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他猛地將李千珝一把推開。

“鏘!”

一聲疾響,一把細長的森白刀刃陡然間刺破車頂伴隨著四濺的火星直插而下,正好刺在李千珝與林羽的中間。

李千珝麵色陡然一變,要不是林羽及時把他推開,他可能半個臂膀都要被這刀刃削下來了。

“找死!”

林羽麵色一獰,一掌拍向了車頂,“砰”的一聲,整個車頂在巨大的力道衝擊下飛了出去,迴旋著夾雜著破空之音跌落到了遠處的湖中。

而車頂上的那個人早已經不知所蹤。

“吱嘎!”

步承一個急刹,將車子刹住,回聲驚道:“何先生,冇事吧?”

“冇事!”林羽立馬搖搖頭,抬頭一看,藉著路燈微弱的燈光,便發現前麵的馬路上站著一個身著黑色特戰服的男子,隻不過跟那些雇傭兵不同的是,他的頭上帶著一個迷彩麵罩,遮住了容貌,手中握著一把特製的軍用長刀,在夜色中,泛著銀白色的光芒,銳利無比。

“先生,這個人不是普通的雇傭兵!”步承此時也注意到了前麵的男子,似乎已經看出了他的身手極其不一般,皺著眉頭冷聲道。

“或許,他根本就不是什麼雇傭兵!”林羽眯了眯眼,在那男子身上掃了掃。

“你們的命夠大的!我那麼多手下竟然都冇有攔住你們!”

麵罩男子突然間開口冷聲道,“不過我已經收了人家的錢了,所以你們必須死!下車吧,我會儘量讓你們死的痛快點!”

男子的聲音有些沙啞,林羽仔細的回憶了一下,發現自己從冇聽過這種聲音,不過他懷疑有可能是男子故意對自己的聲音進行了處理。

步承把安全帶打開,一把摸出腰間的匕首,沉聲道:“何先生,我拖住他,你帶著李總先走!”

“你傷的比我重,不是他的對手!”林羽搖搖頭,低聲道,“還是我來吧,等我廢了他,我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故意有些張狂,既是為了讓步承安心,又是為了給自己壯氣。

“家榮,你……你可以嗎?!”李千珝無比擔憂的問道。

“放心吧,李大哥,冇問題!”林羽說話間已經打開了車門囑咐道,“一會兒我拖住他,你們快走!”

“先生,我答應過我師父,要誓死保護您的安全的!”步承急聲道。

“步大哥,你已經見識到我的身手了,應該知道,我要強於你,而且你的傷比我嚴重,留下隻是送死!”林羽衝他搖了搖頭。

“那我留下跟先生一起對付他!”步承急忙道。

“以你現在的能力,對我是一種拖累,而且還有李大哥在呢,他萬一對你們動手,我反而更被動!”林羽搖搖頭,直接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接著走到駕駛室跟前衝步承伸出手,冷聲道,“步大哥,匕首借我一用!”

步承猶豫一下,咬咬牙,再冇跟林羽爭執,接著把匕首拍到林羽手中,關切道:“先生小心!”

隨後步承重新發動起車子,一踩油門,迅速的撞向麵罩男子。

麵罩男子傲然挺立,絲毫未動,在車子離著自己隻有數米遠的時候,身子才陡然飛起,手中的軍刀狠狠的劈向駕駛室的步承。

不過此時一個身影飛速的衝他掠了過來,同時一抹寒光直插他的胸口。

麵罩男子麵色陡然一變,身子一扭,呼的躲過了這抹寒光。

與此同時,步承的車子也已經迅速的疾馳而去。

麵罩男子作勢要上前去追,但是林羽已經站到了他的對麵,隔著他有數米遠。

“你的身手,實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所料了!”麵罩男子的聲音依舊沙啞無比,語氣中帶著一絲驚詫。

“哦?!”林羽望了眼自己左臂上的傷口,感覺影響不大,淡淡笑道:“這麼說明,你以前對我的身手有過瞭解?怎麼,我們見過?”

“見倒是冇有見過,我隻是聽說過!”麵罩男子心頭一驚,故作淡定的說道。

“那你是聽誰說的?”林羽挑了挑眉頭,“莫非是聽你的侄子,張奕鴻說的?!”

顯然,林羽已經認定了眼前這個故意打扮成一副雇傭兵模樣的男子正是張家的那個二爺,張佑偲!

“侄子?張什麼?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麵罩男子沉聲道,“不管你把誰搬出來,你今天都得死!”

話音一落,麵罩男子立馬抓起手裡的軍刀,飛速的奔向了林羽,手中的長刀夾雜著破空之音迅速的砍向了林羽的側臉,速度奇快!

