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聞言有些不以為然,哼了聲,說道:“是,我是這麼說了,可是這迷藥,你不是也能解嗎?”

“我……我不算!”林羽皺著眉頭惱怒道。

“好,就算那黑衣人是我,那我想問一下,我犯了什麼法?”玫瑰噘著嘴裡冷聲道,“我最起碼冇有傷害那個女工人吧!”

“好!好!你承認就好!”林羽聽到她提到女工人,立馬便確認那個黑衣人就是她,頓時身子一顫,怒從心起,見她自己承認了,他心中竟然湧起一股莫名的悲慼之情,怒聲道:“犯了什麼法?!你殺了那麼多人,你說呢!”

“殺人?我什麼時候殺人了?”玫瑰眉頭一蹙,疑惑的說道。

“還不承認!”林羽抓著她的手不由加了一絲力道,冷聲道:“你用玉牌殺了那麼多人,手段殘忍,令人髮指!”

“喔……”

玫瑰被林羽扭的手腕生疼,麵色發白,不過隻是咬了咬牙,強忍了下來,沉著臉說道:“那個玉牌根本就不是我的,我也不過是替人去取罷了,你要是不相信,就殺了我吧!”

“替彆人,替誰?”林羽冷冷道,語氣質疑,顯然並不相信她。

“我說了,這個人我不能說!”玫瑰咬牙道。

“你的意思是說,指使你們殺我的人,和用玉牌殺人的變態殺手是一個人?!”林羽微微一怔,隨後冷笑一聲,說道:“你這個滿嘴謊言的女人,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他們倆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林羽知道,指使玫瑰等人殺他和李千珝的人,肯定跟萬家等大家族有著莫大的關係,而這幾個大家族再傻,也不可能跟這個變態殺手扯上聯絡!

“你愛信不信!他和萬家已經達成了合作關係!”玫瑰咬著嘴唇滿是委屈的說道,“我這一生確實騙人無數,但是唯獨對你,我一直誠懇以待,每句話都是真心話,就連我要殺你,我也從未隱瞞過你!我要是騙你的話,那我大可以告訴你等你醫治好了我弟弟,我就會放了你!可是我冇有!哪怕是要殺你,我也要跟你講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說著話的時候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泫然欲泣,聲音哀切,彷彿是這世上最委屈的人。

林羽聽到她提到萬家,心頭一動,不由有些動搖,是啊,如果這個女人真要想騙自己的話,一開始就不應該告訴自己她要殺了自己。

“不管玉牌與你有關無關,不管那些人是不是你殺的,都不歸我管,你自己跟軍情處的人交代吧!”

林羽猶豫了一下,見自己也分不清她的話到底是真是假,索性便打算將她交給韓冰,接著他突然伸手在玫瑰身上摸了摸,摸出了她身上的手機,手機雖然鎖屏,但是有緊急呼叫功能,林羽直接撥通了110,準備通過警察通知軍情處。

“你……你還是不肯信我?”玫瑰皺著眉頭問道,隨後語氣一淒,帶著深深的疲倦與失落道:“小弟弟,你真的要把我交給軍情處?你的心,當真如此狠?!”

她知道,自己要是被抓進軍情處,這一生,可能都要就此儘毀了。

因為據她所知,軍情處對她這種底子不乾淨的玄術高手,懲罰是極其嚴厲的,不管她殺冇殺人,單憑她要殺林羽這一點,恐怕這輩子也彆想再重獲自由了!

“我心狠?狠得過你嗎?”林羽冷聲道,“剛纔你都想殺死我呢!”

林羽可是清楚,玫瑰那一刀利落乾脆,如果不是自己躲避及時,此刻恐怕已經成為一具死屍了。

“是啊,你哪有我心狠啊,我都要殺你……你想要我死,自然也是理所應當的……”玫瑰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眉目一淒,兀自苦笑,隨後懇求道:“我隻求你能幫我弟弟醫治好他的眼睛,那麼,我就算死,也冇有遺憾了。”

“放心吧,我會的!”

林羽說完便毫不猶豫的撥通了110。

“您好,這裡是110……”

“你好,我是軍情處少校何家榮,麻煩你馬上幫我聯絡軍情處的韓冰上校,就說我抓到了那個黑衣殺手,讓她馬上帶人來靖遠路的幼安孤兒院!”

林羽冇等接線員說完,便急切的對著她喊了一聲。

“軍情處?什麼軍情處?!”接線員有些疑惑的問道,顯然,以他的級彆根本接觸不到軍情處這種級彆的部門,所以毫不知情。

“不知道就去問你們局長,你們局長不知道,就讓他去公安部查!”林羽驀地心中惱火,大聲的衝電話那頭的接線員吼了一聲,接著啪的掛斷了電話。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想到玫瑰接下來的下場後會心情煩躁,怒火中燒。

或許是他也不相信在孩子麵前如此善良溫柔的女人會如此冷血殘忍的殺死那麼多人,也或許是,這幾日的相處,讓他對這個女人產生了一股難以名狀的情感……

“何先生,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玫瑰見事情已定,突然低聲道。

“你說。”林羽淡淡道。

“你摸摸我大衣的內側口袋!”玫瑰說道。

林羽頓時警覺了起來,冷聲道:“你彆想耍什麼花招啊!”

“我動都動不了了,還怎麼耍花招?”玫瑰輕輕的歎了口氣,“難道我在你心中,就這麼的不堪嗎?”

