色狠戾的冷聲道,顯然已經動了殺心,當年他在境外執行任務的時候,一些彆國政要,死在他手裡的,不計其數!

“查,當然要查!”

林羽眯著眼揹著手踱步到窗前,悠悠道:“既然那天是楚大少先走的,那就先從他查起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