林羽避其鋒芒,身子猛地一低,堪堪躲了過去,同時手裡的匕首狠狠的紮向麵罩男子的心窩,麵罩男子身子一側,躲了過去,立馬一個側肘砸向了林羽,林羽伸手一擋,巨大的力道衝擊的他立馬往後退了幾步纔將身子穩下來。

因為他出手格擋用的正是自己的左臂,原本有些癒合的皮肉再次被撞裂開來,使的他疼痛無比,忍不住用力咬住了牙冠。

麵罩男子的速度和力量確實非常人所能比,至少目測來看,跟步承可能不相上下,但是跟林羽比,絕對還有一定的差距。

不過現在林羽腿上的傷勢極大的限製了他的速度,而胳膊上的傷勢,又同樣的限製住了他的力量,以至於他跟麵罩男子過招頗有些半斤八兩的意味。

麵罩男掃了眼林羽微微發顫的左臂和綁著布條的右側小腿,冷笑一聲,接著再次狂奔而來,寒光閃動,直取林羽的右腿,林羽腿一提,身子一側,左臂一肘砸向麵罩男子。

麵罩男子冇有躲避,伸手硬生生的格擋了下來,雙臂相碰,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兩人身子陡然間分開。

麵罩男子甩了甩自己震得刺痛發麻的小臂,咬了咬牙,額頭上出了一層冷汗,他實在冇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林羽的力量竟然還如此強大。

不過他相信,此時的林羽應該比他更痛苦,因為他已經瞧見林羽的左手在雨水的沖刷下,正往下汩汩留著暗紅色的血水。

此時的雨已然越下越大,打在湖上、打在馬路上、打在樹葉上,發出異樣的聲響,三種聲音混合在一起,整個天地間似乎也陡然間安靜了下來,隻剩“嘩嘩”的雨聲。

“還硬撐?!”

麵罩男子冷笑一聲,身子猛地啟動,衝破雨幕,陡然射向林羽,依舊跟先前一樣,卯足力氣攻擊林羽受傷的左臂和右腿。

林羽有些吃力的抵擋著,漸漸的右腿和左臂都有些麻木了,而且他氣力有些跟不上,在麵罩男子迎頭砍來一刀的刹那,他猛地伸出匕首格擋,但是因為氣竭,刀刃相撞,“叮”的一聲,他右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麵罩男子麵色一喜,左手突然多了一張黃色的符紙,猛地朝林羽臉上一揚。

林羽原本滿是疲倦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笑意,頭猛地一轉,噗的吐出一口水柱,正中符紙,“砰”的一聲悶響,符紙在彈回麵罩男子跟前的刹那猛地炸響,一股火光閃過,麵罩男子眼前一花,下意識的一彆頭。

而先前看似力竭的林羽身子陡然間竄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了麵罩男子。

“噗嗤!”

一聲清晰的利刃刺入皮肉的聲音,麵罩男子身子猛地一顫,不過他反應也十分迅速,手中的長刀一轉,狠狠的朝著林羽的後背紮去。

林羽猛地一揚頭,“嘣”的撞到他頭上,麵罩男隻感覺眼前一黑,一個趔趄坐到了地上,手中的長刀也已然跌落到了地上。

“你……你個小騙子……”

麵罩男此時才知道剛纔被林羽裝出的假象給騙了,手死死的捂著自己側腹的傷口,滿是痛苦的指著林羽。

其實林羽確實有些力竭了,知道再這麼下去,他肯定打不過這個麵罩男,所以利用了麵罩男急切想打倒自己的心理,故意賣了個破綻,然後趁機偷襲了他。

好在他早就提防著男子的符紙,暗中吞了一口雨水,否則現在慘叫的可能就是他了。

“咦,你的聲音有點耳熟啊?!”

林羽眯了眯眼,可能因為劇痛的原因,男子忘記偽裝自己的聲音了,聲音裡已然冇了先前的沙啞,反倒是有些低沉。

“麵熟你媽!”

麵罩男子怒罵了一聲,同時左手再次射出兩張符紙,符紙這次炸裂後陡然間射出了一股白煙,而他此時則已經一個後滾,翻身起來快速的朝著後麵逃去。

林羽衣袖一掃,立馬穿過白煙,發現男子已經跑出去了數十米遠,他趕緊掠到男子丟下的長刀旁邊,腳一踩一踢,長刀陡然飛出,夾雜著破空之音射向麵罩男子。

麵罩男子聽到後麵的聲音立馬閃身要躲,但是刀飛來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噗”的一聲,刀刃徑直插入了他小腿外側。

“啊!”

他痛呼一聲,身子一個趔趄,一頭跌倒在了地上,捂著小腿哀嚎不已。

“你急著跑什麼啊?!”林羽笑眯眯的說著,接著一瘸一拐的緩緩走了過來,“你收了人家的錢,還冇殺了我呢!”

“小兔崽子!”

麵罩男子立馬伸手要去懷裡掏什麼,但是林羽已經迅速的掠到了他跟前,狠狠的一腳踩向了他的胳膊。

“哢嚓!”

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男子的胳膊陡然間便的扭曲了起來。

“啊!啊——!”

男子淒厲的慘叫聲在雨中顯得分外的慘烈。

“老實點,我讓你少吃點苦頭!”林羽冷笑一聲,接著掃了眼他的麵罩,說道:“現在,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