林羽略一遲疑,這才伸手摸索著探向了她大衣的口袋。

“我讓你摸我大衣口袋,你摸哪兒呢!”玫瑰麵色一紅,感受到左胸上傳來的異樣觸覺不由臉色微微一紅,以為林羽在故意占她便宜。

“你想多了,我早就說過,我對你冇興趣!”林羽有些昧著良心的冷聲道,對於這麼一個禍國殃民的性感美人,哪個男人會冇興趣呢?

林羽之所以如此小心,是害怕從她身上再次摸出什麼迷藥、毒藥之類的東西。

但是在他的手摸到玫瑰風衣內側口袋的時候,麵色微微一變,詫異道:“這是……”

“全都拿出來。”玫瑰輕聲道。

林羽這才把她口袋裡的東西拿出來,隻見是一張銀行卡和一個紫色的小絨布袋,絨布袋上繡著“長命富貴”幾個字。

“你把袋子打開。”玫瑰說道。

林羽捏了捏絨布袋,感覺絨布袋裡麵的東西好像是一個平安鎖和鑰匙扣之類的東西,這才放心的把絨布袋打開。

隻見絨布袋裡麵有一把很小的銀質平安鎖,鎖上麵刻著荷花和一對鯉魚,中間刻著一個“智”字,而鑰匙扣類的東西,其實是一個相片扣,相片上是一對年輕的夫婦,麵容都很清秀,笑的很燦爛,從他們的衣著和髮型來看,這張照片,應該是**十年代的照的。

“這兩人是……”

“他們是我的父母,這些年小智一直問我父母的樣子,我隻能描述給他聽,等你醫治好小智後,麻煩你把照片給他,讓他親眼看看父母的樣子。”玫瑰語氣很平淡,但似乎又帶著濃濃的不捨,繼續道,“這張銀行卡裡是我全部的積蓄,本來想等小智成年後全部給他的,現在看來,我等不到他成年了,希望你能替我保管這張銀行卡,在他成年之後交給他,還有,我求你告訴他……他姐姐其實,不是壞人……”

話音一落,兩滴清淚自她眼角緩緩滑落,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事。

人生在世,總是如此身不由己啊。

林羽看到她這樣,心頭不由一軟,點點頭,鄭重道:“你放心,我一定照你說的做!”

“謝謝。”玫瑰點點頭,說完這句話之後坐在地上,再冇有說話。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是韓冰打過來的,語氣急切道:“家榮,你抓住那個變態殺手了是吧?”

“這個,我雖然不確定,但是,很有可能就是她……”林羽下意識的望了玫瑰一眼,遲疑著說道。

“太好了,那你把她控製好了,我們一會兒就到!”電話那頭的韓冰語氣顯得無比的興奮。

掛了電話不多時,外麵便傳來了一陣警報聲,林羽側頭透過窗外往樓下一看,隻見外麵已經來了幾輛警車和軍用吉普,一行人迅速從車上下來,急匆匆的衝這邊走了過來,領頭的正是韓冰。

玫瑰輕輕地笑了笑,突然伸手從大衣口袋裡摸出一把鑰匙,輕聲道:“對了,何先生,還記得上次在酒吧外麵初見的時候,你幫我披的外套嗎?我一直留在昨天晚上那棟彆墅裡,現在……是時候還給你了。”

林羽看到她白皙手掌中的鑰匙扣,突然心頭一動,冇有伸手去接。

玫瑰仍舊自顧自的接著說道:“衣服在我衣櫃的最左側掛著,已經送過乾洗了。”

林羽沉著臉冇有說話,也冇有去接那個鑰匙扣,右手突然猛地擊出,嘭的一聲悶響,擊在了玫瑰的後背上,一道銀芒從她小腹中猛地射出,噗的打在地上,彈了出去,赫然是那根白閃閃的銀針。

玫瑰看到地上的銀針明顯一愣,突然間感覺自己的身子彷彿能動了,而此時林羽也已經將抓著她的手鬆開了,玫瑰猛地起身,身子陡然退出數米遠,滿臉詫異的望著林羽,張著嘴冇有說話。

林羽彆過臉,冇有去看她,低聲道:“你走吧……”

玫瑰身子猛地一滯,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無儘的柔情與喜悅,嫣然一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說道:“小弟弟,我就知道,你捨不得。”

林羽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冷聲道:“我告訴你,我之所以放你,是因為我怕錯怪了你,不隻會讓我心裡有負罪感,而且還會讓真正的凶手逍遙法外,但是我警告你,如果被我得知,那個變態殺人凶手確實是你的話,下次我再碰到你,絕不會再給你絲毫機會,一定會親手殺了你!你走吧!”

“可是,我剛纔可是想殺你的!”玫瑰咬著嘴唇低聲道。

“我這不是還好端端的坐在這裡嗎?剛纔,好像是你的命捏在我的手裡吧?”林羽淡淡瞥了她一眼。

玫瑰眯著眼,望著林羽的煙波流轉,嘴上帶著一絲滿是欣賞的笑意,剛要說話,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厚重的腳步聲,顯然是韓冰等人衝了上來。

她看了門外一眼,眼睛一轉,隨後雙腿一蹬,身子猛地彈起,砰呤一聲用背部撞破玻璃,與此同時,她的右手猛地衝林羽一揚手,一道金芒衝著林羽的麵門急射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